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原著:席維安到底多愛鐘靈,全部藏在他對小妾的態度里

易興華死在了日本人的槍下,易家落入危難。

易鐘靈和席維安原本勢均力敵的婚姻,瞬間,便低了席家一頭。還沒等易興華入殮,席母就帶著一位風姿綽約的少女親自登門易家。名義上是來吊唁的,實則是讓鐘靈點頭收下這位女子,給席維安做小妾。

席母走的時候,給易家人說了這麼一句話:別太過悲傷,有維安在,日本人不敢在易家放肆。

這話擺明了是說給鐘靈聽的,如今日漸衰敗的易家,是要靠我兒子護著的,所以你識趣點兒,收下這位姑娘,一切都好說。

鐘靈一開始嫁給席維安就是為了易家能夠得到他的守護,如今又怎會不答應呢?

一向正義的鐘秀第一個站出來表示不滿!憤憤地說「爸爸要是在,啟容他們放肆」,說著就握緊了拳頭,要沖出去找席夫人理論。

鐘玉幽幽一聲:易鐘秀,一直替你撐腰的父親不在了,鐘杰杳無音信,大姐早就出嫁了,她也是席家的人,就算你沖出去講理,沒人會將我們姐妹當回事的。

其實這種事情,即便席夫人跟鐘靈說了也不算什麼,這事最終成不成,要看席維安的意見。

畢竟,婆婆可以沒有緣由的為難兒媳,卻不會狠下心來為難自己的兒子。

算定這一點,鐘秀和鐘玉便在心里盤算著即將在席維安身上實施的「陰謀」。

鐘玉、鐘秀聲討席維安

鐘靈和席維安結婚5年,未生一子。

雖說當時已經提倡「一夫一妻」制,但以席家的社會地位,就算席維安娶上十個八個小老婆,也不為過,可席維安卻只鐘情于鐘靈一人。

所謂「不孝有三,無后為大」,以席家的家世,子嗣對他們而言是釘釘重要的家事,可鐘靈結婚5年不曾生孩子,卻還能在婆婆眼下安然度日,全屏席維安護著,還有父親易興華的庇護。

如今易興華去世,易家的頂梁柱倒了,席夫人便迫不及待地往兒子房里塞女人,延綿席家的子嗣。

當天,席維安忙完公務很晚才回到家,彼時上海的時局動蕩不安,很多權勢之家都拖家帶口的離開,尋找安全的避難所,可席維安心里打定主意,不會離開。

在她心里,沒有比守護家人,守護鐘靈更重要的事情了。

卸下一身的疲憊,席維安一到家,就端上了一碗熱騰騰的蝦面,家里的仆人說,是鐘靈特意吩咐廚房準備的,掐準了他回家的時間。

端起那一碗香噴噴的蝦面,席維安的心里活動是這樣的,原著中這樣寫道:

他對她是一見鐘情,但真正離不開她,是在婚后。她給了他一個溫暖到心里的家。在外面槍林彈雨,鮮血里趟過,回到家統統會忘卻,總有熱湯熱飯,總有整潔的衣物用品,總有一顆安寧的心。

這大概就是當初易興華認定鐘靈嫁給席維安不會錯的原因吧。易興華把鐘靈嫁給席維安,不僅僅為了易家,也是為了鐘靈自己。

鐘靈不光彩的身世早晚會曝光,那麼她上海名媛的身份也會因此大打折扣,而席維安完全有能力力排眾議保護她,守護她內心那份自尊和要強,反過來,席維安這個粗放的男人,身邊也需要一位溫文爾雅的妻子,所謂,互補的夫妻,才能走的長遠。

就在席維安端起那碗熱騰騰的蝦面準備坐下來享受美食時,突然發現餐椅上寫著「 納妾者不準坐」六個大字,席維安不明所以,隨后,又聽到一聲女人的尖叫聲,更是云里霧里。

原來是鐘秀將鐘杰的一個人體解剖形體掛在了「小妾」的客房里,那女子以為房間里有鬼。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席維安的表妹「容嘉葉」。

看到容嘉葉被嚇得不輕,黃瑩如瞅了鐘秀一眼,示意她趕緊給客人道歉。誰知,鐘秀很扭,正面剛起了席維安: 姐夫,我平日敬你是個愛護妻子的好丈夫,現在你竟然要納妾,我爸爸還沒入殮呢。姐夫,你一直在保護我們,我們很感激,但也不能因為這樣,你就叫大姐受委屈。

一家人看著鐘秀噼里啪啦地聲討席維安,都怕極了,畢竟席維安的槍可不長眼睛。尤其是黃瑩如,一個勁兒地制止鐘秀的莽撞。

可鐘秀絲毫沒有害怕的意思,繼續說:姐夫,你打也好,罵也好,就算你斃了我,我也不怕。

誰知,一個歇了,一個又頂上。

鐘玉拿出了一家之主的氣勢說: 姐夫,你納妾這事,易家不答應。大姐為易家犧牲得夠多了,若不是為了我們,何至于讓這位表小姐進門。接著,目光又轉向鐘靈說: 大姐,你別怕,沒了父親,你還有易家,沒有兒子,席家不要你,我養你一輩子。我別的本事沒有,除了會賺錢。

席維安雖然依舊是云里霧里,卻也七七八八地搞懂了事情的緣由,同時也被這一番姐妹情長給感動了。

他當下就命令呂副官把這位表妹送走,從哪里到哪里去。結果這位表妹不答應了,一邊哭一邊鬧,席維安一個眼色,呂副官就將人扛了出去。

席維安握著鐘靈的手溫柔地說:今晚不是要給父親守夜嗎?我抓緊時間趕回來的,走吧,我陪著你。

「愛」是這個世界上最純粹的感情,但空有一句「我愛你」是不足以體現「愛」的。「愛」中的能力,也許不僅僅指的是金錢、物質,而是那種發自內心的在乎和照拂。

其實,得知席家要給席維安納妾的時候,鐘靈一點都不著急,只有鐘秀和鐘玉急得跳腳。因為鐘靈篤定,席維安不會納妾,更不會不在乎她的感受。

或許從她的身世被揭穿的那一刻,席維安堅定的站在她身后時,她就已經從心里徹底的接受他了,她的真心,他感受得到。

席維安又不傻,怎麼會在剛剛俘獲鐘靈芳心的時候,又去納妾呢?這一點,鐘靈深知,更何況,席維安也不是那種任由父母擺布的男人,不然她怎麼可能結婚五年未生一子,還能占據席家少奶奶的位置呢?

身世拉進距離

鐘靈是易興華和上海一位書寓(舊上海時高級J女的稱呼)的私生女,名叫羅如湄。

所以,鐘靈處處隱忍,盡可能在父親面前做到完美,都是因為身世的低賤,帶到骨子里的自卑。

席維安和鐘靈在一次吵架的時候,為了泄憤,口不擇言的罵鐘靈:我算是看透你了,表面上裝得清高的不得了,骨子里卻透露著涼薄。一邊享受著我帶來的利益和榮譽,一邊不斷地譴責我自私卑劣, 為了利益出賣婚姻的大家閨秀,和四馬路上為錢賣身的又有什麼區別?現在還裝什麼三貞九烈。

當時,鐘靈狠狠地給了席維安一巴掌。

席維安當時以為,鐘靈只是被自己的言語激怒了,可他卻不知道,鐘靈的身世是她內心永遠的傷疤,如果可以選擇,誰有愿意投胎在那樣的肚皮里。

直到鐘秀當著全家人的面拆穿鐘靈的身世,直到羅如湄出現在易家的大廳里,席維安才懂了,當初那句「 為了利益出賣婚姻的大家閨秀,和四馬路上為錢賣身的又有什麼區別」,有多麼刺痛鐘靈的內心。

同時席維安也懂了,為什麼鐘靈會那般的隱忍。

看著淚眼婆娑的鐘靈站在廳堂向父親訴說這些年來自己在易家的處境時,席維安的內心比鐘靈痛10倍。

席維安趕緊走上前攔住即將要離開易家的鐘靈,昂首看著眾人,替鐘靈撐腰。原著中這樣寫道:

你們都可以翻臉不認人,沒關系,鐘靈是我席維安的太太,我認!易家的東西,她全都不稀罕,但她為這個家付出的一切,絕不容任何人漠視!你們都給我牢牢記住,只有你們虧欠她,沒有她欠你們的!

席維安拔出槍往桌上一拍:今晚的事兒,要是傳出去半句,讓我夫人不高興了,你們自己看著辦。

其實,一直以來,易鐘靈的靠山不是易家,更不是易興華,而是她身后的這個莽夫。

可就是這麼一個對她掏心掏肺的男人,她卻從來不給他好臉色看,她曾經對他說: 我可以不要席夫人的頭銜,但我不能不要易家的姓氏。

可到頭來,自己堅守的「一家人」卻把自己當笑話,而自己視為外人的席維安,卻成了她最強大的依靠。

什麼是愛,不就是時時刻刻的守護嘛!

席維安訓斥完易家人,轉過頭來放緩語氣,盡量溫柔地對鐘靈說: 鐘靈,現在不是他們認不認你,而是我來問你,要不要認他們。只要你說不認,往后易家和席家再也不是姻親了,易家的事我一概不管,這些人,我一概不認。

原本還因為「出身」而害怕被人看低的鐘靈,因為席維安的及時出現,又被捧到了高處。那一刻,她才感受到,那個她不曾在意的「席太太」的頭銜,其實才是她永遠的護身符,因為給予她這個身份的是席維安,是疼她入骨的男人,是包容她一切的男人。

那一刻,鐘靈才發現,自己曾經對席維安的所作所為,是多麼的冷冽又自私。也是在那一刻,她才發現,他的高大和偉岸,在她的內心里,或許已經喜歡上了席維安這個粗放的男人。

我特別喜歡一句話: 你的男人,任何時候都是來給你撐腰的,不是來給你講道理的。席維安就是這樣的男人,盡管在這場婚姻里,鐘靈再怎麼忽略他的感受,再怎麼疏遠他,即便他心里百般的不是滋味,可在他心里,鐘靈依然是他需要守護的妻子。只要她需要,他能做到永遠都在。

時間能看清楚一個人,時間也能看清楚自己的心。有時候,不是我們得不到愛,而是被自己的主觀蒙蔽了雙眼,明明對的人就在眼前,你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尋找遠方的他。

繞來繞去,遠方的他,不過是自己的偏見,而眼下的他,才是你一生的依靠。

什麼是對的人?不是符合你擇偶的條條框框就是對的人,而是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生活的篩選,才是對的人。

愛不是在一起說了多少情話,而是在一起經歷了一番世事后,他看清了你的脆弱,你的自私,你的狹隘,卻依然堅定地守護在你的背后,讓你依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