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雪中悍刀行》徐驍真正的盟友是他?暗殺徐鳳年,背後另有玄機

《雪中悍刀行》徐驍真正的盟友是他?暗殺徐鳳年,背後另有玄機
2022/01/06
2022/01/06

徐驍為了幫兒子徐鳳年謀得世襲罔替的殊榮,和他兵分兩路,前往京城。路遇當年與妻子吳素一起休息過的大樹,觸景生情,無端懷念。

當朝宰輔張巨鹿,明知這是徐驍的「念想」,當著他的面便下令「砍了」,何等囂張跋扈,人人畏懼的人屠北椋王徐驍,在他這裡卻「啥也不是」。

明知對方故意刁難,卻一反常態,收斂暴脾氣,任憑其欺負到自己的頭上,心有怨言卻未曾開口辯駁。

這是張巨鹿給他的一個下馬威,就算是擁兵自重的北椋王,來到了天子腳下也得低頭匍匐,這裡是京城,不是北椋。徐驍豈會不知?

張巨鹿甫一出場,就和徐驍針鋒相對劍拔弩張,處處為難徐驍,在後來甚至想要刺殺徐鳳年,可以說是徐驍眾多政敵中最強悍也最可怕的一個。

然而,在露子看來, 張巨鹿才是徐驍真正的盟友,他處處針對徐驍,暗殺徐鳳年,背後真相另有深意。

一、為王前驅,不計生死,胸懷天下

進城後,文武百官誰都想治一治徐驍的囂張跋扈。出頭鳥才開始叫囂,就被用刀背狠狠「揍了一頓」,殺雞儆猴。偏偏對于張巨鹿的挑釁和打壓,他心甘情願。

徐驍自己承認,自己不和張巨鹿計較,不是因為懼怕他的身份和地位,而是因為他「為王前驅,不計生死」,令人欽佩。

此話怎講?張巨鹿,發跡于微末之處,在前宰輔手下做了三十多年的小黃門,在此期間,只看不說,兩年內連升十一級,成為當朝宰輔,身為文官之首的他,權傾朝野,是天下寒門學子的第一偶像。

張巨鹿代表的是寒門學子,對立面是豪閥大族,他主張科考擇士,給天下讀書人謀求了一條坦途。他壓豪強,削藩,整頓吏治,一心為國家的長治久安萬世太平而努力,卻動搖了豪閥門第的根基,成了世家的「仇敵」。

儘管身陷囹圄,成為豪門大族的眼中釘肉中刺,他不求榮華富貴,不求位高權重,以一己之力對抗豪門大族,只為了江山社稷。

徐驍佩服的就是他為國為民的勇氣和魄力,不惜為此與根深蒂固的豪族做鬥爭,此般一心為國家和百姓的純臣屈指可數,所以徐驍敬佩。

從這一點上來說,其實徐驍和張巨鹿是同一種人。徐驍為離陽馬踏六國,打下江山,卻終究走上了「飛鳥盡,良弓藏」的悲涼道路。

因為離陽皇室忌憚他的功高震主,連累了他的妻子,迫害了他的家庭,他有實力也有能力,帶著北椋三十五萬鐵騎,踏平皇宮,為自己討公道,甚至自立為王都「不過分」。

然而,為了不塗荼百姓,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為了社稷的安穩,他將殺妻之仇深埋內心,在離陽皇城裡畏畏縮縮,成了人人都能痛打一拳的「落水狗」。

徐驍和張巨鹿都是胸懷天下的人,為王前驅,不計生死, 儘管立場不同,目標卻一致。

二、處處針對是假,暗中偏心是真

張巨鹿對徐驍的「恨」多半是從國家角度出發的,不像韓貂寺等人,是心懷不軌另有所圖的。

別看張巨鹿在人前處處針對徐驍,在朝堂上總是說徐驍的壞話,在文武百官面前是打擊徐驍的主力軍,實際上,沒有張巨鹿在朝中斡旋,北椋的日子未必那麼好過。

從大局上來看,張巨鹿忌憚徐驍,是忌憚他真的有一天會反叛,威脅國家安危,但他也知道,面對虎視眈眈的鄰國北莽,只有北椋能夠抵擋。

平時主張削藩的張巨鹿,處處打壓徐驍,逼迫他讓出上柱國的位置,可是當徐驍的北椋軍需要軍用補給時,都是張巨鹿為他忙前忙後。

要糧給糧,要錢給錢,不是偏心徐驍,也不是暗中勾結北椋,而是真心實意為離陽邊防安定做貢獻。

所以說, 張巨鹿是一個是非分明的純臣,為了國家的太平殫精竭慮,一心只為離陽盛世。

三、暗殺徐鳳年趙楷,為國運而爭

離陽皇帝把「世襲罔替」給了徐驍,張巨鹿仰天長歎,這是「養虎為患」。一開始他想從徐驍這裡著手,攔著皇帝下「世襲罔替」的旨,誰料半路殺來個曹長卿和楚國餘孽,助了徐驍一臂之力。

徐驍這邊攔不住,就只能從徐鳳年下手了。徐驍雖已如願以償拿下了世襲罔替,如果徐鳳年活不到繼承的那一天,也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在張巨鹿看來,徐鳳年是禍根,若當上了北椋王,對天下不是好事,所以不得不殺。為了朝廷安穩,他「忽悠」龍虎山天師趙丹坪為國盡忠,出手刺殺。

除了徐鳳年,趙楷也是他的目標。張巨鹿洞察朝廷局勢,深諳韓貂寺的狼子野心,假裝與之合作,其實是想殺掉徐鳳年引起天下大亂,借機將趙楷推上至尊之位。

韓貂寺殺徐鳳年是為了禍亂朝綱,那張巨鹿是為了什麼呢?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 「我張巨鹿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離陽朝萬世太平。」

只要是威脅到李楊超根基的「亂因」,不管是徐鳳年還是趙楷,他都要一一除掉。趙丹坪擔心引火上身,為張巨鹿擔憂, 他卻大義凜然,言道,「為國運而爭,豈能在乎生死?」

不得不說,離陽朝有張巨鹿,乃是一大幸事也。

寫在最後:

從為國盡忠的這個角度來說,其實徐驍最佳的盟友就是張巨鹿,儘管立場不同,卻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而努力。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