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都是郭曉婷演順德仙姬,為何《恰似故人歸》中的她遠比《與君初相識》里驚艷?

由郭曉婷飾演的順德仙姬,自出場以來,就引起廣大網友的關注,還圈粉無數。

明明都是郭曉婷出演順德仙姬,看完《與君初相識》,再看《恰似故人歸》,差距就出來了。

一、海報詮釋角色的內心變化關于順德仙姬的個性變化,官宣海報早就暗藏玄機,不知道大家發現了沒有。

在《與君初相識》中,順德仙姬,一身華服,妝容精致,發飾大氣精美,眼神傲慢,就連那一雙纖纖玉手都肆無忌憚的散發著大權在握的氣息。

因為是天君的姐姐,所以天生高貴,且大權在握;

因為有個天下無敵的師傅,仙師的庇佑和無底線袒護,她熱血沸騰,張揚跋扈;

一如她所言,這四海八荒沒有她不能踏足的地方。

她可以不分青紅皂白,也顛倒黑白,視人命為草芥。

她可以憑喜好,任性而為,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而到了《恰似故人歸》,她變了。

不得不說,單看海報,她更加漂亮了。

她卸掉了華服,輕裝上陣,就連發型,也變得更加干練,一副要搞事業的模樣。

她的眼睛不在散發傲慢的光芒,多的卻是幾分狠厲。

她的表情,沒有一絲的笑容,凝重的讓人后背發涼。

她的氣場也從曾經的紅色變成彌漫的黑氣,她黑化了。

顯然,《與君初相識》中的她,是在演順德仙姬,一個高貴的公主,而《恰似故人歸》中的她,像極了代表本心的自己,那個叫汝菱的女子。

二、從掌上明珠跌入臉替其實,我是看過原著《馭鮫記》的。

早在看小說的時候,我就覺得,順德仙姬這個角色十分的飽滿,足以匹敵紀云禾這個女一號的角色。

郭曉婷果然不負眾望,出場即高光,每一次都刷新觀眾對她的認知。可以毫不客氣地說,順德仙姬被她演活了。

將救命恩人長意強擄上岸,只因覬覦長意的美貌,就讓他開口說話,斷尾化腿,獻出鮫珠侍奉左右。

因為身份高貴,光著腳丫踏著花瓣,落地萬花谷看馴鮫大戲。

因為紀云禾忤逆了她的心意,毫無防備的就是一通鞭子。

更是在紀云禾放走長意后,對紀云禾痛下殺手,殘忍至極。

卻在紀云禾化身九尾狐開大反擊時,立馬慫的驚慌失措,連滾帶爬的喊師傅救命。

哪怕是在仙師府的天牢里,不管是出于恨,還是出于對紀云禾的嫉妒,她都從未暴露一絲憐憫之心。

為了抓住長意,她幾乎把天下攪和的不得安寧。

但不管她如何折騰,哪怕是封禁長意的家,哪怕是讓地仙受盡磨難,天下即將大亂,只要仙師愛她,護她,她都覺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無所畏懼的。

誰讓他是法力最高者仙師的掌上明珠呢!

直到紀云禾毀了她的臉,而仙師卻用最極端疼痛的方式去治療她的臉,讓她痛不欲生。

再加上林昊青的指點迷津,她才幡然醒悟,原來她從未走進仙師的心里,甚至她還不如師傅靜室里的那副畫。

仙師疼她、護她、放縱她,不過是因為她長了一張已故人寧悉語的臉,那個讓仙師不顧一切要為天下辦喪的人。

她一直以為 ,仙師是因為愛,才寵她,她欣喜驕傲了10多年的特殊待遇竟是因為自己是一個臉替,這讓一向自視清高的她如何受得了?

她開始心生恨意。

她恨仙師的薄情假意,她恨林昊青讓她知道事情的真相,把她從美夢中驚醒,她還恨紀云禾毀了她的容貌,但她除了恨,什麼也做不了。

少了仙師的幫扶和袒護,她弱得不堪一擊。

她只能在閨房里,悲傷、憤怒、拿果子撒氣。

她一邊蟄伏,求仙師教她更強大的法術;還一邊,派林昊青進攻北淵,殺紀云禾替她出口惡氣。

她開始漸漸明白,只有自己足夠強大,才能掌管一切,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果然,卸掉光環,勇于做自己的女人最美麗。

順德仙姬也是如此,即便是臉上受了傷,戴上面具,她依然散發著別致的魅力。

因為要養傷,她幾乎是常服出場,薄紗,輕盈,把她整個人的優勢都展現出來了。

三、可愛臉不適合華服其實,早在她穿鱗光裙跳舞時,我就發現,飄逸紗裙更適合她,那時候她整個人美的發光。

郭曉婷,本身就是可愛的娃娃臉,身高也不是高挑型,屬于小家碧玉型美人。

華服雖然貴氣十足,但是穿在郭曉婷身上,完全把她的優勢掩蓋住了。

美麗的天鵝頸被完全遮蓋住了,好看的鎖骨,也完全看不到一點蹤跡,全身上下,除了裸露的小肉腳,缺乏少女的靈動氣息。

以至于,《與君初相識》中的順德仙姬看上去,有點老氣,還有點像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強裝成熟。

而《恰似故人歸》中,毀容的她認清了自己,也活得更像自己。

輕紗質感的衣物,外加帶有故事感的面具,生生地讓她清冷的表情里,多了一絲凄涼,而因愛生恨的眼神中還散發著絕望。

有時候,她笑的越張揚,就越能感受到那種愛恨交加的絕望。那種隨時都有可能黑化的緊張感拉的滿滿的。

尤其是她把葡萄當仇人的眼睛,不斷踩在上面行走時,在某些時候,還看上去更可愛呢。

我個人覺得,毀了容的順德仙姬,不管是造型,還是人物形象塑造上,以及情緒表達上,都遠比《與君初相識》中的她要驚艷得多。

你覺得,順德仙姬哪個時期的造型更為驚艷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