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試天下》同樣是兒子「隱瞞被揭穿」,雍王想殺豐息,卻保豐莒

常冬冬 2022/05/08 檢舉 我要評論

父母的偏見,特別是一家好幾個孩子的情況下,總是不可避免,普通人家,不過影響性格和性情,而在皇家,可是會直接影響生命。

豐莒隱瞞雍王干了不少壞事,就算雍王知道了,他的第一想法是為他遮掩,想辦法保住自己的豐莒,可是面對豐息的隱瞞,他只有殺意,恨不得從未生過他。

同樣是兒子,可在雍王的心里,卻是大大的不同。

豐莒設計殺豐息,雍王保

雍王不喜歡倚歌公主,恨屋及烏,他和豐息一點都不親,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的面子,他或許不會承認豐息是他的兒子。

雍王喜歡百里氏,百里氏愛撒嬌,和他門當戶對,又好控制,加上豐莒表現得好大喜功,什麼都靠百里氏,還喜歡跟雍王撒嬌,雍王對他特別的滿意。

雍王和豐息,像是君與臣的感覺。

雍王與豐莒,才是真正的父與子。

豐息走水路去修水壩,為人民謀福利,保一方平安,于國家于人民都是好事,可豐莒為了個人私利,派人在水中設伏,想要殺了豐息。

白風夕剛好帶著師兄妹走水路,救了豐息,要不然豐息就真的葬身水里。

豐息上岸后,開始查案,經過多方查探,查出了主謀就是豐莒,他找到了雍王,把這件事告訴他,讓他嚴懲兇手,還他公道。

雍王給了豐息一個爵位作為補償,封豐息為永信君,意味著雍王會永遠相信他,也是警告他,不要干什麼出格的事,否則可以給你,也可以拿走。

為了保護豐莒,雍王直接抓了豐莒的貼身侍衛頂罪,逼著豐息適可而止,不可繼續追究。

雍王對豐息說,不要內斗,要一致對外,可他卻從不對豐莒這麼說,他只會對豐莒說,你能不能干好點,不要讓我給收拾爛攤子。

雍王對豐莒是真愛,而豐息是意外。

豐莒陷害豐息,雍王不追究

豐莒這個人,一直在扮豬吃老虎,他假裝自己什麼都不會,假裝自己只能依靠百里氏,讓百里氏一直為他出謀劃策,可他卻又在百里氏后面算計百里氏,利用百里氏的名算計豐息。

百里氏想要殺了豐息,豐莒也想干掉豐息。

在皇族之中,豐息只有豐萇是真的對他好,可豐萇是百里氏的大兒子,她不喜歡豐萇,可她更喜歡讓豐萇成為豐息的敵人。

于是百里氏賜婚,讓豐萇娶一個戚國公的獨女,而戚國公是豐息的死對頭,一旦豐萇娶了她,豐息和豐萇也將成為敵人。

豐萇不想娶,百里氏就用豐萇的病逼迫他,讓他就范。

百里氏只是希望豐萇與豐息斗,而豐莒更狠,直接想要利用豐萇,殺了豐息。

豐莒讓心腹利用百里氏的名譽找到了自己的舅舅,讓他利用豐萇,相約豐息去賞梅,然后殺了戚國公的女兒,又給豐息下了藥,造成豐息殺人的假象。

豐萇早就知道豐莒會陷害豐萇,于是他找人潑了豐息一桶狗血,讓他近段時間不要出門,可豐息認為既然是豐萇相約,不管什麼情況,他都的給大哥這個面子,江湖中人,本就不講規矩,一桶狗血而已,如果身在戰場發生這種事,難道不開戰了嗎?

明知豐萇的打算,豐息還是去了。

豐莒以為就他聰明,算計這個算計那個,他不知道,豐萇早有準備,當他看到戚女死亡的那一刻就后悔了,可他無法選擇,只能繼續往前走。

為了讓豐息解脫,豐萇跳下樓,摔斷了腿,摔壞了腦子,豐息早就做好了準備,造成不在場的證據,整個現場只有豐莒的舅舅,而他已經瘋了,根本不能說出有利的證據,等到豐莒帶著人上來時,局面早就不在他的控制范圍內了。

一個兒子差點被誣陷,一個兒子摔斷了腿昏迷,整個過程得利的人就是豐莒了,雍王猜到了,但是他沒有懲罰豐莒,也沒有警告他,而是把這件事推給了百里氏的弟弟,豐莒的舅舅,讓他把這件事全部攬下來。

一次可以說是偶然,兩次就證明是必然了。

在雍王心里,豐萇和豐息都不算是他的兒子,而是他的臣子,死了傷了殘了,那也是活該,只有豐莒才是他的親兒子,值得他多加照拂。

豐息隱瞞身份,雍王氣憤想殺之

倚歌公主走的時候,豐息只有8歲,沒有爹疼,只有一個后娘整天想要殺了他,可見他的日子有多麼的不好過。

為了逃離百里氏的魔爪,沒有逃開雍王的控制,豐息假裝生病,逃出了皇宮,一個人跑到溫泉宮養病。

或許是遺傳了倚歌公主的睿智,豐息從小就很聰明,做什麼一點就通,小小年紀的他,僅用8年時間,不僅武功學到了江湖排名前10,而且還創造了隱泉水榭和如玉軒,一個為他源源不斷地提供情報,一個為他創造財富,讓他的身份地位一下子在江湖朝堂上都大大有名。

這樣通天的本事,這樣通天的情報和財富,一旦暴露,肯定會引來猜忌,所以他一直遮掩得很好,8年都不曾暴露半分。

玉無緣來到雍州,想要獲得蘭因璧月,無意中發現了豐息的身份,他把這件事告訴了豐莒,希望豐莒把這件事通告雍王。

豐莒旁敲側擊地提供到隱泉水榭和如玉軒,讓雍王起疑,作為一州之王,常年處于高位,對很多事情都敏感,特別是那人能夠撼動他地位的人,讓他心生忌憚。

他派出了自己的得力屬下,讓他們抓了如玉軒的人,通過如玉軒的人,順藤摸瓜查到了隱泉水榭背后的主使就是豐息,黑豐息和豐蘭息,不過是一字之差。

隱泉水榭和如玉軒遍布雍州,可見其背后的勢力有多大,加上皇室身份,豐息想要造反,拿下世子之位,打垮雍王,完全是有可能的。

雍王害怕了,忌憚了,他第一想法,不是聽豐息的解釋,而是想要怎麼殺了他,以絕后患。

同樣是隱瞞,他聽到了豐莒的事,只想為他遮掩,而遇上了豐息,他就只有殺意,根本不想聽豐息的解釋。

在他眼里,豐息該殺,瞞著他就是有罪,一個臣子,我想給你,你才能擁有,你怎麼能不經過我同意,就在外面創造勢力呢?

更重要的是,這麼多年,豐息在他的眼皮底下,他竟然沒有發現,這才是他害怕的原因,豐息這麼大的能力,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危及到他的地位了。

他發現了隱泉水榭和如玉軒,那麼他沒有發現的呢?

一個人有了猜疑,就如洪口決了堤,很難再堵住了。

可雍王也不想想,明明是他抓住世子之位不放,才讓下面的人有了異心,豐息本就是嫡長子,本就是世子的不二人選,不過是他自己想要掌權,又不喜歡豐息,所以才一直握著世子之位次次不放手。

如果他早把世子之位給了豐息,后面就不會發生那麼多事,或許雍州早就成為與翼州實力一樣的國家,而不是像如今這樣,六國紛爭之中,活著都得戰戰兢兢。

雍王,宮女養大的孩子,終究是格局不夠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