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心理師》原著:從賀頓的兩段感情,看清她久治不愈的童年傷痛

《女心理師》原著:從賀頓的兩段感情,看清她久治不愈的童年傷痛
2021/11/25
2021/11/25

賀頓經營著一家心理診所,丈夫柏萬福是她的助手。

柏萬福是個老實木訥的男人,負責診所的接待收銀等工作,在妻子賀頓的影響下,柏萬福對心理學也略懂一二。

心理師們的工作會議,柏萬福也會參加, 在「配不上」賀頓的這件事上,柏萬福是心知肚明的。

柏萬福發現賀頓在外面有情人後,沒有大哭大鬧,而是平靜地成全了賀頓和錢開逸,柏萬福對「第三者」錢開逸說:

「我告訴你,這世上男女相愛的方式有很多種,表達的方式也有很多種。其中有一種,就叫退出。」

柏萬福的清醒和大度,讓錢開逸刮目相看,賀頓在與柏萬福的婚姻瀕臨破裂的關頭,對愛情和婚姻有了更深刻的認知,她沒有奔向英俊瀟灑的錢開逸,而是下定決定要和柏萬福共度餘生。

在錢開逸和柏萬福兩個男人中間徘徊的賀頓,有她狠心的一面,她不顧丈夫的體面,「坦蕩光明」地去和錢開逸約會,柏萬福沒有刻意跟蹤,就在酒店門口堵到了賀頓和錢開逸。

賀頓對錢開逸也並不仁慈,歡愛過後,賀頓立馬開口跟錢開逸借錢,錢開逸的真心被她踐踏得稀碎。

錢開逸對柏萬福說:「在應該說出真相的時刻保持沉默,是一種卑鄙。告訴你,我不是第三者。你才是第三者。」

錢開逸因「聲音」愛上賀頓

錢開逸是電臺主持人,「除了享有一匹油光水滑的亮嗓之外,其他方面也很俊逸,身材高大鼻樑英挺嗅覺上乘,眉清目秀視力超拔,耳朵也像藏獒一般靈醒」。

而《女心理師》原著裡的賀頓,身材矮小,皮膚黑,五官平淡,但就是這樣其貌不揚的女子,讓錢開逸對她動了心。

錢開逸為尋找電臺女搭檔,踏破鐵鞋無覓處,在書店遇見了購買心理學譯本的賀頓,被她富有磁性的聲音所打動,終于說服賀頓來錄製節目。

書中寫道:「賀頓的聲音具有一種無可比擬的誘惑力。它不像一般女子的聲音,單純是性感而嬌柔。它有一種柔滑的力度,柔滑讓人生出憐愛,力度不等于膀闊腰圓的強悍,而是潤物細無聲的堅韌。」

錢開逸和賀頓錄製的是情感心理類節目,賀頓本就是心理學出身,可以說完美契合了錢開逸的需求,兩人配合得十分默契,錢開逸理解並欣賞著賀頓。

錢開逸的表白,是浪漫富有詩意的,他說要和賀頓合作一台感情類的節目,賀頓問他要做多久,錢開逸說:「那就要看你我的表現了。如果做得不好,也許半年一載就完了;如果做得好,那就是一生一世。」

35歲還單身的錢開逸,的確是適合結婚的物件,他圈子乾淨,感情經歷不複雜,工作體面,而且和賀頓勢均力敵,棋逢對手,但賀頓卻沒有嫁給他。

在兩個男人中間,賀頓選擇了樣貌不佳,腿腳殘障,文化水準不高的柏萬福,和柏萬福結婚後,賀頓依然和錢開逸保持著情人關係。

賀頓在專業上的水準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她混亂的私生活,還是讓柏萬福失望至極。

柏萬福原本以為賀頓不是個風流成性的女人,和他就算沒有愛情,也不至于公然和別的男人出雙入對,直到親眼看見她和錢開逸從賓館出來,柏萬福才不得不認清了現實,賀頓從沒愛過他。

賀頓為「房」嫁給柏萬福

賀頓原名柴絳香,是個農村出身的姑娘,她租住在柏家的房子裡,也因此認識了拆遷「暴發戶」柏萬福。

柏萬福沒文化,小兒麻痹症落下了腿腳輕微殘障的毛病,從工廠下崗後就長期處于失業的狀態,雖然家裡拆遷分了幾套房,但一般女人也不願意嫁給這樣的男人。

柏母為了兒子的婚姻大事操碎了心,為了讓柏萬福娶上媳婦,柏母把心思打到了租客身上,她只把房子租給單身姑娘,賀頓便這樣入了柏母的眼。

柏萬福很在意賀頓的感受,他會主動打掃衛生,不打擾賀頓的生活,為人規規矩矩,雖是個粗人,卻也是體貼心誠的。

有一次柏萬福要坐飛機旅遊,他把保險單上受益人寫了賀頓的名字,柏萬福對賀頓說:「我不配你,可是我死了就能配上你了,我的名字要和你在一起,你用那些錢的時候,你就會想起我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