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易寄漁失婚后才知,貪戀席維安,易鐘靈對她的報復有多狠

易寄漁心心念念的男人,陰差陽錯成了她的堂姐夫。

看著席維安和易鐘靈出雙入對,易寄漁心有不甘,偏偏她愛而不得的男人,易鐘靈卻不珍惜。

在易寄漁眼中,易鐘靈對席維安態度冷淡,長期住在娘家,夫妻分居,完全沒有琴瑟和鳴的感覺。

易寄漁輕聲喚席維安「姐夫」,這一聲聲姐夫,道盡了易寄漁的隱痛和酸楚。

錯過

席維安和易鐘玉的一次談話,易寄漁無意間聽到后,眼里頓時涌出了淚水。

席維安對易鐘玉講起了他是怎樣對易鐘靈一見鐘情的,席維安的一字一句,都狠狠擊中了易寄漁的心,原來席維安和易鐘靈的婚事,易寄漁無意間做了媒人。

當年易寄漁少女懷春,愛慕年輕的軍官席維安,席維安英俊挺拔,很有男人氣概。

易寄漁覺得找到了屬于自己的英雄,從此百爪撓心,迫不及待要為他洗手作羹湯。

易寄漁的父親易書業是易家的養子,易家那時候沒有子嗣,便把易書業過繼了進來。

作為易家的獨子,易書業也曾經備受寵愛,然而這樣的好日子沒過多久,易母生下了兒子易興華,易書業徹底遭受冷落。

易母很現實,養子再孝順,也不可能比得上親生兒子受重視。

易書業地位尷尬,連帶著兒女也處于易家的邊緣,易寄漁遠不如易鐘靈三姐妹身份高貴。

而席維安是副司令,席家地位顯赫,不是易寄漁輕易能高攀得上的。

易寄漁特意去照相館拍了照片,想以自己清麗的容貌引起席維安的注意。

易寄漁拉了堂姐易鐘靈作陪,易寄漁很重視初次給席維安的信物,她抱著琵琶,想把自己最美麗優雅的姿態展示給席維安看。

易寄漁總覺得拍得不夠好,一次次要求重拍,易鐘靈勸她放松身體,自然一點就好,易寄漁這才拍出了滿意的照片。

本是陪同的易鐘靈,在椅子上隨意捧著一本書,她那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大家閨秀氣質,讓攝影師都忍不住按下快門,留下了倩影。

易鐘靈的照片被貼在了照相館的玻璃上,路過的席維安不經意的一瞥,就對她著了迷。

易寄漁得知席維安娶易鐘靈,竟是因為那張照片,心里連連叫苦。

她后悔不已,早知道就這樣和席維安錯過,她一定不會叫易鐘靈陪她去照相館,《傳家》原著里寫道:

「而如今,她都不能恨鐘靈奪走了她的心上人。如席維安所言,這就是命中注定吧?可她不甘心!她的長相不比鐘靈差,只要是為了他,她可以比鐘靈溫柔百倍千倍!她也只差一個機會而已!」

時光無法倒流,易寄漁失了先機,可她卻覺得自己還能翻盤。

因為席維安和易鐘靈的婚姻狀態,并沒有固若金湯。

席維安一廂情愿強娶易鐘靈,易鐘靈冷漠對待席維安,日子久了,席維安未必還對易鐘靈有新鮮感。

機會

易寄漁主動向席維安噓寒問暖,易鐘靈不關心他,那她易寄漁就做他的小女人,放低身段侍奉好他,他這塊磐石,易寄漁拼死也要撼動。

丫鬟給席維安奉茶,易寄漁說自己房間里有好茶,邀請席維安上樓品茶。

席維安說自己只會喝茶,不會品茶,好茶給他也是糟蹋了。

席維安對易寄漁的拒絕很果斷,因為他自始至終都只愛易鐘靈一個女人,對易寄漁根本沒有別的想法。

易寄漁母親操心她的婚事,托人給她介紹了很多青年才俊,易寄漁總是找借口不去相親。

家里人不知道,易寄漁排斥戀愛,是因為她心里早就有了人。

席維安是她的執念,她做夢都想和易鐘靈一決高下。

一次舞會上,易寄漁被醉酒的男人騷擾,席維安出于對易家人上心的本能,保護住了易寄漁。

易寄漁不禁更加想入非非,她可憐兮兮地拉著席維安的袖子說:「姐夫,要不是你來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傳家》原著里寫道:

「席維安拿開寄漁的手,目光已經投向寄漁身后,露出溫柔的笑容。寄漁下意識回頭看,但見鐘靈走了過來,眼里閃過一抹不甘。」

易寄漁花心思接近席維安,席維安的目光卻始終只在易鐘靈的身上,易寄漁恨得咬牙切齒。

可那時候易鐘靈根本沒有覺察到易寄漁對席維安的熱情,因為她對席維安沒有多在意。

席維安的確不是個品茶作詩的文藝男人,他不解風情,粗暴,野蠻,習慣了打打殺殺,易寄漁認為他英武有魅力,易鐘靈卻最受不了席維安動不動就掏槍的品性。

這也是為什麼,易鐘靈婚后無法愛上席維安的原因。

易鐘靈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喜歡傷春悲秋,窗外的落葉也能給她很大的感觸,席維安不懂易鐘靈的情調,將落葉清掃干凈,他不明白易鐘靈為何會因為掃落葉而跟他生氣。

院子里樹上的鳥窩也是易鐘靈故意保留的,既能給鳥兒們一個家,她也能聽到悅耳的鳥鳴,席維安的手下又不知趣地清理了鳥窩。

易鐘靈想要的是能和她談詩作賦的靈魂伴侶,席維安這種莽夫,的確入不了她的眼。

易鐘靈曾經有過一個志同道合的男朋友汪劍池,汪家是文界名門,汪劍池在國外讀過書,又擅長詩畫,和易鐘靈很是般配。

兩人相處愉快,易鐘靈盼著能早點嫁給汪劍池。

易鐘靈和汪劍池定下了婚約,席維安卻「橫刀奪愛」,強勢求娶易鐘靈。

席父為了幫兒子掃清障礙,除掉了汪劍池一家,汪劍池死里逃生,才保住了性命。

易鐘靈以為汪劍池已死,只好接受父親的安排,心不甘情不愿地嫁給了席維安。

席家和易家聯手算計汪劍池,對于易興華來說,比起汪劍池這個讀書人,副司令席維安更適合當易家的女婿。

有了席維安當靠山,席家的生意才能穩定,不用擔心各路地頭蛇的盤剝。

為了易家的利益,易鐘靈順從地犧牲掉了自己的婚姻。

席維安不負岳父易興華的期望,很認真地保護易家的安全。

席維安為易鐘靈付出很多,可他換來的,只是易鐘靈出于責任的敷衍照顧。

易鐘靈對席維安的排斥,他怎會感覺不到。

汪劍池「復活」歸來,和易鐘靈在街頭相遇,汪劍池細心地幫易鐘靈裱畫,兩人有說有笑,席維安大發雷霆,撕了易鐘靈珍藏的大紅嫁衣。

席維安指責易鐘靈婚后還想著別的男人,易鐘靈心中也有委屈,她以為汪家當初的災難是席維安干的,其實席維安根本不知情。

席維安以為易鐘靈保留嫁衣是為了汪劍池,實際上嫁衣是祖母一針一線教易鐘靈縫制的,易鐘靈懷念病故的祖母,才格外珍惜這件衣服。

易鐘靈和席維安的婚姻,明顯是存在誤會的,兩人爭吵后開始冷戰,易寄漁抓住機會,想趁虛而入,頂替易鐘靈在席維安心中的位置。

敗局

易寄漁在外假裝扭傷了腳,「偶遇」了席維安,席維安很貼心地扶著易寄漁,《傳家》原著里寫道:

「不遠處的街角,一部醒目的軍車旁,席維安扶著易寄漁,易寄漁幾乎靠在他懷里,一臉嬌羞的模樣簡直喜不自勝,而單從兩人的姿態,就顯得十分親密。」

易鐘靈看到這一幕,再加上易寄漁回家后面對她很不自然,瞬間了解了易寄漁對席維安的心思。

易寄漁死磕席維安,伏在席維安肩膀上哭哭啼啼,說自己在外面受了男人欺負,席維安沒有躲開,他也有心想要氣一氣易鐘靈。

易寄漁含情脈脈地看著席維安,易鐘靈在心里冷笑,這種小伎倆,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席維安和易寄漁都沒有想到,易鐘靈看到兩人親密的樣子,不怒不惱,而是主動掏出手絹幫堂妹易寄漁擦眼淚。

易鐘靈不動聲色,就把易寄漁踩在了腳底下。

易寄漁走后,易鐘靈用擦完鼻涕眼淚的手絹給席維安擦碗筷,她不慌不忙地說道:

「你那樣侮辱自己的妻子,我一樣恭敬地向公婆請安,照規矩給你的親朋故友送去節禮,看到你和寄漁過分親密,我沒有給她一記耳光,也沒有揪著你大哭大鬧,直到我走出司令部,臉上都會掛著笑,這是給你的體面。

關起門來,哪有完美的夫妻,爭執也罷,吵鬧也罷不過是兩個性格不一樣的人要生活在一起,必然遭遇的磕碰罷了。到了哪天,我不想顧著這份體面了,那你我也就走到頭了。」

說完肺腑之言,易鐘靈讓席維安換副碗筷,慢條斯理離場,她的報復,真絕。

易寄漁慫恿易鐘秀拆穿易鐘靈的身世,易鐘靈的生母本是個風月女子,身份低微,易寄漁以為席維安會因此嫌棄易鐘靈。

沒想到易鐘靈當眾哭訴自己受的委屈,席維安才知易鐘靈活得有多隱忍,對易鐘靈徹底沒了脾氣,從此更加寵愛易鐘靈。

易寄漁慘敗,卻仍然不死心,易鐘靈對易寄漁下了狠手。

易鐘靈主動幫易寄漁介紹對象,大伯母自然喜聞樂見,多少人家看在易鐘靈的面子上,才多看易寄漁一眼,大伯母甚至感激易鐘靈心里記掛著易寄漁。

易寄漁當然知道易鐘靈的算計,她跑去質問易鐘靈:「大姐,你要趕我走就直說,為什麼用這麼卑劣的手段?你不過是看到我同他站在一起,心懷嫉恨罷了,何苦做出一副為我好的模樣!」

易鐘靈的反擊,堪稱教科書:

「婚姻要門當戶對,女孩子要聽從父母的建議,不能輕易受到男人的誘騙。席維安身側環肥燕瘦,什麼樣的女子沒有,你是生得格外美,還是特別有才華?

姐妹共事一夫,在易家絕無可能,你會被逐出家門,開除族譜。放著好姻緣不要,去做姨太太,父母兄弟再也抬不起頭來。」

易寄漁無恥地反駁道:「現在是新社會了,倡導婚姻自由,我有選擇的權利,你無權指責,更無權干涉。更何況,你就那樣自信,一輩子是席夫人?」

易鐘靈仍然面不改色:

「你是不是浪漫電影看多了,將自己和席維安看成一對苦情鴛鴦,是我拆散了你們?

你不妨直接去問席維安,只要他點頭,我明天就登報失婚,退位讓賢!

易家是做生意的,有句老話別忘了,上趕著不是買賣。經商婚嫁都一樣,千萬要沉住氣。」

易寄漁和易鐘靈搶奪席維安,終究還是不夠有底氣,因為席維安從來沒有對她主動過。

掙扎

易寄漁為了席維安,蹉跎了青春,眼看著年紀越來越大,最后也不得不面對現實,接受了易鐘靈和繼母黃瑩如安排的婚事。

《傳家》原著里提到,對方條件很一般,易寄漁遠嫁,丈夫對她也不好,易寄漁流產后,喪失了生育能力,被婆家掃地出門。

人品這麼不堪的婆家,是易鐘靈「好心」給她安排的,易寄漁離了婚這才看清,貪戀席維安,易鐘靈對她的報復有多狠。

恰逢動亂,易寄漁母女流落在外,無家可歸,幸好遇到了公干的席維安。

席維安將兩人平安送回了易家,易鐘靈卻驟然發現,易寄漁和席維安的關系,有了突飛猛進。

席維安給易寄漁買首飾,把易鐘靈鎖在門外,卻留宿易寄漁,易寄漁面若桃花,風姿綽約,席維安冷漠對待易鐘靈,還和易鐘靈提出失婚。

但易鐘靈是何等聰慧的女子,她和席維安夫妻多年,早已慢慢被席維安感化了,她相信自己和席維安的感情是易寄漁破壞不了的。

席維安之所以和易寄漁曖昧,肯定另有苦衷,《傳家》原著里寫道:

「她撞見易寄漁看醫生,看的還是婦科,才知道易寄漁之前不幸流產,有過血崩,雖然保住了一條命,從此有礙子嗣,所以劉家將其拋下。」

席家老夫人責備易鐘靈一直沒有生育,積極幫席維安納妾,都被席維安回絕了,席維安就算找新歡,也該顧全席家的子嗣。

易鐘靈瞬間就明白了席維安的良苦用心。

果然,席維安是因為自己有秘密要務在身,為了不拖累易鐘靈,才狠心演了這麼一出戲。

他讓易寄漁配合他演戲,他給出的「報酬」是事成之后送易寄漁母女出國,保全她們的生活。

易寄漁痛快答應席維安,有她的私心,婚姻失敗,被薄情男人拋棄,她更加覺得席維安才是有擔當的好男人。

她從骨子里,認為以席維安的條件,就算三妻四妾也不過分,她要殊死一搏,借機給席維安當二房。

易寄漁最后的不甘,只是垂死掙扎罷了。

縱使易寄漁披散長發,穿著睡裙趁機撩撥席維安,席維安都坐懷不亂,她想假戲真做,奈何席維安對她無意。

席維安賣力演戲,只是為了保護易鐘靈的周全,易寄漁看著席維安和易鐘靈夫妻之間不解釋也有的默契,才知道自己一輩子都撬不動席維安。

易寄漁最終徹底放手,遠走他鄉,席維安成為了她一生綺麗的夢境。

易寄漁早該明白,她是否能得到席維安的心,不在于易鐘靈有多高明的手段,而在于席維安本身。

《傳家》原著里,唐鳳梧有一段話說得很好:

「婚姻是一種承諾,需要一生信守。世上沒有完全符合你想象的人,偶遇不順心,立刻改變心意,是對婚姻的誤解,對感情的不尊重。」

好的愛情是勢均力敵,雙向奔赴,席維安堅守住了對易鐘靈的愛情,他只把易寄漁當妹妹看待,他對她從來都沒有其他心思,他只有看向易鐘靈的時候,才有最溫柔的目光,那是易寄漁拼盡全力,也跨不過去的鴻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