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顧長衛緋聞這麼多,蔣雯麗為何不離不棄?

顧長衛緋聞這麼多,蔣雯麗為何不離不棄?
2021/10/22
2021/10/22

2009年5月,深夜。

北京薊門橋附近,一條人煙稀少的胡同裡。

一名狗仔躲在暗處。

鏡頭對準了一輛黑色賓士商務車。

四周黑黢黢的,沒有一絲人煙。

他往車裡看去,一男一女已經從駕駛座,進入了後座。

緊接著,擋板、窗簾被拉上。

汽車出現了可疑的晃動。

50分鐘後,擋板才被重新拉起。

狗仔連忙舉起相機抓拍。

男人正是顧長衛,蔣雯麗的老公。可車裡的女人卻不是蔣雯麗。

第二天,媒體寫下標題——

《顧長衛胡同暗處「車震門」全記錄》。

這不是顧長衛第一次被拍到「出軌」。

早在7年前,顧長衛導演電影《孔雀》的時候,就曾與張靜初傳出過緋聞。

這些年,他的「黑歷史」一波接著一波。

但無論外面如何傳,蔣雯麗都充耳不聞。

蔣雯麗是誰?

很多人只知道,她是馬思純的小姨。

但在十年前,她可是霸佔銀幕的「雙料視後」,包攬過國內所有的電視大獎。

《金婚》裡,她從20歲少女的天真無邪,演到垂垂老年。

每一個年齡段都活靈活現。

《霸王別姬》裡有個出彩的片段,至今被當作優秀案例。

蔣雯麗飾演的妓女母親,帶著兒子小豆子去求人收留。

眼淚鼻涕一抹,哭得似真似假。

語氣卻咄咄逼人。

「您老好歹得收下他!」

眼波一流轉,狐媚勁兒上來。

「您只要收下他,怎麼著都成。」

說完,她軟軟地往地上一跪,跪出個勾人的曲線。

演這個角色時,她只有24歲。

還在電影學院讀大四。

演技卻很驚豔,極有天賦。

竇文濤說:「這個女人是個妖精。」

誰也想不到,拍完這場戲,她就消失了。

再有導演想找她拍戲,遍尋不到。

原來,她一拍完就嫁人了。

跟隨丈夫去美國定居。

那時,丈夫顧長衛是國內數一數二的攝影師。拍過張藝謀的《紅高粱》。

她以為,家庭是她的港灣, 能呵護她無處安放的靈魂。

後來她才知道,她錯了。

但在當時, 她內心深處,有一個豁開的缺口,正在急需愛、關注和安全感。由不得分說。

這種匱乏,根源來自童年。

蔣雯麗的童年,像老家安徽的陰雨天一樣。灰色,且壓抑。

父親是工程師,遠在新疆,一年只能回來2次。母親是鐵路話務員,工作繁忙。

上學後,她被迫頻頻轉學。

「一個班的人還未認全,就轉走了。」

被冷落、被忽略、被迫顛沛流離的日子,讓她嚴重缺乏安全感。

敏感又自卑。

成年以後,她防禦感重,像一個游離人,存在于集體中。

有段時間,她在家鄉的自來水廠做女工。

廠裡人際關係複雜。她不善交際,沒有朋友,身邊的一切讓她窒息。

沉悶的環境,壓抑的成長,令她愈發敏感。

只有在舞臺,她的生命之光才點燃。

有一天,她參加文藝匯演,下臺後,舞臺總監對她說:「你的舞臺表現力很好,可以試試電影學院。」

那年,北電的考試題目是《地震之後》。

別的考生都在表演哭天搶地。

只有蔣雯麗,一如既往地,靜靜地找了個角落抱膝坐下。

但腦海中,浮現出姥爺給她看過的一幅畫——《墓地的孤女》。

一瞬間,她化身孤女。

含著眼淚,望天。

于蔣雯麗而言,她只是呈現自己某一時刻的狀態。

但之于考官,這是藝術天賦。

身邊的考生來來去去,可考官們的注意力全被她吸引。

「你表達出了一種生命感。」

之後,蔣雯麗進入北電,逃離小鎮,孤身一人來到大城市北京。

新天新地裡,她逐漸長開,生動無比。

誰都不敢小覷她的前途。

但蔣雯麗,就像一個寒冷的孩子,渴望著一盆火。她也在渴望愛,來彌補自己多年的缺失。

就這樣,她遇見了王全安。

蔣雯麗的初戀,是大學時的師兄王全安。

1989年,她主演電影處女作《離離原上草》。

男主角,正是王全安。

戲裡纏綿悱惻。

戲外暗生情愫。

閒暇時,他會帶她去旅遊。

兩人在遼寧丹東的錦江山公園裡拍照。

一個高大帥氣。

一個嬌俏可人。

老師同學都說,這是一對金童玉女。

那段時間,蔣雯麗不再緊張、自卑。

愛,給了她慰藉。

但一個更有光芒的男人走來,進入她的生活。

他就是顧長衛。

蔣雯麗第一次知道顧長衛這個名字,是在《紅高粱》的片花裡。

上面寫著:攝影 顧長衛。

她覺得這個男人太有才華了。

「他的鏡頭能實現夢想。」

1989年,顧長衛32歲。

好兄弟張藝謀、陳凱歌給他舉辦了一個生日會。蔣雯麗跟著朋友去了。

她走進去,看見周圍人都在高談闊論。

只有一個其貌不揚的男人坐在那裡,悶不做聲。

正疑惑間,那個男人向她走來。

「你好......」

他漲紅了臉,半天憋出了倆字,就再也說不出話了。

蔣雯麗站在原地,尷尬地微笑。

有人走過來介紹,「這位是顧長衛。」

她才如夢初醒。

原來,傳說中的人就在眼前。這樣一想,眼前人就多了一層光環。

生日會之後,顧長衛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拍完戲,他會給她帶禮物。

興致一起,連寫幾封情書送給她。

蔣雯麗雖感動,但男友猶在身側,只能婉拒。

1992年,陳凱歌執導《霸王別姬》,裡頭有一個妓女母親的角色。

顧長衛與陳凱歌交好,第一時間就把這個角色留給了蔣雯麗。

戲份不多,7分鐘。

卻異常出彩。

憑藉這個角色,蔣雯麗名聲大噪。

可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

王全安知道是顧長衛引薦的,很生氣,堅決分手。

這一分,倒如了顧長衛的願。

蔣雯麗被顧長衛俘獲。

顧長衛雖長相平平,但他身上西北男人的沉穩和質樸,讓她很有安全感。

「我渴望穩定的家庭生活。」

1993年《霸王別姬》殺青後,兩人就結婚了。

剛結婚時,連結婚照都沒拍,在北京租房。

東城、西城、南城、北城,都住過。

許多人不理解她的選擇。

一夜成名,前途大好,為什麼捨棄內地電影市場,早早投身于家庭?

但不論外界如何質疑,蔣雯麗甘之如飴。

她跟著顧長衛去美國定居。

在家庭之中,定下來,相夫教子,覺得自己被愛、安全感包圍。

這種生命狀態,就是她的理想狀態,她窮極整個童年,都沒有得到過。

如今,她終于等到了。

為此要她放棄事業,她也覺得沒問題。

她說,「收拾收拾家,然後帶帶孩子,我覺得對我來說是非常享受的事情。」

可婚姻太多變數。

就在她以為未來可期的時候,意外出現了。

因為眼疾,顧長衛在美國的工作也沒保住。

賺錢養家的重任落到了蔣雯麗頭上。

1999年,兩人回國。

顧長衛在家修養,還去中戲上了一個大專班。蔣雯麗則重新出山,拍電視劇。

幸運的是,時隔5年,圈內人沒有忘記她。

一回國,她就接演了《牽手》裡「夏曉雪」。

倔強又溫婉。

一如戲外的她。

33歲,她一舉斬獲飛天獎、金鷹獎。

站在領獎臺上,蔣雯麗舉著手裡沉甸甸的獎盃,享受著萬眾矚目和掌聲。

一種前所未有的自信席捲而來,讓她渾身舒暢。

「演電影、電視劇我可以說是得心應手了。」

「當演員、做導演的經歷讓我適時打開了自己,解放了心性。 更重要的,看問題的角度也開闊了許多。」

走出家庭,在更廣闊的天地裡,她獲得了巨大的肯定。

這種肯定,讓她在關係中獲得平等。

他們手牽手,並肩走上紅毯。

鏡頭前,蔣雯麗笑得開懷又大方。

身邊的顧長衛倒顯得拘謹了。

她是個天生的演員。

像開竅了般,再攀高峰。

拍《立春》時,為了形象上接近人物,她不惜扮醜。

增肥15公斤,走路都不穩,搖搖晃晃。

一口齙牙,滿臉油光。

最終斬獲「金雞影后」。

可就在她事業風生水起時,後院起火了。

2002年,顧長衛轉行做導演,張羅起了劇本《孔雀》。

女主角是他在中戲認識的張靜初。

拍戲的間隙,顧長衛經常跟張靜初一起出去「壓馬路」。

拍攝地安陽小城,人少。

兩人在一起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很快傳出了緋聞。

蔣雯麗聽說後,帶著2歲的兒子去探班。

高手過招,果然雲淡風輕。

在片場,蔣雯麗與張靜初初次相見,客客氣氣。

在場的人沒聞到一絲火藥味。

第一回合,兩人相安無事。

可到了2006年,顧長衛拍《立春》時。

張靜初的身影再一次出現了,顧長衛安排她飾演一個配角。

這一次,蔣雯麗出手了。

2007年,《立春》上映。

人們發現張靜初在電影裡的戲份全被刪了。

此後的好幾年,她都沒再出現在銀幕上。

在電影發佈會上,有記者問顧長衛刪戲原因,他竟一時口吃。

支支吾吾了好久也沒說出個一二。

記者把話筒給身邊的蔣雯麗,結果夫妻倆拿著話筒來回推了好幾次。

才模棱兩可地答了句:「為了照顧電影的節奏。」

那天,媒體的標題是——《張靜初戲份被刪,顧長衛口吃蔣雯麗黑臉》

張靜初的事還沒消停多久,顧長衛又被記者逮住了。

2009年,他獨自駕駛著一輛黑色賓士車,在市區接上一個年輕女子。來到北電附近,一條人煙稀少的胡同裡。

門窗緊閉,兩人整整停留了50分鐘。

這一幕,被記者抓拍到。

可即使如此,夫妻倆像是商量好了似的,從未對此回應過半句。

當然,也沒離婚。

婚姻是她的堡壘,她身披鎧甲,守護她的地盤。

她幫丈夫收拾殘局。

很聰明,也很無奈。

她當然知道,愛情褪色了。

但堡壘中的兩人依然是福禍相依的戰友,捆綁在一起。

結婚二十多年,夫妻已是利益共同體。

兩人背後的資本交織一片。

剪不斷、理不清。

要離,就要各自撕下連著的一層皮。

2016年,長城影視發佈了一則公告,將以13.5億元收購首映時代100%的股權。

媒體披露,這家公司的溢價高得嚇人。

100%股權的淨資產帳面值只有4201萬元。

為什麼有這麼高的溢價?

因為明星效應。

這家公司的股東有5個人:顧長衛、蔣雯麗、顧長寧、蔣文娟和馬思純。

這一家子裡,一個第五代導演、一個金雞獎影后、一個金馬獎影后。

顯然,蔣雯麗與顧長衛在一起,能實現利益最大化。

這一點,不容許她與顧長衛分道揚鑣。

維持現狀,就是最大的體面。

顧長衛曾對蔣雯麗說過一句話。

「如果哪個女演員對我,或者我對某位女演員有好感,都會有可能,但是這與我對你的愛比起來太微不足道了,請你相信我!」

相不相信已經不重要了。

蔣雯麗的情感需求,已經不在丈夫身上。

2013年,她與小16歲演員黃軒的緋聞傳出。

在法國的一家咖啡廳裡,卓偉拍到兩人單獨用餐的照片。

蔣雯麗戴著墨鏡,翹起一條腿,閒適地靠在椅子上,霸氣自信的模樣。

卓偉說:「黃軒和蔣雯麗,只是一步之遙,但要看到底跨不跨。」

黃軒跟蔣雯麗同屬一家經紀公司。

他在《白相》中飾演男一號的機會,還是蔣雯麗大力推薦的。

後來,她與顧長衛離婚的傳言,時不時出現在新聞頭條上。

甚至有人說,他們是「開放式婚姻」的踐行者。

但不論真相如何。

對如今的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往事過眼雲煙。

時間回到1994年,蔣雯麗義無反顧地跟著新婚丈夫來到美國。

語言不通,舉目無親。除了做好飯等丈夫回家,就是練習英語。

一邊做,她一邊念叨。

「I love my family.」

這是她最快樂的日子。

只是,再也回不去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