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一夜爬墻?《沉香如屑》「配角」喧賓奪主,原創渣爹人氣爆棚

「漏斗精」《沉香如屑》又雙叒叕出物料了,網上曝出了12分鐘超長片花,由于內容過于豐富詳實,網友幾乎相當于看了個濃縮版故事。

男女主擁有兩世情緣。

一世在仙界,應淵帝君(成毅飾)與菡萏仙子(楊紫飾)在打鬧中逐漸相愛,又在誤會中遺憾錯過,畫風從甜到虐,歡樂與淚水齊飛。

另一世在人間,捉妖師唐周與少女顏淡再續情緣,落入凡間的帝君性格明顯外向了許多,兩個可愛的人再次碰撞,甜度指數直線飆升。

甜虐交織的仙俠愛情頗有讓觀眾上頭的潛力,但客觀來說,《沉香如屑》片花呈現的主線故事,似乎并沒有打破題材的同質化束縛,常規大于驚喜。

片花中男女主愛情線能讓觀眾眼前一亮的記憶點并不多,但片花還是貢獻了一個新晉「流量」,只有三個鏡頭的「小配角」: 玄夜

片花曝光出后,玄夜幾乎在超話屠屏。

網友紛紛調侃一夜爬墻,原本期待男主的觀眾,都爬到了玄夜一方。

僅有的兩句臺詞也被劇粉反復咀嚼。

這位橫空出世的玄夜是誰?他又為何有這麼強的魔力?

原創渣爹

玄夜是《沉香如屑》影視化后新增的原創角色,原著故事中并不存在,他在劇中的身份是男主應淵的親生父親,仍舊由演員成毅飾演。

作品尚未開播,劇粉便已經給他送上外號「渣爹」,角色主要負責撐起「父母愛情故事」的小副線,戲份不多,存在感極強。

這對情侶的設定是女戰神X大魔王,兩人的愛情源于陰謀,玄夜以柔弱不能自理的小白花(bushi)形象出現,被女戰神染青英雄救美。

女戰神遇到小白花(bushi)美男后玄夜,迅速被蠱惑,盲猜一下女主的心理活動,可能她在想這個男人好嬌弱好蠱好不一樣,本戰神愛了(玩笑.jpg)。

女強男弱的愛情就此展開,戰神與她的小夫君(正經臉)擁有過一段甜蜜的日子,并有了兒子應淵,此時染青才發現自己的嬌彈小夫君并不簡單。

原來他是上古惡靈之首的修羅族人,可以理解中仙俠概念里的魔族,而且玄夜不是普通搞事情的魔,他的理想是稱霸六界,成為天下之主。

父母是天生敵人,而且老爹是人人喊打的惡魔,父母愛情故事的結局可見一斑,兩人BE收尾,并且還將兒子應淵推向了極為尷尬的處境。

Bking帝王

某種意義上來說,玄夜的存在就是來虐兒子的,他讓應淵背負著罪惡之血的壓力,作為守護六界的戰神,卻要小心隱藏自己的身世,受累于血脈。

編劇應該不會放棄以此為賣點狂虐男主,這位渣爹渣的可謂是名副其實,但玄夜對觀眾的沖擊力也十足的強,他罕見拿了不可一世的瘋P人設。

為奪天下,他以愛為謀,欺騙了妻子,又幾乎殺光了仙界大拿,使妻子同時面臨愛人背叛、親友遇難、責任倒塌的多重打擊,卻毫無悔改。

不是他不愛妻子,而是玄夜不僅要愛情,也要天下。

那句「愛情與天下,我都不可能會放手,別再執著了,做我的帝后吧」,是12分鐘片花里最有記憶點的臺詞,讓觀眾忍不住化身尖叫雞。

霸道,瘋狂,偏執,放在現實里,不好意思,碰到了這類人就趕緊報警保命吧!但放在藝術作品里,卻有無限張力,吸粉能力很強。

他有著不可一世的Bking感,卻又絲毫不油膩,陰暗、控制欲與愛都達到了某種偏執的極端,僅片花三個鏡頭,便已經有網友開始為角色瘋狂輸出小作文。

有時候,過于純正的角色反而不容易撩動觀眾,帶著極度「瘋」與「欲」的人設,更容易給觀眾帶來頭皮發麻的沖擊,擁有無限遐想空間。

這樣一個人物,不夸張地說,他很有可能會成為《沉香如屑》的黑馬「頂流」。

成功密碼

三個鏡頭便引發熱議,引得劇粉紛紛爬墻,便可見玄夜的魅力之強,但這一類角色的成功也非無跡可循,他皆屬于近兩年大熱的瘋P人設行列。

瘋、偏執、極致,是這一類角色的特性,卻又總能有著不同的個性呈現,江玉燕的瘋陰狠毒辣,溫客行的瘋亦正亦邪,帝旭的瘋虐人虐己……

玄夜的瘋在控制欲中帶著點霸道的Bking感,在灰黑邊緣反復摩擦卻又有另類深情的人設,在一眾正、白主角的襯托下,太容易吸引觀眾了。

他們不僅顯得更加新穎鮮活,還帶著觀眾在現實生活中無法觸碰的禁忌感,將深情與各種屬性的禁忌結合在一起,便有機會創造成功的人設密碼。

這種人物創作方式,在老劇中便貢獻過很多經典。

它曾經一度被大反派青睞,《小魚兒與花無缺》的反派江玉燕,把故事殺得只余劇名,《皇太子秘史》的胤禛,為江山果斷舍棄愛情。

兩個角色都是妥妥的反派,卻又讓觀眾又恨又愛,恨他們的狠毒,愛得恰恰也是他們「狠毒」,不為愛情做圣母圣父,也不會束縛自己的欲望。

不會有觀眾想要成為他們,卻又會覺得藝術故事里這樣的人物很帶感。

與玄夜一樣愛情天下都想要的類型,其實也有熒屏前輩,甚至還是男主角,比如《天劍群俠》的阿卑羅王,男產劇里罕見的真——反派男主。

愛的時候,他真情實感的愛,能為女主付出最炙熱的情意,并沒有強迫自己愛的水分,但搞事業卻也從來不會放棄,更不會因為愛情而讓事業讓步。

他與玄夜一樣,從來沒想過放棄哪一個,江山美人皆在欲望之中,但殺戮迎來的天下必然以悲劇收尾,江山美人全部化為泡影,可恨可悲。

他們是反派,觀眾能清楚地看到他們的「惡」,并不會將他們的行為準則視為人生標準,但卻經常忍不住被這樣的人物吸引,想要看他們的故事。

或許,這便是物種多樣性的魅力,無論正反與黑白,人設夠有味才是王道。

就像觀眾不認同《開端》「司鍋姨」夫妻的行徑,卻又很喜歡這兩個角色一樣,爆款人設的密碼,嚴格來說并沒有統一標準,而是多樣性的訴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