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原著中姎姎為了蕭主任選擇退婚,拒絕父親接回生母

不管是小說還是電視劇中姎姎的存在感都很低,她的存在好像是專門用來襯托瀟元漪的不公平。

書案風波的時候,她其實是真的無辜。但是卻得罪了所有人,如果不是桑夫人的處理,她和程家兄妹的關系也不會那麼好,那般毫無芥蒂。

她本就是不聰慧的女子,雖然在舅舅家生活得很好,但是終究是被生母放棄,遺棄在外祖家的。

葛家早就發現了她身邊的丫鬟婆子人品有問題,但是并沒有處理。但是一直都是高拿輕放,以至于越來越貪心。

姎姎骨子里和二叔程承很像,一樣的懦弱,一樣的不會說話。

一開始葛舅母對姎姎也沒有那麼上心。一直到姎姎九歲,葛氏還沒有將女兒接回去。葛舅母才開始認真教導姎姎。

姎姎的體貼是因為她本來就是一個很好的人,而并非因為葛舅母的教導。頂多算是沒有沾上生母不好的習氣。

程姎在葛家的處境十分微妙。照理說她不是葛家本家女公子,屬于生母不疼寄人籬下,但隨著程始日漸發達,鄉里時時傳來喜報,葛家上下無不對程姎越來越恭敬。

水漲船高,那傅母和菖蒲她們早習慣了在葛家趾高氣揚的日子,什麼好吃好喝好用的定要先給程姎享用,便是葛舅母正牌的孫輩出生后,吃穿也不及程姎精細。

葛舅母有意無意的將姎姎身邊的婆子心養得大了起來,他們對于姎姎更多的是放縱。終究不是自家的孩子,雖然面子上做得再盡心,也會有隔閡。

嫋嫋犯錯,蕭主任說打就打,一點都不顧慮。對于姎姎只有溫柔,不過姎姎終究不是一個會闖禍的女孩。

程姎就幽幽醒轉過來,然后手腳并用的爬到少商跟前,抓著她的袖子,痛哭道:「嫋嫋,你別恨我。我不是有意的,我沒想到你的委屈這麼大,都是我的錯,還有幾位兄長,對不住,對不住……」她口齒不利索,來來去去只會拜頭道歉。

我當初小說看到這里的時候,我一直以為姎姎就是一個綠茶白蓮花。后來發現她真的就是嘴笨,人也不大聰慧,一輩子按部就班的,聽從長輩的建議而活。

程家二叔其實才是最孝順的,但是程母就是看不上老二。他既無出息,又無美貌。

「不過吧,像姎姎一樣天生好命,到哪兒都有人疼她愛她替她著想,自己只需要本分守拙,根本用不著籌謀計算,也許才是福氣。」

不過吧,她雖然不算聰慧,她的命卻真的是頂頂好的。有時候人要那麼清醒有什麼用呢,不過是圖徒增煩惱罷了。

在原著小說中,姎姎唯一的高光時刻,就是拒絕父親接回母親。她知道自己的母親有多對不起嫋嫋,有多對不起大伯母一家人。

而瀟元漪對她那麼好,連親生女兒都比不上。

二叔在白鹿書院的時候,葛家一直送東西給他,并且多次說葛氏已經改好了。

程承的耳根子太軟,所以想要接回葛氏。卻不曾想最先反對的會是自己的女兒。

程姎道:「父親忘了母親對您的羞辱謾罵嗎?」

程承腿有點跛,又沒有功名,他一直都是自卑的。就像他當年任葛氏打罵,現在又因為葛家幾句好話,居然想要接回葛氏。

姎姎寧愿父親找個溫順的小妾,也不愿意親生的母親再回來。

程姎含淚道:「大伯父對外面說伯母是舊疾發作,可我知道伯母是為了嫋嫋,傷心病倒的——她后悔了。后悔十年前丟下嫋嫋,后悔十年后苛責嫋嫋,后悔母女間不曾有過一日和睦歡樂就被宮門阻斷了。」

姎姎她在舅舅家生活的很好,而嫋嫋在程家一直受到虐到。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母親,嫋嫋也會如同萬萋萋一般長大。她會有順遂的人生。

憑什麼作惡的人老了能善終,那十年間阿母何曾對一個無辜的孩子心軟過!只要我在程家一日,她就別想回來!

姎姎決定只要自己在程家一天,自己的生母就不能回來。甚至姎姎不惜退婚,她想要守護這個家。

不過還在退婚后的姎姎遇到了官配班小侯爺。

姎姎想要退婚,不僅僅是因為母親,還有因為程家年輕的一輩大都選擇離開了。

嫋嫋進宮了,嫋嫋的大哥過繼給了萬家,將要和萬家人一起赴任。她決定留下來照顧蕭主任。

姎姎的一生都是聽從長輩的話,退婚和拒絕父親和母親在一起,是她唯一做出的叛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