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番外:留宿顧宅,顧千帆太慫,關鍵時候還得靠趙盼兒

01

顧千帆正跟盼兒說著院子里要布置秋千的事情呢,一回頭髮現盼兒爬在欄桿上快要睡著的樣子。

看著打盹的趙盼兒,他的心變得越來越柔軟。

他就那樣愣愣地看了她足夠十分鐘后,趙盼兒才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她睜開眼。

「你說到哪了,怎麼不說了?」趙盼兒打了個哈欠。

「還說什麼呀,我帶你去吃好吃的。」顧千帆站起身去拉趙盼兒的手。

兩人手牽著手走了一段路之后,走到一家不大的館子中。

「坐吧,你也知道,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忙著完成我娘的誥命,所以很少在東京的大街小巷中尋找好吃的食物,這家店離家近,所以偶爾我會來吃一點,算是非常熟的地方。」顧千帆拉著盼兒坐下來。

食物很可口,尤其是有顧千帆在身側,趙盼兒吃得很是開心。

02

吃完飯后,兩人閑閑地逛著。

「下午就看你很累的樣子,我送你回家睡覺吧?」顧千帆溫柔地問趙盼兒。

「我最近在東京的文人雅士那里聽說,如果真心相愛的兩個人,一定要在婚前出去游山玩水,然后晚上的時候,郎君要護著小娘子周全,不能讓她受到傷害,如此,才能顯示出兩個人是真心相愛。」趙盼兒臉上閃過一絲的皎潔。

「東京的民俗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開放了,這樣放任小娘子胡作非為,你真確定她們不會遇到壞人嗎?」顧千帆望著盼兒說到。

「你是壞人嗎?」趙盼兒直接轉向他。

顧千帆:「是不是壞人,你今天可以體驗一下。」

于是,兩人很自然地走回了顧宅。

03

盼兒在慢慢卸下頭上的配飾,顧千帆給盼兒打洗腳水。

「這套衣服是我幾天前讓陳廉姐姐準備的,是新的,并且已經洗過了,你可以直接穿。」顧千帆把一套女式寢衣給了盼兒之后,很自覺地退了出去,留給趙盼兒換衣服的時間。

寢衣的樣式是東京最流行的款式,穿上之后趙盼兒才發現,制作這套寢衣的人簡直是良心用苦。因為這套寢衣的領口,簡直太大了。

趙盼兒假裝生氣地說道:「顧千帆,你是不是故意的?」

「什麼故意的?」顧千帆從外間走進來之后,就看見盼兒一只手拉著衣服的領口,臉上表情相當豐富。

「我明天就找陳廉算賬去,是他姐姐坑我。」顧千帆非禮勿視地看了一眼,之后腦袋有點熱。

「算了,人家幫了你,你還責罵人家,你這領導別太過分,明天我自己再去裁一套就是了。睡覺吧。」

04

「要不,我去隔壁房間睡吧,你有事叫我。」顧千帆看上去很慫的樣子。

趙盼兒:「就在這睡吧,陪我說說話,而且你家這麼大的院子,連個人影都沒有,你不在我身邊我有點害怕。」

「我怕我會把持不住。」雖然這麼說,但顧千帆還是躺上了床。

趙盼兒回了他一個柔軟的眼神。

其實,從外間走進來看見盼兒換上寢衣之后的樣子,顧千帆就有點看呆了,只是因為當時盼兒護著領口很窘迫的樣子,所以不敢多看,此時的他躺在盼兒的身側,聞到她身上獨有的香氣,顧千帆覺得自己有了某些不該有的想法。

床很大,由于怕暴露自己,顧千帆躺著的位置離盼兒有點遠。

盼兒:「你離我這麼遠,是怕我對你怎麼樣嗎?」

顧千帆:「盼兒,你知不知道你在玩火。」

盼兒:「不逗你了,睡吧。晚安!」

05

五分鐘后。

「盼兒,你睡著了嗎?」顧千帆的聲音沒有任何睡意。

「沒有呢,不過快了。」趙盼兒的聲音也很清明。

「盼兒,你想要什麼樣的成親儀式?咱們都沒有長輩,壞的一方面是沒有人幫著咱們張羅,好的一方面是咱們都可以自己說了算。」

盼兒:「那我要好好想想了。想好了就告訴你。」

顧千帆:「好,可是你別想得太久了,我都等不及想要娶你了。」

盼兒朝顧千帆笑,并且,鉆到了顧千帆的懷里。

顧千帆沒料到盼兒會有這個小動作,似乎被嚇了一下。

「睡吧!」他輕輕摟著她,摸摸她的頭。

趙盼兒抬起頭,輕輕吻了他一下,「這是晚安吻,睡吧。」

06

早晨睜開眼睛,顧千帆就被嚇了一跳。

嚇一跳的不是他做夢,也不是周圍的環境。

而是他手上的觸感。

經過一晚上的睡覺之后,睡醒后的顧千帆一只胳膊搭在趙盼兒的身上,而他的手,正好在盼兒的胸口。

果然,這寢衣的領口夠大,而顧千帆可以確定的是,這個碰觸是在他毫無意識的情況下發生的。

顧千帆戀戀不舍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回味著那一刻美好的觸感。

他輕輕地幫盼兒給盼兒蓋好被子,走出房間。

當盼兒醒來的時候,顧千帆已經準備好了早餐。

盼兒跟顧千帆之后甜蜜的生活中會有什麼有趣的事情發生,我們下期再說。

我是愛追劇的安小然,喜歡我可以點點關注哦。下期更精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