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知名男星當眾下跪,被謝娜捧紅,成為綜藝頂流的他,到底有慘?

知名男星當眾下跪,被謝娜捧紅,成為綜藝頂流的他,到底有慘?
2021/12/06
2021/12/06

2010年,楊迪還一文不名。

成都電視臺帶他拜訪當地一位喜劇藝術家——李伯清老師。

進門前,楊迪緊張地原地打轉。

還特地把手機關機。

「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管了。」

誰知李老一張口,就把他的心拽進了冰窟。

「你這個是惡搞!」

「曇花一現。」

「他都有點飄了。」

「稍微有點水準就不覺得你這個有多好.......」

楊迪低著頭站在一邊,像個犯錯的孩子。

等李老說完,他忍著難過,禮貌地握手道謝。

「謝謝你,李老師。」

可對面的老人家一甩手,像碰到什麼髒東西一樣,快速把手抽回來。

揚長而去。

出了門,他的笑容掛不住了。

「我就是一個討厭的人好了吧,我只是混口飯吃而已.......」

說著說著,躲在人群後面抹起了淚。

記者陪著楊迪坐在街邊的小店。

他大口大口地扒拉碗裡的拉麵,連同淚水一起吞進肚裡。

還不忘對著鏡頭給自己打氣:

「再苦也不要把自己肚皮餓到!」

那些年來,這種境況時有發生。

他受盡白眼,步履維艱。

也曾崩潰大哭,跌倒在地,卻一次次原地爬起,笑著走下去。

楊迪長得「醜」。

單薄的身量。

瘦小的個子。

特別是眼睛。

眯縫起來,有種賊眉鼠眼的喜感。

比起妹妹,他簡直不像一個媽生的。

楊迪和妹妹 可奇怪的是,他從小又有個表演夢。

他很早就知道:「搞笑這個事情,我一直比較擅長。」

還真給他考上了表演系——四川師范大學電影電視學院。

2004年,是風起雲湧的一年。

芙蓉姐姐、後舍男生、羅永浩.......意外成為這波互聯網浪潮下的弄潮兒。

楊迪見了,趕忙跳進「浪裡」。

他去學校門口買了個50塊錢的攝像頭,在宿舍跟同學周翔宇拍起了搞笑短視訊。

他們搔首弄姿地模仿許仙白娘子、唱《新白娘子傳奇》......

自稱「羌族雙煞」。

怎麼惡搞怎麼來。

可算是小火了一把。粉絲加起來,擠滿了好幾個qq群。

畢業那年,潮水退去。

周翔宇退出,羌族雙煞解散。

楊迪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浪啪地拍在了地上。

他只得老老實實去電視臺實習,做編導。

苦熬了7個月,都沒轉正。 直到一句大庭廣眾之下的斥責,把他給罵醒了。

在電視臺,他有機會參加綜藝節目。

一次在《你最有才》上,黃安問他:「你的夢想是什麼?」

楊迪正處在迷茫期。

站在臺上呆呆地想了半天,說不知道。

「那你的未來註定是失敗的,因為你連自己想做什麼都不知道。」

楊迪面上燒得慌,心裡卻突然一片清明。

下了台就跟領導辭了職,打算堅定地走搞笑藝人路線。

這一年,他24歲。

抱著一腔熱血,勇闖娛樂圈。

他當然知道,這條路佈滿荊棘。

卻怎麼也料不到,還沒上道就差點小命不保。

作為毫無背景的素人,楊迪把自己完全豁出去。

不要面子、沒有體面。

他把自己當成產品推銷:

「我可以薄利多銷,只要求有一個固定的露臉機會就很好了。」

那幾年水上運動節目很火。

楊迪化名羌族小煞。

穿著印有自己名號的背帶褲沖關一次;扮成女孩沖一次;再塗著猴屁股一樣的腮紅,化妝成老太太沖關一次。

每次落水,都能引發一輪圍觀人群的集體[高·潮]。

越是摔得披頭散髮,越是「醜態百出」,周圍的笑聲就越大。

那種自我捉弄總是透著股難以言喻的辛酸。

掉落的瞬間,他整個人弓著背,僵硬地掉下去。

髒水灌進喉嚨,他嗆了好幾口水。

喘不過氣,又站不起來,在水裡拼命掙紮,差點淹死。

楊迪四肢瘦小,撲騰的時候格外滑稽。

救生員以為他在做節目效果。

跟圍觀的人一起叉著腰觀賞,哈哈大笑。

那天晚上,楊迪打電話給媽媽。什麼都沒敢說,只是哭,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哭完,第二天繼續找活兒幹。

為了多搶點鏡頭,他豁出去了什麼都敢說。

有次在節目中晉級。

他狀似狂妄地說:「我晉級了,應該的!我覺得我好狂妄,但我就是要狂!我要當國際巨星!」

說完抖了個包袱。

「可不可以走的時候拿兩瓶洗髮水給我,我洗頭的用完了。」

這種缺洗髮水的日子,在《中國達人秀》上宣告結束。

舞臺上他戴著假髮,換一根發帶就表演一種情緒。

「黑色讓人會憂傷,粉色讓人喜羊羊,紫色讓人心慌慌,藍色效果很迷茫。」

表情浮誇,旁若無人。

連裸露的牙齦都有戲。

最終止步24強,獲封「表情帝」。

名氣大增。

這樣用力過度,又稍顯表面的表演,自然得不到老藝術家的青眼。

李伯清嫌惡之情溢于言表。

可李伯清不喜歡,周星馳喜歡。

這一回,楊迪走了狗屎運。

看了他在《中國達人秀》上的表演,楊迪被周星馳選中。

出演《西遊降魔篇》裡的「三煞噴血弟」。

周星馳教他無厘頭的搞笑精髓。

「因為你這個臉已經很誇張了,你就一本正經的,反而是最好笑的」。

他很快領悟。

繃著臉,淡定地說著最慫的臺詞。

最後出來,效果很好。

他滿以為自己終于能站上更大的舞臺。

卻不料,打擊接二連三地來。

他即將錯失兩個天大的機會。

第一個是《美人魚》。

《西遊降魔篇》殺青那天,周星馳拍著他的肩,親切地說:「下次再來玩呀。」

3年後,他真的沒忘記楊迪,找他去《美人魚》裡客串。

楊迪開心得不行。

起初很順利,連拍了5天。

可他之前接的一個戲《萬物生長》需要拍他的戲份,楊迪不得不離開。

沒想到《萬物生長》裡,和楊迪搭戲的一位主要演員,一直拖著不來。

他沒拍成這邊,那邊又被《美人魚》炒了魷魚。

《美人魚》上映那天晚上,楊迪去看了。

他認出了自己裸露的上半身,臉卻被特效換成了別人。

黑暗中,他笑著哭出了聲。

另一個機會是《跑男第一季》。

第一期的杭州站,楊迪也參與了錄製。

卻還是因為與《萬物生長》檔期撞了,最終與這檔大熱綜藝失之交臂。

時運不濟。

楊迪倍受打擊。

他寫了條長微博——《我曾經也是一條人魚》。

詳細地剖析自己的心路歷程。

可這些事,當下矯情會兒也就過去了。

再苦再累再委屈,楊迪也從未想過放棄。

「哭歸哭.......都是小困擾,我會快速用自己的方式把它處理掉。」

他總是能以飽滿的熱情面對觀眾。

拋梗接梗。

自我嘲弄。

節目裡玩得風生水起。

有綜藝節目想挖點賣慘的素材,問他有沒有很苦的經歷。

他都說沒有。

導演急了:「楊迪你是裝瘋賣傻還是真的沒心沒肺啊?」

他不明白:「一個人為什麼非得有什麼苦難呢?」

「不管遇到什麼狀況,我都挺得住,一直都覺得自己挺好的,挺棒的。」

楊迪樂觀得近乎神經大條。

而這種樂觀,幾乎都來自母親張加麗的無條件支持。

「她教會了我,人生沒什麼可愁的,凡事都有辦法,都有路。活著就要樂樂呵呵,開開心心,哈哈大笑的。」

楊迪從小就懷疑,自己老媽是不是看了什麼快樂教育的書。

整天洗腦式讚美表揚: 「兒子乖乖,兒子真棒!」

楊迪演過一個角色,叫醜男。

老媽聽了嗔怪道:「叫什麼醜男,叫帥哥!」

來源:人物剛出道那會兒,楊迪發現微博上有個叫「楊迪寶寶」的鐵粉,天天給他發評論。

「迪哥,我永遠支持你啊!」

「迪哥,陽光總在風雨後,我們永遠愛你!」

他得意地跟媽媽炫耀。

張加麗一看,告訴他。

「你曉不曉得那個就是你媽。」

楊迪哭笑不得。

李伯清當眾羞辱他,老媽氣得跳腳。

「李伯清那個老瓜娃子,老子再也不聽他任何東西!」

從此以後只要聽見李伯清的聲音,她隔著一個房間都要大喊:「換台!換台!」

來源:人物早年楊迪參加綜藝節目,被別的藝人攻擊長相。

老媽心裡有個小本本,記下這些人的名字,然後默默恨人家。

楊迪30多歲了,她想兒子時還會給他發語音。

「楊迪,怎麼辦,媽媽好愛你,好想你!」

這種熱情外露的愛,給了楊迪極大的安全感和自信。

在媽媽的支持下,他很快等到了真正的轉機。

2014年,楊迪得了個獎。

人都到頒獎台下了,主辦方都沒讓他上臺。

理由是:長得太醜。

謝娜在一邊看了說:

「楊迪,我一定要幫你。」

借著謝娜的資源,楊迪成了《娜就這麼說》助理主持。

上《快樂大本營》。

上湖南衛視元宵喜樂會。

除了謝娜,汪涵也是他的貴人。

剛開始錄《火星情報局》,楊迪還只是個初級特工。

坐在觀眾席上,面目模糊。

後來他段子一套套地,汪涵都好奇「這個人是從哪冒出來的。」

見他有梗又有趣,便提拔他做「中級特工」、「高級特工」。

一直到站在汪涵身邊的「副局長」。

終于,他也是個叫得上名字的藝人了。

可楊迪的走紅絕非偶然。

貴人重要,時機重要,運氣也重要。

卻都沒有他自己的努力重要。

他不敢讓自己生病。

有次他在高鐵上上吐下瀉。

還有2個小時就到站了,要錄節目。

他對著鏡子命令自己。

「楊迪,馬上給我好起來,到了北京你一定好了!」

結果真的好了,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我覺得有一種精神療法。」

楊迪還有個習慣,跟大張偉一樣。

隨身帶著一個小本本,遇見好玩的事情立刻記下來。

錄節目前,他要做很多準備工作。

了解嘉賓;

了解對方身上的話題;

自己哪些笑話可以現掛在他身上;

幾個嘉賓之間的關係;

甚至連嘉賓的粉絲也要了解。

這讓他快速與對方熟悉起來。

然後精准地把握玩笑的尺度和分寸。

「我有一個天賦是接觸一個新認識的人,跟他聊幾句就能大概知道他開玩笑的底線、他的笑點,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社交方式。」

韓紅大剌剌地問王俊凱:「拍接吻戲怎麼辦?」

王俊凱尷尬地遮臉微笑。

楊迪見狀,適時解圍。

「找我來當替身就可以了。」

大方又有梗。

「我不能讓氣氛垮下來,當其他嘉賓沒有出口的時候就找我,我一定能幫你兜著,這是我的工作。」

可他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類型。

「我會 反擊,交鋒也是節目的樂趣所在。」

後來,每次他開錄之前,總會有導演拜託他:

今天就靠你了。

儼然一個成熟的控場主持。

頻繁上綜藝,觀眾看得多了,總會膩味。

可他不敢休息,也不想休息。

「我前幾年蟄伏夠了,我一直在蟄伏,就終于到了這個時候,這麼多節目找到我,再讓我蟄伏,太氣人了吧。」

有一集《火星情報局》,汪涵出了一道心理測試題:

說出自己身上有哪三種動物的特徵。

楊迪選的是: 蝸牛、蜘蛛和鳥。

汪涵了然地揭開謎底。

「第一次進入這個行業會感到渺小卑微、存在感不強,這一路走來他是一隻緩慢爬向堅定方向的蝸牛;但在機遇面前他更像是一隻經得住等待的蜘蛛,一旦遇到,他一定會牢牢抓住。」

他抓住了,然後呢?

阿雅給了他啟發。

「也許有一天,我也可以(像賈玲一樣),做自己的喜劇聯盟。」

那就像鳥一樣飛起來吧。

飛起來,看見屬于你的天地。

那天地廣大,陽光溫暖,快樂源遠流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