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榮耀》原著:20歲被逼「為表哥換親」,劉姐的反抗,太虐心

鄉下姑娘劉招弟到燕家當小保姆的那年,燕破岳16歲,劉招弟18歲。

都是剛對愛情有了朦朧認知的年紀。

燕破岳出身于軍人家庭,父親燕實祥雖然努力給他創造了良好的成長環境,但母愛的缺失,導致了燕破岳的少年時期異常孤獨。

劉招弟的出現,治愈了燕破岳的「心病」。

一把花生米

燕破岳生母早逝,燕實祥另娶了一個叫裴嫣嫣的女人,裴嫣嫣性情溫柔善良,將燕破岳視如己出,五六歲的燕破岳很依賴這個后媽。

裴嫣嫣向燕破岳發誓,即使她以后生了孩子,也依然最疼愛燕破岳;燕破岳撒嬌般依偎在裴嫣嫣溫暖的懷抱里,燕破岳稚嫩的一聲「媽媽」,包含了這個男孩最真摯的情感。

燕實祥看著這對母子相處融洽,終于卸下了心理負擔,他和裴嫣嫣如愿有了愛情的結晶。看著裴嫣嫣的肚子越來越大,燕破岳沒有嫉妒,孩子的心性簡單純真,他想把最好的東西都給裴嫣嫣。

一天,外面有攤蛋卷的,燕破岳帶著面粉和雞蛋跑了出去,他排隊攤了一份蛋卷給裴嫣嫣吃,燕破岳還很貼心地加了好吃的花生醬。

燕破岳不知道,后媽裴嫣嫣對花生嚴重過敏。

裴嫣嫣吃下了兒子遞來的蛋卷,瞬間呼吸困難,險些丟了性命,腹中的胎兒沒有保住,裴嫣嫣為此落下了終身不孕的毛病。

正趕上燕實祥出任務,沒能陪伴在妻子的病床前,裴嫣嫣的身體和精神都受到了極大的摧殘,她開始懷疑自己對家庭的付出是否有意義,她善待燕實祥父子,沒想到卻換來了燕實祥的不告而別,裴嫣嫣心灰意冷,對這段婚姻失去了信心。

裴嫣嫣情緒崩潰了,她憤怒地提出了失婚,臨走之前,往燕破岳身上扔了一把花生米。

花生,給燕破岳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

只要別人提到「花生」,燕破岳就會緊張地無法動彈,出現驚悸過度的表現,班上的同學利用花生當武器,嘲諷和欺負燕破岳。

那些同齡的男孩子說燕破岳太懦弱,為了羞辱燕破岳,他們甚至編造謊言,說燕破岳是故意要坑害后媽,他們不知道,燕破岳有多舍不得后媽走,他對花生的恐懼,不是因為他軟弱,而是他過于善良。

燕破岳常常幻想著裴嫣嫣能回來,他把裴嫣嫣用過的圍裙清洗干凈,放在了廚房的抽屜里,裴嫣嫣走后,燕實祥沒有再開過火,燕破岳常年吃燕實祥單位的食堂。

直到燕破岳16歲那年,家里廚房里再次有了煙火氣息,一個女人穿著熟悉的圍裙在廚房里忙碌著,燕破岳激動地從她的背后抱了過去,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

燕破岳以為那是裴嫣嫣,沒想到是燕實祥帶回來的小保姆劉招弟。

一個日記本

劉招弟將燕破岳臭罵一頓,說燕破岳是想占她便宜,燕破岳也對這個彪悍的女人沒有好感,還以為她是燕實祥找的新歡。

裴嫣嫣在燕破岳心中的位置,是別人撼動不了的,燕破岳管劉招弟叫「野女人」,兩人唇槍舌劍,誰也不肯退讓;好在那晚,劉招弟睡在了書房里,沒和燕實祥同屋,燕破岳這才對她放下心來。

劉招弟只比燕破岳大兩歲,兩人年齡相仿,燕破岳漸漸了解了劉招弟的「光榮往事」,《特戰榮耀》原著里寫道:

「為了給老媽籌集醫藥費,就敢編造‘坦克履帶軋過田地,會五十年不長莊稼’的謊言煽動村民,去阻攔坦克車隊在山區進行性能測試……

張口就要求在軍工廠和當地村莊簽署的原有賠償協議上增加二十倍;面對燕實祥老大,都能面不改色,談判破裂甚至敢一棒子砸向燕實祥腦袋,發現根本無法撼動燕實祥,立刻就能反手給自己一下子,然后躺在地上大叫當官的打人了,弄得老大燕實祥都頭痛不已……」

劉招弟是個「遺腹子」,母親含辛茹苦將她養大,家里很窮,經常上頓不接下頓,但劉招弟很孝順,為了保護母親,她從小就像男孩子一樣打架,這也讓她養成了潑辣犀利的性格。

母親患病,把劉招弟逼上了絕路,為了籌錢,她不惜「敲詐勒索」燕實祥,燕實祥見她母女處境艱難,便以私人的名義幫助了劉招弟。

劉招弟的母親被送去了醫院,可惜仍然沒有保住性命,但劉招弟知恩圖報,主動要求到燕家當保姆,以工資抵債,燕實祥這才把她帶了回來。

劉招弟灑脫豪放,燕破岳漸漸注意到了這個與眾不同的女孩,兩人一起上學放學,慢慢產生了某種特殊的情愫。

燕破岳那時候還不知道,自己早就被劉招弟的堅韌和勇敢打動了,《特戰榮耀》原著里寫道:

「這個女孩,她分明就是一株在風雨之中依然不倒,在苦難之中不屈不撓的小草,不,以她的堅強和驕傲,只要得到適當的土壤和陽光,她甚至可以成長為一棵參天大樹。」

劉招弟見同學們用花生米欺負燕破岳,她便主動出頭,收拾了那幾個男孩子;以前只有蕭云杰會保護燕破岳,有了劉招弟后,沒人再敢惹燕破岳。

蕭云杰也對劉姐佩服得五體投地。

燕破岳那兩年寫的日記,很大篇幅都和劉招弟有關:

「什麼又和野蠻女人吵架了,什麼瘋丫頭又拿著花生米威脅他了,什麼野蠻女人做飯能做一大鍋,炒菜卻每次都只炒貓吃的一小口,油都舍不得多放……」

燕破岳誤以為自己是討厭劉招弟,直到劉招弟出嫁,燕破岳才知道自己對她有多不舍。對于燕破岳來說,劉招弟像姐姐,但兩人又不僅僅只有姐弟情,18歲的燕破岳,跑去搶親,阻攔住了劉招弟嫁進貧窮落后的小山村。

一頂紅蓋頭

劉招弟的舅舅,給她找了個「好人家」。

男方是個傻子,家在閉塞的小山村里,從城里過去需要七個多小時的時間;婆婆強勢,劉招弟還沒進門,就要求劉招弟給她家生兒子。

舅舅之所以把劉招弟嫁進這樣的人家,是為了利益。

舅舅的兒子,也就是劉招弟的表哥,很疼愛劉招弟,為了幫扶劉招弟一家,表哥上山捉蝎子想要拿去換錢,不小心摔斷了雙腿,落下了殘障。眼看著兒子娶妻無望了,舅舅只好打起了劉招弟的主意。

舅舅對劉招弟說,只要她嫁過去,對方就愿意把女兒嫁過來,兩家「換親」,皆大歡喜。

劉招弟自知欠了舅舅和表哥的,表哥的那雙腿,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情債,劉招弟為了表哥,順從了舅舅的意愿。

燕破岳憤憤不平地對蕭云杰說:

「死丫頭的娘重病快死時,親舅舅沒出來;她打傷了我老爸,惹下大禍,親舅舅沒出來;她在我家生活了兩年,每天幫著收拾屋子、洗衣、做飯來償還我爸給她娘墊的醫藥費,親舅舅仍然沒出來;現在她把所有醫藥費都償還清楚了,剛剛年滿二十歲,親舅舅就出來了。」

燕破岳在燕實祥的授意下,去村子里給劉招弟送賀禮,去了那地方燕破岳才知道,女人嫁進這種愚昧落后的村子,注定了沒有出頭之日,劉招弟不該把人生葬送于此。

燕破岳要帶劉招弟逃跑,村子里的人對燕破岳下狠手,劉招弟發瘋似地放下狠話:

「我知道你們人多勢眾,我護不住我弟,我會睜大眼睛死死記住每一個打了他的人,不管是一年,五年,還是十年,我都會死死記住,我打不過你們男人沒有關系,我可以用剪刀去捅你們的婆娘,我可以把你們的兒子推下山溝!

我可以在你們睡覺的時候把你們的房子點了,我也可以在你們吃飯的時候把耗子藥丟進你們鍋里!反正我這輩子嫁給一個傻子,已經完蛋了,能帶著全村的老少爺們兒一起上路,我劉招弟賺了!」

這個女人的膽量,讓幾十名村民不敢輕舉妄動,但劉招弟的舅舅,卻用一把花生米,制伏了燕破岳。

混亂的婚禮,劉招弟的紅蓋頭,落滿了腳印,她重新蓋上了這塊臟兮兮的布子,想要屈服于命運的安排,還掉欠表哥的債。

舅舅親自當起了司儀,新郎拿著糖葫蘆笑得傻乎乎的,其實他根本就不知道結婚是什麼,眾人提醒著新郎洞房該怎麼做,婆婆將一塊白布塞到劉招弟手里:

「該做什麼,村子里的喜婆已經提前給你說過,只要見了紅,三天后我老張家的閨女,就會嫁到你表哥家!如果你欺負我兒子心善不懂事,或者本來就是雙破鞋,就別怪我這個老婆子翻臉不認賬!」

「20歲被逼同房見紅」,還要在洞房花燭夜時引誘一個傻子,這是何等的屈辱和悲涼,燕破岳掙扎著喊道:「姐,快跑,你快跑啊!你不就欠了你表哥一雙腿嘛,憑什麼你只欠了一雙腿,就要用一生來還?!」

燕破岳為了拯救劉招弟,終于沖破了心魔,不再懼怕花生米,他爆發出了骨子里的力量,將院子里的老樹打進去一寸。

劉招弟也在燕破岳的努力下,幡然醒悟,她把一根一米多長的搟面杖交給新郎官,哄他打斷了她的雙腿,她欠表哥的,可以還清了。

劉招弟抱著必死的決心,點燃了屋子,想和新郎同歸于盡,置之死地而后生,《特戰榮耀》原著里寫道:

「根本不用再去多想,水缸的洞肯定是劉招弟弄出來的,她已經下定決心抱著新郎一起走向死亡,在臨死前讓新郎當眾打折她的兩條腿,她就是要在死亡前,還清欠舅舅家的債!」

燕破岳劈出了一條路,救下了劉招弟,為了幫劉招弟止疼,燕破岳含住一口烈酒,吻到了劉招弟的嘴唇上,「酒汁一咽進胃里,就化為一股灼熱的暖流直刺大腦,大大緩解了劉招弟雙腿部位傳來的疼痛」。

兩人擁抱的姿勢,過于曖昧,在酒精的刺激下,劉招弟終于哭著喊出了她一直盤旋于心里的話:

「我不想嫁給一個傻子,我不想一輩子待在這個村子里……我想和你一起用雙腳走遍世界,貪心地去看更多、更多的美麗風景,我想讓自己的生活越來越精彩……你為什麼現在才來,直到我要徹底絕望的時候才來啊……」

其實燕實祥早就有準備,他在賀禮里面,加了一份紅頭介紹信,劉招弟表哥的腿,可以找一位著名的骨科專家進行治療,表哥是有機會可以永遠丟掉拐杖的。

更讓劉招弟驚喜的是,她收到了一份來自于特殊部隊精英訓練學校的入學通知書,考場,正是她的婚禮。

燕實祥和一名上校軍官,在對面的山峰上,用望遠鏡看清了村子里發生的一切,上校對劉招弟很滿意,他覺得劉招弟身上,有「破而后立」的勇氣和絕不后退的堅強,很有個性,是個值得培養的人才。

劉招弟沒有心灰意冷,沒有隨隨便便嫁給傻子,她「自斷雙腿」式的反擊,不僅改變了自己的婚姻,也改變了自己的整個人生,夠虐心也夠狠。

寫在最后

我們每個人,都要經歷生活的芒刺,痛苦也大抵類似,也同樣無法避免。只有擁有掌控人生的魄力,才有走出人生困局的可能。

劉招弟不知道,燕破岳搶親,被花生壓制,其實是裴嫣嫣布下的局,裴嫣嫣買通了舅舅,只是為了讓燕破岳戰勝對花生的恐懼。

不過這也不重要了,《特戰榮耀》原著里,劉招弟離開小山村后,迅速成長了起來,書中寫道:

「劉招弟剛進入軍隊時,還只是一個高中畢業的女生。在短短七年時間里,她通過刻苦學習和天分,如饑似渴地獲得知識。在這個過程中,她得到導師青睞,以助理的身份得到進修機會,現在已經是一個博士生,并選修了第二學歷,成為中國軍隊內同時精通信息化作戰與特種作戰理論的國寶級精英。」

女孩子之所以要努力,是為了將來的自己有更多的籌碼和底氣;劉招弟能成為一名優秀的女軍官,離不開她的堅韌和執著,這個頻繁出現在燕破岳日記本里的姑娘,注定會讓燕破岳刻骨銘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