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斛珠夫人》帝旭帶緹蘭去蝶泉穀,真正目的有2個,緹蘭才是順帶

《斛珠夫人》帝旭帶緹蘭去蝶泉穀,真正目的有2個,緹蘭才是順帶
2021/11/29
2021/11/29

帝旭真的會為了愛一個人,而忘記自己的安危,而置自己的國家于不顧嗎?

我認為不會,他雖然是個瘋子,但是絕對是個理智又聰明,智商隨時線上的瘋子。

他喜歡紫簪,可是紫簪死後,他依然活得很好,因為他還有責任。

他恨方鑒明,責怪他,可他依然隨時關心他,想要了解他,因為方鑒明是他的摯友。

他這樣的人,看似瘋子,其實心思最細膩,最不會感情用事,每一步棋都有他的用意,每一步棋都有好幾個目的。

為什麼緹蘭的病一直不好?

其實說到底,那是緹蘭一直自己作出來的,帝旭讓人給她開藥了,她不吃,但是讓她吃寒涼的藥,她毫不猶豫地喝了。

她自己都不愛惜自己,何談別人的愛護。

帝旭曾經不愛緹蘭,一直以替身的身份對待她,卻又一再地被緹蘭吸引,所以他很矛盾,一會對她掏心掏肺,一會對她虐心虐情。

帝旭矛盾,緹蘭也矛盾。

緹蘭剛開始也不喜歡帝旭,一再想盡辦法激怒他,後來卻被他的深情感動,可是她的身份身不由己,她愛上帝旭,對帝旭和她都不好,她想到了死。

所以她不想喝藥,只想趕緊死去,然後逃離這個世界,從此解脫。

就這樣,緹蘭的病越拖越久,越來越嚴重。

但是,緹蘭的病雖然嚴重,但還不足以讓她短時間內喪命,帝旭為什麼迫不及待地要帶她去蝶泉穀泡溫泉?

帝旭僅僅是為了緹蘭的病?當然不是,那不過剛好是一個藉口,順水推舟罷了,我懷疑那個太醫都是跟他們一夥設計出來一場戲。

就是為了引出一個人上鉤。

緹蘭做噩夢了,夢見帝旭被刺殺,醒來後一直不太舒服,帝旭以為是她的病又發了,于是讓太醫來診斷。

太醫看了看她,發現她比較嚴重,很難治療,于是給帝旭一個建議,讓他們去一趟蝶泉穀,那裡有一個天然溫泉,對緹蘭的病有好處。

這時候太醫建議緹蘭去一趟蝶泉穀,這裡離蝶泉穀可不近,而且荒山野嶺,很容易藏著一兩個刺客,在怎麼小心也不可能杜絕這種事情發生。

帝旭前不久,剛被假的褚琳琅刺殺,那個刺客刺來的時候昶王擋了一下,讓帝旭倖免于難。

說明這京都一點都不安全,隨時都有人來刺殺。

加上方鑒明和帝旭正在佈局,已經到了關鍵時候,刺殺他的人隨時都會趕來。

太醫不知道這些事,難道他不知道嗎?

所以,我覺得太醫的建議,其實就是方鑒明和帝旭兩個人設計出來的一場戲,利用緹蘭的病,剛好出門,給那些人機會。

對于帝旭來說,愛緹蘭,也不妨礙他利用緹蘭。

緹蘭到底是誰的人,帝旭還在試探之中,他是一個理智的人,雖然喜歡緹蘭,可他心裡還是有很多的疑惑,他需要再次試探一下她,他死了不要緊,但是這個國家卻不是他一個人的,他可以愛緹蘭,卻不能因為緹蘭失去理智,讓這個國家處于危難之中。

試探緹蘭,只是一個順帶說法,正如他們的計畫,剛好遇上緹蘭久治不愈,緹蘭就成了那個很好的藉口,最重要的是給昶王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昶王自認為自己偽裝得很好,從他回到大微開始,就遊手好閒,無所事事,天天表忠心。

但是帝旭是誰,方鑒明是是,8年戰爭,戰場上什麼樣的人沒有見過?10年治國,什麼樣的偽裝刺客沒有遇見過?

昶王以為只要自己足夠小心,就不會引起帝旭和方鑒明的注意。

他不知道的是,自從他「一眼認出」褚琳琅,然後又抵擋了刺客的劍後,他就完全被確認了,他可不是表面那麼的無能。

他幫助帝旭抵擋刺客,讓帝旭對他放鬆警惕,讓帝旭以為他當時認親不過是因為太過想要姐姐,而他心裡依然以帝旭為先。

帝旭是誰,誰真心,誰假意,他又不是看不出來。

昶王的偽裝,完全暴露了,可他還不知道。

他以受傷為由,天天待在王府不出門,不上朝,其實就是在會見其他人。

當然,昶王以為自己家很安全,無人能夠進入。

可是方鑒明是誰,帝旭是誰,可是這裡的地頭蛇,那昶王才回來多久,而帝旭和方鑒明早已滲透了所有的地方。

昶王見了誰,與誰談話,都在方鑒明的控制之下。

這一次帝旭帶著緹蘭出遠門,其實就是給昶王一個機會,一個證實忠心的機會,可惜他放過了,他還是入了坑。

帝旭出門之前,蝶泉穀裡裡外外都經過一番查探,還留下了很多人在那裡守衛著,就是為了保證萬無一失。

而刺客就藏在了溫泉裡面。

緹蘭下了水過後,帝旭就是一直關注著她,突然他發現水裡有動靜,立馬跑過去保護緹蘭,正好刺客從水裡出現,一掌打到了帝旭,帝旭當場昏迷,方鑒明也因為本身受傷,這時候在重重一擊,當場吐血。

意識到帝旭被襲,方鑒明受傷後,立馬讓方卓英趕緊救場,刺客看見他立馬認出了他的身份, 然後逃跑。

方卓英發現這是一個召風師,一個比較有特殊能力之人,他們會利用朔月之日,力量暴漲,然後刺殺,而今天剛好就是朔月。

帝旭受傷昏迷不醒,立馬回到了寢宮。

第二日,帝旭的身體抱恙,他的身邊太監總管穆德慶當眾宣佈,免朝。

昶王趁機向方鑒明打聽消息,一再要求見一見帝旭,可方鑒明以風寒為由,不宜見人,阻止了昶王的深究。

另一邊,方卓英通過自己的記憶,畫出了那位刺客召風師,方鑒明把畫像給監視昶王的人看,發現那個刺客就是昶王家出現的那位,于是再次確定了昶王的不臣之心。

有些人不管給他多少機會,他都不會珍惜。

帝旭一直想要一個兄弟,一個真正的兄弟,他不在乎他有沒有能力,只要他安心做個王爺,他願意給他寬容,可惜這個兄弟卻想要的他的命。

既然人家不願意要這個機會,那他也毫不在乎這個兄弟了。

這一趟蝶泉穀之行,帝旭的目的都達到了。

第一個他要讓緹蘭感受到他的愛,為了她,願意以身犯險,讓緹蘭慢慢愛上他,不再與他離心。

第二個帝旭試探昶王的野心,被他給試探出來,未來他不會再留手了,昶王危險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