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風起洛陽》武攸決:奉命處理薛懷義,為聖人斂財,被百姓詛咒

《風起洛陽》武攸決:奉命處理薛懷義,為聖人斂財,被百姓詛咒
2021/12/13
2021/12/13

《風起洛陽》中掌管內衛、充當聖人爪牙的奉禦郎武攸決,雖然身體多病,但性格沉穩內斂,還是個視妹如命的妹控。

很多人在追劇之餘,都紛紛猜測好哥哥武攸決在歷史上的原型, 有人認為武攸決是魏王武承嗣的,還有認為武攸決是定王武攸暨(ji)的。

其實,從劇情顯示的資訊看,這兩個猜測都不對, 武攸決在歷史上的原型,既不是武承嗣,也不是武攸暨,而是建昌郡王武攸寧。

眾所周知,《風起洛陽》中晉王武慎行的歷史原型,就是梁王武三思,在劇中,武攸決稱呼晉王武慎行為堂兄,對武慎行畢恭畢敬,動輒就要下跪,唯武慎行馬首是瞻。

而歷史上的武承嗣,雖然出身二房,但他是武三思的堂兄,又是武氏家主,武則天欽定的第二代周國公,在女皇心裡的武氏子侄中排名第一,官職一直都比武三思高,武三思也要屈居其下。

況且,歷史上的武承嗣早在太子被冊立前就死了,就算馬親王在劇中給他續命讓他活到長安年間,也只有武三思在武承嗣面前謙恭的份,而絕不會出現武承嗣動輒給武三思下跪的情況呀。

所以,武攸決的原型人物,絕對不是武承嗣,熟知歷史的馬親王,不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

而歷史上的武攸暨,則是女皇二伯父、追封楚僖王武士讓的孫子,他的父親就是被女皇賜死的堂兄武懷遠。

武攸暨初封千乘(sheng)郡王,二婚尚女皇的老閨女太平公主,因此晉封定王;長安中曾被降為壽春郡王;中宗復位後,複封定王;降封諸武時,又被降為樂壽郡王;因為死在太平公主與玄宗火拼前,所以被睿宗追封定王,諡號忠簡。

以武攸暨的身份和地位,不但是大周唯一的駙馬爺,還是武氏子孫中僅次于武承嗣、武三思,排名第三位的宗王,所以,他在堂兄武三思面前,也不會像劇中武攸決那樣的謙卑,動輒要給武慎行下跪,不然,讓驕橫的太平公主臉往哪擱?

再說, 武攸暨是女皇的親女婿,多數時候都是高高在上的充當吉祥物,根本沒有出任過什麼官職,所以,武攸決的歷史原型,也絕對不會是武攸暨

那麼, 《風起洛陽》中的武攸決的歷史原型到底會是誰呢?

其實很好猜測,雖然女皇封了一堆親侄、堂侄為王,但除去早亡的宣城郡王武敬道、九江郡王武攸歸、恒安郡王武攸止、潁川郡王武載德。

再排除棄官歸隱的安平郡王武攸緒;籍籍無名的河間郡王武尚賓、高平郡王武重規之外,能拎出來用用的也就那麼幾個,即河內郡王武懿宗、臨川郡王武嗣宗、建安郡王武攸宜、會稽郡王武攸望,以及建昌郡王武攸寧。

但武懿宗、武嗣宗兄弟領兵出外;武攸宜、武攸望則多數時候留守西京; 留在神都女皇身邊的高層就只有武攸寧了,而武攸甯也是武氏子弟中,僅次于武承嗣、武三思、武攸暨,地位排名第四的宗王。

武攸甯是武攸暨的堂兄,也是武士讓的孫子,他的父親是早死的武懷道,《舊唐書》記載說武攸甯是武攸暨的親兄,都是武懷道之子,其實有誤,從武攸暨的孫子武充的墓誌記載可知,武攸暨是武士讓之孫、武懷遠之子,所以,他倆是堂兄弟關係。

武攸甯初任鳳閣侍郎,載初元年時,在堂兄武承嗣取代蘇良嗣出任文昌左相、同鳳閣鸞台三品、兼知內史事時,身為鳳閣侍郎的武攸寧則升職納言。

天授元年九月初九,武則天建立大周,改元天授,大赦天下。十三日,立武氏七廟,封贈宗室諸王,身為女皇堂侄的武攸寧封建昌郡王,食實封四百戶。

此時的武攸甯,在武氏子弟中的地位,僅次于武承嗣和武三思,還在時為右衛將軍的武攸暨之上,等武攸暨尚主後,沾了太平公主的光,才一躍成為武氏第三號人物,武攸寧則降為第四。

此後,武攸甯歷任納言,左羽林大將軍,冬官尚書、夏官尚書、同鳳閣鸞台平章事等職,在聖曆之前與武承嗣、武三思同執國政,聖曆之後與武三思繼續當國,很受女皇信任,武則天要處理隱私秘事時,就交給武攸寧去辦。

史書記載,武攸甯為女皇辦過兩件私事比較知名,其中第一件就是誅殺男妃薛懷義。

薛懷義,即馮小寶,是女皇第一個寵愛的男妃,在感情濃烈時,女皇很大方,給予薛懷義各種名利和地位,讓他威震天下,但由于薛懷義過于驕橫跋扈,終于引起女皇的反感。

證聖元年(695)春,不甘失寵的薛懷義火燒明堂,把女皇惹毛了,就命建昌郡王武攸寧把這個昔日的寵妃薛懷義處理掉。

武攸甯在女皇的授意下,秘密選擇一百多個強壯有力的宮人,在當年二月初四日,由太平公主出面,召薛懷義入見瑤光殿。

不知是計的薛懷義剛進殿,武攸甯就指揮宮人一擁而上,大周第一寵妃薛懷義不虧是以陽道壯偉著稱,的確是極有力氣,在群毆中依然能夠作困獸之鬥。

武攸寧眼看糾纏半天還拿不下他,就親自下手,掂著錘子從薛懷義身後猛然錘擊,猝不及防的薛懷義腦裂而死,太平公主讓武攸寧悄悄用車子把薛懷義的屍體運到白馬寺,焚燒後造塔。

長安四年(704)四月,女皇再一次向天下僧尼徵稅,要在神都北的白司馬阪建造大佛像,主持這件事的,就是時任春官尚書的武攸寧。

武攸寧很能聚斂財富,很快就籌集到十七萬餘緡錢,由于大佛像耗費的資財人力非常巨大,同鳳閣鸞台、兼知內史事李嶠就上疏勸諫女皇。

李嶠建議女皇,把籌集的十七萬錢分散施捨給貧苦百姓,每人給錢一千,也能救濟十七萬多戶,拯救百姓于饑寒之苦,減少臣民勞役之勤,既可以順應佛祖慈悲為懷的本心,又能讓百姓感受到聖明天子的恩澤,這才是人神歡喜、功德無窮的事,賑濟百姓求取現世的功德,怎麼也比修造佛像去成就來世的因緣來得更好啊!

監察禦史張廷珪也勸諫女皇遵從佛祖清靜無為的教義,免除工役。女皇覺得李嶠、張廷珪勸諫得很有道理,就採納建議,停止了修建大佛像的工程。

從武攸寧的官職和事蹟看,他比武懿宗、武嗣宗等人,更受女皇姑媽的信任,而他為女皇所做的事,也都在《風起洛陽》中內衛頭頭奉禦郎武攸決的范圍內,所以,武攸決的歷史原型,最大可能就是建昌郡王武攸寧。

如果說武三思以武承嗣為主,那麼武攸甯就是以武三思為主,武承嗣死後,武三思成為武氏家主,武攸暨只是吉祥物,其他諸武又提不起來,就只有武攸甯能和武三思比肩。

因此,在則天末年的長安年間,朝中諸武混得最拉風的,也就是武三思和武攸寧,很符合《風起洛陽》中的人設,晉王武慎行高高在上,諂媚聖人,奉禦郎武攸決唯堂兄馬首是瞻,謙卑有禮,竭力配合。

就在武三思、武攸甯兄弟當國狼狽為奸時,他們為了聚斂財富,還專門設置勾使一職,在法外胡亂徵收財物,百姓們十家裡,有九家被逼得傾家蕩產,毀族者十之七八,被破家的老百姓無處說理,只能向蒼天喊冤,路上都是長籲短歎的百姓。

武攸寧又專門修築二百多間長一百多步的大庫房,來貯藏搜刮來的財物,但還沒等使用,就遇到天火,把大庫燒了個一乾二淨,不留一錢。

百姓們聽說後,無不痛恨地咒駡他。據說在天火之後不久,武攸寧就得了足疾,腳腫得跟甕一樣,酸楚不能忍受,幾個月後,就因此而死,人們都說是武攸寧壞事做多遭報應了。

通過武攸寧的命運軌跡,也可以推理《風起洛陽》中武攸決的結果,他大概要在武慎行的裹挾下幹壞事,然後舊疾發作而死,或者為了拯救妹妹而死,總之死得必須悲壯。

為什麼說他要在武慎行的裹挾下幹壞事呢?就不能是他自己的主觀意願嗎?

咳!畢竟在劇中虛構的妹子武思月是正面人物啊!有正義的小內衛阿月在,疼愛妹妹的哥哥武攸決,怎麼能是心甘情願去幹壞事的形象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