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夢碎時刻:宋引章遭拐賣,顧千帆信仰崩塌,歐陽旭攀爬

宋引章重蹈覆轍

宋引章終究抵不住沈如琢的甜言蜜語和軟磨硬泡,像當初在華亭縣跟周舍私奔類似,她去找沈如琢了,然后被沈如琢「金屋藏嬌」。

夢華錄如果沈如琢真如自己所說的那樣,對宋引章的琵琶彈奏仰慕已久、然后由憐生愛,那他應該疼惜宋引章才是。可是沈如琢得到了宋引章之后,新鮮感一過,就打算將宋引章高價賣給一個老頭兒。

夢華錄看看買家這色瞇瞇的眼神,就知道沈如琢是風月老手了,打算「白嫖」。

夢華錄為了贏得芳心,道貌岸然的沈如琢出手闊綽,給宋引章買價值十貫的釵子,再請她游船吃喝。

夢華錄玩弄過宋引章后,沈如琢在她喝的茶里下藥,打算將昏睡的宋引章高價轉手賣掉,真是太卑鄙了。

夢華錄宋引章重蹈覆轍,這與之前她被周舍騙婚、吃盡苦頭類似。

宋引章該夢醒了,她為何是這「吸渣」體質呢?

宋引章內心自卑,總想著盡快擺脫「賤籍」,途徑就是嫁人從良。

夢華錄同為京城出了名的樂伎,在這一點上,宋引章與張好好明顯不同。

張好好可以跟了池衙內,兩人相好,只圖個你情我愿,沒想更多別的。

池衙內很有錢,由于蹴鞠等技藝都比不過趙盼兒,就視趙盼兒和身邊的姐妹為仇人。

夢華錄這麼蠻橫的池衙內有清醒的認識,而且已經根深蒂固了,那就是遇到官就繞著走,他知道惹不起總能躲得起。

這說明了在大宋朝,官商地位嚴重不平等。連土豪池衙內都如此懼怕士大夫,更別說那些「賤籍」女子了。趙盼兒說過,樂伎35歲之前,不能以錢贖身。

夢華錄制度如此,難怪像宋引章這樣的才女,之所以每天三更睡五更起、苦練技藝,目的只是一心想著要御前獻藝來贏得特赦,或者嫁人從良了。

宋引章不諳世事,是戀愛腦女孩,在她的世界里,只有琵琶音律,她可以苦練技藝,內心也有一份才女的高傲,不愿跟市井之人為伍。

聽到趙盼兒和孫三娘打算開酒樓了,宋引章覺得「不雅」,這也是她離開姐妹們,去找沈如琢的重要原因之一。宋引章覺得,自己被孤立了,她從相府載譽而歸后,給姐妹們講在蕭相公府上看到的一切,卻時常被打斷,這讓宋引章感覺很不舒服。

夢華錄在蕭欽言的壽宴上,宋引章抱著琵琶少年意氣,當眾將蕭謂反駁得啞口無言。這是無知者無畏的一種表現,為了保護宋引章,顧千帆事后提醒她,不要這樣得罪人。

宋引章事先得到顧千帆的指點,將一曲《涼州大遍》彈奏出了金戈鐵馬之音,博得柯政的贊嘆。

已經十多年沒給人題詞的柯相公,竟然破天荒地在宋引章的琵琶上題詞了「風骨」等字。

夢華錄這是何等風光?同去的樂伎都恭喜宋引章,說她在相府干了了不起的大事,已經一曲成名,并且可以名震京城了。連被官家當面夸贊過幾次的張好好,都被宋引章給比下去了。

夢華錄而令人痛心的是,宋引章的努力和優點只成為達官貴人們的一種消遣。

柯政之所以大筆一揮,原因有三,其一要諷刺蕭欽言沒風骨,其二想訓誡當下的士大夫們,其三為自己被罷相外放鳴不平,出一口憋悶之氣。

至于宋引章琵琶彈奏的才情,柯政并沒放在心上。齊牧、雷敬、高觀察、安國公等人的言行,也只是應酬所需。其中的高觀察,就是皇宮中高妃的哥哥,也是高慧的父親。

夢華錄曾經跟歐陽旭有過婚約的高慧說過,太子不是皇后親生的。其實,還未立太子,就是唯一的皇子,升王。

御史中丞齊牧在力促官家早立太子,這樣的話,即便官家體弱多病,太子一旦可以監國,當下權重的皇后就要靠邊站了,到時候蕭欽言這樣的皇后一派,就被邊緣化了。齊牧等清流一派,才可以得到重用。

所以,齊牧為了所謂的大計,可以犧牲掉顧千帆。

夢華錄周舍和沈如琢這樣的渣男,了解宋引章這種女子的心理,口頭承諾幫她們擺脫「賤籍」,卻行騙色騙財之事。

夢華錄得手之后要麼對其百般折磨,要麼轉手賣出,還賺一筆錢。

夢華錄

趙盼兒夢碎

如果說宋引章愛做美夢,喜歡幻想,那趙盼兒可是想通過個人努力,來自立自強,開創美好生活的人。

趙盼兒和顧千帆戀愛甜蜜,要談婚論嫁了,顧千帆覺得三媒六聘的成婚禮儀一個都不能少,他要隆重地迎娶趙盼兒。

夢華錄趙盼兒夢想著跟顧千帆結婚,聽到齊中丞不能當媒人了,她并不介意。

為了不連累顧千帆的仕途,趙盼兒打算將「半遮面」茶坊轉讓出去,盤下「望月樓」。因為趙盼兒打聽過了,開酒樓的話,她可以轉到幕后,不用拋頭露面了。

夢華錄比如,賣御酒的豐登樓,就是江團練母親的私產;朝中后妃外戚的娘家,有不少都是做食客生意的。

夢華錄所以,趙盼兒執意想開酒樓,首先是為顧千帆考慮,然后才是自己賺錢立足。

夢華錄趙盼兒不知道的是,齊牧聽到顧千帆要娶一個商女,就連連搖頭,連這個曾經救過顧千帆性命的女子究竟如何,齊中丞都懶得了解。

趙盼兒更不知道的是,顧千帆的父親是蕭欽言,而蕭欽言正是趙盼兒的殺父仇人。

趙盼兒在京城遇到的困境,遠比她在華亭縣為了從周舍手中解救宋引章而險些被貪官打板子更可怕。

趙盼兒盤下了酒樓,卻迎來了厄運。暴雨襲擊,酒樓坍塌,前期的努力都白費了,投入的大量裝修費等錢財打了水漂。

夢華錄趙盼兒和孫三娘身穿蓑衣,看著眼前廢墟一片,太痛心了,兩人抱在一起痛哭不已。

夢華錄

顧千帆信仰崩塌

身受重傷的顧千帆騎在馬上獨行,心想著未來的岳父竟然死在自己的親爹手上,這隔著血海深仇,這婚還怎麼結啊?

夢華錄顧千帆伸手捂著傷口,感覺自己好傻,他突然口吐鮮血,趴倒在馬背上,一時間心中信仰完全坍塌了。

蕭欽言不會真的答應顧千帆娶趙盼兒的,因為蕭相公一切都可以利用。當年,蕭欽言可以為了仕途,拋棄發妻而另娶;如今,蕭欽言已經是宰輔大臣,才向兒子說出來早就知道顧千帆是齊牧安插在皇城司的暗樁。

蕭欽言承認,帽妖之事,以前是他指使的。可見蕭欽言要引蛇出洞,用貌似整倒自己的方法,引齊牧等清流來刺殺他,進而鏟除異己。

夢華錄蕭欽言之所以盡力來爭取顧千帆,除了父子之情外,是因為顧千帆武功了得,聰明能干,蕭謂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夢華錄從蕭欽言在船上遇險時看向顧千帆的這一個艷羨的眼神,就能看出他對兒子蕭謂有多不滿意。

夢華錄如果說蕭欽言是老狐貍,那齊牧呢?

今晚的帽妖,就是齊牧派人干的。

顧千帆發現,眼前這個蒙面人竟然是殿前司崔指揮。

夢華錄崔指揮從小被姐姐帶大,而姐姐是鄭青田的夫人。

夢華錄鄭青田走私行賄,被蕭欽言處死。蕭欽言一舉兩得,不但救了兒子顧千帆,讓他擺脫雷敬的追殺,還私吞了鄭青田的幾十萬貫錢財。

夢華錄齊牧訓斥崔指揮,不要像柯政的弟子那樣鼠目寸光,要以清除皇后一派為大局。

夢華錄為了早立太子,齊牧讓崔指揮盡力將帽妖一案推到安國公身上,將此事坐實了。這又是齊牧想一石幾鳥的計謀。

夢華錄安國公就是參加蕭欽言壽宴的這位。

夢華錄帽妖之事,牽扯到殿前司楊都虞候;皇城司使雷敬也脫不了干系,要不然不會出面要人。

夢華錄除了官居二品的郭都指揮使之外,很可能牽扯到更高位者。

夢華錄顧千帆只想當一個好人,盡早晉升為五品官,讓母親追封誥命。

可是,身心傷殘的顧千帆發現自己成為了朝中權斗的一顆棋子。

誰是好人,自己該站在哪一邊呢?顧千帆心中無解。

所以,劇情一大看點是,顧千帆和趙盼兒經歷了絕望之后,還能不能在一起?會相對無言嗎?

歐陽旭藤蔓式攀爬

柯政出京外放途中,聽說了歐陽旭竟然去西京的清風觀當了宮觀官,還做了妖道外甥的清客,就非常氣憤,特意去找歐陽旭一趟,當面訓斥一番,說自己真是瞎了眼,咋就選中他這個探花郎來丟人現眼。

夢華錄歐陽旭感覺夢碎了,本想著有柯相的后臺,有高慧這樣的后路,他只要暫時來道觀躲避一段時間,就能夠回京,然后官運亨通,妻妾想得。

歐陽旭覺得,趙盼兒壞了他的好事,高鵠逼他寫下退婚書太過分,現在恩師柯政又對他徹底失望了,那他還有什麼奔頭?

夢華錄不要小看了歐陽旭的「藤蔓體質」,他想方設法向上攀爬的勁頭,很像一株藤蔓。

藤蔓可以順著身邊的所有依靠來攀爬,歐陽旭則擅長給自己找依靠。

落榜時,歐陽旭攀上了趙盼兒,吃喝女方的,還得到了進京再考的路費,他只需要寫幾封情書就行了;

夢華錄考中探花郎,歐陽旭立馬攀上了柯政和高觀察,成為柯相公弟子的同時,也成為高鵠的女婿,還想著高慧和趙盼兒妻妾想得,都成為他的女人;

遭到趙盼兒威脅后,歐陽旭趁機攀上了官家,在面圣時大談道法,成為可以離開是非之地的宮觀官;

如今,歐陽旭感覺自己攀爬錯了,就想利用《夜宴圖》來攀爬齊牧。

夢華錄可以預見,一旦齊牧失勢,歐陽旭得知《夜宴圖》事關皇后那不可告人的出身,那歐陽旭會以此來攀爬皇后的。

夢華錄皇后可不是趙盼兒、高慧那樣好欺負的,歐陽旭的結局,從他開始四處攀爬就注定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