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故人歸》同樣是給長意送軟甲,卿瑤跟紀云禾相比也太敷衍了

《馭鮫記》中,長意即使被順德折磨了數日,但還是在初見紀云禾的時候,驚艷了她的雙眼。

讓一心只想追求自由的紀云禾,內心掀起了一層又一層,化也化不開的波瀾。

足以可見,長意的美有多麼的驚世駭俗。

而電視劇中,編劇大概是為了公平起見,想著,既然,紀云禾身邊有深謀遠慮,能屈能伸,睿智沉穩的深情男二林昊青。

便要給長意安排一個地位上能與之匹配,對他一見傾心的卿瑤。

然而,這個原創角色,跟紀云禾相比,實在是太過拉胯。

不但顏值低,能力差,智商弱。

哪怕跟紀云禾一樣送長意軟甲,卿瑤都顯得太過敷衍。

紀云禾PK卿瑤

不得不說,紀云禾和卿瑤之間差距太大了。

換任何人是長意,都會死心塌地的愛著紀云禾,而無視卿瑤的存在吧!

一、顏值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恰似故人歸》中角色的造型和化妝,哪怕是服裝,都要比《與君初相識》中的要好看很多。

但有兩個人卻沒有明顯的變化。

一個是備受大家吐槽的空明。

說實話,這個人就長成那樣,任憑造型師怎麼「神通」,估計也「無力回天」。

何況,現在的空明,身邊因為有太過可愛的洛錦桑的存在,都有點忽略他的顏值了。

好像,看著看著已經習慣了。

還有一個便是青丘后裔,狐王之女——卿瑤。

自打從卿瑤出現,她的造型好像就沒怎麼變過。

本身演員臉盤略大,卻又在兩邊將無數個細小的麻花辮,綁成了一大束頭髮。

便越發的給人一種極其臃腫,沒有脖子的,有點蠢笨的既視感。

但紀云禾就完全不同了,她不但造型多變,且款款精美絕倫。

再加上飄逸且顏色鮮明的衣裙,讓紀云禾整個人看起來仙氣飄飄的。

即使是「戰損」狀態,骨子里透露出來的,還是那種桀驁不馴的冰山美人之姿。

哪怕是「病嬌」模樣,看起來柔柔弱弱,有氣無力的。

但仍然是美人坯子,從內到外都散發著御姐的氣質。

這樣一看,卿瑤和紀云禾,在顏值上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

二、能力紀云禾剛一出場時,一頭利索的短發。

在整個萬花谷,沒有人能擺平入了心魔的姑獲鳥。

但紀云禾三下五除二,輕而易舉的馭心成功。

用其愛子的一顆真心,化解了姑獲鳥的心魔,讓她心甘情愿地被送往叢棘所。

說實話,姑獲鳥,在整部劇中能力并不太強。

但在勸解姑獲鳥的過程中,卻展現了紀云禾有膽識,有魄力,有智謀,又美又颯的一面。

而同樣面臨能力不強的仙師府走狗朱凌的時候,這位所謂的青丘后裔,狐王之女卿瑤,卻只有處處逃竄的份兒,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若非,長意猶如天降神兵的陡然乍現,相信,卿瑤已經在頃刻之間,便化作朱凌收下一縷冤魂了。

所以,在能力這方面,卿瑤和紀云禾也完全不在同一個水平,簡直是天壤之別。

三、智商雖然,在整個狐族來說,卿瑤也算是唯一的智商擔當了。

比狐王有遠見,比奇鋒沉穩,對長意還會略施小計。

不喜歡長意護著紀云禾,便把他推上萬人崇敬的尊主之位。

只有這樣,才能如她所愿的,逼迫長意為了眾人公平地處理掉紀云禾。

只是,卿瑤低估了紀云禾在長意心里的地位。

而紀云禾就不一樣了,她雖然人生處處遭遇坎坷,但卻總是在逆境中,為自己尋求一線生機。

不但長意被她騙得團團轉,連仙師,姬成羽都對她另眼相看。

所以,智商這件事,卿瑤在紀云禾面前只能甘拜下風。自愧不如。

如此看,卿瑤是樣樣都沒辦法與紀云禾媲美的。

同樣是送禮物

長意剛剛來到萬花谷的時候,紀云禾讓洛錦桑拿出靈石給長意準備好吃的。

不是海里的魚蝦,便是肉類。

長意也吃得津津有味兒,一口氣將一條魚吃得只剩下一根刺兒。

可是,再看卿瑤給長意送的吃食,竟然是一碗紅薯甜湯。

咱們不說這吃食夠不夠清湯寡水,單單這一個紅薯,便戳中了長意的心窩子,讓他回想起了和紀云禾之間的種種。

那時候的長意情傷未愈,只能辜負卿瑤的一番美意了。

然后,再看看紀云禾和卿瑤同樣送的軟甲。

林昊青為了取得順德仙姬的信任,親自請戰要和北淵一戰。

紀云禾雖然知道萬花谷的馭妖師根本拿長意沒有任何辦法,更傷不了他。

但她還是擔心,馭妖師人數眾多,害怕長意受傷。

便耗費了自己僅存的一點靈力,給長意做了一個精致異常,且十分漂亮的軟甲,以做不時之需。

而卿瑤也想到了這一層,便也給長意送了一套軟甲。

說實話,這軟甲和軟甲的區別有些大。

紀云禾做的軟甲看起來銀光閃閃,美輪美奐,且精巧玲瓏,看起來輕便柔軟。

大概,只有這麼美好的東西才能陪得起長意的氣質吧!

而卿瑤送來的軟甲就不一樣了,不但看起來比紀云禾送的要大出來很多,且材質略硬,怎麼看都沒有紀云禾送的輕便柔軟。

最最重要的一點是,紀云禾送給長意的軟甲,是她親手縫制。

而卿瑤送給長意的軟件,是她命人縫制的。

這一看區別可就大了,真不愧是卿瑤少主啊!就是比紀云禾有能力,有人可供她趨勢。

哪怕是送給心愛之人的貼身之物,卿瑤少主都不能親手縫制嗎?

所以,怎麼看,卿瑤送給長意的這件軟甲,跟紀云禾的相比一下,便覺得倍感敷衍。

愛的深淺

其實,從送軟甲這件事看,紀云禾和卿瑤,誰對長意的情更深,便已然一目了然了。

卿瑤為了救她的父親,日日耗費靈力,給她的父親修補靈丹,弄得自己的身體幾近虛脫。

但僅僅只是看起來體弱一些,并沒有性命之憂。

但紀云禾不一樣,她的身體已經被巨大的靈力反噬得只剩下一口氣在。

若非長意每日這樣逼著吃藥,給她度靈力,恐怕紀云禾早就香消玉殞了。

可是,卿瑤卻不能給長意親手縫制軟件。

而紀云禾哪怕是冒著立馬就斃命的危險,也要親手給長意做一件滿意的軟甲。

這兩份用心,足以可見孰輕孰重。

再者,紀云禾救長意,可以在炫耀上豁出性命,哪怕被他怨恨也無怨無悔,無偶所畏懼。

可卿瑤呢?為了給長意修補個靈丹,都要嘴上不斷地跟身邊的人講起,唯恐別人會忘記。

最重要的是,在整個北淵,讓長意給卿玄的死一個交代的時候,那個口口聲聲說愛長意的卿瑤,卻成了領導者,直接站在了長意的對立面。

如此一看,紀云禾和卿瑤誰愛得更深,誰愛得只是浮于表面,便一目了然了吧!

哎!最后再感嘆一句,青丘后裔拉胯的其實不僅僅只有卿瑤。

卿玄這個狐王也不咋地,之前,一直被朱凌關在凌霜臺。

好不容易被長意他們救了出來,卻到處嘚瑟,被仙師一下子打成了重傷。

而今前腳剛醒,后腳便智商下線的送了性命。

真不知道,青丘后裔怎麼會混成如此模樣。

白淺若是知道了,他們青丘一族會沒落至此,恐怕會氣得吐血吧!

所以啊!同樣是愛慕長意的女人,卿瑤跟紀云禾,真是天差地別,根本就沒辦法比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