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顧千帆的一次撒謊,為趙盼兒帶來了一個強大的情敵

趙盼兒和顧千帆歷盡千帆,終于確定了彼此,可是兩個人的身份都很特殊,不敢公然示愛,哪怕身邊的人,也不能讓他們知道,只能偷偷摸摸來往。

那一天,顧千帆又來找趙盼兒說明夜宴圖的事,夜宴圖牽涉甚廣,不僅僅關于皇后,還有王妃以及其他官員,一旦被人查實,這些人為了活命,肯定會殺人滅口,顧千帆告知趙盼兒是為了讓她不再關注夜宴圖,遠離危險,畢竟京城的大官太多,一旦都盯上了趙盼兒,顧千帆也沒法保全趙盼兒。

趙盼兒不知不覺間已然成為了顧千帆心里的柔軟,以他閻羅的稱號,從來不屑解釋,如今為了趙盼兒,他專門花半天為她說明事情的嚴重性,讓她保持警惕,因為她是他的弱點,人有了弱點,就會恐懼,他終究不是曾經的那個活閻羅顧千帆了。

說完這些后,正想要離開之時,遇上了宋引章,為了不讓宋引章發現他們兩個人的關系,顧千帆對宋引章撒謊了。

顧千帆以為這是個善意的謊言,不過是為了保護宋引章和趙盼兒,可他不知道,因為他的這次撒謊,為宋引章帶來了多大的震撼和糾結,也為趙盼兒帶來了一個多大的情敵。

一救生情

當年,宋引章的姐姐為了保護趙盼兒,死在壞人的手里,死的時候,她把自己的唯一的妹妹宋引章托付給趙盼兒,趙盼兒賭咒發誓一定會好好照顧宋引章,未來還會想辦法讓她脫離樂籍,成為良民。

趙盼兒為了報恩,把宋引章當做親妹妹對待,默默保護她,不讓被人騷擾她,讓她長成了一個不知天高地厚,不知人情世故,只有只剩天真浪漫的一個人兒。

不知道人心險惡的宋引章,周舍為她上了一堂人生的大課,不僅騙了她的心和身,還拿走了她身上的錢財,鎖住了她的自由,讓她像狗一樣生活,關在大樹旁,風吹日曬,沒事還威脅打兩鞭子,打得宋引章懷疑人生,后悔不已。

趙盼兒為了救她,再次走入青樓,引起周舍的注意,騙得了周舍的和離書,想要帶著宋引章離開這里,回到錢塘,誰知周舍反應過來,找人攔住了馬車,還擊鼓鳴冤,狀告趙盼兒三女子。

趙盼兒據理力爭,也沒能說服縣太爺,差點被揍,正在這時候宋濂來了,他帶著州府大人來到這里,保下了趙盼兒三個女子,把周舍送到了流放之地。

得知是顧千帆最后救了自己,一表人才的顧千帆一下子就俘獲了宋引章的心。

宋引章早已忘記了自己,剛剛被周舍騙了,趙盼兒為了救她不知花了多少心思,花費多少精力,一個男人的出現就讓趙盼兒前面的努力付之東流。

宋引章這樣一再被人「渣」的性格,不是沒有原因的,她太過在乎第一感受了,從來不去想后面的淵源,如果沒有趙盼兒,顧千帆怎麼可能出現在這里救她?

被愛情支配的宋引章,總是先入為主,以「愛」之名,行「虛妄」之事。

周舍很不甘心,他走的時候,路過趙盼兒旁邊,想要讓趙盼兒受傷,顧千帆救下了趙盼兒,順便拉開了宋引章,再次救了宋引章一命。

被周舍毒打陷害,宋引章早就對周舍有了忌憚之心,看到他沖過來,宋引章早就嚇得魂不附體,如果不是顧千帆拉開了她,她只會死在周舍的身下。

前一刻還在害怕,后一刻看到顧千帆救了她,她立馬忘記了自己的痛和恐懼,對顧千帆產生了好感,幻想著兩個人在一起。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已經被一個男人傷得體無完膚,轉身就忘記了傷害,這樣一個女子,記不住教訓的人,終究還是會被傷。

左右為難

宋引章從小到大只會彈琵琶,其他什麼都不會,用一句「不食人間煙火形容」也不為過,她的一生只為彈琵琶。

三姐妹回到京城,想要留下來,就必須找個營生,趙盼兒會煮茶,三娘會做糕點,而宋引章洗碗端盤子都做不來,非常的惱怒。

為了尋找活兒,她來到教坊,教人彈琵琶,在這里她遇上了一個男子,沈如琢。

沈如琢第一眼就看上了宋引章,對她頻頻示好,張好好告訴她,讓她不要被沈如琢所迷惑,他就是個渣男,看上好看的女子都如此,家里美妾無數。

有一次,沈如琢救了宋引章,讓宋引章心生感激,加上沈如琢這個人甜言蜜語多得數不勝數,讓本就缺愛的宋引章放下了心防,她慢慢地傾向于沈如琢。

正在這個時候,顧千帆帶著一張名譜「涼州大遍」出現了。

顧千帆和趙盼兒兩個人說著夜宴圖的事,離開時,宋引章出現了,顧千帆害怕宋引章起疑,于是找了一個借口,假裝說自己來這里找趙盼兒查案,順便送宋引章一張曲譜。

聽到顧千帆特意送來的曲譜,讓宋引章欣喜如狂,認為顧千帆喜歡自己。

面對兩個優秀男人的喜歡,一個用行動證明,一個用語言證明,都讓宋引章難以招架,無法決定到底選擇誰。

顧千帆以為撒謊騙過宋引章,卻不知道,這一次撒謊,為自己和趙盼兒帶來了多大的隱患,也為趙盼兒和宋引章的姐妹情帶來多大的阻礙。

情敵無疑

宋引章這個人,最會受語言蠱惑。

曾經她被周舍的三言兩句,給迷惑了,不管趙盼兒怎麼說,她都選擇不聽,然后偷偷跟著周舍私奔,受盡了折磨,失去了自由,還差點失去生命。

如今沈如啄和周舍一樣,不僅對她甜言蜜語,還對她死纏難打,比起顧千帆的偶爾示好,沈如琢更深得宋引章的喜愛。

為了和沈如琢在一起,宋引章留下一封書信,跟著沈如琢私奔了,可以想象沈如琢一個官家之子,雖然浪蕩一些,可他要娶的女子必是良家女子,而且是官家女子,像宋引章這樣子的女子為妾都不配,沈如琢怎麼可能娶她,不過是玩玩罷了。

這個時候,又得趙盼兒出馬救人了,可趙盼兒最后只能尋找顧千帆了,顧千帆一出現,宋引章會以為顧千帆還是愛她的,說不定就轉身又纏上了了顧千帆,不顧姐妹之情。

多次行為表示,在宋引章心里,比起姐妹情,男人才是她的首選,兩次拋棄姐妹跑路,都毫無壓力,可見她的沒心。

一旦她發現,唯有顧千帆才是真愛,以她的愛,肯定會恨上趙盼兒,最后姐妹不成,估計還為了一個男人,成為仇人。

這些都是顧千帆的一個無意識撒謊造成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