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試天下》豐莒殺王明海,嫁禍百里氏,讓豐息背鍋,真絕

豐莒一直在裝小白兔,他在百里氏面前,就像個什麼都依靠她的傀儡,讓百里氏放心對他籌謀;他在雍王面前,像個真正的孩子,渴求父王的愛,讓雍王對他偏心;他在豐息和豐萇面前,像個渴求兄弟的好弟弟,沒事就做點事出來給這兩個人「坑」,讓人以為他笨又好大喜功,仿佛離開百里氏,他就一無是處。

他比豐息還要能裝,豐息是為了逃過百里氏的控制,逃避雍王的殺意,而豐莒卻是為了讓百里氏在前面為他擋刀,借用雍王的信任謀事。

他才是真正聰明又會算計的小狐貍。

豐莒的「真面目」

豐莒的貼身侍衛是百里氏給他的,讓他沒有辦法做自己的事,于是他一直裝傻充愣,假裝自己是個好大喜功的人,聽從王元的吩咐,做一些讓人不喜的事,常常把把柄送到對方手里,讓百里氏以為這個兒子非常好控制,一直為他籌謀。

后來,豐莒算計豐息和豐萇,通過雍王的手,殺了王元,讓百里氏察覺不到豐莒的能力。

百里氏又給他換了一個人,而這個人卻是他早已放在百里氏身邊的自己人,就是為了走出百里氏的監視。

百里氏雖然是豐莒的母后,可她并沒有真心為豐莒籌謀,她畫的餅其實是為了她自己,她也想要至高無上的權利,她想等著豐莒登上高位,她就挾天子以令諸侯,成為真正的人上人。

豐莒把百里氏的眼線都除去后,他就開始做回了自己,睿智,聰明,算計,根本不像大家看到的那樣。

豐莒殺王明海

有王元監視的時候,豐莒不敢有大動作,害怕被百里氏看出端倪,不為他擋刀子,沒了王元,他就開始利用自己的身份之便,慢慢籌謀,在背后做一個真正的漁翁。

百里王后永遠想到,豐莒這顆棋子早已有了自己的思想,不再由她隨意支配,而她也會因為自己的自大,最后葬送在自己的兒子手里。

百里氏和豐息的生死決斗,讓豐莒找到了機會。

豐息拿到了兵馬交易的權利,而兵馬交易在王相弟弟王明海手里,王明海大部分獲得利益都給了豐莒,百里王后為了保護豐莒,除掉豐息,決定和王相合作,然后在想辦法設計坑害豐息,讓豐息不僅失去人心成為偷馬賊人,還無法拿到交易權利。

百里氏道高一尺,豐息魔高一丈。

百里氏的算計,都悉數被豐息拆解,不僅沒能阻止豐息得到兵馬交易的權利,還把王明海的罪行公之于眾,當場被抓。

王相沒有什麼親人了,就只有這個弟弟,他非常照顧自己的弟弟,一直護著他。

弟弟被抓后,王相第一時間跑到百里王后宮里,跟她商量對策,想辦法找到突破口營救王明海,百里氏告訴王相,讓他不要著急,她一定會想辦法救出王明海。

另一邊,豐莒得知王明海被抓后,他立馬找到了自己的貼身侍衛,讓他趕緊找人去刑部,把王明海殺了。

王明海是個貪生怕死之輩,他在外面有王相為他籌謀,如果他不小心透露出去,他貪污的錢都給了豐莒,那豐莒就有暴露的風險,他是不會給自己留后患的。

那麼豐莒殺王明海,真的只是不給自己留后患嗎?當然不是,他是為了好好做他的漁翁,讓王相,百里氏和豐息繼續爭斗。

豐莒的算計

豐莒殺王明海,不是簡簡單單地殺,而是想要通過殺王明海,達到三個目的。

第一個目的:拆掉王相與百里氏的同盟。

王相和百里氏之間因為利益,相互結合在一起,百里氏在背后吹枕邊風,讓雍王信任王相,而王相在朝堂為百里氏謀福利,他們是綁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

百里氏一直為豐莒籌謀,希望支持他登上世子之位,最后登上王位,百里氏許諾王相,到時候他可以繼續為家族謀福利。

而王相為她拉攏朝臣,為她和豐莒斂財,算是互惠互利。

王相太過強大了,一旦讓王相和百里氏聯盟,將來豐莒就算登上了王位,他不得不面對兩個強大的敵人,不如一早就拆開他們,或者到時候直接把王相拉入自己的陣營。

王相剛和百里氏討論營救弟弟,轉身弟弟就被殺在牢里,讓他一下子就對百里氏產生了信任危機,加上他知道百里氏的為人,陽奉陰違,讓他一下子就想到是百里氏殺了王明海,不想讓他吐出更多的秘密,畢竟王明海知道太多了,王明海本就是個貪生怕死的人,很可能忍不住刑法。

可那畢竟是他的親弟弟,都不用問他就殺了,憑什麼呢?

面對利益和親人,如今王相的親人占據了上風,卸磨殺驢讓王相不敢相信百里氏,百里氏和王相之間的同盟就會慢慢瓦解,就算這一次沒有瓦解,可是王明海這跟刺在百里氏和王相中間,終究會變成大患。

這就是豐莒的第一個目的,誣陷百里氏,他不想讓那個百里氏得到王相的支持,他要斬斷她的眼睛,她的手腳,她的一切。

第二目的,讓豐息背鍋。

百里氏聽到王明海被殺,第一反應是豐息干的。

豐息和百里氏不對付,殺了王明海,王相就不會信任百里氏,然后豐息再給點利益,說不定王相就倒戈到了豐息陣營。

百里氏沒有想過,豐息真的這個時候殺了王明海,他圖什麼呀?他辛辛苦苦地抓了王明海,就是希望抓出幕后之人,雍王都知道王明海不過是小卒子,真正貪污的另有其人,怎麼可能殺了王明海呢?

可是除了豐息,百里氏也不會想到任何人了,豐莒不成才好大喜功,身邊都是自己的人,已經通過話,不是豐莒殺的人了;而豐萇跟王明海又沒有仇,何必殺人;雍王還想要通過王明海找到兵馬交易的銀兩,不可能殺了他;那最后只剩下一個有仇的豐息,不是他還能是誰?

她從未想過,自己的兒子,那個她一下為他籌謀的兒子,在她的背后捅刀子,給了她致命一擊,哪怕不死也傷得體無完膚。

百里氏太過自信了,太過相信自己的眼睛,太過相信自己的「人」了,她不知道,她的人從頭到尾都是豐莒的人,聽從豐莒的吩咐。

她早晚有一天會栽在親兒子的身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