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雪中悍刀行》「從未表露愛意」的青鳥,才是最有心計的女人

《雪中悍刀行》「從未表露愛意」的青鳥,才是最有心計的女人
2022/01/10
2022/01/10

徐鳳年身邊的鶯鶯燕燕,青鳥是最受歡迎的一個。薑泥、魚幼薇、舒羞、軒轅青峰、呵呵姑娘、王初冬、裴南葦……似乎每個人都對徐鳳年情深義重,或流于眉眼,或深藏內心, 唯有青鳥,一直把自己定位為「擁有著死士內核的侍女」。

不論明裡暗裡,都不曾表露過心跡,有時候甚至會給人一種「寧峨眉」的感覺,她純粹地護著徐鳳年,一直以主僕相稱。

心思細膩的魚幼薇曾問過青鳥, 「你心裡就沒喜歡過徐鳳年?」 青鳥望瞭望薑泥的屋,她說世子院裡丫鬟眾多,但他真正放在心裡的 「唯有薑泥」

青鳥一如尋常地淡定,但眼中一閃而過的落寞還是沒逃過魚幼薇的眼睛,「那你呢?」

青鳥頗為意外,一個帶著滿滿反問意味的「我」字,釋放的信號是「這種事情我從未想過」。對于青鳥來說,她對自己的定位很明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這個人就是為世子而活的,但偏偏不能貪圖那種情欲。

前半生她是要在關鍵時刻護住徐鳳年的死士,現在,她是徐鳳年的侍女,僅此而已。

魚幼薇並沒有放棄追問,如果死士和侍女是客觀必然,那麼從私心來說呢, 「難道你就沒喜歡過他?」

「死士沒資格動心。」

字字是遺憾,卻態度堅毅,此生不為兒女情長所困。然而,在露子看來,這樣寡情清冷的青鳥,從未表露愛意」的青鳥,才是所有紅顏知己中最有「心計」的女人。

不是說她精于算計,也不是說她包藏禍心,而是指她城府夠深,表面風平浪靜,其實什麼都懂,怪不得徐鳳年那麼信任她。

一、徐鳳年最信任、最得意的護衛,沒有之一

印象最深的是徐鳳年一行人初到徽山腳下偶遇徐龍象的情節,徐鳳年和青鳥展示了主僕二人驚人的默契。

徐鳳年借李淳罡的兩袖青蛇飛到江心,和垂釣的弟弟黃蠻兒久別重逢。駕車的青鳥一臉由衷的微笑,嘴角微微上揚感歎「這麼巧」,可以看出來青鳥是真的為徐鳳年開心。

一番敘舊閒聊之後,他決定和徐龍象先回龍虎山,徐龍象問他不用等手下那些人嗎?他回頭和青鳥對視, 「我們先走,他們會跟上的。」

眼神暗示,青鳥面露微笑,目送三人離開,一秒get徐鳳年的意圖。 這或許就是多年主僕的默契吧。也正是因為這份默契和信任,青鳥在徐鳳年的心中地位是略有不同的。

後來在徽山上拒絕軒轅青鋒時,徐鳳年便對青鳥讚不絕口, 「門外青鳥,論相貌不屬于你,武藝遠在你之上,雖然話不多,但是知情知趣,才智雙絕。」

他手下的護衛和侍女不少,同行的還有舒羞,他也沒少讓舒羞辦事,但此刻他提到最得意的護衛,第一個想到的只有青鳥。

知情知趣,才智雙絕,可以說是最高評價了。加上青鳥可以隨時為他「搏命」的架勢,就比為《白帝抱樸訣》留下的舒羞要可靠得多。

青鳥憑藉才智,成為徐鳳年最信任、最得意的護衛,沒有之一。

二、比薑泥隱忍,比舒羞忠誠

薑泥雖然一直對徐鳳年的情感矢口否認,但那份情誼大家有目共睹;舒羞從未對徐鳳年動過真心,隨意撩撥是習慣,《白帝抱樸訣》才是她的目的。

青鳥,不像薑泥恃寵而驕任性妄為,不像舒羞利益至上自私理性。她永遠都是一副冰山雪蓮的姿態,冷清淡定,但是在關鍵時刻護起主來她比誰都更拼命。

與其說是青鳥精于算計,什麼都藏于內心,不如說她擁有一顆赤誠的內心,熱血沸騰,即使從未出口,卻一直默默守護。

三、真正走進了徐鳳年內心的護衛,她懂他的需要

徐鳳年偏愛薑泥,什麼心事都願意和薑泥說,可薑泥終究年紀太小了,徐鳳年懂薑泥的內心,但薑泥未必懂徐鳳年。

青鳥,雖然徐鳳年從未和她交心暢談,但她大概是最懂徐鳳年的一個。她懂他的內心,她懂他的需要。

徐鳳年終于來到武帝城,坐在老黃當初喝過最後一碗酒的酒家,品他喝過的酒,思念和悲傷奔湧而來。

隨行的人,看到世子如此悲愴,不忍心打擾,便駐足守望,讓他一個人去了。徐鳳年遙想故人,內心脆弱,支離破碎,大家都心疼,卻不敢貿然打擾。

青鳥理解世子的痛,但是一直深陷悲傷之中也不是辦法,便主動請求李淳罡過去相勸,「勞煩前輩進去陪他說說話吧,這時候能叫醒他的,恐怕只有前輩您了。」

如果薑泥在,陪伴的最佳人選是薑泥,如今薑泥不在, 青鳥自知自己在徐鳳年心中的分量,沒有僭越,而是請李淳罡過去,得體而睿智。

寫在最後:

「從未表露愛意」的青鳥,才是最有心計的女人。較真地說,她對徐鳳年真的如她所說沒有動心嗎?當然不是, 她隱忍內斂,什麼都藏在心中,知情知趣,知道徐鳳年心有所屬,便體面退出。

也正是這份對「無果愛情」成熟和清冷的態度,讓她和徐鳳年的距離剛剛好。她看似不被情愛所困,其實是心計和城府在瓦解,她讓自己處于恰當的分寸之內。

為你生,為你死,想你所想,便夠了。

很多時候,徐鳳年其實什麼都不用說,青鳥就明白了。

喜歡青鳥的,舉個手,我先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