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原著:看到席維安拒絕納妾,才懂易寄漁為何被婆家拋棄

席維安求娶易鐘靈,是席易兩家都非常看好的婚事。

席家是武將高門,易家是商賈世家,這樣的兩個家族結合,各取所需,雙方都有利可圖,自然樂觀其成。

席維安對易鐘靈一見鐘情,可那時候易鐘靈已經和汪劍池訂婚了,易鐘靈和汪劍池情投意合,席維安惦記易鐘靈,純屬是一廂情愿。

易鐘靈是標準的大家閨秀,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汪家是書香門第,汪劍池在國外讀過書,很符合易鐘靈對伴侶的幻想。

易鐘靈想要的是靈魂契合的丈夫,而席家是土匪出身,席維安是個粗人,不懂詩詞歌賦,也理解不了易鐘靈的多愁善感。

席維安卻被易鐘靈溫婉似水的氣質打動,非易鐘靈不娶,席維安的父親為了促成這門親事,對汪家趕盡殺絕。

比起知識分子汪劍池,易興華也更看好副司令席維安,易興華是個精明的商人,女兒的婚事他也要以利益為先。

易家的星華百貨,在上海灘才有了一席之地,難免要受各路地頭蛇盤剝,唯有手握槍桿子的席維安,才能保護得好易家。

席易兩家聯手除掉了汪劍池,易家為了表示誠意,易夫人黃瑩如親自對汪劍池開槍,解決掉了后顧之憂,席家和易家上了一條大船,兒女的婚事舉辦得很風光。

易鐘靈明知道意中人之死,和席家脫不開干系,可她為了易家的安穩,還是忍受著屈辱嫁給了席維安。

席維安和易鐘靈性格不合,婚后琴瑟失調,易鐘靈長期住在娘家,席維安雖然心思不細膩,卻愿意遷就易鐘靈。

易鐘靈的堂妹易寄漁看著兩人貌合神離,心中泛起了苦楚。

易寄漁比易鐘靈更先認識了席維安,還癡心想托人說媒嫁給席維安,奈何席維安轉身就求娶了易鐘靈,成了易寄漁的姐夫。

易鐘靈厭惡席維安的粗鄙魯莽,易寄漁卻偏愛席維安的英勇氣概,易寄漁默默愛慕著席維安,給他當妾也心甘情愿。

易寄漁不顧三個人的身份,主動向席維安示愛,端茶倒水,噓寒問暖,她天真地妄想用這種方式,讓席維安感受到溫情。

易寄漁就是要比易鐘靈對席維安更上心,易寄漁扭曲地認為,感情里有先來后到,是易鐘靈搶走了席維安。

可是易寄漁卻忽略了,她對席維安的感情,只是自作多情,席維安從來都沒有認真看過易寄漁,席維安善待易家所有人,全是因為易鐘靈。

易寄漁試圖接近席維安,易鐘靈早就覺察到了她的小心思,易鐘靈隱忍不發,是給兩個人體面,畢竟一個是她的丈夫,一個是她的堂妹。

易寄漁卻把易鐘靈的大度當成了軟弱。

為了撩撥席維安,易寄漁跑到他的辦公室里哭哭啼啼,說自己在外面遭人欺負了。

易寄漁哭得梨花帶雨,恰好易鐘靈來給席維安送飯,見到易寄漁如此矯情做作,易鐘靈瞬間明白了易寄漁的用意。

易鐘靈主動幫易寄漁擦眼淚,而后用沾了眼淚鼻涕的手絹,給席維安擦餐具,易鐘靈慢條斯理地對席維安說:

「看到你和寄漁過分親密,我沒有給她一記耳光,也沒有揪著你大哭大鬧,直到我走出司令部,臉上都會掛著笑,這是給你的體面。

關起門來,哪有完美的夫妻,爭執也罷,吵鬧也罷不過是兩個性格不一樣的人要生活在一起,必然遭遇的磕碰罷了。到了哪天,我不想顧著這份體面了,那你我也就走到頭了。」

易鐘靈這小小的報復,卻讓席維安很受用,席維安覺得易鐘靈還是很在意他的。

易鐘靈外柔內剛,她處處忍讓,不代表她好欺負,《傳家》原著里,易鐘靈特意連同繼母黃瑩如,給易寄漁安排了相親。

易寄漁當然知道易鐘靈的用意,她對易鐘靈說:

「大姐,你要趕我走就直說,為什麼用這麼卑劣的手段?你不過是看到我同他站在一起,心懷嫉恨罷了,何苦做出一副為我好的模樣!」

易鐘靈不緊不慢,字字清晰:

「婚姻要門當戶對,女孩子要聽從父母的建議,不能輕易受到男人的誘騙。席維安身側環肥燕瘦,什麼樣的女子沒有,你是生得格外美,還是特別有才華?

姐妹共事一夫,在易家絕無可能,你會被逐出家門,開除族譜。放著好姻緣不要,去做姨太太,父母兄弟再也抬不起頭來。」

易鐘靈勸退易寄漁,是為了捍衛自己的婚姻。

嫁給席維安的這幾年,易鐘靈雖然沒能感受到風花雪月的浪漫,但席維安處處以她為先,堅定地為她保護易家,席維安舍命也要護她周全,易鐘靈都是看在眼里的。

易鐘靈其實早就對席維安產生了很深的依賴感,但是她一直不敢承認自己愛上了席維安,畢竟汪家的悲劇,是由席家而起。

直到汪劍池死里逃生,安然無恙地歸來,易鐘靈才知道自己錯怪了席維安,汪家出事席維安也不知情。

當汪劍池再次站在易鐘靈的面前,易鐘靈平復心情后才發現,她對汪劍池早就沒了談情說愛的感覺,而席維安才是她想要追隨一生的男人。

易寄漁的介入,讓易鐘靈更加明白自己對席維安的感情。

易鐘靈勸易寄漁放棄席維安,一席話諷刺意味很濃,字字都是對易寄漁的羞辱,但易鐘靈所說,是很有道理的。

以易寄漁的條件,雖然不能匹配到顯赫的世家,但做青年才俊的正妻是沒有問題的,何苦要自輕自賤,拼死給席維安做姨太太呢?

姐妹共事一夫,有辱易家門楣,更何況,席維安從來都沒對易寄漁主動過,她費盡心思勾引席維安,席維安卻無動于衷,易寄漁早該認清現實了。

可易寄漁不死心,非要死磕席維安,為了席維安,她拒絕所有的相親,在易家熬成了老姑娘。

易寄漁在易家三姐妹之間挑撥離間,慫恿易鐘秀拆穿易鐘靈的身世,易鐘靈名義上是易興華的大太太所生,實際上她的生母是轟動上海灘的娼妓羅如湄。

易寄漁以為席維安知道易鐘靈不光彩的出身后,會厭惡易鐘靈,易寄漁說:「他把她當成仙女捧著,怕是接受不了這樣的真相吧。」

易寄漁低估了席維安對易鐘靈的愛,席維安不僅沒有因此排斥易鐘靈,反而更加心疼易鐘靈在易家受的委屈,他才知道她為何性格隱忍,委曲求全。

易寄漁本想破壞席維安和易鐘靈的婚姻,卻為易鐘靈做了嫁衣,讓席維安更加死心塌地愛著易鐘靈。

易興華離世后,易家狀況一落千丈,席家為席維安張羅納妾,理由是易鐘靈嫁進席家后,一直沒有生育,席家需要姨太太來開枝散葉。

席老夫人選中的女人,是席維安的表妹容嘉葉,老夫人為撮合兩人圓房,特意把容嘉葉留在席維安的身邊。

席家納妾,徹底撕開了席維安和易鐘靈利益婚姻的隱痛。

易興華尸骨未寒,喪禮還沒結束,席家就公然送妾,易家人自然對此多有怨言,唯有易寄漁說:

「娶妾并非婚姻,算不上重婚,憑他的身份地位,娶上半打金釵又如何,只要他樂意!」

易鐘玉一眼就看出了席家的用意,她無奈地說道:

「席家祖上土匪出身,躋身社會名流靠的是槍炮,就別指望他們講什麼規矩了。席老夫人此舉,是篤定易家處于劣勢,需仰仗席家的權勢,才會提出非分要求。」

易興華走了,易鐘杰又下落不明,偌大的易家要靠幾個女人撐門面,席家不再忌憚易家的勢力,開始為所欲為。

易鐘靈沒有生育,席家沒有子嗣,早就惹得席家不滿了,易鐘靈也以為席維安會接受家里的安排,接受容嘉葉。

沒想到席維安態度堅決,連夜送走了容嘉葉。

席維安拒絕納妾,更不會對表妹動心思,他心里只有易鐘靈一個女人,易鐘玉看到姐夫席維安的選擇,得意地對易寄漁說道:

「看見了嗎?納妾不納妾,真正的決定權在姐夫手上,你一開始就用錯了力,根本不該對付我大姐。如今還是死了這條心,好好嫁人,做個好太太吧。」

易寄漁咬緊嘴唇,仍然不甘心,她為席維安蹉跎多年,不僅錯過了婚配的年齡和機會,也失去了家族的庇佑。

易興華死后,易寄漁的父兄圖謀易家家業,投敵叛國,無惡不作,易鐘靈和黃瑩如為了保護易家,聯手鏟除了易書業和易寄德。

易寄漁家破人亡,沒有別的路可走,只好帶著母親范燕秋投奔了婆家,易寄漁委屈地接受了易鐘靈給她安排的婚姻。

對方姓劉,條件很一般,但時局動蕩,易家已經沒了靠山,易寄漁想要靠婚姻高攀是不可能的,能有一個好人家收留已是萬幸了。

《傳家》原著里提到,易寄漁嫁進劉家后,不受重視,易寄漁流產后喪失了生育能力,劉家逃到國外避難,無情地把易寄漁母女拋棄了。

劉家拋棄易寄漁的原因,和席家為席維安納妾,如出一轍。

易寄漁沒有娘家當靠山,又不能為劉家傳宗接代,對于劉家來說,易寄漁沒有了任何價值,易寄漁帶著母親嫁人,還拖了劉家的后腿,劉家拋棄易寄漁,丑陋且現實。

但同樣是沒有生育,為何易鐘靈被席維安捧在手心里,易寄漁卻只能成為婆家的棄子?

易鐘靈評價易寄漁的一句話,說得很對,易寄漁長相美麗,卻不出眾,嫁人的時候已是人老色衰,又沒有特別的才華,心比天高,目中無人,怎麼會得到劉家的珍惜呢?

而易鐘靈吃定席維安,絕不僅僅是靠堪稱絕色的美貌。

易鐘靈不僅擅長琴棋書畫,還深得易老夫人制香的真傳,論容貌和才華,易寄漁都遠不如易鐘靈。

易鐘靈性子沉穩,很會顧及他人的感受,并且在大是大非上面,易鐘靈有主見有魄力,思想和見識都不俗,不僅拿下了星華百貨總經理的位置,還在亂世中帶著家人守護住了家園,她才不是個只知道傷春悲秋的弱女子。

席維安和易鐘靈在一起,感到踏實安心,《傳家》原著里寫道:

「一回家就覺著餓,可都不用他張嘴,語蘭就端上了一碗熱騰騰的蝦面,說是鐘靈吩咐廚房準備的,掐準了他回來的點。

他,對她一見鐘情,但真正離不開她,是在婚后。她給了他一個溫暖到心里的家。在外面槍林彈雨,鮮血里淌過,回到家統統會忘卻,總有熱湯熱飯,總有整潔的衣物和用品,總有一顆安寧的心。」

易寄漁天真地以為易鐘靈不夠關心席維安,可人家夫妻的相處模式,易寄漁根本就不了解,她想用幾杯熱茶就勾走席維安,簡直愚蠢地可笑。

易寄漁之所以婚姻不幸,不僅僅是因為她覬覦堂姐的丈夫,被易鐘靈狠狠報復,打發嫁去了外地;易寄漁也算大戶人家的千金,卻不懂提升自己,而是學風塵女子委身男人的那一套,自降身份,不做正妻卻非要當妾。

易鐘靈早就提醒過她要對自我有清晰的認知和定位,易寄漁為此仇恨易鐘靈,殊不知,易鐘靈的勸誡里,多少暗含著堂姐對堂妹的愛護。

《傳家》原著的最后,易寄漁母女無家可歸,淪落街頭,幸好遇到了公干的席維安,才將兩人救了下來。

席維安為執行秘密任務,不忍拖累易鐘靈,忍痛和易鐘靈失婚,而易鐘靈理解了丈夫的良苦用心。

易寄漁還對席維安有非分之想,但看到這對夫妻之間深厚的感情和默契,易寄漁才徹底看清了現實,她永遠也撼動不了席維安。

易寄漁放手,和母親遠走,她如果能早點醒悟,也不至于耽誤了青春年華,被一段不如意的婚姻傷身傷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