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大婚當日全家被丈夫所殺,何昭君的人生有多慘

何昭君第一次出場就威脅程少商,再看就把她的眼珠給挖出來。

誰知道一語成偈,她沒有挖了程少商的眼睛,反倒是照顧自己多年的婆子眼睛被挖。

何昭君和樓垚是青梅竹馬,兩人早就有婚約。但是文不成武不就,普普通通的樓垚并不是她心中夫婿的模樣。

何昭君渾身顫抖起來:「……我是為了你,他們說你文不成武不就,是樓家最無用的一個,我是想讓你上進,讓你博得名聲!若是斗雞走狗你不喜歡,我曾特意設宴讓你跟人比射箭,賽馬,刀術,投壺……」

有父兄寵著的何昭君,脾氣也不太好。甚至未來婆婆對這個兒媳也不太滿意。

何昭君和樓垚退婚,雖然樓垚的面子全無,但是兩人更多的是慶幸。不必一輩子被這個兇悍的妻子磋磨。

「你知道什麼?肖家是有這個意思,可我阿父還沒答應呢……」女孩的聲音滿是得意,「你若對我好些,我就跟阿父說回絕了這事!畢竟你我二人自小定親,我也不忍這樣待你!」

那少年吼聲暴烈:「別惺惺作態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前陣子已經見了那肖世子,人前人后夸他英俊勇武,善解人意,勝過我百倍千倍!好好,如今我不攔著你奔大好前程,你趕緊去嫁吧……」

何昭君本來是想在未婚夫面前展現自己也是有人追的,結果沒成想直接給玩脫了。她對樓垚是有感情的,處處管著樓垚也是想要為了樓垚好。

但是她和蕭主任一樣用錯了方法,是她的自以為是毀了這段感情。或許兩人并沒有什麼感情,樓垚和她定親不過是因為何家對樓家有恩。況且何昭君的父兄是真的對他很好。

所以當幾個月后,何昭君再見到樓垚的時候,才會那樣的震驚。短短幾個月,程少商將樓垚調教成了更好的他。

何昭君看著自小伴大的少年,個子高了,肩背也變的寬厚有力,說話再不如以前急怒暴躁,而是有條有理,不慌不忙。兩人才分別短短數月卻,仿佛經年未見。

兩人都變成了更好的自己,經歷過何家滅門,何昭君再也不像當初一樣跋扈。懂事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騎虎難下的何昭君在氣頭上和樓家退婚,嫁給了肖世子。

她不會知道她嫁給肖世子背后有多少險惡的算計。

何將軍奉命監視肖家,如果肖家沒有輕舉妄動,這就是一個正常的兒女婚事。但是肖家的伏低做小麻痹了何將軍。

肖世子娶何昭君,就是為了拉攏何將軍手中的兵。卻不曾想何將軍那麼忠義,寧折不屈。

程少商經歷過驊縣的戰爭,她的婢女被人分食。而何將軍用他全家的命鎮壓了這次暴亂,程少商最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

這也是程少商為何選擇大義的原因,畢竟她那麼擔心她的少年會不會被欺負。

她尖聲叫道:「你不要以為我非要跟你作對,倘若我父兄能活過來,給我十八個樓家我也不要!」

我細細問過我家次兄了。不單五公子死的慘,還有大公子和四公子。戰陣之上生死是常事,然而逆賊為了激何將軍出城,竟將兩位公子的尸首拖在馬后繞城奔跑,最后甚至斬下他們的頭顱插在槍尖上耀武揚威。

二公子在城頭被數箭穿心,拖了一日一夜,沒能熬過去。三公子領援軍回馳時中伏,力竭戰死……」少商不知不覺再度濕潤了眼眶,「二公子的夫人身懷六甲,被殘暴的逆賊利刃穿腹而死,大公子的夫人站在城頭,親眼看著郎婿身首兩地,如今瘋瘋傻傻的也不知何時能好。

何昭君如今好好的只剩下一個不足四歲的弟弟和繼母。父親臨終的時候將整個何家都交給了她。

圣上對何家的封賞不斷,但是何家已經沒有人了啊。

不過后來在樓垚哥哥搞事的時候,何昭君救下了樓垚,讓他免于被流放。反而可以外放做官。

接到程少商的通風報信后,何昭君就找了關系好的叔伯向皇帝求情。

而且何昭君是要振興何家,如今樓家敗落了。如果懲治樓垚,那麼她只能改嫁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