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雪中悍刀行》原著:天下父母心,趙衡為兒子能世襲罔替自願赴死

《雪中悍刀行》原著:天下父母心,趙衡為兒子能世襲罔替自願赴死
2022/01/10
2022/01/10

《雪中悍刀行》中,有不把兒孫當回事甚至禍害後代的軒轅大磐。也有為保護女兒犧牲的軒轅敬城,今天要說的就是為兒子能夠世襲罔替而自盡的靖安王趙衡。

靖安王趙衡曾經是離天子最近的皇室宗親,原著中寫道: 曾有野史秘聞靖安王之所以最受太后寵溺,賜乳名檀郎,便是緣于趙衡自小俊美,加之純孝溫順,得以在皇子中獨享太后慈愛,及冠後更是長得風流倜儻兼備虎體猿臂,正史記載六皇子美容儀,善騎射,手執長槍,坐騎駿馬,陣中飛出無人能擋。足見趙衡當年無雙風采。

靖安王還有掐一次珠殺一個人的習慣,徐鳳年第一次吃了大虧就是在靖安王封地襄樊蘆葦蕩。

0.1

四動念珠壓制殺意徐鳳年在襄樊大湖上將靖安王世子趙珣一腳踹下河。徐鳳年進了襄樊城後,並沒有同這位藩王道歉,反而是趙衡帶著妻子裴南瑋和兒子趙珣來給徐鳳年賠禮道歉。

趙衡手拿一串念珠,裴王妃捧著一本書,兩人各坐一邊,趙珣則站在父親身邊。

見徐鳳年進來,趙衡直接讓徐鳳年和他以叔侄相稱,還誇了徐鳳年一通,然後說帶趙珣來跟你陪不是。

徐鳳年難得斂去倨傲張狂,投桃報李溫言道:「小侄見過靖安王叔。」

趙衡也沒想到臭名昭著的北涼世子居然如此好說話,不由得 食指拇指輕輕捏住一顆菩提子佛珠。

趙衡以手中念珠為話題,故意說錯了不同材質念珠的功效試探徐鳳年,徐鳳年立馬糾正錯誤,趙衡再次捏住了一手中的菩提子念珠。

徐鳳年眼睛直勾勾盯著上了胭脂榜的裴南瑋, 微笑道:「嬸嬸真好看。」

趙衡露出微笑,問徐鳳年喜歡那家姑娘,王叔可以幫你搶來。

徐鳳年恬不知恥道:本來覺得上柱國老尚書的曾孫女陸秀兒,和自己很般配,如今看見嬸嬸就不去念想了,差了太多。

原著中這樣寫道: 趙衡一笑置之,世子趙珣則已經氣得嘴唇鐵青渾身發抖,幸好他低頭站在一旁,在靖安王與王妃身邊,格外不起眼。

要是細心一點的人會發現,這位看似慈祥的中年儒士,第三次緊捏了手中的念珠。

閒談過後,靖安王起身離開,徐鳳年鳳年輕輕作揖道別,安說靖安王在前,裴王妃隨後,然後是徐鳳年和趙珣一起。然後趙珣緊隨父親靖安王,徐鳳年故意放慢腳步同裴王妃並肩而行,到門口時,徐鳳年突然伸手掐了下裴王妃臀部,裴王妃不由得一顫,耳根通紅。

原因中,徐鳳年笑嘻嘻說道:「 嬸嬸,侄兒挑了一副手珠,稍後便讓人送到王府。」

靖安王趙衡聽聞此言,似乎沒有察覺到裴王妃的異樣,轉頭笑道:「鳳年有心了。」

徐鳳年發現了靖安王這次直捏碎了一顆堅硬如金石的天臺菩提子。

0.2

永子巷請陸栩,蘆葦蕩刺殺徐鳳年1.襄樊永子巷徐鳳年偶遇一個擺攤的年輕目盲棋士,就掏十文同他下一盤,結果一下就是一天。這天,他們一起吃了頓飯,共下了十盤棋,徐鳳年輸了一百文。

回去的時候,青鳥問他為何不將此人招為幕僚,徐鳳年沒多言,這時的他對自己識人的本領並沒多少信心,也就作罷了。

趙衡則查清楚這位目盲棋士的來歷,還讓人將他請到靖安王府,陸栩開始根本不買賬,趙衡則禮賢下士。

原著中寫道: 陸詡,青州海昌郡人士,祖父陸游是前代碩儒,父親陸兄皆是不差,一門三傑,主修經史,不曾想修撰西楚國史時替讀書人說了幾句公道話,被小人構陷,差點滿門抄斬。你自刺雙目,自絕仕途前程,才得以保下性命,這十年日間在永子巷賭棋,夜間便去相國巷為勾欄女子撫琴,掙的都是髒銀子,可知你的仇家已經成為海昌郡郡守大人?」

陸栩一身才華自然不願意在永子巷當擺攤棋士,堂堂靖安王誠心邀請,他也願意一展才華。

當趙珣輕聲問父王,為何將一位抗琴的目盲棋士帶回府?趙衡語重心長對兒子說:陸栩是陸家的最後一人,棋藝高超,府上沒人是他的對手。現在把他交給你,(原著中寫道) 如果只是個在棋盤上經緯談兵的貨色,就當養了不會咬人的條狗,若是的確有些才華,就收入王府幕僚,雕琢一番,日後你當著他的面收拾一下海昌郡太守俞漢良,他再出謀劃策便真正誠心了。士為知己者死,珣兒,這點古人說爛了的道理,你要牢記在心。而且如何與這等士子相處,你要收起與韋瑋那幫紈絝交心的那套,別依仗著身份壓人,天下讀書人不都是傻的,心思最是細膩,興許讀不出大義,但讀出分不清是自負還是自卑的性格,總不是難事。珣兒,父王教你一事,對付這些個士族才子,你就把他們當作靖安王世子殿下,你當作他們。」

趙珣將父王的話聽進去,後來一直和陸栩以禮相待,陸栩也幫了他不少。當然這是後話。

2.俗話說: 是可忍孰不可忍。

從客棧回來後,趙衡發現徐鳳年故意以草包示人,實際是金玉其中,敗絮其外。不管是為兒子出氣,還是痛恨徐鳳年明目張膽覬覦裴王妃,或是讓那個狂妄的徐瘸子苦心經營變成一個大笑話,又或是趙楷帶來的口信(承諾殺徐鳳年可以給他兒子世襲罔替),所有的理由都需要除掉徐鳳年。

于是就策劃了 蘆葦蕩刺殺,有高手榜排名第十一王明寅,有吳家劍塚的吳六鼎、翠花,還有趙楷派出符將紅甲。

裴王妃在蘆葦蕩帶給徐鳳年一封信,信上寫著:送侄千里。

這次,徐鳳年差點被王明寅削掉了腦袋,好在呵呵姑娘出手相救,她趁王明寅全心全意刺殺徐鳳年的最後關頭,一手刀刺穿了王明寅的胸口,就此刺殺失敗,裴南瑋被徐鳳年「擄走」,趙衡賠了夫人又折兵。

0.3

知趙珣秘密,為兒子赴死當初,徐鳳年在客棧看到靖安王一家三口時,就感覺到趙珣覬覦他的繼母裴南瑋。唯一位三十出頭還能上胭脂榜的,相貌自然不用說,用傾國傾城一點也不為過。

那年,趙珣還是一個孩童的時候,父王將這個沉魚落雁的女子帶回家,雖然女子不爭不搶,可母妃還是氣鬱身亡。趙珣不恨那個女子,卻恨他的父王。

他恨父王當年為何沒有痛下殺手,坐上龍椅穿上龍袍,更恨父王將這個女子帶回來,導致母妃過早離世,還恨父王娶了她不好好待她,夫妻相處竟是相敬如冰,有時甚至相敬如兵,真是天大的諷刺。不過更多的是他對父王畏懼。

趙珣有一座極為隱蔽的院子,那裡有一個六分形似七分神似裴南瑋的女人。趙珣只要有空就會來這裡,他迷念她端著架子冷哼的神情,實在是太像了。每當這時,他不由自主地罵該死的裴南葦,跟本柿子裝清高。然後餓狼一樣撲上去,撕碎她那個裴南葦如出一轍的衣裳,抱去內宅大床上,狠狠抽打……

趙珣以為自己做的這一切神不知鬼不覺,而他的父王趙衡,在他第一天將這個形似裴南葦的女人放入院子的時候,已經知道一切。

趙衡並不怪珣兒,珣兒雖然有這種想法,卻從來沒有逾越底線,只是找了個替代品。

趙衡一直裝聾作啞,直到徐驍去京城確定了徐鳳年世襲罔替。可他的珣兒呢,等他百年後傳到珣兒身上是減爵一等,降藩王為國公,下一代再降一級,用不了幾代他們這一脈就和百姓差不多了。

他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于是著手安排。先將趙珣打發去京城,又將這段時間在各衙做小吏的陸栩給喚回來。

陸栩為靖王府謀劃了二疏十三策,但只能等戰事發生才能實施,離陽戰敗靖王府才能受益,若是戰勝趙珣依然沒辦法世襲罔替。

原著中, 趙衡繼續轉動念珠,微笑道:「想到了?對啊,本王若不死,或者說是慢慢老死,這場賭博,我趙衡賭贏了也無用,珣兒成不了靖安王,依然只會減爵一等,降藩王為國公。」

陸詡再度跪下。

間接逼死一位無病無災的藩王,好玩嗎?小小幕僚陸詡有幾條命

趙衡讓他起來,並且說帶他看一見北涼王妃的齷齪事,然後就將陸栩帶到趙珣那座隱蔽小院。

趙衡輕輕推門而入。

小院中種滿蘭花,一名女子慵懶斜靠著簷下木欄,風姿脫俗。

趙衡淡漠說道:「常人見到這名院中女子,十有八九要當成裴南葦。

聰慧如陸栩一下子明白其中關節,本來世家子弟金屋藏嬌很正常,可當藏著神似繼母女子,那就是大大的不敬,怪不得靖安王說是一件醜事。

女子看見和趙珣七八分像的趙衡立馬猜出身份,她趕忙跪下,她想說話卻被趙衡制止。趙衡問她願不願意為他珣兒去死,女子眼中帶淚,卻堅定地點點了頭。

原著這樣寫道: 靖安王世子趙珣身在京城時,傳出一個與二疏十三策一樣讓天下震動的消息:靖安王趙衡暴斃,死于頑疾。靖安王妃裴南葦殉情自盡。消息傳入京城,傳聞世子趙珣吐血昏厥。

當天,隆恩浩蕩。

天子下旨,趙珣世襲罔替靖安王。成為七大藩王中,第二位獲准世襲罔替卻是第一個成為藩王的世子殿下。

不敢豪賭的趙衡,終于賭對了一次,他以自己的死,為兒子換一個世襲罔替。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