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重傷虎夔,戰王仙芝,第一殺手的她一生為徐鳳年而活

徐鳳年闖蕩江湖歷練,路過青城山,遇到了母親吳素劍侍,拿到了母親生前的武器「大涼龍雀」,因為不便大搖大擺地抱著母親的劍出青城山,便安排薑泥帶著從側門離開。

剛出門就聽到猛獸哀嚎,這是遇到絕境時才會發出的聲音。徐鳳年擔心薑泥的安危,立馬帶人入林接應。

循聲尋到林中,薑泥安然無恙,面前則躺著一隻奄奄一息的虎夔。虎夔作為神獸,在青城山生活了幾百年,要想戰勝虎夔可沒那麼簡單。

如今,虎夔渾身是血,一動不動地躺平在地,可見戰況之激烈,對方之強悍。問及虎夔受傷經過時,目擊者薑泥也是一臉懵逼,對方快到她看不到任何實質性的東西。

她說自己並未看到真凶的真面目,那個怪物從自己眼前一閃而過, 渾身黑白雜色,還背著一個人,後面還扛著向日葵。

聽完姜泥的形容,魏爺爺陷入沉思,可思前想後也想不出江湖上何時多了這一號人物。

看過原著的朋友就知道,這個人就是呵呵姑娘——賈嘉佳。她是《雪中悍刀行》中當之無愧的第一少女殺手,出手兇狠殘暴,重傷虎夔,戰王仙芝,殺王明寅,她一生為徐鳳年而活。

一、身世悲慘,年少初遇徐鳳年

呵呵姑娘出身悲慘,是生活在底層的人家。父親嗜賭成性,敗光了所有家產之後,開始把算盤打到女兒和妻子的身上。

厚顏無恥的父親,拿親生女兒做籌碼,威脅孩子的母親,也就是自己的妻子做私娼野妓,為他賺取賭博的銅板。

呵呵姑娘的母親,每日都生活在酗酒丈夫的恣意打罵中,每日要應對丈夫找來的各種男人,然後看著丈夫樂呵呵地撿走那些銅板跑進賭坊。

那段至暗的時光裡,女兒是她唯一的希望,是她唯一活下去的支撐。

呵呵姑娘年紀還小,不知道這些意味著什麼。只是每次都蹲在暗處,看著一群粗鄙男人提著褲腰從自家走出去,看著父親醉醺醺地打罵娘親,看著母親姣好的容顏一日日枯槁衰敗……終于,呵呵姑娘的母親再也受不了了。

她為自己和丈夫熬了一鍋有毒的粥,賭博回家的丈夫,連喝五碗,一命嗚呼。送走了丈夫的呵呵母親,也沒有活下去的欲望,便隨他而去。

呵呵姑娘回家看到了只有兩具冰冷的屍體,她冷冷地看著父親僵硬的身體,內心竟然有一絲的痛快。她不知道父親的惡行,卻知道他一直在毒打自己的娘親,他是「壞人」。

她將娘親梳洗乾淨,蓋在草席下,拖著娘親來到涼州城內,跪求過路的好心人出錢安葬母親。

然而,那些曾經從自己家提著褲子離開的男人們,不僅不幫忙,還一腳踹在已故母親的臉上、身體上,罵她娘是骯髒的女人,只需要扔到城外就行了。

小女孩一邊護著母親,一邊和這些臭男人抗爭,可惜單薄的身體,無濟于事。 直到一輛奢華的馬車從身邊經過,馬車裡走下了一位衣著矜貴白裘的少爺,遞給了她一根簪子。

那少年蹲在她面前,將珠釵插進她娘親的頭髮裡,問她「好不好看」,摸著她的腦袋,暖暖地笑了起來。

這個少年就是徐鳳年,他離開之後,很快便有人來安葬呵呵姑娘的母親。

二、第一殺手,暗殺徐鳳年是為還恩

那年冬天,呵呵姑娘沒了娘親。也是那年冬天,她遇到了徐鳳年,也遇到了自己的義父黃龍士。

黃龍士是春秋三大魔頭之一,他是春秋翻書人,看到呵呵姑娘時,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已經逝去的女兒,內心柔軟,于心不忍,便收養了她。

知道徐鳳年是呵呵姑娘的救命恩人,黃龍士便把自己翻書看到的「秘密」告訴呵呵姑娘。 他說,徐鳳年未來會死于涼莽大戰,而且死狀極其慘烈。

為了讓徐鳳年不至于死得那麼慘烈,于是他給義女呵呵姑娘支招, 「你先殺死徐鳳年,徐鳳年不就不會遇到後面的事了?」就當是報恩了。

單純的呵呵姑娘,覺得義父所說不無道理,便開啟了「暗殺徐鳳年以報恩」的漫漫路途。從馬腹下突然鑽出,從水中猛然跳出,爬上懸崖只為暗殺徐鳳年,徐鳳年一度以為是什麼仇家……

這一路上,呵呵姑娘名義上是要暗殺徐鳳年,但始終不忘「報恩」的初衷,為徐鳳年掃除了不少障礙,也為徐鳳年擋了不少災禍。

靖安王忽悠天下第十一高手王明寅刺殺徐鳳年,結果被呵呵姑娘一手刀砍死了;在欽天監一戰,一記手刀擊殺白鹿仙人;面對人人都不敢挑戰的王仙芝,她悍然赴死……

不管是誰,只要是想動徐鳳年的,都得死。這就是呵呵姑娘一生的執念,也是她活著的意義和念想。她之所以要親自動手,為的是要徐鳳年痛快的死,但也絕不允許有人暗殺徐鳳年。

後來,徐鳳年幾近瀕死,是呵呵姑娘出手,引紫氣逆行入身,最後救了徐鳳年一命。

寫在最後:

在徐鳳年眾多的紅顏知己中,呵呵姑娘是十分特殊的一個存在,令人難忘。 她從小身世悲慘,是徐鳳年讓她看到了活著的希望。

當得知徐鳳年未來會死狀慘烈時,她親自出手暗殺,只是希望他不要死得那麼悲慘,不要死得那麼慘烈,痛快一點。

然而,徐鳳年面臨生死劫難時,她又毫不猶豫出手,救他一命。她的一生都在報恩,一生只為徐鳳年而活。

她是不幸的,也是幸運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