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試天下》百里王后又設兩計,豐息一旦入局,不死也脫層皮

百里氏和豐息,已經達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不管豐息做什麼,百里氏都準備給他使絆子,他們兩個人已經正式交手兩次了,百里氏都敗給了豐息。

第一次,百里氏剛回到王城時,百里氏想要通過雍王的手侮辱豐息,結果被鳳棲梧三言兩句就給打退了。

第二次,百里氏找偷了科舉試題,讓人泄露出去,豐息為了保住裴大人,不得不入局,結果反敗為勝,讓百里氏失去了幾個卒子,還被雍王敲打了一頓。

百里氏不甘心,雍王把戰馬交易交給了豐息,這一次,她決定給豐息「兩個大禮」,讓他腹背受敵,就算殺不死他,也要讓他脫層皮。

那麼百里氏送給豐息的兩個大禮到底是什麼呢?

一:為豐萇賜婚

豐息如今在雍州皇室,算是如履薄冰,父王不喜歡他,幫助外人欺負他,王后想要弄死他,小弟想要擠兌他,看似有一個君位,其實根本就沒有實權,想要干點什麼,處處有人給使絆子,讓他寸步難行。

但是有一個人,卻對他諸多照顧,那就是大皇子豐萇。

大皇子曾經得了羊角癲,被百里氏放棄了,加上他的天資不是太好,就把她送給了倚歌公主,倚歌公主當時懷著身孕,但是她對豐萇很好,是真的把他當做親生孩子對待,讓豐萇感受到了絲絲的溫暖。

倚歌公主走后,豐萇就一直照顧豐息,力所能及地幫助他抵擋豐莒和百里氏的誣陷。

一句話,豐萇是豐息在雍州唯一的溫暖了。

為了離間豐萇和豐息之間的關系,百里氏突然宣豐萇入宮,還讓他體會了一把「娘親的關懷」,給他吃了一頓蝦仁包子,然后全身長滿疹子的出宮了,接著又讓戚國公的女兒來大皇子府與他交流感情。

戚澄根本看不上豐萇,處處羞辱豐萇,還說他這宮女之子,根本配不上她,還說將來結婚后,要把她當祖宗供著,豐萇跑到百里氏處告狀,結果百里氏處處維護戚澄,還逼著豐萇一定要娶戚澄為妻,否則就要與他斷絕母子關系。

百里氏自從把豐萇送給了倚歌公主后,就再也沒有看過他一眼,還不承認他是自己的兒子,對外都說是宮女生的孩子,如今卻為了利益,突然假惺惺地把豐萇找了回來,還特別不走心地給他做了蝦仁包子,一下子就讓豐萇失望了。

她認為自己只要稍微給出一點溫暖,豐萇就會乖乖聽話,可她不知道,這15年時間,這15年的人情冷暖,早已磨滅了豐萇心里對百里氏的渴望。

如今百里氏想要用斷絕母子關系來威脅豐萇,已經沒有用了,豐萇早已過了想要父母溫暖的年紀。

戚國公與豐息不對付,百里氏讓豐萇娶戚澄就是為了讓豐萇站在戚國公這一邊,到時候豐萇就會與豐息水火不容,兩個人斗得你死我活,最后得利的當然是豐莒。

豐息到時候不得不一邊籌備戰馬的交易,一邊應付豐萇的糾纏,讓他疲于應付

豐萇是豐息在雍州皇室唯一的溫暖了,豐萇幫助了豐息不少,豐息把豐萇當做真正的親兄弟,不可能真的對付豐萇,到時候就會礙手礙腳,百里氏在里面攪合攪合,他們兩個的兄弟情,估計就所剩無幾了,最后豐息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

這是百里氏為豐息的第一個禮物,離間兩兄弟,讓好兄弟變成仇人,不死不休的那種。

二,讓豐莒借戰馬幾千

王相知道雍王把弟弟王明海的戰馬交易權交給了豐息后,就找到了百里氏,告訴百里氏,王明海拿到的錢,80%給了豐莒,一旦暴露,豐莒也別想好過。

百里氏知道,真的讓王明海被抓,王相救不會站到她的這一邊,到時候她不僅失去了一個大大的助理,還會為豐莒樹立一個強大的敵人。

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她也不想讓豐息好過,既然是老仇人,百里氏肯定不會放過打擊報復豐息的機會。

不僅能夠報復豐息,還能順便為王相解決麻煩,何樂不為呢?

豐息已經查過,他們想要買馬,就只能去北疆,而王相和百里氏為了給豐息添堵,第一件事就是提高價格。

雍王已經查過了,王明海手里的戰馬少了三分之一,想要彌補,他就必須想辦法去買回來補上這個空缺,反正都要買,王相就讓王明海去北疆買上千頭,以10金葉一匹的價格購買,這樣到時候豐息去買的時候,不給10金葉根本買不到馬。

雍州想要爭霸世界,買的戰馬至少上萬頭,或者更多,要是以10金葉一匹,那不知要花多少錢,到時候雍王肯定不會支持,只能靠豐息自己倒貼,一旦豐息貼多了,就暴露了他的實力,一旦買不回馬,雍王就有借口懲罰豐息,對于雍王倆說,這是一個穩賺不賠的買賣,對于百里氏來說,這是一個讓豐息進退兩難的境地。

當然這還是第一步,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豐莒去借來的幾千匹馬。

得知豐息拿到了戰馬交易權,百里氏第一時間通知了豐莒,讓他拿著信去東疆找寧王叔借幾千匹馬,寧王早就跟百里氏聯合在一起,有著共同的利益。

寧王看到了信后,立馬讓人準備了馬匹,送給了豐莒。

我做一個大膽的猜測:

豐莒拿到了戰馬有兩個用途,打擊豐息。

一,他把這些戰馬送到北疆去,找一個中間人,讓他以10金葉的錢賣給豐息,這樣他們可以賺一個中間差價。

等到豐息買到了這些馬,運回家時,寧王就大聲出來嚷嚷,說自己的馬被偷了,戰馬都有記錄,還有記號很好認,一旦豐息的人買了回來,那是百口莫辯,不僅損失了金子,還成了偷馬賊人,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而百里氏和寧王不僅得到了一大筆錢,還拿回了戰馬,同時還打擊了豐息,一石三鳥。

二,直接送到王明海手里,到時候誣陷豐息。

王明海負責戰馬的入庫,不管豐息在外面怎麼交易,最后都要落入王明海手里。

王明海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替換了豐息帶回來的戰馬,到時候把寧王的戰馬混合在其中,然后和寧王里應外合,就能讓豐息獲罪。

這一趟豐息的交易,不僅沒能讓雍王滿意,還失去了民心,還得罪了寧王,讓天下人都唾棄豐息,百里氏的這一招太狠了,這是真的要置人于死地。

總結

自從豐息拿到了戰馬交易的權利后,百里氏就開始籌謀,給豐息送兩個大大的「賀禮」,讓他腹背受敵。

她先是給豐萇賜婚,想要離間豐息和豐萇的關系,讓豐息后院起火,接著她又讓王明海去北疆用10金葉一匹買馬,抬高戰馬的價格,最后她讓豐莒去找寧王借馬,用來誣陷豐息,三個計謀同時進行,不管哪一個都讓豐息喝一壺。

如果豐息真的入了局,等待他的是,不僅失去了唯一的兄弟,還會失去人心,失去生命,百里氏真的是太毒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