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斛珠夫人》為何方諸寧願「一副殘軀」,至死也不解除柏奚之約?

《斛珠夫人》為何方諸寧願「一副殘軀」,至死也不解除柏奚之約?
2021/11/24
2021/11/24

十年的悉心教導、朝夕相處,海市愛上了師父方諸,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海市勇敢表白,方諸其實也早就愛上了海市。心裡夢裡,海市就是那個他在一直追尋卻不能得的新娘。

面對海市的深情,方諸只能沉默以對。他養她長大,護她周全,為救她可以豁出自己的性命。他希望海市能好好嫁人,幸福快樂。但唯獨一點,她要嫁的人卻不能是他方諸。

方諸自歎: 「奈何你遇上的是我,一副殘軀,命不由己。」

原來,方諸做了帝旭的柏奚,這輩子都要代帝旭承擔一切病傷、疼痛、天災和詛咒,這條命早已由不得自己,又如何給得了海市幸福?

何為柏奚?

柏奚如此厲害,那柏奚到底是何物?

柏奚,本是一個骨牌大小的柏木人偶,寫上主人的姓名及生辰八字,用以抵擋災厄厭咒。若主人不幸急病重傷,便將人偶劈開燒化,讓柏奚替主人承受災厄。

尋常百姓的柏奚是柏木人偶,褚氏帝王的柏奚卻是真人,那就是流觴方氏。

流觴方氏是大徵朝聲名顯赫的異姓王公,清海公爵位代代相傳。褚氏帝王傳承了五十三代,清海公的爵位也不多不少,恰好傳承了五十三代。

方家本不是戰將,爵位的傳承靠的不是戰功,而是方家的奇異血統。方家人的血液,輔以延命的秘術,就能成為褚氏帝王的柏奚。也只有方氏之子,才能做帝王的柏奚。

清海公的世子向來與太子被一同撫養成人。太子登基為帝之後,舉行延命秘術。方氏一族得到榮華富貴、族氏封蔭和顯赫名聲,但同時也要遭受雙倍的災難、厄運與苦痛。

只要清海公還在,帝王便不會死。有時清海公死了,帝王還能活著,但不能尋找新的柏奚,就須親身承擔自己的災厄運。

方諸本不應該是帝旭的柏奚

帝旭父親共有四子,長子即太子伯曜,次子仲旭即後來的帝旭,三子叔昀體弱早夭,四子季昶幼年就被送去注輦為質。

方諸原名方鑒明,是老清海公的大世子,5歲時就被送進宮裡,做太子伯曜的伴讀。實則,將來伯曜登基,方鑒明就會成為他的柏奚。

那年,褚氏宗親褚奉儀謀逆,老皇帝莫名暴斃。叛軍壓境之際,十七歲的仲旭率羽林軍為太子伯曜殺出一條血路,但膽小的伯曜以誓與國存亡之名自盡了。

流觴方氏也在叛軍與王師的對陣中,全族被滅,獨留方鑒明一人,率領父親分給他一半的三萬流觴軍。

老皇帝已死,方氏被滅,老清海公殞命。沒有誰還知道柏奚的秘密,加之太子伯曜自盡身亡,方鑒明本可以不做誰的柏奚。

一場戰役中,仲旭被一支箭射中心臟。經驗豐富的醫官早已回天乏術。方鑒明遣走了醫官,派六翼將阿摩藍把手,十三個日夜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他對自己和仲旭實施了柏奚秘術,以己命為仲旭續命。

當帝旭醒來時,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傷痕,而方鑒明卻倒在地上,無知無覺。胸口的箭傷,血肉模糊。從此,方鑒明成為了仲旭的柏奚,仲旭的一切病痛災難,都轉移到了方鑒明的身上。

仲旭活過來了,其後兩年內持續征戰,打敗了叛軍,登基為帝,方鑒明卻身負重傷退隱,對外聲稱清海公病逝。

其實,方鑒明並沒有死,而是從此隱身于帝旭的影子之下,改名方諸,領暗衛一面保護帝旭,一面為帝旭處理那些無法展示在陽光下的一切事物,包括清除平叛有功的六翼將。

原著中,方鑒明為了不領兵權、不幹朝政、不圖權位,也為了方家不再有人做柏奚,甚至自宮,成了一名宦官。

柏奚延命之約可解,方諸為何執意不肯?

柏奚的延命之約是可以解的。

上一任清海公,即方鑒明的父親在褚奉儀叛亂之時,依計加入叛軍,被褚奉儀逼著與先帝解開了延命之約。但先皇帝卻因此遭到反噬,暴病而亡。大徵朝五十三位帝王中,有十七人曾因被解除延命之約遭受反噬而死。

所以,方鑒明的柏奚可解,但只要解除,帝旭就會因此而死。而這個世界上,最不想要帝旭死去的,就是方鑒明。

因為,對于方鑒明來說,帝旭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世人皆以帝旭昏聵暴虐,但他卻是方鑒明的旭哥。

方鑒明五歲時被送入宮中,做太子伴讀,一旦太子登基就會成為他的柏奚。當時的褚仲旭,只是一個八歲的皇子,母親出身低賤,處處受人壓制。

太子對人頤指氣使,而褚仲旭卻待方鑒明特別親厚,把他當做自己的親弟弟一樣疼愛。方鑒明也特別喜歡仲旭,叫他旭哥。

兩人同齡,一同騎馬練武、演習兵書、下棋玩鬧,親如手足,是這宮裡最為明媚耀眼的翩翩少年。

儀王之亂,都中被佔領。兩個少年都失去了父母兄弟。仲旭帶出幾千羽林軍,與方鑒明帶領的三萬多流觴軍,組成了一支平叛的隊伍。

仲旭為主帥,方鑒明為副帥,逐步發展壯大成為三十多萬的王師,歷經八年的浴血奮戰,才換得大徵朝的統一。

所以他們幼時一起玩樂,經歷同一場劫難共同成長,是可以把後背交給彼此的至親之人。

同時,方鑒明覺得,他這一生都虧欠了帝旭。

方家全族被滅。得知這一消息的時候,方鑒明與仲旭尚在戰場上。那時的他,也不過二十歲。方鑒明只是將戰袍下的常服換成了喪服,紅著眼繼續上了戰場。

為了收復一座被佔領的城池,仲旭與方鑒明訂好計畫,第二日日出時分,衝鋒合圍,從東西兩面夾攻叛軍。

但是,方家的滅族,令方鑒明對叛軍的仇恨達到了極致。當天夜裡,方鑒明帶領的東路軍提前衝鋒攻城,下令「戰者殺,降者亦殺。斬僭王首級者,賞十萬金。」

叛軍被方鑒明的東軍狂追,成了窮寇,瘋狂向仲旭的西軍殺去。西路軍退無可退,仲旭帶兵奮力抵抗,最終合圍成功之時,離約定發起衝鋒的時間還有小半個時辰,但卻死傷無數。

仲旭在這場廝殺中身負重傷。方鑒明這才意識到,是自己錯了。若不是自己一念之差,提前合圍逼得叛軍瘋狂反撲,死傷就不該如此嚴重,仲旭也不會傷成這樣。

仲旭瀕臨死亡,卻沒有責怪方鑒明,見到他的那一刻,仲旭只是輕輕地問了一句: 「鑒明,你痛快些了?」聽聞這一句話,方鑒明才知道,原來仲旭一直都明白,一直都懂他。

所以,作為方家唯一倖存的血脈,只有做了仲旭的柏奚,才能救得了他的命。

瘋狂的叛軍還派人潛入陪都下毒,帝旭的王妃紫簪連同肚子裡七個月的孩子中毒身亡。

因此,在方鑒明的心中,自己虧欠了仲旭。仲旭懂他,但自己卻因為家族仇恨一念之差,害得仲旭差點喪命,也害他失去了至愛的妻子和尚未出生的孩子。

帝旭想要放棄,但不放棄的人,是方鑒明。

仲旭登基為帝,是為帝旭。紫簪封后,而後位上錦緞簇擁的,只是一個牌位。

八年的浴血奮戰,帝旭早已厭倦了廝殺與朝堂。自己即便坐擁天下,心愛的女人卻不能與之共用。于是,帝旭活成了一具行屍走肉。

他每日的無趣,只想著自己什麼時候能死,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死去。

帝旭從不想要自己的兄弟做他的柏奚。數次要求方鑒明解開延命之約,但方鑒明不能接受。他瘋狂地逼迫方鑒明,甚至奪走他最心愛的女子海市,但方鑒明仍不放棄,不能看著帝旭死去。

當然,帝旭如果想要自盡,那就會先殺了方鑒明,他也不願意親眼看見這個比自己親兄弟好上千百倍的人死去。

帝旭與方鑒明,就這樣血肉共生,永不可分。

因此,即便方鑒明再愛海市,甚至勝過了愛他自己,但他終究寧願終身「一副殘軀」,也不會為了自己的幸福而要了帝旭的性命。

直到有一天,昶王謀逆。混入黑衣羽林軍中的陳哨子,將一柄長劍刺入帝旭的胸膛,才發現帝旭面不改色,身邊的方鑒明卻猛然弓起了背。

方鑒明死了,最終也沒娶了海市,仍是作為帝旭的柏奚而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