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月燼明》澹臺燼不信神佛,卻為了黎蘇蘇努力從邪魔變成仙道

《長月燼明》這幾天剛官宣出殺青照,距離上映時間也不遠。這部電視劇自從開機以來就很受大家關注,特別是男女主角羅云熙與白鹿的參與,顏值和演技相信大家有目共睹,其次備受關注的卻是他們的古裝造型。

羅云熙飾演的澹臺燼,一身黑衣靜坐云巔,沒有劉海遮擋的發型露出他精致立體的五官,額頭紅色的魔神印記為他增添幾分邪魅氣息。手執長劍的他,眼神堅定透露著邪魅之氣,一臉淡漠的樣子就如魔神俯瞰眾生。

還沒有黑化后的澹臺燼則是一張極其干凈的臉,白皙的皮膚,淡薄的紅唇,清雅的白衣造型,溫柔散發令人美得驚艷。羅云熙的鏡外白衣少年與鏡中眼神睥睨天下的黑衣魔神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無論是黑化前仙衣飄飄的澹臺燼,還是黑化后瘋批病嬌的黑蓮花,他終其一生都逃離不掉擁有天生邪骨的命運。

澹臺燼生而不詳,雖說是周國的皇子,卻從小被當做惡魔。在他的命格里注定是孤獨頹敗,擁有天生邪骨的他,也注定他日后必將與殺戮血腥共存一體。

在母胎里他便不甘于死亡,父皇為了保護母妃不惜想將他殺死,不屈服命運的澹臺燼憑借自己的力量來到這個世界,出生之際手中牽扯母體的臍帶,為了生存不惜用牙齒咬斷臍帶,導致母妃難產而死。

父皇認為澹臺燼是不祥之物,克死妻子,便命人把他丟棄在皇宮渺無人煙的廢墟中,直到后來母妃的貼身婢女髮現,于心不忍,苦心哀求皇帝將澹臺燼留在她身邊撫養長大。

后來周國局勢不穩,不甘屈于夏國,為了鞏固兩國安危,皇帝將澹臺燼當做質子送往夏國,以保全局。來到敵國的澹臺燼受盡恥辱,他不僅要跪在冰冷的地面上,還要被鞭子抽打,在夏國他是最低賤的奴仆,也是被人代替頂罪的奴隸。

澹臺燼為了改變命運,開始為籌謀計劃,暗自培養勢力,甚至利用葉夕霧之手想要扳倒兩國。奈何奸計得逞,不僅成功上位,還做了葉夕霧的丈夫。澹臺燼為了生存可以娶自己不愛的女人,身為皇子的他羨慕夏國的六皇子蕭凜,他的文武雙全,溫和端莊都令他想要成為他。

蕭凜與他完全不同,他天生邪氣重,冷血殘忍注定這一生不平凡。蕭凜身份尊貴,心系天下,而他澹臺燼視人命如草芥,殘忍霸道,寧負天下人也不會犧牲自己,和他這樣的人在一起只會被他屠殺。

他羨慕蕭凜同樣也喜歡上葉夕霧的姐姐葉冰裳,他喜歡葉冰裳的溫婉賢淑,喜歡她的氣質脫俗,而不是像葉夕霧那樣刁蠻任性,囂張跋扈。澹臺燼是生活在黑暗底層的人,心生嫉妒,他想要像蕭凜一樣生活在陽光之下,受人尊敬,有愛包容,而不像現在這樣被人唾棄成渣,受盡恥辱。

澹臺燼想要擁有蕭凜的人生,蕭凜有的東西,他必須要有,甚至是蕭凜身邊的葉冰裳也要得到。后來澹臺燼逃回周國,奪權弒兄,親手殺死蕭凜,此后周國與夏國戰亂沙場,他把葉冰裳帶回周國,原本以為計劃得逞,殊不知在最后關頭遭受葉冰裳的背叛,困于大火之中。

澹臺燼在大火中孤助無援,卷縮著身體承著這噬骨之痛,不僅被針扎,同時左眼也被刺傷,在最后經脈盡斷,結束這一生。

死后的澹臺燼被上古旱魃和驚滅收集他的邪骨和魂魄后,重獲新生。曾經是敵國質子的他,如今成為魔神,不信神佛,一心想橫霸天下,出入仙界,統領魔界,從此仙魔兩界混亂大戰,甚至想屠殺六界。

黎蘇蘇乃是衡陽宗掌門之女,出生在一個邪魔當道,因世界被魔神澹臺燼所統治,仙魔兩界大戰,六界破碎,為了拯救天下蒼生,仙界授命神女黎蘇蘇帶著使命魂穿五百年前,去阻止魔神澹臺燼的覺醒,甚至抽取澹臺燼的邪骨,拯救六界。

黎蘇蘇回到五百年前成為了夏國葉將軍家的嫡女葉夕霧,同樣也是澹臺燼的妻子。當時葉夕霧是喜歡蕭凜,蕭凜則是喜歡葉冰裳,澹臺燼為了得到葉冰裳,陰差陽錯與葉夕霧結成夫妻。

澹臺燼與葉夕霧相看兩相厭,互相厭惡對方,葉夕霧的任性刁蠻一直看不起澹臺燼,甚至對澹臺燼虐待欺凌。而澹臺燼對葉夕霧也極其反感,他討厭葉夕霧的驕傲自大,討厭她把自己的自尊踩在地下。

可黎蘇蘇并不是現在的葉夕霧,同樣對澹臺燼也無感,甚至也不喜歡蕭凜,她來到這里只是身負使命,并不是來為這混亂的愛情而傷了自己。

在澹臺燼體內血魔尚未覺醒之時黎蘇蘇有責任要保全他的性命,但又不得不去恨他。五百年前黎蘇蘇的師兄死于魔神之手,她更對澹臺燼恨之入骨。

在葉冰裳夢境中,黎蘇蘇看到澹臺燼的童年慘淡,他的殘忍血腥,他的不通人情理論,似乎一切只是為了活著。曾經擁有過的玻璃神像的他,卻被哥哥無情打碎,曾經那尊神像是他的救贖,可他天生不懂情絲,即使神像破碎,他依舊不流一滴眼淚。

澹臺燼的人生受盡恥辱與折磨,他沒有尊嚴地活著,更不懂人情冷暖,在他的世界里只有活著和變強。盡管他沒有習武的天賦,骨子里卻有一種與生俱來的邪氣,他能活到至今全靠吃各種妖怪的仙丹才賴以生存。

黎蘇蘇很同情澹臺燼的遭遇與出身,但并不代表就能任由他顛倒眾生,毀滅六界。她此次來的任務便是拿到澹臺燼的邪骨,至于澹臺燼的人生遭遇她也無法改變。

澹臺燼是個沒有七情六欲不知榮辱尊嚴的魔神,他沒有情絲,想要去除他的邪骨,必須要將滅魂珠淚化形的九枚滅魂釘打入他的心。想要得到澹臺燼的心,就要想盡辦法讓他愛上一個人,在他打開心扉之時便將滅魂珠淚打入他的心,才能去除他的邪骨。

黎蘇蘇想盡快除去澹臺燼的邪骨,在看到澹臺燼被他的皇兄設計受傷時,他那慘不忍睹,匍匐前行的模樣令她心疼。黎蘇蘇并沒有嘲笑澹臺燼的落魄,也沒有對他落井下石的羞恥,而是溫柔地在他的嘴角處抹去血跡,并輕輕地親吻他一下。

黎蘇蘇不僅救了他,還將自己的一只眼睛挖出來給了澹臺燼治好他的左眼。那一晚,黎蘇蘇把所有的溫柔都給了澹臺燼,她為澹臺燼療傷,背他回家,甚至獻出她的吻喚醒被困在夢魘里的澹臺燼。

這一次的親密接觸之后,澹臺燼對黎蘇蘇有了不明的情愫,他想愛黎蘇蘇卻又不敢去愛,從不懂得愛的澹臺燼也不知道如何表達這份愛意,只能把這份心動壓制在心底。

后來澹臺燼回到周國后,奪權弒兄,成為周國的新皇帝,這時候的澹臺燼為了復仇不惜將黎蘇蘇強留在身邊。澹臺燼對于背叛他的人必要付出血的代價,他指名要葉冰裳入宮,這時候的葉家早已被流放,而夏國也不復存在。

在這顛沛流離的時代里,澹臺燼變得更是無情冷血,不僅任由葉冰裳設計陷害黎蘇蘇,而更加不斷誤解她,折磨她,因此傾世花的反噬導致黎蘇蘇雙眼完全失明,同時也失去了靈力。

黎蘇蘇不甘于澹臺燼的囚禁,終于在城墻烈火中舍去肉身,回到了五百年后的世界。失去黎蘇蘇的澹臺燼終于明白自己的無情,也懂得自己愛黎蘇蘇愛得深入骨髓。后來為了發泄這份痛苦,加倍償還在葉冰裳身上。

黎蘇蘇死后,澹臺燼從青絲變成白發,他后悔不信任黎蘇蘇,他為了找黎蘇蘇便跳進幽冥去尋找她的殘魂,在瀕臨死亡之際被仙門救起,在這里他終于見到了魂牽夢繞的黎蘇蘇。

當夢魘醒后,黎蘇蘇恨澹臺燼用夢來欺騙她,甚至也恨澹臺燼在五百年前她苦苦哀求他,他卻把永生花給了葉冰裳。曾在城樓上的澹臺燼,看著被困在火海中的黎蘇蘇,卻依舊轉身選擇了葉冰裳。

澹臺燼兩次被葉冰裳欺騙,卻還是選擇相信她,可當他說喜歡黎蘇蘇時卻用一層又一層的夢魘來欺騙她。澹臺燼的愛太過于虛假,為了得到黎蘇蘇,不惜囚禁她,看著她被葉冰裳陷害。

澹臺燼說他后悔了,也聽取了黎蘇蘇的話努力變成神,他嘗試過被滅魂釘穿心的痛苦,也努力從邪魔變成仙道。自從失去了黎蘇蘇,他開始在逍遙宗上學習如何走正道,也開始收斂了脾氣,甚至學會如何愛一個人。

但凡有后路,他也不至于利用夢魘制造假象欺騙黎蘇蘇,也不會用這惡劣的方法強制她留在身邊。但凡有方法澹臺燼也不會走在這一步,寧愿做替身也要留在她身邊。

澹臺燼的一生真是慘到至極,他從出生就被父皇當做質子送往敵國,后來奪權成為周王后卻被人欺騙。心有善念的他,不惜墜入魔道,盡管逆轉法陣,依舊受盡人世間悲苦,卻還要拯救蒼生,最終落到一個神魂俱滅的結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