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趙盼兒與顧千帆分手,和池衙內「在一起」

屋漏偏逢連夜雨

趙盼兒和顧千帆兩個人,從錢塘到京城,從仇視到熟悉,從熟悉到相愛,經歷了不少事,走過了不知多少的心酸,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一起。

正當他們想要結婚的時候,總有「壞事」發生,好事多磨,情深緣淺。

宋引章離開了三娘和趙盼兒投入沈如琢的懷抱,趙盼兒和三娘拿著顧千帆給的錢,重新開了一個酒樓,想要在京城真正立足。

趙盼兒一沒有后臺,二還得罪了蕭丞相,就算她巧舌如簧,機智過人,也敵不過權利和天災人禍。

蕭丞相家里有幾個孩子,可他只看重顧千帆,顧千帆不僅中了進士,還武功卓越,是真正的文武雙全,蕭丞相想要顧千帆認祖歸宗,繼承自己的衣缽,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可是這時候顧千帆卻告訴蕭丞相,自己喜歡上了一個「賤籍」女子趙盼兒,一無靠山,二無身份的女子,這樣一個女子,怎麼可能入得了蕭丞相的眼。

蕭丞相多方阻攔,被顧千帆知道后,跑去找他對質,希望他不要阻攔,還告訴他,將來他和趙盼兒成親,一定帶著妻兒回來祭祖,安撫蕭丞相。

蕭丞相一邊敷衍顧千帆,一邊想辦法阻攔趙盼兒,想要把她趕出京城。

趙盼兒剛拿出了全部的積蓄,加上顧千帆的支持,才在京城開了一個大大的酒樓,按照自己的方式裝修好了,正準備營業時,一場暴風雨,加上蕭丞相的推波助瀾,好不容易修好的酒樓一夜坍塌,所有的投入打了水漂。

屋漏偏逢連夜,酒店塌臺無法經營,又遇上了顧千帆提出分手,讓趙盼兒一下子就失去了信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曾經歐陽旭欺騙她,她好不容易才走了出來,如今再次遇上了顧千帆的欺騙,讓她情何以堪,她自詡做事從不后悔,如今卻因為接二連三的打擊,早已萌生了退意,想要離開京城,回到錢塘,過與世無爭的生活。

前一刻還在山盟海誓,后一刻就分道揚鑣,男女之情的愛情,真的太過虛無縹緲,讓人很難抓住。

兩人相勸從頭來

顧千帆已經做好了和趙盼兒白頭到老的準備,也做好了辭官罷官歸隱的準備,可計劃趕不上變化,他還沒能和趙盼兒結婚之時,變故又發生了,讓他不得不與趙盼兒分手。

蕭丞相是他的父親,沒想到當年誣陷趙盼兒父親,殺了趙父,又讓趙盼兒貶為樂籍的事竟然是他。

每次說道趙盼兒的過去,趙盼兒都跟炸毛的貓一樣,張牙舞爪,很難釋懷,如果讓她知道自己的父親,竟然是她的殺父仇人,也是她過去悲劇的源頭,讓她如何自處?

長痛不如短痛,趁著現在趙盼兒還不知道內情,早點與她分手,讓她遠離蕭丞相,保住她的性命,否則以蕭丞相殺人滅口的性質,一旦知道當事人還活著,還回到京城,怎麼可能留著她?

一旦趙盼兒知道真相,趙盼兒這樣剛強的性格,也不會放過蕭丞相,更不會與仇人之子在一起,與其兩個人痛苦,不如顧千帆自己一個人承擔一切。

這就是顧千帆提出分手的原因,只是他不知道,剛好他提出分手之時,又是趙盼兒酒樓塌臺之時,雙重打擊,讓趙盼兒對未來產生了迷茫,萌生了退意。

趙盼兒告訴三娘和宋引章,她想要回錢塘了,不想呆在京城這個地方。

三娘和宋引章不想離開京城,三娘不想面對自己的孩子叫別人娘親,也不想面對自己的丈夫與別人在一起恩愛,于是她勸告趙盼兒,不要忘了初心,不能因為一個男人打亂了腳步,既然曾經可以當做歐陽旭死了,如今也可以當做顧千帆不存在,沒了男人,還有姐妹,還有事業,為什麼一定要放棄京城回家呢?

宋引章早已被京城的風光迷了眼,她不想什麼成績都沒有作出來,就離開京城,她不甘心,她一定要留下來,可是她一個人肯定不行,必須留下趙盼兒才行,姐妹齊心,其利斷金。

正在這時候,池衙內出現了,他帶著合作誠意而來。

池衙內家里有錢,他找到趙盼兒,想要跟她合作,他提供酒樓,而趙盼兒負責經營,這樣別人如果要找茬也要給池衙內幾分面子。

池衙內在京城還是有幾分影響,大多數要給他幾分面子,加上他家里有錢,沒多少人愿意與他作對。

通過三娘和宋引章兩個人的勸告,讓趙盼兒想起了初心,她們的目標是不讓歐陽旭得逞,一旦她離開京城,那麼歐陽旭就真的成了贏家,趙盼兒不甘心,索性就留下來。

剛好池衙內和她合作,她就有了活下去的動力。

既然男人靠不住,那就靠自己在京城站穩腳跟,讓那些看不起她的人,對她另眼相看。

「盼顧」相遇不相見

顧千帆得知自己的父親與趙父有仇,受到了蕭家人的攻擊,雙重打擊之下,受了很嚴重的內傷,一時半會好不了。

他打敗了上司,成為了皇城司的頭頭,曾經他作為活閻羅,殺了不少人,京城內得罪了不知道多少勢力,很多人都想要殺他。

聽說趙盼兒和池衙內好上了,他想要看看趙盼兒,于是制造在路上偶遇。

哪怕分開了,顧千帆依然放不下趙盼兒,對她的事情了如指掌,他害怕趙盼兒被騙,被欺負,他想通過陳廉的嘴,告訴趙盼兒遠離池衙內,可惜他這樣的身份,注定會讓趙盼兒反感,既然已經分手了,就沒必要用「好人」的身份來勸說。

顧千帆受了很重的內傷坐在轎子里面,陳廉看到了趙盼兒和池衙內在一起,他告誡趙盼兒,不要跟池衙內在一起,他不是好人。

趙盼兒不領情,她直言既然斷了前程,她跟池衙內在一起又怎麼了,不關顧千帆任何事。

聽到趙盼兒站在自己這一邊,池衙內信心十足,立馬補刀,他說昨夜大雨,今天天晴,他和趙盼兒在酒樓把酒迎歡,促膝長談,還有三娘和宋引章為證。

池衙內真的是個妙人,句句引人遐想,對于顧千帆來說,自己最愛的女子,轉身就投入了別人的懷抱,這才是對他最大的打擊。

顧千帆只能憋著,也不能與趙盼兒見面,他如今受了重傷,根本不可能出現,一旦被人得知,很可能迎來強敵,所以他就算想念趙盼兒,也只能裝著不知道,呆在轎子里假裝不在。

顧千帆真的是愛慘了趙盼兒,可惜這兩個有情人,有著世仇,在一起太難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