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顔老去被拋棄!她15歲嫁給知名畫家「連續生育8子女」 成黃臉婆「他娶小19歲女子」終貧困離去

藝術為感情之流露,為人格的表現!——張大千

張大千是中國畫壇二十世紀最具傳奇色彩的國畫大家,世人稱其為「五百年來一大千」,也有許多軼事被傳為一時佳話。

除了藝術創造的巔峰之外,在對待感情方面,張大千亦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風流人物。

張大千一生中正式有過婚姻關係的女子一共有四位,這還不包括婚姻外不少的情人和紅顏知己。

所有女子當中,最為特殊的,應當算黃凝素這一人了。

十五芳華那年,黃凝素就嫁給了張大千,而後陸陸續續一共生下了八個孩子。

從年輕窈窕的淑女,到後來成為素 面朝天的黃臉婆。

除此之外,黃凝素還是唯一一位與張大千解除了婚姻關係的女人。

兩人間這幾十年來,究竟是怎樣的是是非非?

張大千的婚姻與二夫人黃凝素

其實真正算起來,黃凝素只是張大千家中的二太太。

張大千最早的未婚妻是他的初戀,兩人還未成婚,未婚妻便早早撒手人寰。

正是因為此事,張大千還出家當了一段時間的和尚,此後便有了「大千」這個法名。

張大千的原配夫人是其母親的侄女——曾慶蓉。

提及這位大夫人,張大千直說「我對她是沒有任何感情的,只是母親一直都非常喜歡她罷了。」

當初母親不顧張大千的反對,硬是把曾慶蓉迎進了家門。

儘管曾慶蓉是個孝順體貼的標準「賢內助」,但奈何張大千從未對她有過半分愛意,因此兩人成婚兩年多以來,膝下從未有過一兒半女。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曾慶蓉一直未給張家留下後代,張大千的母親心裡卻一直急著抱孫子。

身邊親近的人都知道,曾慶蓉實際上也只是徒擔著一個夫人的虛名罷了,張大千納妾是早晚的事。

比起曾慶蓉的家世來說,黃凝素的出身並不算高貴,甚至只能算是小門小戶的女兒了。

黃凝素1907年出生于四川省內江縣蘭木灣,家庭是非常普通的農戶。

她是家裡唯一的一個女兒,父母所有的寵愛都給到她一人身上。

黃凝素容貌嬌美,身材苗條,且自小便喜愛詩詞書畫,年紀輕輕便時常一人流連于畫廊。

《張氏家譜》上寫黃凝素「賦性聰穎,歡喜書畫」,黃凝素與張大千的這段姻緣,亦是始于書畫。

話說黃凝素和往常一般站在畫廊的玻璃窗門前往內張望,她正聚精會神地欣賞著走廊內的好幾副油畫。

這時有一個人走過來問她:「你喜歡看畫呀,怎麼不進去看看,這外面看有什麼意思?」

黃凝素在此時回過頭來,只見眼前這人一襲長衫,臉上留著絡腮鬍的模樣顯得極為老成,說話慢條斯理,給人一副謙謙君子的感覺。

她笑著回應道:「我也想進去,可是我沒錢呀!」

黃凝素回答得爽朗大方,絲毫沒有窘迫羞澀的模樣,一時間倒讓張大千心情愉悅。

張大千問黃凝素,「我和畫廊的老闆很熟,我跟他說一聲,不知道你想不想進裡面去看看?」

黃凝素後來才知道,原來眼前的這個男子,就是自己仰慕已久的畫師張大千。

十五芳華,嫁作他人婦

後來在張大千的通融下,黃凝素時常到畫廊內去面對面地觀摩大師的作品。

一來二去,黃凝素與張大千逐漸熱絡起來。

張大千心底對黃凝素有幾分好感,恰好又有了納妾的機會,因此便向黃凝素提出了結婚的請求。

此時她正是十五芳華的妙齡少女,正是情竇初開的時候。

黃凝素沒想到,她心底愛慕張大千的才華多年,竟然能真的等到與他邂逅結緣的那一天,心中自然是應允的。

黃凝素回到家裡,將她與張大千的事情一一道來,也向父母坦誠了要嫁與他為妻的想法。

對于這段婚事,黃凝素的父母是極力反對的。

張大千家裡原本就有一位妻子了,你嫁給他,必定就只能當個填房,何況你比他小了整整八歲,你們未必就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婚姻不是兒戲,談戀愛和結婚更是兩碼事,結婚以後,除了要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瑣事,上面還有婆婆和大夫人,你才十五歲的年紀,未來還有更多更好的選擇,根本不急于一時。

黃凝素一心沉浸在她和張大千愛情的憧憬中,又怎麼聽得進父母的諄諄教誨。

對于這段感情,黃凝素據理力爭,絲毫不讓。

張大千說了,他家裡的那位原配夫人,是他母親一意孤行給他娶回來的,他們兩個人根本就沒有任何感情,只是一個虛名罷了。

我和大千我們兩個人是真心相愛,他跟我保證過,待我嫁過去了,必定好好待我,不讓我受半分委屈,家裡的瑣事也用不著我操心,我們只要好好過我們的小日子就是了。

我已經決心要嫁給他了,不管你們怎麼勸我都沒用的。

黃凝素當時年紀還小,不懂得太多人情世故,她心裡的想法也很簡單。

「不管張大千家裡有幾個夫人,只要有張大千的寵愛,這個家裡就還是我說了算。」

父母拗不過黃凝素的堅持,只好答應了她和張大千的這門婚事。

正值十五芳華的黃凝素,便這樣進了張家的大門,成了張大千的二夫人。

提及黃凝素,曾慶蓉與她初見那天就對她印象十分深刻。

「我第一次見黃凝素,是在她嫁進張家那天。一身紅色的喜服襯托得她非常精神,整張臉上都笑盈盈的。她進門的時候,還是張大千親自己牽著她過門的,還從來沒有見他對誰這麼上心過。」

在黃凝素進門之前,曾慶蓉與張大千相處了將近十年,但這十年以來,張大千雖說未對她冷言冷語,但也一直沒有過多的熱絡及關愛,兩人一直是相敬如賓的狀態。

看到自己的丈夫對其他女人這麼體貼,不論再寬宏大度,曾慶蓉的內心總是會有些許不平靜。

紅袖添香,卻也抵不過紅顏易老

黃凝素嫁進來之後,在張家是十分得寵的。

黃凝素與張大千兩人本就喜愛書畫,志趣相投,常常都有說不盡的話題和想法。

張大千在書房作畫之時,亦是黃凝素在旁紅袖添香,為其磨墨,調色,甚至還能夠與張大千一起討論作品的立意與構思等細節,兩人常常在書房裡暢談古今,歡聲笑語。

在那之前,張大千是從來都不許別人進入他的書房的,就連曾慶蓉也不例外。

而如今黃凝素偏偏就成了那個「例外」。

黃凝素如此體貼聰慧,因此深得張大千愛護。

當時張大千很多名作的靈感來源,都是來自于黃凝素一人。

在一些書法成品中,也屢屢可見張大千所述關于黃凝素的文字與愛意。

兩人整日裡如膠似漆,張大千外出採風時也常常帶著黃凝素一同前往,極盡寵愛。

據張氏家譜載:「黃凝素善伺公意,甚得公歡」。

儘管張大千對黃凝素的溫柔乖巧非常喜愛,但張大千的母親一開始對黃凝素是不大喜歡的。

張大千的母親曾友貞出身名門,篤信基督教,平日裡治家嚴,規矩家教極多。

在她看來,「既然嫁人了就該有個嫁人的樣子,成天跟著夫婿拋頭露面出門的算是怎麼回事。」

因為黃凝素熱愛琴棋書畫,在家裡除了陪伴張大千之外,幾乎很少過問家裡的瑣事,也從來都沒有做過什麼家務,真正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兒媳婦。

對于封建傳統的老人家來說,黃凝素的這個做法讓她非常不滿意。

「讓張大千娶她回來是給我們傳宗接代生孩子的,現在家務也不幹,孩子也沒生一個,還一天到晚地往外面跑,這不是給我娶了個兒媳婦,怕是給我找了個祖宗!」

在那個母憑子貴的年代,黃凝素後來的肚皮也真是爭氣。

婚後沒過多久,黃凝素便懷上了張大千的第一個孩子。

之後幾十年的時間裡,黃凝素陸陸續續一共為張家生下了八個孩子。

曾經曾友貞深怕張家會就此斷了香火,而今黃凝素卻一下子讓她再也沒有了後顧之憂。

黃凝素如此賣力地為張大千開枝散葉,一開始看她不順眼的公婆後來對她也開始慢慢改觀。

然而隨著家裡的孩子越來越多,自然而然地,黃凝素陪伴張大千的時間便越來越少了。

不但如此,因為多次懷孕與生產,黃凝素的體型和容顏也漸漸發生了變化。

因為懷孕時和坐月子時需要攝入大量的營養及補品,黃凝素逐漸變得臃腫起來,再也不復當初輕盈苗條的那般模樣。

除此之外,黃凝素照顧這麼多孩子愈發感覺力不從心,雖說身邊有保姆和大夫人曾慶蓉在給她幫帶著,但她卻一日日地衰老起來,比不得十多歲那般昳麗的容顏。

剛生孩子的前幾年,張大千還會帶黃凝素一起遊山玩水。

可漸漸地隨著家裡的小孩越來越多,黃凝素不得已只能留在家裡照看小孩,一年到頭的時間基本上都呆在家裡,很少再陪張大千出過門。

黃凝素身為人母的艱辛不得而知,日復一日,紅顏老去,歲月也蹉跎盡了她那副愛美的心思和絢麗的打扮,從早到晚,她都在為家裡的八個孩子操勞。

兩人之間的話題,也從風花雪月變成了孩子和家庭。

黃凝素深知自己已然成了一副黃臉婆的模樣,

「你是不是也覺得我變老了,變醜了?家裡的孩子那麼多,很多瑣事是說不完也做不完的,雖然有大夫人一起幫我操持著,但我作為母親自然很多事情還是要自己親力親為的。你一年到頭都在外頭寫風,又哪裡知道我身為人母的艱辛和心酸?」

從那次談話以後,黃凝素對張大千逐漸失望了。

當初與張大千在一起,我仰慕他那一身驚才絕艷的才華,他愛我那張年輕俏麗的臉龐。

我曾經以為我們是真心相愛的戀人,我和他的精神都是高度契合的。

只不過這些真心,最後都抵不過歲月的蹉跎。

張大千是一個熱愛浪漫與山水的才子,又怎麼會甘願拘泥于這家庭後方的小角落呢?

終是一別兩寬,各自安好

後來在北平,張大千認識了比黃凝素還年輕十歲的楊宛君。

楊宛君出生于1917年,是土生土長的北平人,父親是一位彈月琴的老藝人,楊宛君自小便跟著父親學藝。

當時楊宛君是北平城內觀音閣唱京韻大鼓一名曲藝演員。

她和十五歲那年的黃凝素一樣,聰明、漂亮,且多才多藝。

據張大千說,「初見楊宛君時,她正在臺上唱《黛玉葬花》,一口唱腔玲瓏婉轉,纖纖玉手柔弱無骨,十分惹人憐愛,我對她是一見鍾情。」

後來張大千在公園裡,兩人再次相遇,就此開始熟絡起來,而後感情日深。

張大千請好友于非玘到楊家提親,楊宛君一開始也是有諸多顧慮的。

先不說兩人整整差了十九歲的年紀,更何況張大千家中早有了兩位夫人,關係復雜。

最後到楊家做媒的,除了他的好友以外,就連他的二夫人黃凝素也親自來了。

黃凝素對楊宛君笑著說:

「妹妹你這不用擔心,你要是嫁進我們張家,可算是給我幫了個大忙了。近些時間我們忙著照顧孩子,都沒個體貼的枕邊人來和大千說說話,你若來了,大千總算是有了個伴,我們也能安安心心地打理家務事了。」

楊宛君見張大千的夫人們都親自上門來到了家裡,心中先前的顧慮也早已煙消雲散,便答應了張大千結親的請求。

婚後不久,張大千便帶著楊宛君前往日本度蜜月。

自從楊宛君過門以後,黃凝素便徹底失去了張大千的寵愛,身邊既沒有能說些知心話的朋友,也沒有什麼能讓她真正快樂的事情。

從那開始,黃凝素便開始學會了打麻將,這也是唯一可以讓她消磨時光的愛好了。

過沒多久,她在麻將館裡越發地沉迷下去,家裡的孩子都丟給保姆和大夫人帶著,自己一天的時間幾乎都泡在麻將館裡。

在這過程中,黃凝素認識到了一位比自己年紀小很多的男子。

這位男子是當地一家公司的小職員,知道黃凝素是大畫家張大千的二夫人,因此便生了幾分不軌的心思。

他開始對黃凝素噓寒問暖,聽她傾訴她的煩惱和苦悶之事。

一來二去,兩人竟漸漸生些情愫來。

黃凝素也漸漸地對這位男子產生了感情,就這麼紅杏出牆了。

在男子的慫恿下,黃凝素還與張大千提出了離婚的想法,她堅決要與那個男子在一起。

張大千見黃凝素去意已決,便同意了離婚。

臨走之前,黃凝素還向張大千要走了一筆高昂的安撫費用。

至于家裡的八個孩子,黃凝素通通都留給了張家,一個都沒有帶走。

本以為帶著這筆錢財便可以與愛人雙宿雙飛,豈料黃凝素卻遭遇了一場愛情的騙局。

那位男子在騙光了黃凝素的那筆錢財之後,整個人卻像人間蒸發了一般,黃凝素再也找不到他了。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黃凝素最終貧困而孤獨地過完了自己的一生。

她與張大千的這段婚姻,亦是以離婚收場,終究是一段有緣無分的感情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