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三姐妹結局:共滅敵人,鐘靈和鐘玉都圓滿,鐘秀失去摯愛

易家的三個女兒易鐘靈、易鐘玉、易鐘秀,個個都是好樣的。

在家國危難之際,易興華為了大義去赴死,易鐘杰前往一線救援喪了命,易家唯二的兩個男丁都為國獻了身,易家又被敵人占領,只剩三姐妹相依為命,她們放下了過去所有的嫌隙,齊心協力對抗外敵,英勇又有智慧,真是巾幗不讓須眉!

美麗家園被侵占,三姐妹英勇無畏除掉敵人

日本人踐踏了易家,把易家花園拍賣掉了,收買人正是沈彬。

也許是他出于報復的心理,又或許是為了不讓財物落入到日本人手里,沈彬讓他們打傷顧姨,逼鐘玉交出一副圣母像,里面藏著滿滿的鉆石。

鐘靈請求沈彬繼續用著那些仆人,或者發放遣散費,允許她們拿換洗衣服和父親的靈位,沈彬顧及舊情,同意了,還讓鐘玉和姐姐妹妹一起住到了柴房。

鐘秀認為這是奇恥大辱,不愿接受。但鐘玉二話沒說就同意了,她向來能屈能伸,因為不住柴房也沒錢找別的住處,唯有置之死地,方可后生。

那屬于自己的美麗家園,卻成了侵略者的夜夜笙歌之地,他們在里面揮霍著、奢靡著,就連鐘秀的小貓都只剩了張貓皮。

在鐘靈的開導下,鐘玉的關心下,鐘秀也逐漸堅強起來了,只要有家人在,只要有愛,柴房也能變成溫馨的小窩。

鐘玉利用自己非同一般的經商頭腦,開了一家「星華成衣店」,鐘靈負責制衣,東山再起指日可待。

生活好不容易出現一點轉機,日本人鷹司忠義又來了,告訴鐘玉她的外公和表哥被處死,所以鐘玉就是周老先生最有競爭力的繼承人了,讓沈彬在河豚宴上勸服鐘玉跟他們合作。

鷹司忠義在易家花園搞了個「 生死游戲」,弄來5把椅子,加上鐘玉一共5個不愿跟他們合作的中國商人,讓沈彬的女友蒙眼敲杯,停則坐,誰坐到寫著「死」的那把椅子上,誰就是被當即處決的對象,直到河豚生魚片料理完成,游戲結束。

鷹司以為自己掌握了這些寧死不屈者的性命,就已經了不起了,可他低估了中國人的聰明和團結,低估了鐘玉姐妹三人的能力,完全沒料到喪命的居然是自己。

廚房的人告訴沈彬做河豚生魚片的廚師突發疾病,沈彬向鷹司請求找新廚師,鐘靈自告奮勇為他們做河豚宴。河豚有劇毒,廚師得嘗過才能給客人吃,而且鐘玉又在自己手上,鷹司量她也耍不出什麼花樣,就同意了。

河豚被一部分一部分卸切,生命被一槍一槍奪去,鐘玉被濺到一層一層鮮血,然而蒙著眼興奮的江采薇,贊嘆刀工的日本人,笑得儒雅的鷹司忠義,皆是冷血的惡魔。

鐘靈的廚藝派上了用場,看著用生魚片和蔬菜鮮花拼出的山水畫,鷹司贊嘆不錯,其他人看鐘靈試吃后才開動。

做游戲的商人就剩鐘玉和其中一人后,沈彬女友為折磨鐘玉,故意延長了時間,直到把生魚片吃完才停止。

最后鐘玉坐到了「死」的椅子上,當鷹司的手下將槍口對準鐘玉腦袋時,得意洋洋的沈彬女友突然開始抽搐、口吐白沫,隨后一命嗚呼了,鷹司的幾名手下也是一樣,而鷹司則是剛夾起準備吃,逃過一劫。

原來是鐘靈在分解河豚時,用涂了毒藥的帕子擦了刀,所以只是她開始切的那幾片沒有問題。

鷹司忠義明白了怎麼回事,立刻拿槍對準鐘靈,鐘玉跑過去救大姐的那一瞬間,突然斷電了,鷹司射了個空,摸著黑瘋狂地尋找她們,不殺掉她們,他是不會罷休。

鷹司忠義的五官扭曲變形,再沒有半分斯文的樣貌,真正的惡鬼!

鷹司在一個房間的床底下揪出來了鐘秀, 鐘秀剛舉起手里的掌心雷,就被惡鬼一手打掉了,還折傷了鐘秀的手臂,威脅鐘靈和鐘玉。

當他拖著鐘秀下樓走到一半時,突然被樓梯上小提琴的琴弦絆倒,滾到了樓梯口。 鐘靈正躲在柱子后,迅速走出來朝著敵人連開了兩槍,但沒有打中他。

當鷹司準備爬起來反擊時,鐘玉手持古董劍出現了,一劍斃命,太颯了!

還得多虧了假意叛變的傭人易忠,以及沈彬的幫助,最后她們一把火燒了易家,以絕后患,只要她們三人同心,就能重建易家。

席維安移情別戀易寄漁,最終跟鐘靈重修于好

戰事吃緊,席維安從外地打了敗仗回來后,就對鐘靈特別冷酷,反而對鐘靈的堂妹易寄漁很親密。

易寄漁本是已經結婚了,鐘秀問她怎麼回來了,她的丈夫呢?寄漁只用帕子擦著眼角沒說話,席維安為她解釋道:

「別提那個混賬東西!要不是我轉道香港,偶然遇到寄漁,還不知道他竟然將她們母女拋下,一家子到美國逍遙去了!」席維安「啪」得將杯子往茶幾一放,怒意橫生。

「當初有消息傳來,說南京城保不住,我們匆匆忙忙收拾了行李就走,帶的現金也不多,要不是剛好遇上維安,恐怕再過兩天,就要典當度日了。」易寄漁滿眼含情,望著席維安。

原來如此,可是易寄漁居然直接稱呼姐夫的名字,一副被丈夫拋棄還很高興的樣子。鐘靈問候丈夫在外面的具體情況,席維安不耐煩地離開了。

聽了呂副官的解釋,鐘靈才知席維安心情不好的原因,所以鐘靈特意給他把飯端到房間,哄著要喂他,卻被席維安的咆哮打落在地,鐘靈的手還被割傷了。

更過分的是,鐘靈因房間的門被反鎖而睡到了客廳,第二天鎖匠檢查門鎖時,門突然開了,里面是穿著睡衣的易寄漁和光著膀子的席維安。

穿著綢緞睡衣的易寄漁站在門里,一頭烏發松散,面若桃紅,目光又是不好意思又是隱隱得意。

易寄漁慌忙擋住門口,卻被鐘秀用力推開,誰知迎面撞上席維安。

鐘靈打量著他,上身赤裸,身穿睡褲,頭髮也散亂。

席維安很生氣,鐘靈也沒敢說什麼,只有妹妹們為她抱不平,易寄漁反倒有理了,說是鐘靈橫刀奪愛在先,揚言是為了給大姐臉面,才不讓維安跟鐘靈失婚的。易寄漁的母親還攛掇著說男人有二心很正常,好在維安找的是自家姐妹,能幫鐘靈籠絡著丈夫的心,是件好事。

鐘玉鐘秀推搡著要趕走易寄漁,席維安暴跳如雷,一點都不顧及鐘靈的情緒,反倒將易寄漁扶在懷里,罵鐘靈得寸進尺。

當鐘靈質問席維安為何如此對她時,席維安說鐘靈沒盡到做妻子的責任,易寄漁也在旁邊添油加醋說鐘靈沒有生下一兒半女,是鐘靈對不起整個席家。

席維安看鐘靈一眼:「我與你夫妻多年,又不是毫無感情,而寄漁并沒有取代你的意思,將來她生下的子女就寄在你的名下,管你叫母親,只要你愿意,你永遠都是席夫人。」

席維安的意思是讓易寄漁為他生孩子,寄養在鐘靈名下,鐘靈從未受到如此羞辱,決心要跟他失婚。

席維安突然性情大變,讓人不可思議,過去的他對鐘靈是百般呵護,若不是如此過分,外人豈能相信他們已經夫妻離心呢?

以鐘靈的智慧,就算是很難過,也能看出端倪,所以當她在醫院碰到易寄漁看婦科時,了解到寄漁因流產導致不能再生育,才被夫家拋棄的后,鐘靈就明白席維安的所做作為了,索性配合他演一出戲。

鐘靈氣勢洶洶找到席維安,將他和易寄漁痛罵一番,強行進入房間,給了寄漁一巴掌,席維安大怒,鐘靈又要扇他,巴掌落到了阻止她的廖道亨臉上。這人是來害席維安的,要找出藏在這里的刺客,也就是陸培,幸好鐘靈及時趕來解了圍。

雖然是做戲,但易寄漁對席維安還是有幻想的,所以鐘靈還是要跟席維安失婚。席維安已經演不下去了,死纏爛打最終重修于好,這對夫妻一起經歷了那麼多事,誰也不能再把他們分開了。

唐鳳梧被關到集中營,鐘玉和孩子終于等到他歸來

日本士兵攻占易家時,唐鳳梧回來被抓個正著。

即使唐鳳梧的外交辭令能縱橫捭闔,但對野蠻無人性的侵略者而言也沒什麼用,該說的都說了,他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保全易家的女性。

「鷹司先生,我可以承擔全部責任,不要為難女人。」

鷹司忠義一笑:「原來唐先生主動留在上海,是為了替易家承擔罪責。好,我也不愿意為難婦孺,請吧!」

鷹司忠義篤定易家的女人跑不了,索性答應唐鳳梧的要求,也同意他跟妻子鐘玉道個別。

鐘玉對唐鳳梧說的最后一句話是:「等你回來,我要告訴你一件大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唐鳳梧雖然不知自己要當爸爸了,但他向鐘玉保證不論花多長時間,都會回來見她!

分別前還在互開玩笑,早知道會分別當初就不要結婚,就不要愛上對方。是啊,要跟最愛的人經歷生離死別,怎能不難過呢?

唐鳳梧被關到了集中營,就算有特使求情,也不可能被釋放。那可是殘忍暴虐,有去無回的地方啊!

但鐘玉一直堅信唐鳳梧不會食言,以他的本事定能活著出來。

抗日結束,生活逐漸恢復正常之時,鐘玉收到一個包裹,里面都是屬于她和唐鳳梧的物件,就在她以為這是遺物時,再看向門口,他等待了無數個日夜的人回來了。

門外站著一個男子,風塵仆仆,身上的衣服數不清有多少個補丁,一雙皮鞋磨破了洞,手里一只舊藤箱,唯有那張臉龐英俊依舊,能令她心跳加快的帥氣瀟灑。

鐘玉終于等到了她的丈夫,唐鳳梧也果真沒有食言。

當唐鳳梧看到一個男娃娃喊鐘玉「媽媽」時,問是鐘玉收養的孩子嗎?鐘玉說這是她的兒子,唐鳳梧以為鐘玉改嫁了,道聲打擾要離開,男娃娃卻喊他為「爸爸」,原來這就是鐘玉當初說的驚喜啊!

最后倆人帶著娃一起出國搞事業了,鐘玉是三姐妹中最圓滿的一個了。

鐘秀好不容易要嫁給陸培,最后卻痛失所愛

跟兩位姐姐相比,鐘秀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她沒能等到歸來的未婚夫。

陸培一直都在追求鐘秀,只是鐘秀不相信陸培這個花花公子能對她做到始終如一,一直沒答應。后來鐘秀逐漸見識到了陸培的英勇,對他大有改觀,終于接受了他。

就在倆人談婚論嫁之時,陸培卻提出了分別,他要去航空訓練學校參軍。鐘秀縱有萬般不舍,也不得不放手,因為她知道陸培一直都心系家國。

是的,她明白,他的秘密都和這個國有關,從未放棄過那顆熾熱的愛國心。他是她見過的,最厲害的神槍手,深藏不露的身手無人匹敵,完全不比大姐夫和二姐夫遜色半分!

要是沒有戰爭該多好,陸培好不容易追到喜歡的姑娘,鐘秀也迫不及待要嫁給他了,只是大家未定,何以為小家?

「鐘秀,我追求你太久了,你甚至都不承認我是男朋友,現在你真的愿意嫁給我嗎?」

「我在上海等你!一直等,一直等,等你回家,我就嫁給你,所以,你一定要平安歸來!」

跟鐘靈鐘玉一樣,鐘秀也在一直等著她的另一半——陸培。

抗戰結束后,鐘秀一邊打理著星華百貨,一邊等待著陸培的歸來,每天到火車站尋找陸培的身影,一直沒有音訊。

直到鐘秀生日這天,一名軍人叫著鐘秀的名字,給她送上一封信,是陸培寫的,只有幾個字,讓她去星華空中花園。

鐘秀到了空中花園后,迎接她的是服務生送來的生日驚喜。鐘秀拿到禮物后,跑去了陸培家,見到的只有抱著照片的陸培媽媽,憔悴不堪,頭髮都白了,原來是 陸培犧牲了

「我的兒子,三年前就戰死了,仗打到最慘的時候,他害怕自己的飛機再也回不來,早就準備好了那些信,托人隔一段時間寄給你。他答應過,要陪你過完這個生日……」

陸培媽媽告訴鐘秀這都是陸培提前準備的,鐘秀失聲痛哭,永遠地失去了最愛她的陸培,但也為他感到自豪。

因為自從父親犧牲后,鐘秀就明白了為何人們會那麼愛國,寧愿死,都不愿意向侵略者妥協。因為沒有國,就沒有家;沒有家,她連自己都保護不了。

但并不是每個人都像父親那樣,有跟敵人同歸于盡的決心;也不是每個人都像陸培那樣,有一去不復返的勇氣;少數人會出賣自己的靈魂,多數人會出賣自己的良心,將屬于他們自己的堡壘變成敵堡,茍且生存。

在那個戰亂的年代,流離失所是常態,多的是像鐘秀這樣痛失所愛的女人,像鐘靈和鐘玉這樣等到丈夫歸來的女人,是少數,是幸運的,像她們姐妹三人這樣勇敢有智慧的女性,更是值得歌頌的。

「昨夜的暴風雨用金色的和平為今晨加冕」,感謝每個時代的先驅者,讓我們有了相對太平安寧的生活,和平依舊是當今時代的主題,愿不再有戰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