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與周舍私奔,私住沈家,宋引章為何兩次「背叛」趙盼兒

最新更新的《夢華錄》中,我們看到引章小妹妹被油膩男沈如琢洗腦,與盼兒三娘鬧得很不愉快,在預告片中,她連招呼都不打,只留了一封簡單的書信就搬到沈家。

從沈如琢行為舉止,還有他對引章說的那些話,能看出他不但輕浮無禮,還離間引章和盼兒姐妹之情,加上張好好的評價,可以推斷他絕對是個渣男。

引章有顏,有錢,有一技之長,有名聲,還有愛護她的盼兒姐,可為何又一次栽到了男人手里?

閱歷少

趙盼兒九歲因為父親沒罪為官奴,在杭州樂營歌舞色為樂籍,十六歲因太守恩令,脫籍歸良。落為樂籍的七年間,她受盡了打罵和白眼,見過數不清的客人,因此熟知人情冷暖,那些淺薄的計量在她面前不夠看的。

三娘早年開過小飯館,殺過豬,嫁給了同樣做生意的傅新貴,生完孩子,她憑著自己的一雙巧手,會做很多精致的果子,又和盼兒一起合作開茶坊。

俗話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閱人無數。

盼兒和三娘都是那種有腦子,擰得清,閱人無數的智慧女性。

而引章就不同了,首先她年齡最小(不到二十歲)。其次,盼兒把她保護得太好。盼兒欠了她姐姐一個天大的人情,姐姐去世前再三叮囑一定要照顧好引章,從此以后,盼兒就將引章當成了自己的責任。

引章在教坊司里,除了談琵琶看曲譜,根本就沒見過幾個人,這樣的結果, 她成了杭州第一琵琶高手,但也分不清真偽。

她因為周舍跟盼兒鬧脾氣,盼兒跟三娘談心說到這件事。

三娘這樣回道:這些年,你把引章保護得太好了,她不是糊涂,她是不食人間煙火。

三娘對引章的評價非常確切,后面從她建議開茶坊,為救盼兒去找沈如琢,還有她在蕭相公的壽宴上反駁沈謂,都可以看出引章很聰慧,而且反應特別快。

脫籍心切

什麼賤籍?顧名思義,低于普通人的特殊社會階層,讓人看不起,凡賤籍者,世代相襲,不得與良人為婚,不得自贖。

教坊司的樂技都屬于「賤籍」,引章進沒入教坊司后,除了練琵琶,她的人生目標就是脫籍放良。

盼兒反對她和周舍的親事時,這樣對盼兒說道:「姐姐,我沒你命那麼好能遇到一個,和你心心相印的歐陽姐夫,既然嫁不了舉人郎君,找一個殷實的商人,托付下半輩子,對我來說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你早就身得自由,不知道像我們這種,任然身處賤籍的人有多苦。」

「姐姐,我不想應召,去官府宴席上陪酒,我不想一輩子都不得自由。」

「我一天都不想等了,現下周舍愿意娶我,他又有錢。周舍說只要嫁給他,他就去求他做應天府通判的姨父,有官府出面,我馬上就可以脫籍放良。」

歐陽在錢塘苦讀的時候,曾答應過盼兒,若自己有一天高中,定要想辦法給引章脫籍。高中談何容易,許多人考了一輩子都是秀才。 若沒有好的選擇,引章會安心等待歐陽姐夫,可當她有「更好」的選擇時,她會果斷放棄這條不確定的路。

周舍她和周舍因為樂器相遇,周舍一表人才,出手大方,對她不假辭色地贊美,還說自己家在淮陽世代為商,家中經營皮貨,有商鋪數十間,下人近百,宅院若干。

最關鍵的是,只要嫁給他,他就有辦法找人幫她脫籍。

這對一心想脫籍又涉世未深的小娘子來說,誘惑太大了。就像你在沙漠里快渴得半死,有個人告訴你,他有一口泉水井,只要跟著他走幾步,就能喝到甘甜的泉水一樣。

何況宋引章一直自視甚高,覺得自己能像話本里的小姐一樣,早晚會遇得上好條件的郎君。

結果我們都知道,她被騙了,不但貼光嫁妝,還被周舍當成狗一樣拴在院子里,不拿錢就不給吃喝,要不然盼兒和三娘路過華亭縣,意外得知她的遭遇,設計將她救出來,她早就被周舍虐待致死。

沈如琢其實,吃過虧的引章小姑娘,對男人也生了警惕之心,所以來剛開始沈如琢想接近她的時候,她躲得遠遠的。

顧千帆曾經跟她說過:沈如琢是儀禮局檢討沈銘之子,沈家又是京中大族,平時最愛的就是音律舞樂。

有顧副使的叮囑,她覺得沈如琢不是壞人,所以當盼兒被皇城司的于忠全帶走時,她在心急如焚的情況下,想到的就是沈如琢。

她匆忙來到沈府,請求沈如琢救她姐姐時,沈如琢二話不說讓小廝套了馬車,帶著她去往皇城司。自然是沒救成,但人情卻欠下了,后來他再約引章,引章也不好拒絕。

然而一次不成,再約一次,引章問他一而再再而三接近自己到底是為什麼?接著又道:「我嫁過人,還和離過,我的前夫被我親手送進大牢,沈著作,您出身名門,我奉勸您一句,你最好別跟我這種聲明狼藉的女子攪和在一起。」

沈如琢:「遇事膽小怯懦,遇琴則沉穩有度,畏我如洪水猛獸,對前夫卻狠心絕情,宋娘子,你到底有幾面?」

其實引章對待沈如琢已經比周舍的時候謹慎多了,可惜沈是個情場高手,在一次次接觸中,他發現了引章單純,又急切想脫籍,因此對癥下藥。

那次,他砸窗將引章約了出來,帶去商鋪買了十貫錢一根釵子,送給了引章,還對她說過這樣一番話:「我們沈家,單單是我和教坊使的關系,別說我御前獻,就算是脫籍,也不是什麼難事。」

當時,引章就被他說動了。

幾天后,她和張好好去蕭相公壽宴上獻藝時,她抱著琵琶(十六斤重)和張好好一起等了半個時辰,手累得不行,她將琵琶放在地上,甩了甩手。

相府丫鬟見狀,厲聲道:「拿起來,不得失儀。」

張好好輕聲對她解釋:「宰相門房三品官,小鬼最難纏,貴人們平日里對咱們再客氣,可說到底,咱們還是賤籍,得知道自己的身份。」

這次的經歷讓引章更加明白了脫離賤籍的重要性,也是她入沈如琢圈套的推手之一。

缺少溝通

三個人的友誼總是太擁擠。

三姐妹中,盼兒和三娘因為經歷差不多,性格互補,一起做了幾年生意,一起對付壞人,打跑流氓,同甘共苦,因此她們更像好閨蜜,親姐妹。

引章則是盼兒欠下的人情,并不是因為性情相投才在一起的,所以她跟兩位姐姐不在一個頻道上。

盼兒有什麼事都會跟三娘說,她和顧千帆還沒有確定關系時,患得患失,難過不已,她會靠在三娘的肩膀上默默流淚。

她肯定不會靠在引章肩膀上流淚,引章在她眼里是個小妹妹,還得靠她開解。

后來,盼兒跟顧千帆確定了情侶關系,她也是只告訴了三娘,還叮囑三娘不要告訴引章。

一是因為「帽妖案」還沒查出,顧千帆為了她們的安全先保密。

二是因為盼兒和三娘曾經答應過引章,一輩子不嫁人,要姐妹相處一起到老。

總之盼兒一直瞞著引章,連后面到 半遮面打工的葛招娣都看出了她和顧千帆的關系,可引章還是不知道。

顧千帆看在盼兒的面子上,對引章也是多次提點和照顧,引章還以為顧千帆對自己有意思(確實容易讓人誤會),但因為顧千帆一直沒跟她表白,也沒承諾她脫籍,她就選擇了舌燦蓮花的沈如琢。

說了這麼一大堆,其實就是想說,引章跟兩位姐姐溝通得太少,都不知道彼此的真實想法,當然,也不能全怪她,兩位姐姐也喜歡瞞著她,這才導致她們越走越遠。

寫在最后

看了預告片,后面幾集都很虐,幾位主角都有不同程度不同方式的受傷,引章被沈如琢介紹了一個年紀很大的權官,沈如琢還一個勁勸她喝酒,想把她灌醉。

同在宴席的張好好看出沈如琢的詭計,不知道她會不會出手相救?盼兒能不能及時趕來?希望引章不要再受傷害,一起等待下周的更新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