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風起洛陽》柳七娘:出身河東西眷柳,她家當時可沒劇中那麼牛

《風起洛陽》柳七娘:出身河東西眷柳,她家當時可沒劇中那麼牛
2021/12/15
2021/12/15

《風起洛陽》中,新貴百里延為了給兒子百里弘毅尋求庇護,就攀附求娶河東名門柳氏的正房嫡女七娘柳然為兒媳婦。

通過劇中人之口可知,柳家屬于當時有錢有勢的頂級豪門,就連聖人武則天,也輕易不敢動家大業大的柳氏家族。

讓人不禁詫異, 這個河東柳氏有那麼牛嗎?聖人武則天真惹不起他們家嗎?

在門閥盛行的南北朝隋唐時期,河東柳氏的確稱得上是豪門,世代簪纓,代不乏人。

但事實上,因為武則天的打擊,武周時期、也就是劇中的時間點,河東柳氏已經淪落為中等門戶,絕對沒有《風起洛陽》劇中表現得那麼牛,他們要到後來的睿玄時期,家族勢力才有所回升。

河東柳氏,是指籍貫在河東的姓柳的人家。

從廣義上講,河東是指山西省,唐朝的河東道,大致就相當于今天的山西地區;從狹義上講,就是指以永濟、解縣一帶為中心的運城地區;而河東柳氏的祖籍,就是在今山西省永濟市解縣虞鄉鎮。

柳氏的得姓始祖是魯國的柳下惠,魯國被楚國所滅,柳家就變成楚人。後來楚國又被秦國所滅,秦末的柳安,才遷徙到解縣, 秦朝置河東郡,柳氏從此成為河東解縣人,也就是河東柳氏。

晉朝的時候,有個叫柳軌的人,據說是柳安的十四世孫,他的兒子柳景猷曾做過西晉的侍中,但這父子倆的具體事蹟都查不到,後世學者們多認為柳軌、柳景䣭爺倆是柳氏後人編造的祖宗。

柳景猷有兩個兒子,長子柳耆,次子柳純。西晉末期永嘉之亂時,柳純的兒子柳卓,遷徙到襄陽地區,他們這一支系後來被稱為 東眷柳;柳耆這一支後裔,就被稱為 西眷柳《風起洛陽》劇中的七娘柳然家族,就是出身西眷柳氏。

兩晉南北朝時期,時局非常亂,長江以北成為胡人的跑馬場,柳耆就曾在石趙做官,官至尚書,他有兩個女兒,都被暴君石虎納為妃子。

柳耆的長子柳恭,因為秦、趙之亂,帶領家族南遷,居住在汝、潁之間,到了他的玄孫柳僧習,因為協助南齊大將裴叔業據壽陽投降北魏, 南遷的西眷柳,才重新北歸,成為北魏人。

在北魏之前,西眷柳氏基本沒出過什麼顯要人物,進入北魏後,西眷柳氏才開始逐漸崛起,而柳氏崛起的大功臣,就是柳僧習,他歷任北地、潁川二郡守、揚州大中正,封方輿公。

柳僧習自己能幹,生了五個兒子也很傑出,在當時的政治、文化、軍事領域都有出彩表現,西眷柳氏就此發達起來,在西魏、北周興起,最鼎盛于隋朝,唐初還有餘韻。

要想被稱為門閥,就得世代出國級、部級的高官,只有中級官員是不夠資格被稱為世代簪纓的,柳氏在周、隋、唐之際就出了不少高官。

柳僧習的長子柳鷟(zhuo),兒子叫柳帶韋,是北周的武藏大夫,並、益二州長史,大司會,開府儀同三司,封康城縣開國公。

柳帶韋的兒子柳祚,是隋朝司勳,水部三司侍郎,襲爵康城縣公。

柳祚的二兒子柳范,就是那個勸諫吳王李恪遊獵,又諷刺唐太宗的哥們,他歷任商、蔚、淄、雅、鶩五州刺史,揚州大都督府長史。

他們這一支稱不上頂級顯赫,但西眷柳被武則天打壓後,卻要靠柳范這一支,充當復興門楣的中流砥柱之一。

在中唐充當復興柳氏門楣的另一支中流砥柱,則是柳僧習高祖父柳恭的弟弟柳璩(qu)的孫子柳懿的後裔。

柳懿,本人歷任魏車騎大將軍,汾州刺史。

他的兒子叫柳敏,歷任北周禮部郎中,大都督,吏部郎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遷尚書,被賜姓宇文氏,後拜禮部中大夫,封武德郡公,入隋後為上將軍、太子太保。

柳敏的兒子柳昂,任內史令,封文城公。

雖然在入唐後,柳懿支系沒有什麼高官顯要,但柳昂的兒子柳懷素的四個兒子中的長子柳該一支,卻成為中唐時期,復興西眷柳的頂樑柱。

柳該的兒子柳岑,生了三個兒子,長子柳澄,迎娶楊貴妃的姐姐秦國夫人,生兒子柳鈞,迎娶長清縣主。

柳岑的第四子柳潭,尚肅宗之女、代宗親妹和政公主,生了四個兒子,其中老三柳昱,尚德宗之女宜都公主;老四柳杲,尚代宗之女義清公主。

可以說西眷柳在中唐之後,全靠駙馬支系撐著門楣了,但儘管如此,西眷柳也只是在中層打轉,已經算不得頂級豪門世家了。

而西眷柳中,曾經最最厲害、最最鼎盛的一支,是柳僧習的二兒子柳慶支系,也正是《風起洛陽》中巽山公柳襄、七娘柳然的家族。

柳慶本人是魏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兼司會尚書、左右僕射,北周萬、宜二州刺史,京兆尹,大塚宰,封平齊公。柳慶也有五個兒子,其中以長子柳機和第三子柳旦兩支最為顯赫。

柳機是北周內史、車騎大將軍;隋朝的少宗伯、納言、太子宮尹、開府儀同三司,封建安公。

柳機有四個兒子,其中長子柳述,最為隋文帝楊堅賞識,歷任太子親衛、開府儀同三司、內史侍郎、判兵部尚書事、吏部尚書事、兵部尚書,襲爵建安公,尚蘭陵公主。

柳機的二兒子柳逖(ti),入唐後歷任屯田、職方二郎中,散騎常侍,泉州刺史,上柱國,封樂平縣開國公。

柳旦本人雖然不怎麼出彩,但兒女厲害,他有個閨女嫁給隋太子楊勇的兒子襄城王楊恪為王妃;五個兒子中則以老五柳亨最為知名。

柳亨入唐後,歷任左衛中郎將,邛州刺史,加散騎常侍,銀青光路祿大夫,金紫光祿大夫,拜太常卿,封壽陵縣男。

他很被唐高祖李淵賞識,做主把外孫女竇氏許配給柳亨。 儘管柳亨官運亨通,但進入唐朝後,西眷柳混到位置最高的第一人並不是他,而是柳亨二哥柳則的兒子柳奭。

看到柳奭這個名字相信很多人都不陌生,他不就是唐高宗李治的原配皇后王氏的親舅舅嘛?沒錯,就是他。

柳奭歷任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中書舍人,兵部侍郎,中書侍郎,中書令,封河東公,是唐高宗的宰相,也是唐高宗的妻舅。

西眷柳就是在柳奭的帶領下走向鼎盛,也是因為他,被武則天修理導致衰落,可謂成也柳奭,敗也柳奭。

柳奭的妹妹嫁給了王氏的王仁祐,而王仁祐的閨女被唐太宗李世民相中,聘為九兒媳婦,太宗皇帝還誇王氏是「佳婦」,和「佳兒」李治最為相配。

柳奭因為外甥女王氏的緣故,獲得擢升,最後取代褚遂良為中書令,但隨著武則天的二進宮,唐高宗搞廢立,柳奭開始被武則天視為眼中釘。

自覺不妙的柳奭也頗為憂懼,幾次上疏請求辭樞密之任,被轉為吏部尚書,等外甥女王皇后被廢,又被貶為愛州刺史。

隨即就被武則天的爪牙許敬宗、李義府構陷,說他勾結內廷,圖謀不軌,又和褚遂良搞朋黨,遂被高宗賜死在愛州,並籍沒其家,男丁流放,女性沒入宮掖。

當時受牽連被籍沒的西眷柳,應該只有柳奭父親柳則的後裔,其他支系並沒有被抄沒,但受打壓是肯定避免不了的。

因為柳奭被貶殺事件的影響,武周時期的朝堂上,西眷柳是毫無話語權, 身為工部尚書的新貴百里延,要給兒子找保護傘,真不該去找已經沒落還被聖人討厭打壓的河東柳氏,那不是給他兒子找庇護,那是把二郎往火坑裡推呢。

知道武則天討厭打壓柳氏到什麼地步嗎?

柳奭家族的女性,因受柳奭的牽連,像上官婉兒受祖父上官儀牽連一樣,都毫無例外地被沒入宮掖為奴為婢。

柳奭有個孫女,即柳爽的閨女柳宮人,在沒入宮廷後,並沒上官婉兒那樣的好運氣被消除罪籍,反而因為相貌出眾,被武則天的小兒子皇嗣李旦,給睡了,生了個兒子叫李成義,就是唐玄宗李隆基的二哥惠莊太子。

李成義可是武則天的親孫子,但因為身上有柳氏的血統,而武則天又厭惡柳氏家族,對這個小孫子根本不稀罕,並不打算讓李成義苟活。

還是武則天信任的僧人萬回,因為憐憫新生兒,對武則天說李成義是西域大樹精轉世,「養之宜兄弟」,武則天這才開恩,留下柳氏外孫子李成義的小命。

但給聖人誕育皇孫的柳宮人,則從此失去記載,按武則天的兇殘,李旦有名分的妻妾都想殺就殺,這個可憐的柳宮人,恐怕有很大機率因為生兒子而丟了小命。

從柳宮人、李成義母子的遭遇,可以看出武則天對柳氏有多厭惡,怎麼可能容忍巽山公柳襄兄弟,還能位列一等高門、在朝堂上蹦躂呢?

就算《風起洛陽》中的柳七娘一家,並不是柳奭的直系子孫,而是西眷柳氏的其他支系,因為武則天的打擊,當時的柳氏也沒有能達到巽山公高度的支脈,不可能像《風起洛陽》中那樣牛氣哄哄的。

所以, 要按歷史論,百里二郎迎娶柳氏七娘,真不能說是人家二郎高攀,反而是柳氏巴結新貴百里家。

那麼,《風起洛陽》劇中虛構的牛氣沖天的河東柳氏,要按歷史論,大概會是西眷柳的哪一支呢?

個人以為,柳范那一支最為符合,柳范的兒子柳齊物,曾做過萊、睦二州刺史,屬于中級官員、地方大吏,是支持李氏皇族的。

而柳范的孫女柳氏,後來則嫁給唐玄宗李隆基,被封為婕妤,為玄宗生皇子延王李玢和永穆公主。 所以,柳范一支才有可能是《風起洛陽》劇中的柳氏代表。

西眷柳氏經過柳奭被貶殺後,家族發展受到很大的影響,能夠在中唐復興,就是靠柳范支系和駙馬支系。

當然,儘管柳氏勢力後來有所回升,也再沒有達到隋朝和唐初的高度,多數都是擔任地方職務,且大部分都是地方低級職務。

其實,和慘遭武則天打壓的西眷柳相比,東眷柳明顯混得更好。

南朝名將柳元景、柳世隆、柳慶遠;梁朝駙馬柳偃,陳朝皇后柳敬言,駙馬柳盼;隋朝名臣柳裘、柳䛒、柳莊、柳彧、柳儉;唐初著名譜學家柳沖,名臣柳公綽、柳公權,中唐宰相柳渾,晚唐宰相柳㻧等等,都是東眷柳純的後裔。

在中古時期,柳氏經常和其他高門並列,比如,說河東著姓,就是裴氏、柳氏、薛氏;提到關中四姓,就是裴氏、(京兆)韋氏、柳氏、薛氏;談到關中六姓,就是裴、韋、柳、薛、楊、杜。

要支撐柳氏位列一等高門、被稱為世家門閥,當然不可能全憑西眷柳,還要加上東眷柳,只不過,當門閥遭遇皇權時,終究是要傷筋動骨的,就像武則天打壓柳氏家族,就絕不單單是因為女人的地位之爭,更有皇權對舊士族的滿滿惡意啊!

正如出身西眷柳、在中晚唐鼎鼎大名的柳宗元——他是柳奭叔父柳楷的五世孫——所說:

「人咸言吾宗宜碩大,有積德焉,在高宗朝,並居尚書省二十二人。 遭諸武,以故衰耗。武氏敗,猶不能興。為尚書吏者,間十數歲乃一人」。

從柳宗元的話可知, 西眷柳在遭遇武則天時,是處于衰耗階段的,根本做不到《風起洛陽》中巽山公柳襄兄弟那樣硬氣和牛氣,敢藐視人家百里二郎的工部尚書爹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