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宋引章: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別人身上,注定只是一場空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概括《夢華錄》前幾集的故事,那就是女性可憐,渣男太多。

仔細梳理了一下,前幾集的故事里,除了男主顧千帆之外,出場的男性角色,壓根沒有一個好東西。

歐陽旭自不必說,如果不是趙盼兒救了他的性命,可能他早就死于非命了,接下來的三年時間里,趙盼兒全心全意照顧他,等他進京趕考的時候,趙盼兒對他牽腸掛肚。

可是等他高中探花之后,不僅沒有兌現自己的承諾,「三書六禮」娶她回家,還說自己要迎娶高官之女,現在自己是探花,出身賤籍的趙盼兒根本配不上自己。

要命的是,他還讓德叔用八十兩黃金,來結束兩人之間的感情。

第二個登場的渣男是傅新貴,跟歐陽旭不同,傅新貴是一個商人,在「士農工商」等級森嚴的年代,傅新貴也在鄙視鏈的底端。

可就算在鄙視鏈的底端,他也看不起自己的妻子孫三娘,因為孫三娘是屠戶出身,在他看來,現在的孫三娘,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人。

于是,他先是和陶氏有了奸情,后來又把兒子過繼給陶氏,最后干脆休妻,把孫三娘逼到了絕路上。

除了這二人之外,還有另一個渣男,那就是周舍。

如果說歐陽旭是為了攀高枝,傅新貴是因為起了外心,那麼周舍完全就是軟飯硬吃的典范,自從他出場開始,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想要宋引章的錢來幫自己還賭債。

明明是別有所圖,卻還要裝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這樣的他,甚至連渣男都算不上。

電視劇《夢華錄》截圖當然,在這件事上,除了周舍別有用心之外,宋引章自己也有責任。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三個女子當中,宋引章是身份最低微的一個——

趙盼兒雖然曾經身陷賤籍,但是她通過自己的努力,不僅擺脫了自己的賤籍身份,還開了一家茶鋪,過著自食其力的日子。加之后來,她遇到了歐陽旭,有了愛情之后,對未來充滿了期待。

孫三娘的父親是殺豬的,身份算不上尊貴,單從劇情里推斷,他們家應該是良籍,而且那時候傅新貴的本性還沒有暴露出來,加之家里有了孩子,丈夫做生意,她自己一邊做點小買賣,一邊陪著孩子讀書,生活也還算愜意。

可是宋引章不是這樣,此時的宋引章依舊是官伎,之所以會來到趙盼兒這里,是因為當年宋引章的姐姐曾經幫過趙盼兒,趙盼兒對她很是照顧。

曾經的趙引章,眼里除了琵琶,就只有琴譜,把自己當成受人尊重的樂工,根本瞧不上那些以色示人的娼優。

可是,后來趙盼兒卻告訴她,就算她琵琶彈得特別好,成了大家追捧的角兒,但是在達官貴人們的眼中,她依舊只是樂伎,是供人玩樂的賤籍女子,不得與良人成婚,不得自贖,除非得到特赦。

為了擺脫自己的賤籍身份,她選擇了「曲線救國」的方式,那就是通過嫁人,來改變自己的命運。

所以,當周舍出現在她面前,表達出對她的興趣之后,她馬上就全身心地投入了進去,鐵了心要跟著周舍一起走。

劇情開場的時候,宋引章帶著周舍來見趙盼兒,想要趙盼兒同意自己跟周舍的婚事。

可是她萬萬沒想到,她剛開口說這件事,趙盼兒就回絕了,一點機會都不給。周舍惱羞成怒,當即轉身離去,甚至向宋引章大發雷霆。

相比宋引章,趙盼兒要理智得多,雖然周舍說得天花亂墜,但是在趙盼兒看來,那些承諾統統都靠不住。

「知州不放你,周舍的舅舅就行了,應天府的通判如何管得了杭州的樂營,你也不想想,一個樣樣俱全的郎君,怎麼就突然來了錢塘,怎麼就突然非你不娶了?」

雖然趙盼兒說的句句在理,但是此刻的宋引章完全被迷了心竅,根本聽不進去,滿心滿眼只有周舍「深情款款」的眼神。

雖然周舍跟她的未來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但是在她看來,「比起金籠里扣著玉環的鸚鵡,我寧可當野地里自由自在的野鳥」。

「他不過就是愛我憐我,還能有什麼用心,他自有家財萬貫,難道還圖我的錢財不成。你都成天想著當進士的娘子,我為什麼不能嫁個員外富商呢?」

意料之中的,小姐妹的這次談話,鬧得不歡而散。

雖然趙盼兒把宋引章的所有錢財都扣住了,也阻擋不住宋引章奔赴「幸福」的勇氣,趁趙盼兒不注意,宋引章就跟著周舍「私奔」了。

后來,趙盼兒去找楊知遠幫忙,卻不想楊知遠家遭遇變故,加之又收到了歐陽旭退婚的消息,也就暫時把宋引章這件事給放下了。

那次,為了給孫三娘治病,趙盼兒離船上岸了,卻不想意外遇到了宋引章的丫鬟銀瓶。

通過銀瓶,我們才知道,宋引章不顧一切奔向周舍,以為自己找到了幸福,實際上卻掉進了火坑里——

宋引章剛剛跟她私奔的時候,周舍對她還算不錯,依約給她舉行了婚禮,可是到了華亭縣以后,周舍便以各種理由支錢,到后來宋引章察覺不妙,可惜為時已晚,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無處可去,只能默默忍受。

那晚周舍去尋花問柳的時候,遇到了債主徐老板,因為要求他必須在一日之內湊齊賭債,否則手指不保。

周舍想問宋引章要錢,可是宋引章現在早就身無分文,就被周舍給囚禁了起來,像狗一樣被綁在了樹上,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就連喝一口水,也要在地上爬老半天。

幸好趙盼兒夠聰明夠善良,知道了宋引章的處境后,她不計前嫌前去相救,先設計吸引住周舍,透露出對他的好感。

本就色迷心竅,加之看到趙盼兒很有錢,周舍覺得自己看到了希望,忙不迭來到香云樓賠罪,各種哄她開心,以為自己天降桃花運和橫財,心里很是得意。

看到趙盼兒闊綽的表現,周舍繼續巴結討好,甚至決定休了宋引章,迎娶趙盼兒過門。

在孫三娘的強力助攻下,周舍把自己的房子給了宋引章,用來抵押宋引章的嫁妝,自己凈身出戶。

直到這時候,宋引章才真正獲得了自由,也拿回了本該屬于自己的東西。

不得不說,在那樣一個年代,女性真的很難。

整件事中,明明宋引章才是受害者,可是當周舍把這件事鬧到縣令那里的時候,縣令卻站在了周舍那邊,甚至還要懲處趙盼兒。

雖然趙盼兒很聰明,但是跟龐大的官府機器相比,她的那些小聰明就不夠用了,最后還是男主顧千帆搬出了縣令的上司,這件事才得以公平解決。

仔細想來,宋引章跟孫三娘倒是頗為相似——

孫三娘用自己的全部精力去愛丈夫和孩子,卻忘了這個世界上,她最該愛的人,其實是她自己;

至于宋引章,則是把幸福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周舍身上,因為周舍對她的「好」,她被迷得五迷三道,以為自己得到了整個世界。

等到周舍不對她好的時候,她馬上就輸得一無所有。

此前,曾在網上看過一段話,說在婚姻中,你可以圖他的錢,圖他的才華,唯獨不能圖他只對你好。

圖他的錢,至少能讓你衣食無憂,擁有很好的物質生活,圖他的才華,你能在他的幫助下成長起來,看到更大的世界。

最開始的時候,我很不理解這句話,覺得這是對「婚姻」兩個字的褻瀆,但是看了宋引章的經歷之后我才發現,這句話真的很有道理——

就算周舍是真心對待宋引章,但是感情這東西,特別容易因為生活而變質,等到最初的那份激情消失殆盡的時候,曾經的美好就只剩下了折磨。

感情很重要,但是在感情之外,我們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去考慮,比如財富,比如才華……這才是對感情最負責任的態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