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斛珠夫人》大結局4大遺憾,緹蘭帝旭下線,暗示著什麼?

《斛珠夫人》大結局裡,盡顯遺憾,有太多的意難平。這4個是最大的遺憾,它們又暗示著什麼呢?

01.方海市的媽媽被迫自盡

緹蘭的婢女為了世子,她擅自做主,在帝旭喝的參湯裡面下了毒。

帝旭毫無防備地喝了,他沒什麼反應,作為帝旭柏溪的方諸馬上就口吐鮮血。

方諸中了未生花之毒,此毒無解,唯有等死。

緹蘭卻在注攆古籍中發現:龍尾神的髮絲、血液或者鱗片都可以解毒。

帝旭想起方諸送來的鮫珠,把鮫珠磨成粉末可以壓制方諸體內的毒,可惜不能解毒,毒素仍然存在。

後來,方海市才知道方諸把自己送給帝旭不僅僅是因為他的帝旭的柏溪,而且他中了未生花之毒,沒多少時日了。

每一次都是方諸護著她,每一次都是方諸替她做選擇,每一次都是方諸自己忍受痛苦。這一次,換她來守護他,她決定去找鮫人琅嬛。

方海市在被滅家之際遇見方諸,也就是那個時候就離開了她的阿娘。

直到她長大成人,阿娘都未曾在她身邊,長大後的方海市回去見阿娘,阿娘都未能認出她。她們之間是這個世上彼此唯一的親人,每天都惦念著對方。

能享天倫之樂那是極好的事情,還記得方海市和方諸一起回去的時候,阿娘就很高興地說要帶方諸去趕小海。

本想著方海市離開,做了除安逸外什麼都有的男子,大結局了,應該和阿娘團聚了。

最好的就是方海市和方諸歸隱,回到阿娘身邊,一家人和和美美。又或者是,方海市把阿娘接到身邊,讓阿娘也跟著享享清福也不錯。

只可惜,在方海市去接龍尾神的時候,季昶派人偽造帝旭的聖旨接走阿娘,他們拿阿娘的性命威脅方海市,讓方海市交出鮫人琅嬛。

阿娘知道方海市做的是為了天下千千萬萬百姓的大事,她不願意自己拖累方海市,一個轉身,她自盡在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下。

方海市見狀,危急時刻,她立馬帶著鮫人琅嬛沖出去。

阿娘就這樣倒下了,甚至連她的屍體都沒有好好安葬,倒下之後就沒了。

沒有團聚也就罷了,最後還陰陽兩隔了。

02.帝旭和緹蘭雙雙殞命

緹蘭懷孕之後,帝旭為了保護她,就下旨「禁足」緹蘭,也不讓任何人出入俞安宮。

緹蘭的弟弟索蘭世子,他妄想要殺帝旭,他知道湯乾自喜歡緹蘭,他就做了緹蘭和湯乾自直接的「媒人」。

索蘭騙湯乾自說,緹蘭過得很不好,懷孕了還被禁足,一直被虐待。湯乾自心疼緹蘭,一心想要救她,護她周全。于是,他聽從索蘭的安排,發動兵變。

索蘭世子趁混亂,佯裝帝旭的指令帶走了緹蘭。

帝旭知道緹蘭被帶走之後,他是一定要去救緹蘭的。

最後,緹蘭生下了小皇子,為了保護緹蘭母子,帝旭勇敢和叛軍作戰,但寡不敵眾,生命垂危之際,緹蘭替他擋刀,結果死在了他的懷中。帝旭傷重,也跟著雙雙殞命。

緹蘭真的做到了,她做到了陪他到生命的盡頭,陪他一生一世,不讓他變成孤家寡人。

帝旭只能把剛出生的小皇子和天下百姓都託付給方諸,小皇子一出生就失去雙親,帝旭和緹蘭也未能看著他們的孩子長大成人。

03.柘榴眼睛無複明可能,她和方卓英也沒有婚禮

方卓英對柘榴一見鍾情,方諸派方卓英回去瀚州,想讓他有一番大作為,讓百姓不再相互殘殺,讓戰爭不再。

因為種種原因,方諸來了一招假死,偷樑換柱之計。

柘榴安全脫身,她繼續收集各種資訊,就在方卓英身邊。

方卓英卻娶了別人,禮服還是出自柘榴之手。

方卓英最後一統鵠庫,變成了草原上的汗王。

他娶的人也死了,最後還是遇到了柘榴,終于有情人終成眷屬。

可惜,柘榴的眼睛再無複明可能。鮫人琅嬛的血液可以解百毒,可以讓方諸的新傷舊疾都消失,可以一觸摸就讀取季昶的記憶。

如果讓鮫人琅嬛幫忙,是不是也輕而易舉的就可以讓柘榴重見光明呢?可是,並沒有,柘榴還是無緣得見她的風神大人,從未見過自己所愛之人的模樣。

雖然他們走到了一起,就連方卓英不愛的塔拉,他們之間都有一場婚禮,方卓英和柘榴終于團聚,也沒個婚禮。

04.方海市和方諸未能白首相莊

方海市在兵變的時候打了勝仗,然後她奔跑到方諸的身邊,他們進行了一次平心靜氣的促膝長談,他們回不去越州了。

方海市和方諸之間,有太多的阻礙。

方諸的柏溪,方諸中毒,方海市入宮為妃。最後,排除萬難,才得以功成身退。

還沒過兩天安生日子,就生出了變故。

帝旭必須要去就緹蘭,而方諸必須要去救帝旭,方海市亦不會讓方諸獨自面對困境。

帝旭和緹蘭在戰亂中死去,他必定會完成自己對帝旭的承諾,護全帝旭的孩子和天下百姓。

小皇子早產,氣血逆流,很快就不行了。方諸是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他最終選擇成為小皇子的柏溪,救下小皇子。

方海市因為之前被封為淳容妃的關係,加上她斛珠夫人的稱號,她成為了攝政太后,攜小皇子登基。

方諸和方海市終究因為身份的原因,不能走到一起。

小皇子口中的帝師其實就是方諸,他真的過上了悠然自得的日子,可惜,沒了方海市陪在身側。

05.意難平才是現實

我餓了,你有一個麵包,分我一半這是朋友,全給我這是愛情,你把面包藏起來說你也餓了,這是社會。

人性是很複雜的,也是很犯賤的。很多時候最恨你的是你一直討好偶爾得罪的,最感恩你的是你一直冷落偶爾善待的。

索蘭世子是讓他姐姐成為攝政太后,可是緹蘭卻想陪伴帝旭至死方休。緹蘭在深宮中,她每日思念弟弟索蘭,索蘭卻想著利用她。

沒人在乎你怎樣在深夜痛哭,也沒人在乎你輾轉反側的要熬幾個春秋。外人只看結果,自己獨撐過程。等我們都明白了這個道理,便不會再在人前矯情,四處訴說以求寬慰。

方海市和方諸相處的點點滴滴,將會成為他們在平行時空裡繼續活下去的勇氣。他們舉手抬頭像平日裡一樣,方諸可能要吩咐方海市什麼,說著說著才想起方海市不在自己身邊了。方海市梳頭的時候,會想起方諸給她束髮的情景。

柘榴能和心心念念的心上人再次相遇,看不見了也算是作為幸福的代價吧,有得總是要失去些什麼。

得失之間才是人生。

命運鋪陳的愛情,不可抗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