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斛珠夫人》原著「白月光」紫簪,她這種好女人,註定結局悲苦

《斛珠夫人》原著「白月光」紫簪,她這種好女人,註定結局悲苦
2021/11/22
2021/11/22

紫簪,是褚仲旭心中永遠的「白月光」。

紫簪是注輦國的公主,按照兩國盟約,嫁給了徵朝皇子褚仲旭,兩人雖是利益聯姻,卻感情甚篤,恩愛非常。

可惜紅顏薄命,紫簪公主不到二十四歲就去世了,留給褚仲旭一世的傷痛。

褚仲旭登基稱帝,皇后的位置一直為紫簪保留,從此以後,任何女人都無法真正走進帝旭的內心。

注輦國又重新送來了一位公主,名為緹蘭,妝禮與紫簪分毫不差,又是一個皇后的品級。

《斛珠夫人》原著小說中提到,緹蘭是紫簪的侄女,樣貌與紫簪相似,但帝旭對緹蘭並不怎麼寵愛,直到帝旭崩殂,緹蘭都只是妃子的等級。

帝旭第一次見到緹蘭,幾乎要脫口而出紫簪的名字,可他心中明白,紫簪早已故去,緹蘭的皮囊再與紫簪相像,仍舊無法替代紫簪的靈魂。

「眼前這孩子豔麗得近乎肅殺,顧盼間全然不見紫簪的和婉溫柔,縱有相似處,無非是血緣罷了。亦是極美的,只是世上再沒有人如紫簪,全無塵垢。」

《斛珠夫人》原著中寫道:「紫簪肌膚光麗,流盼動人,天生一股溫柔氣性,連首飾簪環也少用。注輦人長于航海通商,奉鮫人為龍尾神,紫簪篤信猶深,日常只戴一枚注輦王室的鮫人紋章墜子,素潔無匹。」

紫簪吸引帝旭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溫婉的性情。

紫簪是公主出身,又嫁給褚仲旭成了王妃,可她身上全然沒有貴族女子的傲慢和奢華,反而生活樸素,懷有憐憫之心。

褚仲旭手下有些將領沒有家室,紫簪憐惜他們孤苦無人牽掛,便親手做了柏奚人偶,為將領們抵擋災厄。

褚仲旭出征,別人都讚頌他有名將風范,唯有紫簪,只疼惜著他身形消瘦,容顏老損。

「半年不見,你就老了。」紫簪一句話,讓習慣了出生入死的褚仲旭瞬間落淚。

世人把他當救世主,尊他為至高無上的王,只有紫簪,把他當作普通的男人,相濡以沫的夫君。

褚仲旭和紫簪的七年婚姻裡,正是叛亂迭起,動盪不安的七年。

褚仲旭過的是枕戈待旦的日子,紫簪,便陪著他赴湯蹈火。褚仲旭苦戰熬成帝王,而紫簪,沒有等到褚仲旭登基。

紫簪歿在了敵人的投毒暗害裡,《斛珠夫人》原著提到:

「決戰將近,紫簪在王府內遭人下了慢毒,發作時受了兩日三夜的苦痛折磨,去世時未足二十四歲,腹中尚有六月大的胎兒。臨終前一日已認不得身邊伺候的人,高熱中喃喃囈語,女官俯身去聽,才知道是喚著仲旭的名字,細弱低微,至死方休。」

紫簪,用她的生命愛著褚仲旭。而褚仲旭,用餘生悼念著紫簪。

褚仲旭稱帝后,少近女色,對僅有的幾個妃嬪,也沒有真正動情的,無論是英氣中帶著嫵媚的方海市,還是容貌酷似紫簪的緹蘭,都不過是帝旭發洩情緒的對象而已。

帝旭醉酒後抱著緹蘭喊紫簪的名字,縱使他成了翻雲覆雨的帝王,也永遠彌補不了紫簪離世的遺憾。

在帝旭的回憶裡,紫簪是完美無缺的,她溫柔善良,知冷知熱,是與他共苦的結髮夫妻,可她卻沒有福氣,與他同甘。

只差一年,褚仲旭就可以徹底剿滅叛亂,登基稱帝,紫簪將是獨一無二的皇后,可最終留在皇后寶座上的,是紫簪的靈位。

然而紫簪之所以下場淒慘,並非是因為運氣不好,讀了《斛珠夫人》原著才知,「白月光」紫簪,她這種好女人,註定結局悲苦。

紫簪曾經兩次懷上與褚仲旭的孩子,第一次因刺客驚嚇,她小產了;第二次則一屍兩命,紫簪和腹中的胎兒都沒倖免于難。

褚仲旭給她的,是危機四伏,刀光劍影的婚姻。

善良的紫簪,對此毫無怨言,為了不拖累褚仲旭,她幾乎從不向他訴苦。

紫簪曾取笑褚仲旭道:「刺客來得倒比你勤快多了。」

從紫簪的兩次懷孕中,可以看出她真正的婚姻處境,紫簪的只知奉獻,不懂「索取」,才是她悲劇的根源。

刺客頻繁突襲,紫簪因此流產,還多次受傷,可她在褚仲旭面前,依然豁達樂觀,不提自己的恐懼和不安,雲淡風輕地說「刺客比你來得勤」。

一統天下的重任落在褚仲旭身上,他是文武全才,帝王之相,紫簪為了不拖累他,自己默默咽下了生活中的苦果。

紫簪對褚仲旭的「成全」,是對自己命運的高估。

紫簪到死也不知道,劫難不是光靠良好的心態就能躲得過的,她的處變不驚,其實是自欺欺人。

紫簪沒有自保的能力,不像方海市一樣武藝高強;可她又不捨得求助于褚仲旭,刺客說來就來,說明王府保衛水準奇差,紫簪的懂事,讓褚仲旭放鬆了對王府危險的警惕。

褚仲旭是叱吒三軍的男人,他本有能力安排好紫簪的住處,保護她的安全,如果紫簪主動訴苦,褚仲旭一定不會坐視不管。

婚姻需要的是互相扶持,心甘情願為褚仲旭做賢內助的紫簪,小心翼翼地不給丈夫添麻煩,殊不知,狂風暴雨皆是褚仲旭帶給她的。

光靠忍耐,過不好這一生。

婚姻過得順遂的女人,懂得付出,更懂得索取。

《斛珠夫人》原著裡的緹蘭,結局要比紫簪幸福得多,看清緹蘭的性格,就知道紫簪欠缺的是什麼。

緹蘭有青梅竹馬的戀人湯乾自,為了履約,被迫嫁給了帝旭。帝旭婚後並不珍惜緹蘭,還多次對她施暴,緹蘭的手臂佈滿紫青痕跡。

湯乾自冒險進宮偷偷見她,緹蘭沒有說自己一切安好,而是哭著對他說:「那個人(帝旭)已經不像人了。」

湯乾自清楚了緹蘭的屈辱和艱難,最終在帝旭離世後,接她去了邊關一同生活,兩人恩愛到白首。

緹蘭改變不了自己身為公主需要聯姻的宿命,但她掌握了自己的後半生,沒有一輩子困在桎梏裡,因為她擅長表達自己的訴求。

年少時,緹蘭就對湯乾自說「你帶我走」,緹蘭從不吝嗇講出對湯乾自的愛和怨,所以緹蘭和湯乾自之間,做到了真正的互相了解。

而褚仲旭,只看到了紫簪的好,沒看到她的懼和怕。

刺客穿梭,紫簪被嚇得流產,卻還是在褚仲旭面前裝出鎮定自若的樣子,她把最真實的自己,藏在了褚仲旭看不見的地方。

褚仲旭愛上的,是紫簪想讓他看見的紫簪,而不是真實的紫簪。

帝旭的三個女人裡面,紫簪無疑是結局最悲苦的那一個,方海市懷了帝旭的孩子,當上太后攝政二十二年;而緹蘭與初戀再續前緣,幸福終老。

唯有紫簪,沒享受到褚仲旭帶給她的榮華富貴,反而因他而擔驚受怕了七年,就痛苦地離世了,紫簪,她本可以成為褚仲旭的皇后。

方海市有文韜武略,緹蘭有真性情,紫簪有的,是過度的溫柔賢淑,忍耐克制。

紫簪這種「好女人」,其實才最容易被辜負。

如果紫簪運氣好,等到了帝旭登基,她的婚姻,就真的會高枕無憂了嗎?我看未必。

帝旭之所以對紫簪念念不忘,有愧疚的成分。

《斛珠夫人》原著裡寫道:

「為著他,一個女子該吃的苦,紫簪都咽盡了,最終連自己的性命與嬰孩亦沒能保全。他所能給她的,不過是幾枚永遠無人動用的皇后印璽、一道冗長諡號,與史冊上數百枚冰冷如鐵的字。終夜批閱奏摺軍報時,總還會有人躡足上前來,為他添上一件厚暖衣衫,但那永遠不能是她了。」

紫簪在世的時候,褚仲旭沒有保護好她;褚仲旭給紫簪的,不過是死後的殊榮,虛無縹緲的深愛。

紫簪陪伴褚仲旭的七年,是他最艱難的七年,褚仲旭的日子艱難,紫簪又何嘗不是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帝旭贏得了天下,卻唯獨沒有能護紫簪的周全,他對紫簪的愛裡,寫滿了慚愧和不甘。

「消息送來時,仲旭在極北荒野上,天空中鉛雲洶湧無聲,恍如萬匹戰馬銜枚疾走。眼前茫茫雪砂盡頭,便是後人傳說血流漂杵的紅藥原戰場,八年亂世的終局近在咫尺,紫簪竟等不到。他的淚流不出來,都向胸臆裡倒灌進去。多年來他力挽時局,所向披靡,馬蹄下踏碎過多少血肉與野心,人皆將他奉為天之驕子,然而在乖戾的命運面前,他只是一顆微渺的塵芥。厭恨的,總要強加于他,鍾愛的,卻永遠不能留存。」

《斛珠夫人》原著,從紫簪的「兩次懷孕」,看清她結局悲慘的真正原因。

她這種只知付出,不捨得索取的「好女人」,要麼是勞碌命,要麼成糟糠妻,紫簪至死不知,她愛褚仲旭,遠勝過褚仲旭愛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