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試天下》原著:黑豐息獨愛惜云,為何從未說一個「愛」字?

且試天下黑豐息,在東朝大陸四公子中占據兩個身份:一曰蘭隱,是指豐國世子豐蘭息;二曰息雅,是指江湖大俠黑豐息。也許,他的身份里就藏著「愛」的答案。

不去豐國,不識真正的豐息

豐國,是東朝大陸上唯一與皇國比肩的強國。它疆域遼闊、物產豐美、人口眾多……而統治它的豐王朝,尤其「人口眾多」:豐王先后有兩位王后、三十二名姬妾、二十四名子女……

可是, 這些以血脈之名生活在一起的親人,卻從未有過真正的親情。為了得到豐國的王位,六位豐國公子聯手雇傭十數名絕頂高手,要在豐王為蘭息與惜云舉行的和約儀式上,置他們三人于死地。早已洞悉全局的豐息,巧妙地利用了刺殺,既讓豐王遇刺垂危,又讓自己成為替父擋劍而身受「重傷」的孝子,一場刺殺行動轉眼就成為他登上王位的籌碼。 在四面埋伏里長大的蘭息,除了算計,哪里還有真情?

隨著刺殺行動的落幕,豐王榻前,蘭息用淡然的沒有一絲感情的語氣,第一次提起童年。

五歲的時候我就想通了這個問題,父親又如何?兄弟又如何?這世上……沒有人有義務要對你好,對你壞倒是理所當然,畢竟人都自私自利的!所以啊……那些人、那些事,我早就看透了,習慣了……

五歲就知道親情涼薄的孩子,你該說他早慧?還是無情?我想即使成年后的你我,也不愿意以這種方式換取成人世界里的偉大前程。

可是蘭息,他沒有選擇。

他的母后被一根翠玉釵刺死,殺她的人就是豐國的繼后,可是豐王卻掩蓋真相,把王后的死因歸咎于刺客。早慧如蘭息,二十年如一日謀劃的,不過是為了讓自己好好活著,為了給他唯一真愛的母后一個交代。

所有的一切不過是我對母后───這世上、我四歲前唯一曾擁有的一縷親情───所盡的一點孝道,以及……我要拿到我所想要的東西!

幸運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十三歲之前的蘭息是不幸的,在成為黑豐息以前,他就是這樣無情的蘭息。

豐蘭息

不入江湖,怎識狐貍的面目

「玄衣墨月、俊雅絕倫、雍容清貴、王侯無雙」。江湖里的黑豐息,總是習慣性地戴著黑狐貍的面具,溫文爾雅地籌謀天下。

若不是那一年遇到了一個貪食烤雞的女孩兒,他恐怕一輩子只能戴著面具獨活。

「你吹的是什麼曲子啊?蠻好聽的!」「清平調,以前母……母親每年的今天都彈給我聽。」

「以前?她現在不彈了?」

「她……不在了。」

「呃?……也沒關系啊,反正你都會吹了嘛,要不這樣啊,你把你的烤雞給我吃,以后我彈給你聽吧。」

那個貪食烤雞的女孩,就是白風夕。相識十年,結伴江湖,他們嬉笑打鬧、互貶互譏、也互助互扶……他們的關系比朋友更近,卻在男女之情上忽近忽遠,小心克制……

十年的江湖結伴只有寥寥數語, 但善意的留白是作者的饋贈,讓讀者可以用自己的語言,在文字和時間的縫隙里填上自己的答案

我遐想著,那每一年自白風夕指尖流出的清平調,給了黑豐息十年后摘下面具的可能。 只是當時他們身處江湖,情之所起,情不自知。

黑豐息

不登廟堂,不知世事兩難全

若說蘭息不知道自己對惜云的情意,那麼你一定會說我沒認真讀小說!

原著里,在豐國謀逆行動平息后的某天,惜云帶著蘭息送她的「蘭因璧月」第一次踏入蘭言室,來到他的榻前。

‘蘭因璧月’?」惜云輕輕念叨,心頭一動,轉眸看著蘭息,

「蘭因……難道你不怕成絮果嗎?」

「它是‘蘭因璧月’,絕非蘭因絮果!」蘭息平淡的道,可語意卻是堅定的。

「蘭因璧月」是蘭息用七年時間培育的絕世蘭花,它飽含著他在江湖里未說清的情話,只是聰慧如惜云,總是遲疑著 不肯信任他。沒關系,豐蘭息很快就會成為豐王,就能握住她的手,雙王同步,一起踏平萬里山河。

只是……

「雙王可以同步嗎?」

第一次,時日無多的老豐王把猜忌的種子撒到豐息的背影里,他只是腳步一頓,片刻轉身,用最親切的語氣給予老豐王最致命的警告:「管好你的百里王后,不要讓兒臣再見到她!」然后他走出宮殿,將染著母后舊血的半截翠玉釵[插·入]皇極宮外高高的屋梁,與母后和前塵舊恨作別。 蘭息是一個念舊情的、恩怨分明的人。可是這樣的人,就能抵擋住猜忌的誘惑麼?

豐蘭息

「雙王真的可以同步麼?」

第二次,軍師任穿雨故意拖延了風王求助信傳到蘭息手中的時間,并以前朝赦帝之語「非吾要為之,實乃其勢逼也」冒死進諫。這一次,猜忌的種子由同袍的將士們一齊撒到了蘭息的心里,生生地束縛了他救援的腳步,終釀成落英山頭落忠魂的大錯。

「雙王真的不能同步麼?」

沒有登上廟堂的豐息是不信的,所以他才在老豐王的病榻前信誓旦旦地說出:

「兒臣要將這萬里江山踏于足下,以及那個伴我百世滄桑,攜手同涉刀山劍海的人!這兩樣兒臣都會抓到手的!」

可那是廟堂啊,有波詭云譎的權謀傾軋,有忠君同袍的逆耳良言,有以史為鏡的敵我莫辨, 任你豐蘭息智狡若狐,也沒法讓世事兩全!

落英山之后,惜云是 不會再信任他了吧。所以,連同他埋藏在心底十年的感情,也要葬送在落英山了麼?

「寒冬似乎提早到了……」看著那絕然而去的背影,蘭息喃喃輕語,垂眸看向自己的手,似被凍得微微的發顫。這個冬天,似乎比母后逝去的那一年還要冷!

豐蘭息

不遭生死,怎知他(她)一往深情

東旦渡的戰場上,玉無緣用「三才歸元」對壘蘭息的「五星連珠」,陣法逢對手,兩軍僵持不下。但很快,隨著皇朝的一聲令下,隨著一輛隱藏在爭天騎中的精鋼瞭臺緩緩升起,戰局開始向皇朝和玉無緣一方傾斜。

「只要王能成大業,吾肝腦涂地在所不惜!」

面對即將失衡的戰局,面對天下只容一帝的信念,面對胸中烈烈燃燒的抱負,軍師任穿雨本想用毀壞瞭臺來置惜云于死地,卻沒想到她竟主動請纓,想以一己之力,毀去橫亙在兩軍之間的唯一阻礙。

東旦一躍鳳凰滅,心防解,緣分清。

「惜云!!!」那道白影中箭墜落,那一刻,看著即將熄滅的鳳凰之火,蘭息失去了最后的理智!

少年初遇,他們也曾惺惺相惜、心心相近;江湖十載,他們互諷互貶,倒也互扶互助;雙王并行,他們也曾齊心奪取白國,卻敗在他的遲疑、害她差點命歸落英山……

江山與惜云!為什麼他不能早點知道孰重孰輕!為什麼他要等到失去她才能解開心防,看清緣分深淺……

不遭生死,不知他(她)一往深情。

不要更多的言語,她用鳳凰一躍來助他奪取天下,不需要太多言語,他用「雪老天山」來救回她的性命。 十年相伴,東旦渡劫,這對神仙眷侶終以生命之語,訴盡一生情結

黑豐息

大愛希聲,才是最高的境界

關于愛情的最高境界,張愛玲曾這樣描述:

彼此都有意而不說出來是愛情的最高境界。因為這個時候兩人都在盡情的享受媚眼,盡情的享受目光相對時的火熱心理,盡情的享受手指相碰時的驚心動魄。

我想,蘭息與惜云的愛情,不完全屬于這種。十年的江湖相伴,他們沒有媚眼如絲,沒有火熱對望,沒有指尖或身體的繁復癡纏……

他們有的,是惺惺相惜的欣賞、懂得與心疼,是互諷互貶、互扶互助、卻始終不離不棄的一往深情,是濁濁塵世、獨守赤子初心的靈魂羈絆……

在愛情的最高境界里,大愛希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