洪金梅:為嫁豪門穿30年塑身衣,丈夫4億遺產卻只給她分一元

陈晚晚 2022/08/05 檢舉 我要評論

1997年4月,鄧永祥的葬禮上,一個女人站在靈堂的門外哭天喊地。

靈堂內是鄧永祥的子女,他們冷眼看著門外的女人不顧顏面地胡鬧。

而這個女人就是他們的母親,是躺在靈堂裡那個人的妻子洪金梅。

洪金梅口中不停說著咒駡的話語,她說自己的子女忘恩負義,說他們是「狗」。

可靈堂內的孩子們卻紅著眼,看著她毫無動作。

被拍得作響的門始終沒開,而洪金梅卻依然不肯離開。

一代豪門之妻落得如此落魄的地步,連丈夫的葬禮都不能參加,

為何洪金梅會與兒女反目成仇,她又是如何步入豪門的呢?

1 舞女的豪門夢

1945年,洪金梅出生在香港的一個貧困之家。

小的時候,她常常吃不飽飯,只能跟著家人勉強果腹。

長大後,洪金梅沒有什麼特長,于是便靠著美麗的臉蛋和姣好的身姿,

在北角麗宮夜總會謀了一份舞女的工作。

雖然洪金梅算不上貌若天仙,但她的長相非常有特點,

鼻子下的那顆痣成為了她的標緻,讓很多在夜總會玩的客人對她過目不忘。

然而洪金梅的招牌並不是她的臉,而是她的腰。

據說那時她的腰只有19寸,邀請她跳舞的客人環上她盈盈細握的腰時,

總會不自覺地讚歎洪金梅是人間絕色。

卓越的風姿,外加靚麗的容貌,讓洪金梅第一次登臺就獲得了眾多公子哥的青睞。

很快她就晉升為舞廳的頭牌,一時風頭無兩。

為洪金梅流連忘返的男人有很多,無不是商界名流或娛樂圈內的人。

據說謝霆鋒的老爸謝賢也曾追求過她,但卻因太過風流而被洪金梅拒絕了。

作為舞女,洪金梅深知自己不可能一輩子靠跳舞吃飯,

她必須要在年華正好的時候,為自己找一個靠山,嫁一個好男人。

但夜總會魚龍混雜,想在眾多花花公子裡找個意中人談何容易。

不過好在,不久後17歲的洪金梅就在夜總會遇到了讓她心動的男人,

這個男人就是在那時已經46歲的鄧永祥。

1916年出生的鄧永祥藝名新馬師曾,後輩大多都尊稱他為祥哥。

那時的鄧永祥,是香港著名的粵劇演員和電影演員。

《光緒皇夜祭珍妃》、《臥薪嚐膽》等戲讓他在圈子內爆火,

後期他出演了眾多電影,還曾錄製過京劇唱片。

在賺夠了錢之後,他又進身投資領域,入股過澳門娛樂的股權,

還開設了楚留香酒樓和唱片公司。

在那時,鄧永祥是名副其實的富豪,他在遇到洪金梅之前曾結過三次婚,

第三任妻子賽珍珠與他育有3個孩子。

洪金梅的出現讓鄧永祥無比心動,他不顧家中的妻子和三個孩子,

轉瞬就拜倒在了洪金梅的石榴裙下。

鄧永祥常常去舞廳看洪金梅,他不似其他男人那樣面露色相,

也不會大喊大叫,只是儒雅地欣賞洪金梅的曼妙舞姿,這讓洪金梅十分滿意。

兩人雖然年齡相差29歲,但卻十分投緣,很快便走到了一起。

即便很多人都不看好他們之間的感情,認為鄧永祥只是和舞女玩玩而已,

洪金梅也並不在意,因為在心裡她認定就要嫁入鄧家。

在那之後,每次鄧永祥外出演出,洪金梅便會放下一切去陪他四處遊走。

只要是鄧永祥目之所及的地方,必然能看見洪金梅的影子。

在片場或後臺,洪金梅總像鄧永祥的助理一樣,隨叫隨到。

那時鄧永祥的很多同事都知道洪金梅,畢竟兩人如影隨形,十分甜蜜。

有的時候洪金梅怕鄧永祥工作累壞身體,總會提前熬好參湯燕窩隨身攜帶。

每次鄧永祥一收工,便能喝到溫熱新鮮的補品。

對于洪金梅的殷勤照顧,鄧永祥很是滿意,

他常常會送些禮物給洪金梅,當然這些禮物通常都價值不菲。

和鄧永祥戀愛後,洪金梅便辭去了工作,為了能更好照顧鄧永祥。

不久後她退掉了長租的房子,轉而在鄧家附近租了間屋子。

偶爾她會站在窗邊,望向那個輝煌的鄧宅,

看鄧永祥的妻子賽珍珠與闊太太們聊天飲茶。

邁入豪門的誘惑太大,每每看到這樣的場景,

洪金梅都會央求鄧永祥失婚,然後娶她回家。

2 小三謀上位

在洪金梅與鄧永祥戀愛的第三年,兩人同居了。

鄧永祥離開了家,與賽珍珠分居,這讓賽珍珠無比憤怒。

為此她和鄧永祥大鬧了一場,可這也無法阻止鄧永祥去找洪金梅。

雖然此時鄧永祥尚未失婚,但洪金梅卻覺得自己成為闊太一事勝券在握,

因此逢人便以「祥嫂」的稱謂自居,儼然已經是鄧家女主人的模樣。

其實鄧永祥對洪金梅的喜歡主要源自兩個方面,

一是因為洪金梅與他在一起時還是C女,二是因為洪金梅對他百依百順。

鄧永祥十分在意女孩的忠貞,當得知洪金梅還是C女時又驚又喜。

他沒有想到洪金梅在舞廳那樣的場所工作,也能保證完璧之身。

洪金梅曾經在接受採訪時說:「他說我出淤泥而不染哦!」

為了討好鄧永祥,洪金梅對自己十分狠心。

鄧永祥說過:「腰是女人的武器,我喜歡腰細柔軟的女人。」

因此為了保持身材,洪金梅便穿上了塑型衣,不讓腰部放粗產生贅肉。

洪金梅這一生中,有整整30年的時間都與塑型衣相伴,

為了鄧永祥的一點喜好,她可以說完全放棄了自我。

除了穿塑身衣外,為了保持身材,洪金梅常常頻繁地注射羊胎素針,

各種美容養顏的補品幾乎天天不落,畢竟作為鄧永祥的身邊人,她也不缺美容的錢。

據說在上世紀80年代時,洪金梅做美容,一周就要花費近8萬,

使用的還全都是進口產品,十分奢侈。

不過洪金梅年輕靚麗的外貌卻給了鄧永祥不小的壓力。

某次鄧永祥對她抱怨,說自己年齡太大,配不上她這樣的小姑娘。

洪金梅聞言立刻改變了自己的打扮,再沒有披著頭髮,而是如婦人一般挽著髮髻。

這樣的造型讓她成熟了許多,也讓鄧永祥無比安心。

而這個髮型也在之後的歲月裡,陪伴了她近20年。

洪金梅因為美麗的外表也曾吸引過眾多追求者,

但她始終都沒有將眼光從鄧永祥的身上挪開。

也有一些導演曾找她拍戲,可對于洪金梅來說,做明星和做豪門闊太相比太累了,

她還是寧肯服侍鄧永祥,也不願意去拍戲。

當然面對鄧永祥時,她不會這樣說,她總會向鄧永祥表達,

自己願意做他的賢內助,不在意追求事業。

而這種充滿愛慕的告白,也讓鄧永祥十分歡欣,更加疼愛她。

洪金梅與鄧永祥同居多年,一直都沒有得到「轉正」的機會,

不過她依然為鄧永祥生了四個孩子。

在某次採訪中,洪金梅稱自己在生大兒子鄧兆尊時,人還在片場照顧鄧永祥。

甚至到最後羊水破了,還不自知,一直在忍痛忙活著。

不過即便洪金梅為鄧永祥付出了那麼多,鄧永祥也不是很想娶洪金梅。

因為鄧永祥本來就是一個花花公子,這從他已經結了四次婚就可以看出來。

有一次鄧永祥為了不和洪金梅結婚,只能藉口說:

「我現在不能失婚,和你在一起會影響到事業。」

于是洪金梅便不停地等待,可沒想到,

鄧永祥的正牌夫人賽珍珠卻率先「投降」了。

1992年,賽珍珠向鄧永祥提出失婚後,帶著三個孩子遠走海外,離開了傷心之地。

而同一年,再沒有理由拒絕洪金梅的鄧永祥,只能大擺筵宴迎娶這個女人。

兩人的婚禮以「金馬紅梅慶同心」為名,在TVB翡翠台錄製播出。

當時到場的名人如雲,司儀是曾志偉,而劉德華張衛健等人都是表演嘉賓,

甚至連邵逸夫都親自到場祝賀。

這場婚禮宣告了洪金梅正式跨進豪門,

她也終于結束了與鄧永祥同居27年的隱忍生活。

在現場,鄧永祥在眾人的見證下,對著洪金梅說:

「金梅‘打令’,我的心肝!我的寶貝!」

在與鄧永祥結婚後,洪金梅一改往日百依百順的姿態,

化身嚴妻,堅決不讓鄧永祥再去外面找鶯鶯燕燕。

洪金梅曾對外表示:「我不願讓第二個女人服侍祥哥,有第五任祥嫂。」

因為她知道自己這個位置來之不易,也清楚鄧永祥的花心。

只不過洪金梅並沒想到,鄧永祥此時再想出去風流,已經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畢竟和她結婚時,鄧永祥已經76歲,

他的身體大不如前,很快就因病只能長期臥床。

而這時洪金梅才展現出自己的野心,讓鄧永祥和自己的子女目瞪口呆。

3 無情豪門婚

1996年,洪金梅見鄧永祥身體不濟,迅速開始在暗中變賣轉移他的財產。

發現此事的鄧永祥十分氣憤,為了不讓洪金梅的計畫得逞,

他迅速處理了自己所剩不多的產業,將永祥大廈中九成的業權轉移給了自己的子女。

而洪金梅對鄧永祥的決定十分不滿,認為她才是鄧永祥死後的第一繼承人,

鄧永祥的財產都應該歸她所有。

因此洪金梅開始不停地哭鬧,攪得病床上的鄧永祥不得安寧。

有一段時間洪金梅還以失婚做要脅,讓鄧永祥交出自己手中的大部分資產。

洪金梅這種不體面的做法讓她的子女十分不解,他們不明白母親為何不照顧病重的父親,

而是在為了財產分配絞盡腦汁,甚至與父親撕破臉皮。

在洪金梅的鬧騰之下,鄧永祥的病情愈加嚴重。

終于在兩人婚後的第五年,洪金梅失去了這段短暫的婚姻,成了一名寡婦。

1997年4月21日,鄧永祥與世長辭,留下了大量家產和一堆爛攤子。

面對他估值約4.2億港幣的遺產,洪金梅自然想盡數吞下,

可她沒想到,自己的子女卻成了最大的絆腳石。

為了爭奪遺產,洪金梅和自己的子女從那時起便開始了正面對抗。

在鄧永祥去世前,他怕洪金梅私吞了自己的財產四處揮霍,因此留下了一句話:

「遺產不能留給她,如果她鬧,就給她一塊錢。」

辛苦跟在鄧永祥身邊大半輩子,洪金梅最終就得到了1元錢的回報。

心裡氣不過的洪金梅立刻開始著手處理鄧永祥的遺產,她先帶人到永祥大廈,

將裡面值錢的傢俱和名貴的古董字畫拿走。

然後又將永祥大廈剩餘的一成業權,捐獻給了東華三院,引起了鄧家人的強烈不滿。

之後洪金梅又就遺產問題,將她的四名子女告上了法庭。

沒過幾天,孩子們為鄧永祥舉辦了葬禮,在靈堂內守靈的他們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因為洪金梅大兒子鄧兆尊,之前曾就遺產矛盾問題接受過媒體採訪,

那時他便說:「不準祥嫂穿孝服,拜祭祥哥,她不是鄧家的人,我們和她已斷絕母子關係。」

洪金梅自然不會服軟,在鄧永祥的靈堂外哭鬧著要進去,甚至還對她的孩子破口大駡。

一開始靈堂裡的人都對這種行為無動于衷,直到洪金梅威脅說要帶人搶屍,

鄧兆尊才放她進入靈堂。

事後洪金梅突然變卦,對媒體曝光,稱她給了大兒子4000萬才得以進靈堂。

據說自那之後洪金梅破口大駡也再沒能進靈堂,只能再另設靈堂祭奠。

對此,鄧家子女回應自己的母親在父親生病臥床時,

從未照顧,只是一心一意地搶奪家產。

家產早就被洪金梅轉移得不剩多少,鄧永祥的醫藥費都是變賣了部分家產才交上。

之後鄧家子女帶人到永祥大廈,像自己的八舅舅討要大廈所有權。

洪金梅一直很照顧自己的八弟,以前曾讓自己的子女掏錢給八弟還債。

這讓孩子們對八舅舅很是不滿,如今他又站在了洪金梅一邊,

洪金梅的子女自然要找他「算賬」。

據說當時兩方都帶了不少人,還發生了一些肢體衝突,

最後洪金梅的八弟還被破碎的玻璃劃傷了胳膊,流了不少血。

此事最後因警方的介入告終,但洪金梅不甘心,依然企圖通過打官司來分遺產。

這場官司持續了很久,1997年金融風暴來襲,鄧家子女旗下產業虧損頗多,

為了和母親在法庭對抗,他們不得不出售一些產業來維持。

1999年洪金梅不知出于什麼原因,決定與子女們和解,但遭到了拒絕。

之後她又就楚留香酒樓的歸屬權提出了判決申請,可最後也沒能得到結果,

這場遺產之爭才漸漸偃旗息鼓。

但2002年時,鄧家子女要求洪金梅拿出楚留香酒樓股份,進行清算。

可洪金梅此時卻不再想與子女和解,反而起訴子女,要他們支付近700萬租金。

這場關于酒樓的官司一直持續到了2006年,才最終宣判。

洪金梅在法庭上的陳述一直都漏洞百出,

她無法證明楚留香酒樓的股份為鄧永祥轉讓,

因此最終審判認為她手中的股權轉讓證明無效,

要求她將手中的股份盡數交給子女。

自1996年開始,洪金梅用了整整10年的時間與子女周旋,

只為拿到鄧永祥的資產,可她最後卻因貪念血本無歸。

不過洪金梅並非沒錢,畢竟鄧永祥健在時,她轉移的資產已達15億。

洪金梅最終敗訴了,但她覺得很委屈,面對媒體的鏡頭,她說:

「我17歲嫁入鄧家,要收回些青春給我才公平,是不是?」

當年洪金梅打這場官司時,被拖下水的人不計其數。

其中她的閨蜜黃夏蕙是為她出力最多的,兩人相識超過了半個世紀,

不過黃夏蕙總有些借洪金梅出名的嫌疑,

那時有很多媒體指責黃夏蕙在其中「攪混水」。

雖然不清楚黃夏蕙有什麼目的,但這場官司前後,她一直都陪伴在洪金梅左右。

很多時候只要有洪金梅的地方,就會有黃夏蕙。

或許兩人的友誼真的很深厚,黃夏蕙遇到困難時,洪金梅也沒少用金錢救濟她。

4 恩怨終了結

在鄧永祥去世後,洪金梅身邊一直有一個男人,名叫鬍鬚勇。

據說兩人曾被拍到牽手,但洪金梅始終稱鬍鬚勇為恩公。

對她來說鬍鬚勇就是她最堅強的後盾,因為在打官司時,

一直是這個男人在安慰她,給她支持。

但洪金梅從未承認自己與鬍鬚勇有過戀人關係,

儘管他可以開著洪金梅的車四處逛。

洪金梅還一直以自己一生只嫁一個人為傲,

大概這個鬍鬚勇真的只是她人生中的過客吧!

10年的遺產之爭結束後,洪金梅卻開始反思自己的作為。

她似乎對與子女反目這件事十分後悔,因此開始向子女示好。

2006年10月,鄧兆尊對外宣佈他和弟妹已與母親和解。

在洪金梅的壽宴上,他和妹妹鄧小艾,還有弟弟鄧兆榮盡數到場。

據傳這場壽宴就是他們準備的,並且每個孩子都為洪金梅送上了一份禮物。

次年,TVB以洪金梅為原型拍攝一部名為《溏心風暴》的電視劇,

講述了她蹉跎輾轉的一生。

與子女和解後,曾經視財如命的洪金梅突然看開了。

她公開宣佈自己的子女及洪性親屬,可以繼承她價值15億的財產。

洪金梅在用這種方式,來補償自己的孩子。

2014年時,在家養老自得其樂的洪金梅稱,有人追求她。

但她並不想在這個歲數談情說愛,對她而言一生愛鄧永祥一個人已經足夠。

在後來的日子裡,洪金梅一直保持和子女的聯繫,

也終于過上了一生中最自由的一段生活。

此時的她不必挽上髮髻,而是剪了一頭短髮;

沒有塑型衣的束縛,曾經曼妙的腰身終究還是發福了。

不過這時的洪金梅不必再擔心,有人嫌棄她年老色衰,

有錢有閑的日子裡,她終于可以放下一切,認認真真做回自己。

洪金梅過了幾年自由的日子,便在2019年5月因病入院治療。

據悉,此時的洪金梅狀況已經十分不好,但好在她一直有人照料,

洪金梅的四個子女都曾到醫院看望她。

兩個月後,洪金梅因肺癌去世,結束了她在人間73年的人生。

洪金梅去世後,曾經強烈抵抗她的大兒子鄧兆尊,繼承了母親最多的遺產。

在媒體採訪時,鄧兆尊稱,洪金梅沒有留下遺言,平靜地離開了。

但洪金梅的閨蜜黃夏蕙卻有不同的說法。

洪金梅去世時,黃夏蕙尚在國外,她沒能趕上見老朋友最後一面十分傷心。

事後她接受採訪時稱,洪金梅曾在與她聊天時說起,希望能葬在永祥苑。

永祥苑是鄧永祥與洪金梅曾經居住過的地方,那裡有很多美好的回憶。

但此事並未得到證實,而洪金梅的子女怎樣去做,外人也無從得知。

不過從黃夏蕙的描述中,還是可以看出,

雖然後期洪金梅為了財產,與鄧永祥鬧得不可開交,但她還是深愛著這個男人。

縱觀洪金梅的一生,她付出過,隱忍過,也糊塗過。

可能洪金梅嫁進豪門不只是為了錢,但錢財卻給她的家庭帶來了一地雞毛,

夫妻反目,母子不和。

但好在最終她還是醒悟,與子女和解,終得安享晚年。

人的一生有很多選擇,金錢雖好,但其價值遠不如愛情與親情。

或許當時洪金梅能早點領悟這一點,也不至于蹉跎了十年歲月與子女周旋,

白白浪費了大好的時光。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