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原著:看到汪劍池求娶黃瑩如,我才知道易興華有多自私

易興華說,他這一生最對不起的,就是他的三任太太。

長女易鐘靈,名義上是易興華的原配妻子所生,實際上易鐘靈的出身很不堪,生母是一名歡場女子,易興華在外尋花問柳,意外有了易鐘靈,易家為了保全名聲,刻意隱瞞了易鐘靈的身世。

易興華說自己對不起三任太太,可他卻忘了,易鐘靈的生母同樣為他吃了很多苦。

那個女人被迫和女兒分離,大雪天跑來見易鐘靈,卻被易家人無情趕走,易興華穿上褲子不認人,易鐘靈從小目睹了生母遭易家驅逐,為此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陰影。

大太太離世后,易興華娶了周氏,他和周氏的結合是家族聯姻的產物,易興華對周氏沒多少真感情,周氏卻陷得很深。愛上易興華,是周氏人生悲劇的開端。

易興華背叛周氏

周家家底殷實,生意做得很大,嫁女兒自然很體面,不僅陪嫁了一套奢華的房子,還給易家的星華百貨投資了四十萬,易興華憑借岳丈的支持,順利擴大規模,在上海灘有了一席之地。

周氏生下了女兒易鐘玉,易興華卻在外面筑起了小公館,和黃瑩如打得火熱,易興華沉迷于黃瑩如的溫柔鄉,從此很少回家,周氏苦苦抓著丈夫不肯放手,易興華對周氏卻沒有一點耐心,全然忘記了周家對他的幫扶。

周氏被易興華的背叛逼得精神出了問題,為了找理由叫易興華回家,周氏不惜對年幼的親生女兒易鐘玉下狠手,因為只有易鐘玉生病或者受傷,易興華才會緊張地趕回來。

易鐘玉長大后一遇到天氣濕冷,就會膝蓋疼,就是小時候留下的病根,周氏把易鐘玉泡在冷水里,讓易鐘玉發燒,這樣易興華為了女兒,也不得不回家。

周氏的手段用多了,易興華也發現了不對勁,他明知周氏的心病是因他而起,卻更加肆無忌憚地流連在小公館里,先后和黃瑩如生下了一兒一女,易鐘秀出生的那天,易興華著急去看望黃瑩如母女,狠心甩開了周氏的手,他忽視了,周氏也是有身孕的。

周氏摔下樓梯,帶著未出世的孩子含恨離世,易興華興高采烈地迎娶黃瑩如進門,黃瑩如這個外室被扶正,住進了周氏陪嫁的易家花園,逼得易鐘玉離家遠走,跟隨外祖父在海外生活了十年。

易鐘玉痛恨黃瑩如,對易鐘秀也帶著敵意,只要易鐘秀喜歡的東西,易鐘玉都要不擇手段搶過來,小時候是玩具,長大了是男人,易鐘玉就是要狠狠羞辱黃瑩如母女。

易鐘玉爭奪星華百貨的繼承權,她要拿回原本就屬于周家的一切,她努力了十年,就是為了把傷害母親的人趕出去,然后讓父親跪在母親的牌位前好好道歉。

易興華怎會不知道他對不起周氏,他和黃瑩如歡好,也并非是愛黃瑩如,無論周氏還是黃氏,都不過是易興華往上爬的墊腳石罷了。《傳家》原著里,易鐘玉看穿了易興華娶黃瑩如的真相,她毫不留情揭開了易興華自私的面具。

易興華扶正黃瑩如

周氏是千金小姐,性情高傲,很難對易興華百依百順,易興華在周氏面前,有低人一等的感覺,易家不如周家實力強大,易興華能娶周氏,其實是他高攀了。

易興華為了上位,愿意伏低做小,得到周家的資金扶持后,易興華迅速變臉,不再討好周氏,任由周氏發瘋也不為所動。

和周氏不同,黃瑩如出身貧寒,性情溫順,黃母生病沒錢醫治,易興華大方幫助了黃瑩如,黃瑩如為了錢委身于易興華,兩人各取所需,都有算計。

黃瑩如年輕貌美,很會照顧人,易興華和她在一起感覺很自在,黃瑩如明白自己的身份,她深知自己低賤,破壞周氏的婚姻不道德,但為了錢她只能抓住易興華這棵救命稻草。

周氏意外離世后,黃瑩如努力討好易鐘玉,被易鐘玉言語羞辱她也不敢反駁,因為她沒有底氣,她這個外室上位,本就是不光彩的,易鐘玉恨她也是理所應當的。

黃瑩如對不起周氏母女,但她對易興華是仁至義盡的,黃瑩如卑微地侍奉易興華,易興華心思都在家產和大業上面,對家庭很少關心,黃瑩如細心打理家務,善待兩個繼女,易興華卻從來沒有關心過黃瑩如。

易興華在外面參加危險的集會,女婿席維安勸他遠離政治,專心經商就好,易興華不聽,他要實現他的英雄主義,哪怕隨時都有被刺殺的可能。

易興華心懷家國天下,連貧兒院的孤兒他都有心資助,卻唯獨對自己的妻兒寡情,他明知自己的處境,卻從來沒有為黃瑩如安排過后路,黃瑩如跟著他擔驚受怕,沒有安全感,只得把后半生的希望全都寄托在兒女身上。

易鐘秀性格天真爛漫,不是因為她有個易興華這樣的父親,而是因為有個疼愛她的母親;易興華自知虧欠了周氏,所以用力彌補易鐘玉,為了易鐘玉,易興華不顧易鐘秀的感受,把易鐘秀當棋子,易鐘秀和唐鳳梧的婚事,就是易興華的計謀。

易興華其實早就定下了易鐘玉和唐鳳梧的親事,但他卻讓易鐘秀去和唐鳳梧相親,因為他了解易鐘玉的個性,給她安排好的,她一定會決絕;只要易鐘秀想要的,她都會去搶。

果然如易興華所料,易鐘玉搶走了唐鳳梧,唐鳳梧因為愛上了易鐘玉,找理由和易鐘秀提出了退婚,易鐘秀本來對唐鳳梧也是有好感的,唐鳳梧悔婚,對于易鐘秀來說也是一種打擊。

可易興華只顧安排二女兒易鐘玉的婚事,根本沒有顧及到易鐘秀會受情傷,易興華連兒女都能利用,他對黃瑩如又怎會有真心。

《傳家》原著里,易鐘玉看透了父親的涼薄和自私,易鐘玉對黃瑩如說:

「母親向來驕縱慣了,她再重視父親,也難改脾氣,父親娶了她,忍受了許多委屈,才從你身上找平衡。他就是要抬舉你,打擊我母親。他拋棄我母親,就是要告訴全上海,沒了周家的扶持,他照樣是人人尊敬的實業家!」

易興華靠周氏發家,是他的福氣也是他的恥辱,他扶正黃瑩如,就是為了向世人證明,他能有顯赫的身份和地位,不是靠周氏,而是靠他自己。低微又溫柔的黃瑩如,給易興華找回了男人的尊嚴,黃瑩如也不過是他的工具而已。

黃瑩如改嫁汪劍池

易興華出事后,黃瑩如成了寡婦,她本來已經認命了,卻意外和故人汪劍池重逢,兩人不顧世俗眼光,攜手走到了一起。

汪劍池是易鐘靈的前男友,當年汪劍池和易鐘靈是有婚約的,兩人交往了一段時間,易鐘靈對汪劍池很有好感,《傳家》原著里寫道:

「那個帥氣、英俊、又溫柔的男孩子,飛快地往她手里塞了一張電影票,回頭望著她笑的瞬間,令她心動。那一刻,她很高興,她能嫁給他。

那之后,她和他又偷偷約了一次,泛舟湖上,長堤漫步,他忽然抓拍她一張照片的舉動,逗笑了她。而后,她就數著日子了,成親的日子。」

可易鐘靈還沒有嫁給汪劍池,易興華就告訴她汪劍池掉進江里了,易鐘靈以為汪劍池已死,內心痛苦不已,又被易興華安排著嫁給了席維安。

汪家一家三口相繼蹊蹺離世,是席維安父親動的手,席維安對易鐘靈一見鐘情,席父為了成全兒子的婚事,對汪劍池趕盡殺絕。

易興華是知道席家的陰謀的,可他助紂為虐,逼著易鐘靈嫁給席維安,是因為席家比汪家更有實力,如果得到席家的支持,星華百貨才能站穩腳跟。

黃瑩如替丈夫感到羞愧,不忍看汪劍池被迫害,她故意對汪劍池開槍,沒打中要害,汪劍池假死,才得以保住性命。

汪劍池對易家和席家恨之入骨,他有了地位后殺回來,多次對星華百貨下毒手。汪劍池恨易家人,卻對黃瑩如心懷感激,《傳家》原著里寫道:

「當初她打偏汪劍池那一槍,又因為心中有愧,每年為汪家的祖墳祭掃打理,以至于如今汪劍池逢年過節就給她送一份禮來,煩不勝煩。她退回去,他還繼續送,說是要等她收下謝禮,才算真正了結。」

汪劍池看清時局不穩,黃瑩如會被易興華連累,他便暗中勸黃瑩如帶著在乎的人遠走;黃瑩如卻選擇堅守,陪伴易家渡過難關。

汪劍池曾經主張和日方搞好關系,看清日本人喪心病狂的本質后,汪劍池轉變立場,放下了個人恩怨,積極抗日,不顧個人安危,向敵軍隊伍扔手榴彈,易鐘秀因此夸贊他為「義士」。

汪劍池受了很嚴重的傷,被秘密收留在易家的地窖里,汪劍池昏迷了好幾天,傷口發炎,瀕臨生死關頭,幸好有黃瑩如的悉心照料,汪劍池才得以醒過來。汪劍池看見那張熟悉的臉龐,對她產生了很深的依賴感。

黃瑩如得知汪劍池在地窖里指揮作戰,狠心逼他離開,黃瑩如本身沒有多大的格局,家國大事她并不是很關心,她只想保護好自己的家人,她決絕地對汪劍池說道:

「我絕不容許任何人臟了易家花園。要去殺日本人,要去當大英雄,好,大義凜然,叫人佩服!但我有言在先,這是我家,任何人都不能在這兒從事政治活動,要喊打喊殺,就都給我滾出去!」

黃瑩如憤怒離開,汪劍池卻被她觸動了,他看到了她骨子里的勇氣和剛強,這個表面上軟弱的女子,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原來能如此無畏。黃瑩如徹底征服了汪劍池。

汪劍池主動找易鐘靈談話,易鐘靈還以為他要舊事重提,勸他放下那段開花卻沒有結果的戀情,沒想到汪劍池卻說他要求娶她的繼母。

汪劍池很認真地對黃瑩如表白:

「我想要同你結婚。現在,我每天都面臨死亡的危險,有些話不說出來,可能永遠都沒機會。黃瑩如,我同鐘靈的婚約早就過去了,現在我想娶你!」

易家的子女無法接受母親改嫁汪劍池,他們強烈反對,認為汪劍池娶黃瑩如是在報復易家當初對他的迫害,畢竟黃瑩如的兒女都已經到了婚配的年齡了,汪劍池愛上黃瑩如很離譜,汪劍池又字字有力地說道:

「你們憑什麼以為我不會愛上她呢?這半年,她悉心照料我,而且她也不止救了我一次,她帶給我的溫暖,我已經很多年沒有感受過了。她善良、溫柔、還無比果敢和堅韌,這樣的女子值得人愛上。

如果你們覺得被冒犯,只是所謂的傳統和道德作祟。你們可以享受自由的戀愛,為什麼你們的母親不可以?她的丈夫已經離開好幾年,難道就沒有被愛的自由嗎?我汪家為何家破人亡,我又為何變成今天這樣,易家有責任,所以你們沒有資格指責我。」

唯有易鐘玉對這件事很開明,易鐘玉說:

「黃女士姿容秀美,風韻猶存,與汪劍池朝夕相處,又對他有救命之恩,讓人產生感情,實在很正常。你們,整天反對封建,居然在這件事上放不開,是自私啊,還是真心為你們母親擔心?」

黃瑩如內心糾結過,她在意寡婦改嫁的名聲,為了兒女她也不能無所顧忌再婚,但汪劍池最終打動了黃瑩如,黃瑩如說她感受到了平等的愛。

黃瑩如在易興華面前伏低做小,扶正后仍然像個小妾;而汪劍池卻疼惜她,尊重她,讓她感受到了被愛的滋味,黃瑩如終于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和汪劍池遠走,相伴余生。

寫在最后

看到汪劍池求娶黃瑩如,我才知道易興華有多自私。易鐘玉拼死也不肯嫁給沈彬,就是因為她看透了易興華的本質,而沈彬像極了年輕時的易興華。

沈彬出身窮苦,為了利益不擇手段,故意接近易興華也只是為了得到他的提攜,《傳家》原著里沈彬苦追易鐘玉,易鐘玉和唐鳳梧訂婚后,沈彬仍然不放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看中了易鐘玉的條件。

易鐘玉聰慧有膽識,最有希望成為易家的繼承人,沈彬需要這樣的女人做墊腳石,就如同易興華求娶周氏一樣。父親在感情上的自私薄情,給易鐘玉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陰影,沈彬對易鐘玉有求必應,遠比唐鳳梧更積極向她示好,但易鐘玉仍然無法走向沈彬。

《傳家》原著里寫道:

「她不會接受沈彬那樣的人,沈彬就是她父親年輕時的樣子,英俊,能干,野心勃勃,期望將世界踩在腳下。女人對這樣的男人而言,只會是他們向上攀爬的階梯。」

黃瑩如比周氏好命,不是因為黃瑩如被易興華扶正,而是她遇到了真心愛她的男人汪劍池,看到黃瑩如清醒地遠走高飛,才知周氏對易興華的一片深情,最為可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