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學義和袁冰妍二搭《落花時節又逢君》原著:我欲度你成仙,卻被你度成了人

「我欲度你成仙,卻被你度成了人。」這個跨越千年的故事讀起來很有意思。原著里面的人物比較多,感情線比較復雜,時間跨越度比較大,所以需要細品,方能體會個中滋味。

(一) 千年前的初見:她是一只剛剛修滿五百年的茶花小妖,膽大妄為、年少輕狂。她第一次去花朝會見世面就看上了上神錦繡,向他當眾示愛,被眾仙嘲笑也毫不在乎……

茶花小妖第一次見到錦繡是在百年一度的花朝會上。那是她第一次參加這種宴會。好奇心很重的她爬上廊柱,偷看內宴舉辦的地方,剛好被一個男仙看到。

那個男仙「錦袍繡帶,風神俊美,還有雙溫柔含情的鳳目,讓人倍感親切,卻又絕對不敢生出不敬之心。」

錦繡,劉學義飾她怕被人攆出去,跟他求饒。他答應不攆她出去,她才下來。

他是花族上神,順便鼓勵兩句讓她潛心修行。她不知道他的身份,只覺得這個神仙很親切,便問了他的名字。

他在花朝宮八千多年,第一次有人敢問他的名字。他覺得有趣,便告訴她,他叫錦繡。后來,茶花小妖才知道「他就是那位從天庭貶來花朝宮的神尊大人」。

在內宴的最后一日,她鼓起勇氣跟錦繡當眾表白:「我……能不能做你的神后?」大家都嘲笑她自不量力,他笑了笑,也沒當真,只是溫和地跟她說:「那就好好修仙吧。」

這只有趣又大膽的小妖吸引了他的興趣,他卜算了一下,她天生靈氣,可惜注定只有散仙之緣。

五百年后,她來找他,修為明顯精進。他忍不住又為她卜算,發現這只小妖的命數發生了異變,模糊不定,似有巨大劫難,很是兇險。

花族由于形體所限,修仙艱難,族中日益凋零,難得她天生靈氣,卻遇上怪事。作為花族神尊的他想幫她化解此劫,助她修仙,于是讓她留在花朝宮修行。

她很迷戀他,他也看出來了,卻沒放在心上,只道是年少輕狂,等她以后自然會明白他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茶花小妖,紅凝,袁冰妍飾 他是正宗神族之后,所納正妃也要有正宗的神族血統才可以。而她只是一只小小的花妖,無論她再如何努力修仙也絕不可能成為他的神后,但他卻不點破。如果她對他的感情能成為她努力修行的動力,那就讓她先誤會吧,她將來必會明白他的苦心。

她度天劫的時候,明明怕得要死,卻為了他強硬支撐著。他看著她的慘相,忍不住心生憐惜,出手幫了她,讓她順利歷劫成功。

他已經修行二十幾萬年,目前只是被貶在花朝宮當差一萬年,等他歸位,回天庭做回中天王,她就不能在他身邊了。

他知道依她的性子,沒有他,她很難在花朝宮立足。只有在自己歸位前助她修成下仙,她才可以進天庭,留在他身邊當差,繼續得到他的庇護。

為了幫她盡快修成下仙,他跟紫薇星君求來機會,讓她下凡歷劫。若是成功,她可以少修五百年,馬上成為小仙,再修煉五萬年,便可修得下仙。

她下凡歷劫之前,他叮囑她切記不可動凡心,不可與凡人有情,否則就會大難臨頭。

她本來對修仙之事并不熱衷,但為了他,她愿意全力以赴。

錦繡從來都是溫柔多情的樣子,沒有拒絕過她明目張膽的情意,還允許她私底下叫他的名字,并且在她要求之下抱了她。因此,她相信錦繡對她也是真心實意的。

她經常和錦繡說讓他等她,她一定會堅持修仙,直到有一天可以成為他的神后,他聽多了這才相信她對他不只是單純的迷戀,而是十分認真的。

他們之間的差距太遠,他決定等她這次歷劫過后就逐漸疏遠她,不然只怕會影響到自己千年后歸位前要歷的天劫。

(二)「忘記的人不是最可憐的,最難放下的,是那些不能忘記的人。」

茶花小妖此次下凡歷劫的任務是守護脆弱的山茶花寄宿形體整整一年。她這一次歷劫十分兇險,而錦繡也不能插手。

果不其然,她下凡沒多久就碰上了自己形體所待的那個花圃要被拆,形體難保。

無奈之下,她只能聽錦繡的指點,尋找凡人幫忙度劫。于是,她找到了這座山里宅子的主人——甘州首富風流公子段斐。

段裴似乎「天生就帶著一種富貴閑適的氣度」。「鬢發如墨」,「薄而有型的唇,卻噙著數不盡道不明的笑意,幾分曖昧,幾分玩味」。那一雙眼睛「漆黑深邃不見底,乍一看滿含戲謔,可當你集中心思仔細看時,深處卻是蕭索一片」。

段斐居然不怕她這個花妖,還逼她現身說話。寥寥幾語,她便看出了他雖然很富有,其實并不喜歡現在的日子,過得并不快活。

他覺得她懂他,讓她以身相許,嫁給他。她為難地說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但段裴依然對她很好,而且風流如他,竟然為了她不再找別的美人,每天只陪著她。

之后,她從錦繡那里確認了自己因為血統問題,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成為他的神后,黯然神傷。

對錦繡的感情受挫,而段裴對自己又那麼好,她正打算放下錦繡,接受段斐。可是花朝宮的杏花仙子一向討厭她,故意從中搗亂,害她誤會了段斐,不再理會他。

后來,段斐為了助她度天劫死了。在他死后,她才知道自己誤會了他,后悔不已。

她討厭錦繡騙她修仙。他讓她下凡歷劫,明知道她若是答應段斐的條件,此劫將會變成情劫,卻不加以阻止。他知道杏花仙子擅自插手造成她與段裴的誤會,也不告訴她,讓她錯怪段裴,直到他死后才知道真相,追悔莫及……

心痛、氣憤,讓她對錦繡徹底地失望了。

她說:「其實我沒那麼喜歡你,所以我不恨你。我會忘記你的!」

紅凝,袁冰妍飾錦繡和她解釋,她卻不愿意再相信他了,一心求他成全,放她下凡報段斐這一世的恩情。

盡管她知道段斐喝過忘魂湯以后再也不會記得她,她依然執著地要下凡報恩,甚至發誓 「今生后世永不修仙」,「不求仙道,愿生生世世做凡人」

錦繡嘗試再以神后之位誘之,不過現在的她已經十分清醒地意識到他們之間的差距,只道: 「我只是區區小妖,與仙道無緣,神尊大人離我……太遠。」

他親手把瑤池水送到她手上,助她脫去本性,變身凡人,忘卻前塵,也忘了他。

他眼睜睜地看著她決絕地離開他,拉著已經飲下瑤池水忘了她的段裴,義無反顧地走入輪回。 他始終沒有告訴她,為了助她脫胎換骨,自己代她受了八十一道天刑,整整三個月都不能躺下休息。

她飲過瑤池水,忘了他,而他看了她十世輪回,卻依然忘不了那些曾經。

原來,「忘記的人不是最可憐的,最難放下的,是那些不能忘記的人。」

(二) 錦繡:「在凡間,每一世都會忘記前世之情。只有修仙,性命長存,才有永恒的情」。

紅凝(茶花小妖轉 世):「過去的情,不代表它不存在了,存在過,就是永恒。」

錦繡告訴自己,茶花小妖本是有仙緣的,當初放棄仙緣做凡人,經歷輪回之苦,都是他一手造成的錯誤,所以他要找機會彌補。

因此,他一直旁觀著茶花小妖在人世的輪回,看著她生老病死,嫁人生子。每次看她嫁人,他就一年不能入睡。她已經忘了他,忘了過去的一切,卻依然固執地不肯修仙。

她飲下瑤池水,原本再無仙緣。但他不忍她與他從此再無牽連,于是以神力逆天改命,強行助她穿越輪回,將她從十世后的現代移到第三世的古代——那是她能修回仙緣的最后一世。若這一世她再不能登入仙籍,便要永世為人。

這一世的她叫紅凝,是個孤兒,被師父文信撿回去收養。她還有一個修行了三百多年的冰妖師兄白泠。師徒三人生活在山里,過著清苦的清修日子。

紅凝12歲那一年,遇到惡龍,絕望之際,是錦繡出現救了她。這是他們這一世的初見。他與她論道,勸她修仙,但她只是不愿;

她15歲那一年,遇上北界狐族的九尾狐陸玖,法力不足以對抗,差點被他帶走輕 薄。錦繡再次出現,救了她,她這才知道原來他一直都在暗中保護她。

天和寺一案,錦繡助她一臂之力查出真相,并且再次勸她修仙,說在凡間,每一世都會忘記前世之情。只有修仙,性命長存,才有永恒的情。

她問他為何保護她,要是自己修成仙,是不是就可以和他在一起,還問他會不會等她。

他只道修仙對她好。他前世虧欠了她,所以如今想助她成仙以作彌補。對于他的回答,她很失望,她不需要他的愧疚,只說他既已救了她兩次,對她也不再有虧欠,讓他以后不要再來找他,免得她動了感情,心存妄想。

錦繡不由得想起千年前那只大膽向他表白,要做他神后的茶花小妖。這一世的她雖然已經不記得那些舊事,卻依然喜歡上了他。

他雖然叱責她放肆,但是話語中的笑意讓她生出了希望,再次問他會不會等她。

他輕嘆道:「先修仙吧,將來或許……或許你會改變主意。」

(三) 白泠護她三世,如今又為她而死,她必須為他報仇。殺死白泠的是錦繡未來王妃陸瑤的弟弟——狐妖陸玖。錦繡的阻撓,讓她倍感憤怒。

紅凝終于被錦繡說服,開始修仙。師兄白泠對她這個決定很驚喜。白泠其實是崑崙王的兒子,是一只冰妖,而他自始至終都知道紅凝是他的情劫。

在她為人的第一世,白泠就愛上了她。但那時候的她為了報恩嫁給了轉世后的段裴。

第二世,她成了他的師妹,答應和他在一起,卻被對白泠愛而不得的雪妖賀雪蘭殺了。

面冷心熱的白泠為了她,不惜散去五千年修為,只求和她的一世之緣。機緣巧合之下,他終于找到了被錦繡逆天改命,從后世移到第三世的她。

這一世,他記得一切,卻只是默默地守護她,做她的師兄。 「他知道她不喜歡修行,他便從來不勸,只求守護一生。」

她突然說要修仙,他很高興,以為他是為了她才修仙,期待著將來兩人一起同登仙界,結永世之緣。

白泠知道她是他的劫,卻舍不得離開她,甚至為了保護她,被狐妖陸玖的三昧真火,燒得精魂俱滅。

如果不是白泠,死的就是她。

白泠明知道她是他的劫,依然不顧他父王的反對,逃出來找她,最終為她而死。他竟然是愛她的,怪不得他會在遠行前把妖十分重視的內丹給她,那是為了讓自己第一時間知道她遇到危險,才能及時趕回來保護她。原來他為她做了那麼多,但她知道得太晚了……如今只能為他報仇。

錦繡不讓她殺陸玖,說白泠的劫是命中注定的,天意如此。那一天,她才知道錦繡原來早已有了既定的王妃陸瑤,而殺死白泠的陸玖是陸瑤的弟弟……

他因為內疚對她好,引得她再次喜歡上他,到最后她才發現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

她掐滅了對錦繡的情意,一個人到處降魔除鬼,收內丹提升法力,只為早日殺了陸玖為白泠報仇。

錦繡盡力保住了白泠的精魂。他知道若是告訴她此事,她也許就不會那麼恨陸玖,不會那麼執著地找陸玖報仇。樂觀一點,也許她還會為了再次見到白泠而去修仙,尋找永恒的情。

但是他出于私心,并不想看到她對別人懷有那樣熱烈的感情,因此故意不告訴她真相。她不愿意修仙,那就讓她繼續做人吧,他也可以隨時去看她。

他封印了她的法力,只是怕她另生事端,惹來禍患。她恨他利用法力掌控她的命運,一次次給她希望,又一次次親手毀掉那些希望。

她用「忘記」來報復他。她說自己已經忘記了前世的事,也忘了他,對他沒有恨。她還說自己已經原諒了他,他無須再內疚什麼,她只求他不要再來找她。

可是他依然在暗中保護著她,每次她有意外,他都會及時出現救她,然后勸她修仙。

每次他來凡間看了她,回去就徹夜難眠。但終究還是忍不住又來找她……

(五)「得麒麟之血,結永世之緣。」

這一次,錦繡讓她回到她遇到段裴的那一世,希望她以后世的眼光去看前世,可以把曾經想不通的事情想通。

千年往事重現,紅凝以旁觀者的角度看到風流公子段裴和茶花小妖(紅凝的前 世)的故事,依然心痛不已。

錦繡說:「縱然你拋棄仙緣,也只能換得那一世情緣,之后便再無瓜葛,對面不識,你如今甚至不記得當初報恩的初衷,人間一場有何意義?」

她卻說:「不記得,不表示它沒有過,既然有過,怎會沒有意義?……至于值得不值得,不是外人能評判的。」

即使讓她看到最初下凡報恩的初衷,她依然決定不修仙。她決定永留凡間,而他始終要歸位中天,他們的距離只會越來越遠。

她讓他放心回天界,自己會好好活下去的。他卻依然放不下她,在她中了蛇女的毒快要死去的時候又及時出現救了她。她說她是凡人,死了自會輪回,讓他不用總來救她,順其自然就好。

但是他不希望她再一次忘掉他,多次搭救,不過是想讓她這一世的記憶多留一些日子罷了。

陸瑤看出了錦繡對紅凝的感情,故意去告訴紅凝:白泠的最后一縷精魂保住了,如今他正在麒麟洞里借麒麟天火重塑身形,日夜受天火之苦,千年之后才能解約。

陸瑤陸瑤把瑤池金蓮露給紅凝,教她如何對付麒麟,還讓她取麒麟血以求和白泠結永世之緣。

紅凝當然不會相信把她當做情敵的陸瑤會那麼毫無保留地幫她,但她還是去崑崙山找白泠了。

錦繡一直派人留意著紅凝的行蹤,發現她去崑崙山就料到她要去救白泠。但「麒麟天火,神仙也難逃灰飛煙滅的下場「,何況她區區一個凡人?他心急如焚地趕去阻止她。

被錦繡困住的紅凝恨他總要插手她所做之事,于是口不擇言地刺激他。

她說自己當初纏著他送上門,他不當回事,現在她要忘記他,他卻放著美貌的未婚妻不要,偏要去找她。她說他總來找她不過是因為沒有得到她而已。

她揚言自己要救出白泠,用麒麟血與其結永世之緣。

縱然錦繡脾氣再溫和,也是會嫉妒的。他為她做了那麼多,她竟然想和別人結永世之緣!他被她語言所激,終于看清了自己對她的愛,然后與她共度一夜。

錦繡答應幫紅凝想辦法救白泠,讓她等他,不要離開那個被他下了結界的房子。

第二天,錦繡去找神帝,請他下旨解除自己與陸瑤的婚約。他想如果他不能立紅凝做中天王妃,他就立她為側妃,再不會娶正妃,絕不會委屈了她。

神帝一邊拖延他的時間,一邊讓陸瑤去找紅凝,幫紅凝出了錦繡的法陣,說話刺激她。紅凝再次誤會了錦繡,于是獨自去麒麟洞救白泠。

如果不是錦繡及時出現,紅凝大概已經灰飛煙滅了。錦繡在千鈞一發之際趕到。他們終于成功救出了白泠,并且得了麒麟血,可結永世之緣。

經歷了那麼多的事,錦繡也不再自欺欺人,他終于坦然面對自己的感情。

既得麒麟血,他們再輪回,也能找到對方。他愛紅凝,既然紅凝不喜歡修仙,喜歡凡間,那麼他便自請削了神籍,與她一道進入輪回,生生世世都在一起。他們雖不能得仙界永恒,卻得到了人間永恒。

她曾經為了段裴和白泠起誓永不修仙,如今他要她為她發一次同樣的誓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