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雪中悍刀行》薑泥多次救徐鳳年于危難之中,這個媳婦愛了

《雪中悍刀行》薑泥多次救徐鳳年于危難之中,這個媳婦愛了
2022/01/10
2022/01/10

《雪中悍刀行》中,姜泥與徐鳳年在江南道一別,到徐鳳年率大雪龍騎軍南下,將薑泥從西楚皇宮帶回北涼王府,間中倆人見了五次面,有三次是薑泥為了救徐鳳年。涼莽大戰時,拒北城頭,薑泥再現白衣縞素擂戰鼓的絕世芳華。我們來看看姜泥與徐鳳年之後的五次見面。

第一次見面,北莽草原。徐鳳年遭到北莽軍神拓跋菩薩的小兒子拓跋春隼、十大魔頭之六的端孛爾回回、十大魔頭之七的彩蟒錦袖郎等圍殺。徐鳳年在一刀斬殺彩蟒錦袖郎後,逃竄途中,被端孛爾回回的雷茅擊中,身死之際,一句:「薑泥,老子喜歡你!」薑泥禦劍而來,回了一句:「喊我做什麼?不要臉!」倆人在江南道一別之後,在北莽草原久別重逢。

本來憊懶的薑泥,學劍是心不在焉,倒是將一塊菜園打理得有聲有色。曹長卿告訴姜泥,徐鳳年孤身赴北莽,可能有生命危險,薑泥練劍才突飛猛進,禦劍過山巔,禦劍過大江,境界一日千里。

大青衣曹長卿以陸地神仙境和西楚亡國公主姜泥的女子劍仙身份,嚇退拓跋春隼和端孛爾回回。徐鳳年經此一戰,初入大金剛境,佛道兼修。姜泥得到曹長卿傾囊傳授儒家天道和李淳罡苦心孤詣造就的無上劍道,成了又一個女子劍仙,可禦劍飛行。

第二次見面,離陽太安城。曹長卿第四次到離陽皇宮,身邊帶了個西楚亡國公主姜泥,以西楚名義觀禮太安城,為西楚複國造勢。

曹長卿力敵兵部尚書顧劍棠、羽衣卿相趙丹坪、白衣兵聖陳芝豹,「瘋狗」袁庭山借顧劍棠南華刀劈向禦劍直過十八門的姜泥,徐鳳年搏命馭劍刺向袁庭山,致其奄奄一息。袁庭山老丈人顧劍棠出手,才讓袁庭山保得一命。

絕代風華的薑泥,禦劍太安城,直過十八門,一朝名動天下。

從太安城出來,神武城外,徐鳳年殺「人貓」韓貂寺,曹長卿就帶著薑泥在暗處觀戰。如果徐鳳年面臨死境,薑泥又會出手施救。

第三次見面,東海城往西。王仙芝聽說徐鳳年在春神湖上請下真武大帝法相,一直將不曾與齊玄幀戰過一場視為生平大憾事的王仙芝,借此機會去見識一下天人丰姿,于是從武帝城出。

姜泥從西楚禦劍至東海外,手持一柄大涼龍雀劍,攔截王仙芝。姜泥為了阻攔王仙芝前行,以折損陽壽的搏命手段,拼死一劍強開天門。舉世無敵的王仙芝,對薑泥遇強則強、劍開天門的劍道也是大為讚賞。

徐鳳年遭離陽看門狗柳蒿師襲殺,以大秦皇帝附體嚇退柳蒿師後,一路奔襲至薑泥面前,一拳擊退王仙芝一千丈。由于徐鳳年大秦皇帝附體也就一炷香時間,王仙芝使出五分力硬扛徐鳳年兩拳,不屑與徐鳳年動手,約定待徐鳳年入陸地神仙境,再來一戰。

姜泥見到徐鳳年安全後,轉身離去。

第四次見面,西域大漠。徐鳳年與拓跋菩薩在西域轉戰千里,將近一旬地追逐廝殺,在徐鳳年可殺拓跋菩薩之際,被北莽蛛網的締造者、影子宰相李密弼趁機出手襲殺徐鳳年。薑泥禦劍六千里,從煙雨朦朧的廣陵道趕到西域大漠,雙腳才落地就跟李密弼來了一場命懸一線的廝殺,之後帶著重傷的徐鳳年逃亡數百里,一刻不得喘息的跑到西域邊境雪蓮城。

逃亡途中,李密弼始終如影隨形,要不是李密弼分心照顧重傷的拓跋菩薩,姜泥和徐鳳年就要把命丟在李密弼手裡了。

徐鳳年憑著雞湯和尚贈送的那只吸納氣數的佛缽,逐漸恢復傷勢。雪蓮城中,徐鳳年接到六年鳳傳遞過來舒羞的密信,蜀王陳芝豹將領兵參戰廣陵江一役,西楚國勢需要身負氣運在身的薑泥坐鎮,薑泥在與不在,西楚氣運截然不同。

徐鳳年以「半步武聖」徐偃兵即將趕到,自己需與拓跋菩薩一戰提升境界為由,將少年洪樹枝手上的那株雪蓮給了薑泥,讓薑泥回西楚,順便捎句話給覬覦薑泥的大楚史上最年輕翰林院學士宋茂林,「什麼豐神玉朗的謫仙人,我會打得他爹娘都認不出來」。

薑泥禦劍大涼龍雀,轉瞬間便如虹而逝,倆人再次別離。

第五次見面,西楚皇宮。大楚複國後,將原皇都神凰城更名為定鼎城,曹長卿扶持薑泥稱帝。只不過,薑泥在皇宮,總是會想起武當山的茅屋,那塊總是滿眼綠意的小菜圃,還有那讀書讀來的幾枚銅錢,對皇帝不皇帝一點都不上心。

廣陵江上,薑泥將西域雪蓮城帶回來的那句話,複述給了宋茂林。徐鳳年納正妃陸丞燕、側妃王初冬,可讓西楚女帝薑泥很是生氣。

曹長卿知道西楚大勢已去,赴離陽太安城。西楚分崩離析、大廈將傾時,一門三公卿的宋閥三代逼宮姜泥,徐鳳年一腳踏碎皇城大門,一刀砍殺以西楚殘餘氣運作為躋身天象境界的姜氏皇族老人,重傷三名西楚劍道宗師,一巴掌拍飛宋家二代宋慶善,一腳竄飛禦林軍副統領何太盛,一推宋家當家人宋文鳳腦瓜子,就這樣站在西楚女帝薑泥面前。

胭脂榜四大美人之一的姜泥,對上武評四大宗師之一的徐鳳年,既有國仇又有家恨。姜泥一劍貫穿徐鳳年胸口,算是消除了春秋滅國滅家之仇。此後,姜泥被徐鳳年從朝堂帶走,留個傀儡在西壘壁坐鎮。大雪龍騎軍見到薑泥,一聲:「參見北涼王妃。」恭迎薑泥回北涼。

涼莽大戰期間,薑泥在拒北城上白衣縞素擂戰鼓,親自為北涼鐵騎壯烈送行。

薑泥在江南道與徐鳳年一別,只要徐鳳年有難,總是第一時間出現,禦劍千里而至。雖然嘴上嚷著「一劍刺死你」,卻是冤家鬥嘴,樂此不疲。堂堂女帝,胭脂榜上的絕色,還不如數著幾枚銅錢、打理一塊菜地來得暢快。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