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陳芝豹為何叛逃北椋,為何重傷徐渭熊,為了報恩?

白衣兵仙

陳芝豹原名陳知報,是徐驍六位義子之首, 在三十萬北椋(涼)軍中聲望僅次于徐驍,外號小人屠。

陳芝豹的父親是為了救徐驍而死,徐驍是念著這份情的,所以十分器重陳芝豹。

徐驍對陳芝豹而言如同父親一般,但是陳芝豹對義母吳素的敬重更甚。只因吳素說過一句穿白衣好看, 陳芝豹即使帶兵打仗也不忘身穿一身白衣。

吳素心思細膩, 對待陳芝豹就像親生兒子一樣。當初吳素離開劍塚出世,練得是救世劍,而她的心也如她的劍一樣善良。

要不是吳素當初在吳家劍塚救了鄧太阿,並且教他吳家劍術,說不定就不會有後來的桃花劍神,可見吳素的善良。

褚祿山說: 吳素死後,陳芝豹是哭得最傷心的,他是真的將吳素當成了自己的親生母親。

陳芝豹活了一輩子就是活了一個報恩,但是報的是徐驍的恩,是吳素的恩。自小失去父母的陳芝豹, 所以會更加重視來之不易的情感。

徐驍義子的身份,或許是他親生父親拿命換得,但是吳素卻待他如親生兒子。 所以在吳素死後,陳芝豹恨透了離陽王朝,他想帶著北椋軍血染離陽王宮。

說不出道不明的苦

陳芝豹知道徐驍不會反, 相反還會為離陽皇室好好守著這北椋,所以他對義父多少帶著恨意。

陳芝豹被稱為白衣兵神,在徐驍征伐的後期其實更多的是陳芝豹在指揮, 他在北椋軍中的聲望也憑藉著一場又一場的勝利如日中天。

陳芝豹毫無疑問是下一代北椋王最強有力的競爭者,離陽王朝也想讓其掌管北椋分裂北椋, 但他拒絕了。

陳芝豹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接手北椋,因為他的義父義母,他怎麼也都會守著這份基業,更不可能會從恨之入骨的離陽朝手中接過北椋軍的大任。

要說陳芝豹對徐鳳年究竟是什麼態度, 我想陳芝豹自己也說不清。他看不慣徐鳳年是真的,他與徐鳳年作對是真的, 但是他又永遠不可能害徐鳳年。

在徐驍臨終之前,陳芝豹說只要義父在世,自己就永遠不會叛逃北椋。徐鳳年接手北椋最大的障礙就是他陳芝豹, 所以陳芝豹叛逃了。

因為徐驍死後,北椋軍中早有分裂的跡象, 陳芝豹的叛逃也算帶走了一部分不穩定因素,留給徐鳳年一個更團結的北椋。

陳芝豹帶著屬于自己的勢力開拓了西蜀, 算是給徐鳳年留了一個後路。徐鳳年藏拙的那些年,陳芝豹是真的看徐鳳年不爽,但是後來陳芝豹對徐鳳年的態度也很糾結。

徐鳳年的前世是大秦皇帝,而陳芝豹的前世是大奉開國皇帝,大奉是覆滅大秦的勢力, 兩人的不對付算是有淵源。

同時兩人又都是天上仙人在人間的棋子,為的就是人間氣運,所以很多時候陳芝豹也是身不由己,自身矛盾。

我覺得陳芝豹叛離北椋有兩個原因,一是還恩,讓徐鳳年更好地接手北椋,二是為了自己,找離陽朝報仇。

陳芝豹是一個比較孤單的人, 所以才會如此懷念義母。他也可能是吳素留在徐鳳年身邊那個從未出現的死士,開拓西蜀也算是留條後路。

他恨徐鳳年

陳芝豹喜歡徐渭熊,但是徐渭熊又是徐鳳年的死士。徐渭熊並不是徐驍的親生女兒,所以才會成為徐鳳年的死士。

徐鳳年當然也不希望自己的姐姐成為冰冷的死士,但這就是徐渭熊的宿命。 徐渭熊會恪守自己的使命,直到失去生命。

陳芝豹自然不希望徐渭熊去涼莽戰場上白白丟失性命,所以不得以重傷徐渭熊,讓她不能再當徐鳳年的死士了。

陳芝豹在意的人不多,但齊當國肯定算一個。雖說齊當國也是徐驍的義子, 但他是最不起眼的那一個,在看中軍功的北椋,齊當國也不過是一個校尉。

但齊當國是陳芝豹的兄弟與知己,當陳芝豹要離開北椋的時候, 齊當國是唯一一個拿著酒去勸他不要離開的時候。

在得知陳芝豹心意已決的時候,齊當國用懇求的語氣, 讓陳芝豹不要與北椋為敵。

在齊當國死後, 陳芝豹更是一個人來到了北椋質問徐鳳年:齊當國因你而死,我不管北椋軍死多少人, 但死一個齊當國,我就要和你這個北椋王算算帳。

他質問徐鳳年: 連造反都不敢,當什麼北涼王。可是此行而來的陳芝豹 有殺意沒殺心,徐鳳年在之前的戰鬥中已然重創,可是陳芝豹依然不會殺了他。

最後陳芝豹說與這世間一句話: 我雖不姓徐,但名知報。

結語

陳芝豹是一個糾結的人,又是一個純粹的人, 他只想造反為義母報仇。他對于徐鳳年也並無多少情感,但是他永遠不會殺徐鳳年。

孤單的人,自然會更加在意身邊的人,徐渭熊是徐鳳年的死士,齊當國因徐鳳年戰死,徐鳳年又不敢造反為王妃報仇。

所以對陳芝豹來說, 他恨徐鳳年,但是卻要知恩圖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