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浪費時間引誘周舍」趙盼兒:她,真的「不愛」歐陽旭

趙盼兒是錢塘一個茶社的女主人,她一直在等待自己的「未婚夫」歐陽旭回去娶她。

終于有一天,歐陽旭考上了當朝探花,趙盼兒覺得自己即將成為官夫人了,開心得準備把茶社關了,然后上京成為官夫人。

就在這時候,德叔回來了,他拿著50兩黃金,還有定情信物,他對趙盼兒說,如今少爺中了探花,帝妃賜婚,與高家女有了婚姻,讓趙盼兒拿出定情信物還給他,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趙盼兒不甘心,她想要去東京親自找歐陽旭,看看他是不是受到了脅迫,然后想辦法為他解決。

與顧千帆同行

坊間流傳著皇后失貞的謠言,為了查明真相,皇城司指揮使顧千帆不得不把相關的人抓了回來,經過多方審訊,發現幕后之人是仁和知縣衛英,還有一副夜宴圖為證,這幅圖如今就在錢塘。

顧千帆決定親自前往錢塘,找到衛英傳布謠言的證據,拿回夜宴圖。

到錢塘后,他找到了當地的皇城司老賈,老賈帶著顧千帆去趙氏茶鋪喝茶,他說趙盼兒的茶是一絕,而她的顏色更是一大看點,來了錢塘這不能錯過。

他們正準備吃的時候,外面來了一些販賣私鹽的人,闖入了茶鋪還抓了喝茶的人作為人質,就這樣顧千帆和趙盼兒相識了,不打不相識。

引章是錢塘的樂妓,她的姐姐是趙盼兒的救命恩人,趙盼兒對她多有照顧,引章喜歡上了一個人,不聽趙盼兒的勸告,偷偷跟著人私奔了,害怕引章受罰,趙盼兒想要找判楊知遠,想要跟他求情,誰知不巧又遇上了顧千帆,這一次兩個人差點死在這里。

原來仁和知縣衛英知道自己的謠言被暴露,有人來查案了,為了摘除自己的嫌疑,他只能先殺了知情人楊知遠,剛好顧千帆聽說楊知遠手里有夜宴圖,正想要跟他要,結果他拿出來的是假圖,正要跟他討論時,衛英就派人前來殺人滅口。

趙盼兒救了重傷的顧千帆,兩個人算是第二次見面了,有些交情。

趙胖兒回家后,德叔回來了,告訴了她歐陽旭的事,她決定上京去找歐陽旭要說法,顧千帆告訴她,男女之情的感情,遇上了事,一定要有最壞的打算,不要心存僥幸,可趙盼兒聽不進去,她認為不管怎麼樣,她都決定要個真相,安自己的心。

正當趙盼兒準備上京的時候,顧千帆又來了,他被人追殺,又受了重傷,根本沒有辦法躲過追查,他唯一認識的人只有趙盼兒,剛好趙盼兒要上京,他決定和她同行,相護幫助。

救三娘暴露身份

兩個人在船上躲過了船老大的眼,偷偷在船艙里住了下來,有一天趙盼兒去船上透氣,突然她看見水里有一個女子浮在上面,她招來人想要救人。

船越開越近,趙盼兒發現水里的女子竟然是三娘,她最好的閨蜜。

趙盼兒開茶鋪,三娘就做點心放在茶鋪賣,很多人來趙氏茶鋪除了看美女喝茶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吃上三娘做的點心,很多人對三娘的點心愛不絕口。

趙盼兒走的時候,三娘還好好的,誰知才走了這麼幾天,三娘就泡在水里了,想到這個世界,女子活得艱難,又想到了自己的處境,讓她決定跳下去救三娘。

正在她被人拉著之際,顧千帆跳入了河里抓住三娘,把人救了上來,因為顧千帆的出現,船老大一下子就認出了顧千帆,正是到處貼上的通緝犯。

趙盼兒為了打消船老大的顧慮,先是威脅了船老大,然后又編了一個故事騙過了船老大,最后終于讓船老大相信了故事,不在舉報顧千帆。

三娘因為太過悲傷,必須上岸救治,趙盼兒讓船老大在中途停靠,找了一個醫館,剛到了醫館,小廝就認出了顧千帆,醫生得知了真相后,立馬開了一個最貴的藥,還告訴他們一定要停留7天才能動身,否則會對三娘有影響。

顧千帆覺得不太對勁,他趕緊出去一看,果然有人來了,他們三趕緊開著車跑了,可追兵哪里能夠放過他們,一路追殺,為了不連累趙盼兒,顧千帆獨自下車去對敵,讓趙盼兒駕著車帶走三娘,不要回頭。

趙盼兒走了一段路,決定回去看看,發現重傷的顧千帆正掛在懸崖上,如果她不回去,顧千帆就真的只能白白地等死了。

顧千帆看到趙盼兒,問她為什麼要回來,如果她救人就耽擱她去京城,到時候歐陽旭就跟高家小姐結婚了,她難道不難過嗎?

趙盼兒認為顧千帆救了三娘,她不能丟下他不管。

從趙盼兒救上三娘開始,她其實就不那麼執著了,她從三娘身上看到了悲劇,又在顧千帆的話里,一次又一次清醒。

第一次,顧千帆告訴趙盼兒,要用最壞的打算,不要心存僥幸,那個時候她還算有底氣。

第二次,趙盼兒遇上了挑水的三娘,被自己心疼的兒子和最愛的丈夫傷害,讓她對未來產生了懷疑。

所以才在明知回去找顧千帆,或許會死,會永遠見到歐陽旭時,沒有猶豫,因為她自己也認為,歐陽旭已經沒有朋友和閨蜜那麼重要了。

生死與共幾次,趙盼兒早已把顧千帆當做了朋友。

算計周舍救引章

如果說營救三娘和顧千帆,可以給趙盼兒找些許的借口,那麼營救引章,就完全能夠證明趙盼兒不愛歐陽旭了。

營救三娘和顧千帆,時間上趕得及,可要營救引章就得花不少時間,不是一兩天就能搞定的。

當顧千帆問趙盼兒,難道閨蜜比未婚夫重要嗎?

還記得趙盼兒當時說話的表情和語言,她是那麼的堅決,她說如果得不到那就是我的命,但是引章我得救,我絕不后悔。

引章不聽趙盼兒的勸告,一定要嫁給周舍,周舍根本就是騙子,他喜歡賭博把自家的鋪子全部抵押出去了,如今一分錢都沒有,他在錢塘遇上引章,打聽到她有錢,所以才費盡心機騙了引章,為的就是她手里的錢財。

當時趙盼兒一眼就看穿了周舍的偽裝,還指出了他這個人好賭又貪色,根本不是良人,可引章根本不聽,一意孤行,還瞞著趙盼兒偷偷個人跑了。

周舍帶著引章來到家鄉后,就原形畢露了,他先是和引章結婚,對她好了幾天,然后開始各種名目要錢,引章身上的錢都被他拿走了,他就把引章關起來打,還不給飯吃。

趙盼兒得知內情后,找到了當地的花樓,借用了地方,然后用錢誘惑周舍,最后從周舍手里拿到了退婚書,還把周舍送到了監獄。

如果不是顧千帆最后一刻出現,趙盼兒三個人要被周舍反咬一口,差點就挨一頓板子,這讓趙盼兒對找歐陽旭又多了一層擔憂,面對普通人她尚有一戰之力,可遇上了管家,哪怕一個小小的官員都不是她能應對,命說丟就丟。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她已經吃了這麼多苦, 走了這麼多路,哪怕前路茫茫,她也想要闖闖,既然來了就不能后退。

到這個時候,趙盼兒已經完全清醒,她對歐旭旭已經沒有那麼愛了,更多的是不甘心罷了,不甘心自己付出了三年的努力,最后成了泡沫,一無所有。

她不相信自己眼光這麼差,可到頭來,不過是一場虛幻。

但是經歷這麼多,她也清醒了,不再執著于愛不愛,只在乎身邊的姐妹和自己的事業,因為她明白,男人太渣,說拋棄就拋棄,不給任何的理由,可閨蜜和事業不會,她們會一直陪著她,看花謝花開,看潮起潮落。

而事業是一個人傍身的資本,既然男人不可靠,那就不能放棄了事業,讓自己一無所獲。

總結

回過頭來看,趙盼兒沒有那麼愛歐陽旭。

一開始,她只是想要當個官家娘子,讓人以為她是良民,忘記她賤籍的身份,因為她從小因為賤籍的身份受了不少白眼,如今成了良民,依然時不時有人提出她的過去,讓她難堪,她希望歐陽旭高中,一年又一年,不僅給他錢,還為他辦理戶口,就是希望將來歐陽旭能夠記住她的好,娶她進門,成為官太太,而不是一直別人嘲笑。

不僅如此,她還希望歐陽旭通過自己的權利,能夠幫助引章改籍,讓她成為良民,可以出去走走。

說到底,趙盼兒對于歐陽旭其實不是愛,只是一種期望,期望她能為自己改變身份和命運,曾經她是官家女,對身份很執著,所以才希望歐陽旭高中娶她成為官家太太。

當得知把自己的期望放在別人身上不可靠時,她懊悔,痛苦,最后都化為一生嘆息,她終于認清楚了一件事,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跑,不如靠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