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原著中:滿門盡忠的何昭君嫁給嫋嫋未婚夫,到底有多無奈

常冬冬 2022/07/11 檢舉 我要評論

程少商的第一任未婚夫是樓垚,如果沒有后面的事情,兩人定會和瀟元漪程始一般是對恩愛夫妻。

和凌不疑老父親人設不同,樓垚簡直是一個耙耳朵。和何昭君有婚約的時候,樓垚就被吃得死死地。

老母親樓二夫人更是看不下去兒子被欺負,但又無可奈何。所以后來何昭君又要嫁給樓垚,二夫人是極度不愿意的。

她實在看不下去兒子又要踏進火海。

樓家和何家早就有婚約,但是何昭君的性情人人都知道。所以族中的子弟都不愿意娶何昭君。甚至有一位為了躲何昭君,特意結了婚。

所以這樁婚事落在了樓垚頭上,后來何昭君和肖世子暗生情愫,互訴衷腸,琵琶別抱和樓垚解除了婚約。和肖世子在一起。

樓垚更多的是覺得解脫,畢竟何昭君管的他甚嚴,而且樓垚一直按照何昭君的要求行事,但是都得到的是不滿。

所以婚約解除后,樓垚就愛上了程少商。程少商也非常喜歡他耙耳朵的性格,連未來都想好了。

當程少商說出自己想要嫁給樓垚的原因時,蕭主任和樓將軍都震驚了。蕭主任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教育出了問題。

但是蕭主任又覺得程少商身上的戾氣少了一點,她愿意聽樓垚的話。

后來樓垚和何昭君結婚,程少商和凌不疑訂婚后。程少商都拖袁慎打聽樓垚的近況,生怕何昭君欺負了樓垚。實在是何昭君的前科不少。

看著何昭君慘白的臉色,抬著窗簾的手指微微顫抖,樓垚繼續道:「我最不喜歡斗雞,可那年你為了跟人斗氣,硬要我去,我不去你就又哭又鬧。我不得已重金買了一只雄雞,可最后還是輸了,你就怪我丟了你的人,尖酸刻薄的罵我無用。這樣的事,你我從小到大,有多少件。」他抬起頭看著何昭君,「我不明白,你這樣看不上我,為何還要嫁我。」

兩人婚禮前程少商特意去警告何昭君不要欺負樓垚,只是那個時候的程少商還不明白何昭君已經沒有了嬌縱的底氣。

程少商曾經感受到戰爭的苦,但是何昭君全族用鮮血將這份苦難降到了最低。

「我不能把阿垚留給你,你總是欺凌羞辱他……」

「你覺得我以后還敢嗎?」

那個曾經那麼驕傲跋扈的何昭君,終究失去了她所有的保護傘。再多的恩賞都換不回父兄的命。

程少商第一次和何昭君見面,何昭君就叫囂著要挖掉她的眼睛。最終她的傅母雙眼被敵軍挖去。

何昭君父親臨死前給何昭君磕了一個頭,又給了她兩個巴掌。那一瞬間她明白了,她要撐起整個何家。

何將軍臨死之前的遺愿就是,讓女兒嫁給前未婚夫樓垚。當時的他不知道樓垚已經定親,就算知道也會這樣干。

他要將自己的全族托付給一個不貪圖他們家富貴的人家,何昭君一個人是無法守護這個家族的。

樓垚雖然萬般不愿的娶了何昭君,但是得到的利益實在是太多了。

何昭君終于明白樓垚不是她喜歡的那種人,選擇了退婚,但是最后卻要要恩威并施的逼著樓垚答應娶她。

她們雖然積怨已久,但是也曾是青梅竹馬。

樓垚其實是沒有什麼主見的,不過這樣的人也有這樣人的好處,良善。

樓垚想到何家曾經對他的好,就不可能不照顧何昭君。而不再有嬌縱資本的何昭君,兩人最終會幸福的走下去。

何昭君其實是最剛烈的女子,她和肖世子的那段感情是真的。但是在肖家殺了她的家人后,她直接讓肖世子身首異處。

「我知道,」何昭君一把抹去眼淚,譏誚道,「你素來標榜仁義寬厚,自不會做這些,是你那些搶著立功的兄弟們做的,而你的父親也默許了。可他們既然都死在亂軍中,我也只能朝你討債了!我實話告訴你,陛下仁慈,原本念在肖家累世顯貴,想給你留個全尸,是我上奏懇請將你梟首的!」

何昭君甚至表示肖世子的那些流放途中兒女姬妾,她都不會放過。

那麼敢愛敢恨的何昭君,從此以后要學會謹小慎微,她再也不可以放肆。

「是以,沒有大批散落出來的亂軍為匪,即便有小股亂兵,何將軍也提前飛騎通知了鄉野縣郡,早早做好了防備。」凌不疑看著女孩大大的眼睛里蓄滿了淚水,柔聲道,「你放心,大家都好好的,沒有滑縣城外那座亂葬崗,你也不用老去荒山坡下祭奠亡魂了……」

最終真正讓程少商將樓垚想讓的是凌不疑的那番話,滑縣的戰爭中她的小丫鬟被人給吃了。她從內心深處敬仰何家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