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君初相識》離殊身份不簡單,他是貓妖王之子,最后還會復活嗎?

離殊是雪三月的奴隸, 是一只金發異瞳的貓妖。遇見離殊的時候,雪三月正在抓捕另一只妖怪,不慎受傷闖進了離殊的地盤。

這只貓妖,非但沒有傷害三月, 反而救了她并且成為了她的奴隸。馭妖師和妖怪締結的主仆協議對妖怪限制極大,不僅會損失一部分妖力,還會永生永世臣服于馭妖師,除非馭妖師主動解除。

所以一般妖怪都不會主動與馭妖師締結這種條約的,而離殊卻主動成為了雪三月的奴隸。

從一開始,離殊接近三月就是帶著自己目的來的。 雪三月不是沒有問過他,她問離殊為什麼救自己。

而離殊只回答了一句: 恰似故人歸。與君初相識,恰似故人歸,這或許就是緣分。

貓妖王之子

離殊不是普通的妖怪,而是貓妖王之子。進入到萬花谷后, 離殊從沒有展現過自己的力量,反而總是說自己妖力弱。

其實離殊進入萬花谷,有著其他的目的, 他是為了救出青羽鸞鳥。離殊雖然騙了雪三月,但他是真的愛雪三月。進入到萬花谷后,離殊已經找到了十方陣眼, 他完全不用獻祭出自己的生命來救出青羽鸞鳥。

可是雪三月被抓, 讓離殊不得不提前暴露自己的計劃。離殊知道他們之間的關系暴露后等待著雪三月的是什麼后果,所以離殊堅定地對雪三月說: 「三月,你一直想離開馭妖谷,今日,便離開吧。」

離殊隨即又說:我幫你毀了這萬花谷。 縱使離殊妖力強大,萬花谷也不是他所能毀的,但是敢說出這樣的話肯定有后招。

沒錯離殊的依仗就是青羽鸞鳥, 百年前最強大的妖怪。當初為了鎮壓青羽鸞鳥,一名大馭妖師聯合九名天下聞名的馭妖師,共同將其引入到這萬花谷才將其封印。

十名馭妖師與其戰斗數日,最終犧牲性命, 以十人之血,結成十方陣法封印了青羽鸞鳥。為了救三月,離殊提前發動了陣法,并且用自己的性命為祭,助青羽鸞鳥破陣。

只要青羽鸞鳥出來, 救雪三月離開萬花谷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是雪三月絲毫沒有被離殊龐大的妖力震驚,反而質問他:「你是不是,一開始就有這樣的打算?」

因為找出十方陣眼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她需要弄清楚離殊到底是不是愛自己,還是單純只為了救出青羽鸞鳥。

雪三月還是不甘心,她大聲地問離殊:為了放她出來,你不要命了……也不要我了嗎? 可是離殊并沒有回應,一聲巨響青羽鸞鳥沖出了陣來,化作一青衣女子。

看到青羽鸞鳥的模樣, 雪三月明白了離殊的那句恰似故人歸啥意思了,原來這青羽鸞鳥竟然與雪三月七分相似。

最后離殊還是死在了萬花谷,死前用最后力氣擠出了一句話: 「青姬,帶她走。」可是這不是雪三月希望看到的結果,她說「 離殊,你讓我像一個笑話。」

離殊的身體在不斷消失,最后也沒說出到嘴前的「抱歉」兩字。

離殊為何要救青羽鸞鳥?

馭妖師本就是為馭妖而生,在青羽之亂前, 為禍人間的莫過于貓妖王了。貓妖王喜食人心,罪孽深重,最終被數百名馭妖師聯手斬殺。

貓妖王一死,他的余脈也盡數被誅, 子嗣只剩下了離殊一人。貓妖王之子一直流落在外,從未被馭妖師找到。 原來離殊是被青羽鸞鳥救下了,一直護著他。青羽鸞鳥也被馭妖師追殺, 因此結識了寧若初。

青羽鸞鳥喜歡上了寧若初, 她向寧若初解釋自己和小離殊不會傷人,而她殺的都是壞人以及想害自己的人。

寧若初假裝信了青羽鸞鳥,將其騙到了萬花谷中,最后合十人之力將其封印。 青羽鸞鳥并不在意被封印,因為寧若初說會下來陪她,誰料這都是一場謊言。寧若初并沒有打算陪她,單是這封印就血祭了寧若初的性命, 這或許就是寧若初說的陪伴吧。

青羽鸞鳥對離殊有恩, 就像母親一樣照顧著他。第一次遇見雪三月的時候,因為與故人相似遂生出了好感。

離殊是肯定要救青羽鸞鳥的, 但是在與雪三月的接觸中,他也愛上了對方。接近雪三月并不全是利用,最終離殊也用自己的性命證明了他究竟有多愛雪三月。

離殊會復活?

離殊死后,青羽鸞鳥也如約將雪三月帶出了谷中, 可是雪三月卻并沒有從離殊的死中走出來。雪三月消沉了好幾個月,最后還和青羽鸞鳥打了一架,她說打完這場就不會再把過去的事情放在心上了。

青羽鸞鳥見雪三月根骨不錯,便指點她去海外仙島游歷去了。 可是雪三月始終沒有放下,在海外游歷的時候發現了一種草木叫佘尾草。這佘尾草有著奇特的作用,只要只要將故人之物放在這草木之上, 再祭以鮮血,這草木長成會變做故人的模樣。

雖然這個假的離殊能和人一樣正常走動, 但是沒有思想也不會說話。雪三月并不在乎,只要它能夠像離殊一樣陪在自己身邊就行。

離殊雖然被雪三月用另一種方式復活了,但它并不是真的離殊,只是雪三月的一種執念。時間久了這佘尾草也成了邪物,最終雪三月釋懷了,將這佘尾草毀去。在 離殊血祭十方的那一日,他們就該告別了。是她強留著過去,拉著沒有離殊魂魄的軀體,強留在這人世間。

結語

離殊最終沒有復活,而是雪三月的執念在作祟。從離殊血祭十方的時候,他們就永遠天人相隔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