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斛珠夫人》大結局:三個隱藏細節,證明楊冪和陳偉霆CP不算悲劇

《斛珠夫人》大結局:三個隱藏細節,證明楊冪和陳偉霆CP不算悲劇
2021/12/08
2021/12/08

帝旭和緹蘭雙雙下線,留下剛剛出生的小皇子性命堪憂。

方鑒明與小皇子二次柏奚,方海市作為斛珠夫人輔佐幼主。

大家都說這個大結局是悲劇。

沒錯,對于帝旭和緹蘭而言確實是悲劇。

帝旭這個角色是悲情的,為了一個自己根本不喜歡的皇位,接連失去了兩個最愛的女人。

先是紫簪,再是緹蘭。

在一開始追劇時,帝旭本來是我最不喜歡的角色,因為他總是仗著方鑒明是柏奚,因而肆無忌憚揮霍自己的身體。

後來隨著心結打開,帝旭的人設也變得可愛起來。

其實帝旭若不去營救緹蘭,他的性命也不會遭到威脅。

這裡有很多個如果。

如果方鑒明沒有和海市選擇隱居離開。

如果緹蘭沒有被索蘭的人提前帶走。

如果帝旭沒有一意孤行親自營救。

如果哨子哥能提前把緹蘭救出。

如果方鑒明早點到。

如果,如果。

但我們都知道沒有如果,故事走到了那個交叉路口的節點,就勢必要硬著頭皮往下走。

我們站在上帝視角,看似可以規避所有的「如果」,但若將自己代入劇中角色,你會發現一切都是必然。

帝旭放了方鑒明自由,他選擇不打擾。

緹蘭危急時刻亂了分寸和陌生人離開。

帝旭無法忍受他再次失去心中的摯愛。

哨子哥並不是方鑒明他不能先斬後奏。

方鑒明面對大量敵軍也需要時間解決。

最重要的,是帝旭累了。

在緹蘭離開的時候,他便不想再掙紮了。

當初紫簪離開已經是痛不欲生,這次即便能僥倖存活,也無法邁過心裡那道坎。

有人說方鑒明和海市也是悲劇結局。

其實從三個隱藏細節來看,他倆未必是絕對的BE。

主要是最後海市和小皇子的對話內容,以及片尾後帝師的亮相,信息量非常大。

1.帝師的亮相在大結局的片尾曲之後,有一幕是戴著面具的陳偉霆出場,隱藏在了劇集的最末端。

他手上接住的羽毛,是海市與小皇子聊天時,曾經落在她手上的。

羽毛作為實物媒介,證明瞭這個角色並非出現在幻想中。

有人說陳偉霆的手都耷拉下來了,那不就是沒命了嗎?

當時喝完鮫人的血也有過相似一幕,後來照樣沒事,手垂下來並不能說明啥。

這是最直接的細節,兩個人都活著,也都在為了同一個目標(培養小皇子,穩定天下)而努力。

這不算悲劇。

因為他們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在繼續相愛。

2.鑒明的選擇海市在與小皇子聊天時,多次提到帝師。

並且談及「帝師的身體一向不好」,以及「已經比前幾年好了許多」。

在大結局最靠後的位置,安排了這樣的一段對話,那麼對話的內容就絕對不可能是廢話。

方鑒明作為小皇子的柏奚,小皇子因是早產兒而先天不足。

但若是將這些病痛轉到大人的身上,加上方鑒明此前服用鮫人之血已經身體完全健康,且抵抗力成人明顯高于小兒,故此方鑒明存活的可能性很大。

做二次柏奚的確很虐,明明努力到一片光明的劇情,突發情況一下子打回原點。

但仔細想想,這難道不是當時最好的選擇嗎?

方鑒明答應了兄弟要照顧他們的孩子,要保住百姓。

(挺感動的,帝旭先說的是百姓,先大家後小家)

如果方鑒明不做柏奚,那小皇子保不住這條命,朝堂大亂重推新主,勢必引起更大的風波。

那些結盟的國家也會蠢蠢欲動,到時候真不是生靈塗炭可以形容。

為了穩定局勢,只能如此。

這叫兩害相權取其輕。

海市自然也明白,他倆對一個眼神,就懂了彼此的意思。

雖然也是有賭的成分,方鑒明也是自身消耗嚴重,但他怎麼都比小皇子要抵抗力更強一些。

做柏奚,一旦熬過這一關,後續還有可以解開的機會,已經是留了更好結局的伏筆了。

3.鮫人的神血小皇子和海市提到,帝師教導自己的課業,裡面談及了「鮫人」。

這個信息量是很大的。

葉秋臣還是那句話,放在大結局的末尾這個關鍵位置,是沒有太多廢話的。

方鑒明之前在帝旭重傷時做了柏奚,熬過多年之後,尚可通過鮫人之血恢復健康。

鮫人的血,是萬金丹。

而且再飲鮫人之血恢復時,不必擔心排斥反應,畢竟上一輪已經驗證過了,至少琅嬛的血與方鑒明是相融的。

海市是小時候遇到的琅嬛,琅嬛彼時模樣與她作為龍尾神來天啟時無異,可見鮫人是不會老的。

琅嬛給了海市手上一個召喚她的符號,這個符號能確保海市只要想找她,就一定可以找到。

換言之,只要琅嬛活著,或者說只要世界上還剩下一個鮫人,方鑒明就有再刷新一次生命的機會和希望。

況且只要小皇子和方鑒明碰不見那個奇毒,那便好好養著身體便是。

比起帝旭緹蘭和他們的孩子全都歸天,目前這樣的結局可以說是題目的最優解。

只是真的論起方鑒明和海市的愛情和追求,確實與此前的願景不同,沒辦法孕育自己的孩子,沒辦法享受隱世的清閒,但如此的結局也算無怨無悔。

至少短暫度假般體驗過那種日子,也足矣。

重要的是,重要的人依然陪伴在側,便夠了。

身份之類的旁物,影響不了他們之間真正的感情。

雖然緹蘭順利產下皇子,和帝旭一家人美滿生活是HE;雖然鑒明海市歸隱山林閑雲野鶴,偶爾來看帝旭緹蘭一家是HE;雖然天下太平不要再有紛爭,百姓從此安居樂業不再生靈塗炭是HE。

但我們都知道,月亮不是永恆的。

永恆的,只是人的執念。

如今的結局,雖不是完美的HE,但也不是絕對的BE。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