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袁慎到死都不知道程少商為何答應他的求婚,背后太涼薄

袁慎想要程少商變成更優秀的小女孩,再向她求婚。結果程少商和樓垚訂婚了,和樓垚退婚后,又馬上和凌不疑訂婚了。

所以在程少商和凌不疑退婚后,袁慎馬上就開始追求程少商。生怕又錯過了。但是袁慎整整追求了程少商五年,程少商才終于松口。

程少商和凌不疑退婚后,袁慎也和蔡家退了婚。袁慎一直是左右逢源又太過于精明的一個人,但是他卻一點謀劃都沒有就和蔡家退了婚。徹底將蔡家給得罪了。

皇后被廢后身體越來越不好,她想要看到程少商有一個歸宿。但是嫋嫋寧愿選擇毫無感情的廢太子東海王,也不愿意選擇一直在追求自己的袁慎。

袁慎其實一直不在嫋嫋的擇偶觀里,她其實骨子里和蕭主任很像,她想要找一個自己可以掌控的人。但顯然袁慎不是。

廢太子雖然識人不清,又過于優柔寡斷,但是他是真的講仁義,沒有什麼算計。而不像袁慎那般有城府。

袁慎在和嫋嫋相識不久,就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那個時候的他還不知道自己以后會愛上嫋嫋,她覺得嫋嫋不管是家世還是個人能力都是配不上自己的。

他還想告訴母親,頭一次見面,他就覺得他和那小女娘很像。哪怕再是燈火輝煌,人間團圓,依舊喜歡跟在人群后面,依舊是禹禹獨行。有一點風吹草動,首先是警惕的保全自己,懷疑對方的用意,沒有全身而退的把握,絕不輕涉險地。

那個時候的他,只覺得倆個人好像啊。

而程少商則覺得袁慎,并非他所展現出來的那般風光霽月,而是一個切開黑。對于這樣的人,程少商并不想要深交。

再加上袁慎老師皇甫儀的事情,她更加不想要摻和。

過了良久,女孩緩緩站起,回頭時眼神干凈,她微笑道:「再過一年多,霍不疑的責罰就期滿了,陛下定會召他回都城,我們應當待之如老友,你們同殿為臣,總不好鬧得太僵。」

「以后我在家中宴請濟通阿姊,總不能只許她一人來吧,到時你好好招待人家郎婿。」

程少商之所以會答應袁慎的求婚,是因為凌不疑還有一年就要回來了。

她和凌不疑雖然退婚了,因為她在宮中照顧皇后,所以她一直有凌不疑的消息。她知道凌不疑身邊已經有了紅顏知己駱濟通。

她成婚不僅僅是因為想要完成皇后的心愿,她更想和凌不疑徹底了斷。兩人都應該進入新的生活,而沒有對象的自己,看起來好像過于可憐了點。

媽噠,這不就是前任定律嗎——當他幼稚沖動不懂關心時,我陪伴他,開解他,糾正他,當他終于成為一個成熟包容有責任心的優秀男人時,他身邊的女孩已經不是我了。

很好,現在她也可以無縫帶入這條定律,霍不疑是那倒霉可憐付出良多的前男友,袁慎就是那下山摘桃子的。

程少商以為自己和凌不疑的感情,就是桑夫人和皇甫夫子的翻版。她已經自覺將自己代入皇甫夫子的角色。她甚至已經幻想過凌不疑三年抱倆的畫面。

而為了自己能夠不像皇甫夫子在墻角彈琴那般凄慘,于是她答應了袁慎的求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