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斛珠夫人》海市曾說:在方諸眼裡除了帝旭,旁的人根本不算是人

《斛珠夫人》海市曾說:在方諸眼裡除了帝旭,旁的人根本不算是人
2021/11/16
2021/11/16

《斛珠夫人》方諸這一生只為三個人而活,一個是海市,一個是濯纓,另一個就是帝旭。自從他將海市救起,教她武藝把她養大,從海市成為他兒子的那一刻起,就註定是把她捲入到宮廷的鬥爭中去,方諸看著眼前束髮紮巾的少女,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愛上了那個英姿颯爽的少女,將她視如珍寶,恐怕連他自己都記不起了。

而濯纓是他的第一個義子,也是由他一手策劃的棋子,曾經收留濯纓只為今朝的一時之用,方諸為了邊界和平,讓濯纓回到自己的族地,雖說是放濯纓回歸家族卻是讓他爭奪皇位,讓他成為未來獨步蠻族的梟雄。方諸身為清海公大世子,朝局變亂,帝旭無心上朝,唯有他一個苦心佈局支撐天下,為了邊界和平,他不得不利用濯纓,方諸曾答應濯纓幫他照顧心愛的盲眼繡女柘榴。

方諸為了能讓濯纓一心爭奪皇位,他不惜將濯纓身為末子的身世日後在瀚州引來何等的禍患講與柘榴聽,以此為藉口將柘榴逼死,為了就是永絕後患,斷了濯纓的念想,方諸為了國家和平,為了帝旭,他不惜利用身邊的任何人。海市曾這樣想著: 在方諸眼裡,除了帝旭,旁的人根本不算是人,為了帝旭,他可以殺別人,無論是奸臣還是忠良,甚至他還可以殺了自己。

而濯纓對于方諸而言極為信任,他把柘榴留在方諸身邊並衷心地說 「義父,你身邊局勢未明,我願留在天啟」,曾經初遇時對方諸有多恨,現在就對他有多忠誠,即使他心愛的女子被他逼死,濯纓也依舊對方諸忠心耿耿,就如同方諸對帝旭的情義一般,他為了方諸不惜去保護帝旭,愛屋及烏的感情,也許只有濯纓罷了。

而濯纓對柘榴的深情卻成為了方諸和季昶給柘榴下的催命符,柘榴就這樣無辜地犧牲,她為了濯纓,縱使以身赴死,也無半點畏懼猶豫,方諸舍去了濯纓最愛的女子,卻還給他一片無邊無際的天空,濯纓嚮往自由,他想要自由地賓士于草原,如鷹隼一般飛出,君臨七千里瀚州,所以柘榴不得不死,而她不能拖累他。

對于帝旭而言,方諸把自己的生命與帝旭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從完成秘術的那日起,他與帝旭的命,盤根錯節,血肉共生,再不可分。他無怨無悔地做著帝旭的柏溪,一生維護著帝旭的生命,生要為帝旭承受一切病傷苦痛,帝旭死他亦不能活,這是方諸自己選擇的命運,即使前方是一座孤島,他也要一人孤軍奮戰地踏過去,為了帝旭,即便看著海市被他傷得遍體鱗傷,他都能忍耐著不去反抗,不敢去違背帝旭的命令。曾經帝旭信心滿滿地說「 鑒明他,永遠不會違逆朕」,那個一口一個叫著 「旭哥」的少年,那個曾和帝旭一起習武讀書的少年已經早已成為了被命運鎖住的葉鑒明,如今卻是掌管黑衣羽林、專為皇上行秘密之事的鳳庭總管——方諸。

在方諸眼裡他這一做法或許是錯的,但是他不甘心就此回頭。自始至終,不願放手的人不是帝旭,而是他自己,是他用命運的鎖鏈將兩個人捆綁在一處,走到人生終結,走到再無前路。

記得方諸臨死前的那一句淒涼的內心獨白,他說 :「終其一生,她不會知道他是如何珍愛她。如射手珍愛自己的眼睛,如珠蚌珍愛雙殼中唯一的明珠——他亦從來不需要她知道。他願將自己躺平成路,送她去到平安寧靜的所在。」方諸一直深愛著海市,雖然他們不曾有過一絲熱戀,卻在方諸眼裡早已情根深種,方諸一生都在為海市謀劃幸福,他知道自己無能為力保護海市的安全,為有親手將她推出,把海市送到一個有足夠權利保護她的人身邊,方諸苦心孤詣地讓她幸福,哪怕海市是生不如死,起碼她是活著的。

當方諸親手射出那一箭時,無人知道他內心的悲痛,他那清明如水的雙眸裡隱藏著悲涼與不舍,從此方諸的世界就此暗了下來,即使這樣的結局在他腦海裡上演千百遍,直到看著她絕望的雙眼,方諸仍是狠心地把她親手送出去,在方諸的眼裡,他只想讓海市存活下來,他看著被帝旭帶走的海市,悲涼地說出一句 「恨我也罷,只要你活著,哪怕生不如死」

明明都是在用生命去深愛對方的兩個人,卻還是要決絕地分開,海市為了方諸成為他最驕傲的兒子,她深知方諸的一切苦難,他靜默在宮中的隱忍與睿智,把自己逼成一個矗立不語陰謀的始作俑者,海市拼命地要成為他最出色的鷹犬和刀劍,只要是方諸的一句話,她便可以一箭射向她摯愛的兄弟,絕不容許自己半分猶豫,無論在是黃泉關前的初陣,還是戰場上的硝煙四起,她都無所畏懼。

海市在最艱難的時刻可以殺死自己結拜的兄長甚至犧牲自己的幸福,只因為她一直深愛著他,像愛著父親一樣愛著他,像愛著相望不能相守的情人般愛著他,海市這樣熾熱的愛卻換來他的一次又一次地利用,甚至把她推給帝旭,方諸的冷靜與精明,海市又何嘗不是?

方諸看著朝廷中的爾虞我詐,面對著一副令人眩暈的政治棋盤,步步急逼,千思萬緒,若如錯失一步便失去海市的生命以及他們的愛情,面對昶王步步緊逼的攻勢,方諸冷靜沉著,他不得不親手將海市推給帝旭,能從昶王身邊救走海市的人唯有帝旭,若如海市的兒女身份被揭穿那可是欺君大罪,方諸他藉以帝旭之勢,和他以往與帝旭的交情,想必不得不保海市的性命。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