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讀《女心理師》原著頓悟:賀頓拋棄錢開逸,另嫁他人的真實隱情

讀《女心理師》原著頓悟:賀頓拋棄錢開逸,另嫁他人的真實隱情
2021/11/26
2021/11/26

賀頓說,錢開逸是適合結婚的伴侶。

錢開逸是一名電臺主持人,聲音乾淨,長相俊朗,而且知情識趣,感性卻不濫情,是發自內心欣賞愛慕著賀頓的。

可女心理師賀頓,卻拋棄了錢開逸這個優質男友,火速閃婚嫁給了樣樣都不如錢開逸的柏萬福。

柏萬福,樣貌不佳,腿腳由于小兒麻痹症留下了殘障,文化水準不高,從工廠下崗後靠失業金生活。

並且,柏萬福還有個厲害的老娘,賀頓嫁進這樣的家庭,難免要受婆婆的刁難。

賀頓和錢開逸,是靈魂伴侶,兩人情投意合,十分聊得來,兩人的相識也很有浪漫色彩,錢開逸尋找電臺主持搭檔,尋尋覓覓未果,直到在書店發現了聲音動聽的賀頓。

錢開逸本身是做播音主持的,對聲音很敏感,賀頓一開口,錢開逸就知道她就是自己在找的人。

《女心理師》原著裡的賀頓,長相普通,體型瘦小,皮膚偏黑,是個其貌不揚的女人,但錢開逸不是個膚淺的男人,他賞識一個女人,並不需要她有漂亮的外表。

錢開逸和賀頓的合作,默契感十足,賀頓專業水準優秀,思維敏捷,對很多情感上的看法都讓錢開逸深有共鳴,錢開逸慢慢愛上了賀頓。

35歲還未婚的錢開逸,知道自己要娶什麼樣的女人,賀頓是他真心想要談婚論嫁的女人。

而柏萬福,由于學識不高,和賀頓幾乎沒有精神上的共鳴,兩人除了吃喝拉撒,再少有聊得來的話題,柏萬福木訥無趣,理解不了賀頓的事業心。

賀頓開了心理診所後,柏萬福很無知地問賀頓「聽別人說話怎麼還能掙錢」,甚至柏萬福還以為賀頓從事的是不正當的工作。

錢開逸見過柏萬福後,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他覺得柏萬福完全配不上賀頓,而他才是發掘出賀頓這塊美玉的良匠。

但賀頓卻拋棄了錢開逸,嫁給了柏萬福,讀了《女心理師》原著小說,才看清賀頓的用意,原來她的擇偶觀裡,藏著她難以啟齒的隱情。

理想大于情愛

錢開逸雖好,卻無法做到像柏萬福一樣,無條件支持賀頓的事業。

柏萬福家裡本來條件不好,拆遷後翻了身,坐擁好幾套房產的柏萬福,在婚戀場上也曾挑剔過。

挑來揀去的柏萬福,錯過了最佳擇偶年齡,單身的女人們越來越獨立,柏萬福的房子,很難吸引到願意嫁給他的女人。

賀頓,偏偏就看中了柏萬福的房產。

賀頓出身農村,一路打拼到了大城市,成了心理諮詢師,她想要追求更高的理想,難以繞開現實的壓力。

柏家的房子地處市中心繁華地段,柏母住的房子在一樓,很適合賀頓開心理診所用,賀頓是柏家的租客,和柏萬福接觸多了,賀頓對他有了利用的想法。

《女心理師》原著裡寫道:「如果讓她在兩個人裡面任意挑一個,她當然會挑錢開逸了。但是,此刻看到了房子的格局,她對自己說,我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

娶妻困難的柏萬福,對賀頓很是殷勤,說只要是賀頓想要的東西,他都能給她,賀頓沒有避諱,直截了當地說:「我想要的東西,在你媽那兒。」

賀頓想要的,是柏母住的那套房子。

為兒子婚姻大事愁白了頭髮的柏母,把房子騰出來給賀頓做診所用,賀頓義無反顧嫁給了柏萬福。

被愛是種運氣

比較錢開逸和柏萬福兩人對賀頓的告白,就懂了賀頓為何不要瀟灑帥氣的錢開逸,而是嫁給了「大齡剩男」柏萬福。

錢開逸的求婚,是帶有目的性的,他對賀頓說:「你有一副好嗓子,我有一副好嗓子,這兩條好嗓子加在一起,就是三副好嗓子了。」

錢開逸主動提起和前女友分手的原因,是她不願意生孩子,而錢開逸,是必須要有自己後代的。

賀頓不是丁克,但聽到錢開逸的坦白,心裡還是覺得不舒服,她不願意成為錢開逸的生育工具,她有個人理想,生育不是她身為女人的唯一使命。

更讓賀頓難以接受的,是錢開逸送賀頓到出租房門口後說的一句話:「週末到我們家去,見見公婆。之前先到我家看看,商量咱怎麼跟老頭老太太說。」

賀頓明明還沒有答應錢開逸做他的女朋友,錢開逸已經擅自做主,安排了賀頓見家長,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成為了賀頓臨陣脫逃的主要原因之一。

《女心理師》原著裡寫道:「在這樁關係裡,自己是被憐憫的一方,所以,錢開逸才在根本沒有徵詢意見的情況下,約好了到他家拜見的時間。錢開逸居高臨下,認為自己是在挑選賀頓,賀頓榮幸地被選上了,賀頓就只有笑臉燦爛眉飛色舞的分兒。賀頓只能感激涕零地同意,絕對不可能不同意。」

賀頓長相普通,又是農村出身,而錢開逸,是耀眼的男青年,論條件來講,錢開逸配賀頓的確綽綽有餘。

正是因為錢開逸足夠「完美」,他才不可避免會有優越感,他幾乎沒想過賀頓會拒絕他,但他低估了賀頓的理性,賀頓很清楚這段關係裡,她是被動的那一方,她和錢開逸之間,根本不平等。

「當不平等以愛的名義出現的時候,就讓人在幸福的同時感到憋屈。」

賀頓是錢開逸愛慕的女人之一,卻是柏萬福願意拿命去愛的唯一。

柏萬福坐飛機旅行前,把保險受益人寫了賀頓,他說賀頓花錢的時候,就能想起他;柏萬福對賀頓的愛,幾乎低到了塵埃裡。

柏萬福對賀頓說:

「我會對你好。我不是個有本事的男人,可你有本事,這就夠了,我全心全意地服侍你,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我一句二話都沒有。你愛跟哪個男人說話你就說,我相信你。你愛幾點鐘回家,我都給你留著門。等日後有了孩子,除了生這件事歸你,因為我實在是替不了你,剩下的事都歸我。我一定是個好爸爸,我有耐心,我媽有經驗。我們還有兩套房,一套房咱們住著,另外一套出租,就等于良田百頃,養活著咱們吃穿不愁……」

柏萬福願意遷就包容賀頓,比起那個隨意安排她見公婆的錢開逸,柏萬福的真情實意,才讓賀頓感到舒服和踏實。

賀頓以為自己嫁給柏萬福只是圖房,其實這個男人,比錢開逸更適合賀頓。

自卑感作祟

賀頓和錢開逸的恩愛場景,對于賀頓來說,並不美好。

她委身于錢開逸,並不是單純的愛情或是情欲,而是有利可圖。

錢開逸博學多才,賀頓和他在一起,滿足了她對知識份子的嚮往;更主要的是,賀頓開診所,還需要一筆註冊資金,為了向錢開逸借錢,她不惜拿身體做籌碼。

為了讓錢開逸有內疚感和滿足感,賀頓在床單上動了手腳,她用了裝滿紅墨水的膠囊,騙取了錢開逸對她的憐愛。

《女心理師》原著裡寫道:「錢開逸什麼都想到了,但就是沒想到賀頓向自己借錢。十萬塊,這不是一個小數目,可他大話已經說出口了,再看這個剛剛把處女之寶奉獻給自己的女人,如此為難,要做的又是一件好事,他哪能出爾反爾呢!」

賀頓之所以為了自己的前途不擇手段,是因為她對感情沒有信心,比起虛無縹緲的愛情,抓在手裡的真金白銀和真本事,才是最重要的。

《女心理師》原著「用紅墨水偽裝處子血」的賀頓,註定錯過錢開逸。

賀頓對錢開逸的欺騙和利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自卑,年少可怖的遭遇,讓賀頓無法像正常女人一樣去戀愛結婚。

書中提到,賀頓本名叫柴絳香,小時候父親就拋夫棄子離家出走了,母親改嫁了個粗人,繼父看著青春期的絳香,對她有了非分之想。

繼父抹了很多風油精,[性·侵]了少女絳香,從此賀頓下半身冰涼,醫院卻檢查不出病因,後來賀頓才知道自己的怪病,其實是出于心理原因。

《女心理師》原著裡寫道:「她不能從容地享有幸福,在幸福中會體驗到莫名的危險與不安。幸福這種情感于她是如此陌生和稀有,是令人不舒服的考驗,也是誘惑。幸福誘惑你躲開它,因為你覺得你不配。在困難和苦痛中,由于神經的高度警覺和敏感,賀頓保有清醒的判斷力,但是幸福就不同了。面對幸福她束手無策。幸福是孤獨的,她沒有獨自品嘗幸福的能力,只好把幸福拒之門外。她無法忍受幸福帶來的昏眩和特立獨行,她只有逃避。」

賀頓在性上面得不到快樂,她覺得自己骯髒,絲毫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所以會用婚姻換柏萬福的房子,婚後又和錢開逸保持情人關係。

自卑的賀頓,和自負的錢開逸,註定是兩個世界的人。

錢開逸無法給賀頓足夠的安全感,而那個一無是處,卑微愛著賀頓的柏萬福,才是賀頓可以放心去嫁的男人。

賀頓終與自己和解

賀頓嫁給柏萬福後,柏萬福在妻子的帶領下,有了不少提升。

柏萬福既是賀頓的助手,也是那個永遠為她「托底」的人。

賀頓在治癒他人心理傷痛的過程中,也慢慢發現了自己背叛婚姻是不道德的,這有悖于她成為療愈的心理師的理想。

賀頓主動和情人錢開逸提出了分手,她對錢開逸說:「我不想用無知無覺的身體,維繫越來越遠的靈魂。為了心靈的平穩,為了我的工作,也為了我丈夫的福祉,為了你的安寧,我將就此和你訣別。」

賀頓正視了少女時期受到的傷害,她是純潔的,而那個惡棍才是可恥的。

「那個從絳香蛻變而來的賀頓已經漸漸融化,變得紙片一樣菲薄。代替她的是一個被粉碎後重新黏結起來的女人。軀殼和外表並不重要,真正的改變是在內心。所有的形式都無關緊要,即使是在舊有名字的蛹蛻中,她也羽化成蝶。」

賀頓能夠走出陰影,修復健康的人格,一方面是因為她本身從事的是心理師的工作,給了她很多觸動和拯救;另一方面則是柏萬福對她毫無保留的深愛。

讀《女心理師》原著頓悟:賀頓拋棄錢開逸,另嫁他人的真實隱情。

柏萬福發現賀頓和錢開逸的不正當關係後,選擇了放手,他對錢開逸說:「我成全你們。」

柏萬福對賀頓提出了離婚,賀頓沒有答應,賀頓在婚前就與婆婆簽下了協議,如果她與柏萬福離婚,她需要補償柏萬福一百萬。

可柏萬福撕碎了欠條,沒有為難賀頓,他的大度和寬厚,終于讓賀頓放下了雜念,專心回歸到了家庭之中。

賀頓幫扶著柏萬福前進,柏萬福雖然學歷不高,但並不愚笨,他漸漸理解了賀頓的事業,也成為了她最可靠的助手。

在柏萬福面前,賀頓無需偽裝,她可以自在地做她自己,因為柏萬福和賀頓一樣,都是有「殘缺」的人,陽光自信的錢開逸,根本理解不了賀頓的痛和怕。

表面上看,賀頓選擇柏萬福,是圖房,實際上,她之所以拋棄情投意合的錢開逸,是有她難以啟齒的苦衷。

因為被傷害過而自卑的賀頓,只會低嫁,不敢高攀,她的婚姻,是一種不幸,但看到柏萬福對賀頓的包容和深愛,才知賀頓嫁給柏萬福,才是明智之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