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故人歸》長意婚前壞規矩,紀云禾化被動為主動,糖分超標

《馭鮫記之恰似故人歸》中,雖然紀云禾重生了,但她想和長意正常談個戀愛太難了,總是在濃情蜜意的時候被各種打斷,但一直堅定認定對方的兩個人,在打怪升級并順便談情說愛的過程中,終于走到了談婚論嫁的步驟。

此處應當盡情撒花,畢竟辛辛苦苦磕到的cp,想吃到意禾夫婦的糖可太難了。誰讓這場大婚也是玻璃渣里找糖吃呢!

不過,長意婚禮前壞規矩,紀云禾化被動為主動的這一幕可是絕對的糖分超標哦。

在原著中,長意為了守護北淵,被術法反噬,后來又被順德所傷,空明說他剩下的時間不多了。看來作者對男女主還真是公平,女主剛重生歸來,就換男主來虐了。

紀云禾就跟長意求婚,想讓他給自己一個身份,這個身份可以讓她在長意不在的日子里,以長意妻子的身份繼續活下去,這是長意留給她永遠的印記。

以我之名,冠你之姓,這是長意最后能給她的成全。

長意答應了,在他的生命還是剩下十天的時候。這個糖純屬是玻璃渣里硬扒拉出來的,但是不管了,反正誰也不能阻止磕意禾夫婦的糖。

他們像普通小夫妻一樣開始籌辦婚禮,長意負責發請帖,而云禾則親自縫婚禮上需要穿的喜服。兩個人在一起,絮絮叨叨地說著婚禮上要準備的東西,仿佛在過日子一般,平和而安靜。

長意看著正在縫喜服的紀云禾,心里溫柔得一塌糊涂,這個人馬上就要成為他的妻子了。

這麼好的氣氛,長意就沒忍住,吻上了紀云禾,然后還把她抱起來,放到了床榻之上,長意這是想在婚禮之前壞個規矩。

一向喜歡捉弄長意的紀云禾,說長意作為北淵的尊主,不能壞規矩。長意一聽,媳婦不同意,那還是等等吧,等到新婚之夜就可以了。

不知道長意此處是真害羞了呢,還是欲擒故縱,等著媳婦主動留自己呢。不過,管他呢,反正最終的結果還是如他所愿了。

看到長意要撤,紀云禾卻化被動為主動,拉住打算要走的他,說不等了,自己從來就是一個喜歡壞規矩的人。

這注定是一個美麗而美妙的夜晚,糖分超標!

原著中,這段可以說是太甜了,十分期待劇版可以據實還原原著中這段劇情,我能反復觀看它個無數遍,且全程保證一臉欣慰的姨母笑。

畢竟這是長意和紀云禾戀愛史上為數不多的糖了,磕一次少一次,畢竟大婚當夜就要開虐了。

紀云禾和長意有一個簡單卻溫暖的婚禮,但是當天晚上長意就被冰封了,為了不影響到紀云禾,他甚至不讓自己挨著她,就這樣自己一個人安靜地睡去了。

雖然后來,長意獲救,但是他和紀云禾卻沒再發糖了,畢竟順德太鬧心了,他們也沒顧上發糖。

和順德打完架,長意和紀云禾就自個兒過甜蜜的小日子去了,至于怎麼個甜蜜法,怎麼個柔情法,或者怎麼樣有個娃,可憐的我們只能靠腦補了,畢竟他們都不肯甜給我們看了。

不過,對于劇粉的我們來說,只要紀云禾和她的大尾巴魚一直幸福而自由地生活在一起,那就足夠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