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寄德到死不知,他與望竹的私情和決裂,皆在易家算計之中

工作被代替,伺機報復

一開始,望竹是黃瑩如為鐘玉找的貼身丫鬟,得知自己「高升」,望竹非常開心,因為照顧小姐,她不僅可以拿到足夠的薪水,還能少干很多活兒,還能跟著小姐見識世面,為未來打下基礎,說不定可以嫁個有錢人。

望竹一家是普通人,可她有一顆強大的野心,希望有一天憑借自己改名命運,自從得了黃瑩如的話,她就開始做夢。

鐘玉回到家里,她被帶到鐘玉面前,鐘玉看她第一眼就否決了,認為她的眼神太過輕佻,不夠穩重,直接提拔阿媛當自己的貼身丫鬟。

當然鐘玉否決望竹不僅僅是她這個人的浮躁,更重要的是想要告訴黃瑩如,你做的任何事,我都看不上,我只喜歡自己決定的人和事。

阿媛剛來易家,什麼都不懂,突然被指派當上了二小姐的貼身丫鬟,有些受寵若驚,心里覺得對不起望竹,認為是自己頂替望竹的位置,不管望竹說什麼,她都不反駁,讓望竹更加肆無忌憚。

望竹不敢懷恨二小姐鐘玉,只能把自己的不滿和怨恨強加到阿媛身上,她認為是阿媛搶著占了她的位置,可她從來不反思,作為一個貼身丫鬟,第一天見到主人沒有放低姿態,反而像個主人一樣肆無忌憚地巡視主人的房間,不把主人放在眼里,這樣的仆人怎麼可能得到主人的青睞?

望竹欺負阿媛不懂,隨時指派她干活,等到二小姐回來找不到人時,阿媛就會受到責罰,還無處說理。

望竹告訴阿媛,可以帶走食物,結果被鐘杰抓住,差點被開除,認為她不忠,如果不是鐘玉善良,阿媛早被趕走不知多少次了。

阿媛給鐘玉倒水的時候,望竹就用腳絆倒了阿媛,讓阿媛摔倒在地,碟子茶杯全部掉落入地,望竹不忘羞辱阿媛,如果不是鐘靈站出來為阿媛說清,阿媛不得賠死也賠不起,說不定還會被趕出去。

望竹這個人,有些小性子,還有野心,認不清自己的身份,一直欺負比她弱小的人,從不認為自己有錯,一直在試錯的邊緣試探,直到阿媛變得強大,超出了她的范圍,她才收起了自己的壓制。

欺軟怕硬的主兒。

易興華身死,望竹找靠山

作為易家的掌門人,易興華一直有一顆愛國的心,和他相反,自己的大哥卻一直茍且偷生,想要與敵人合作,拿到易家花園和星華百貨。

易興華看在都姓易的份上,一直照顧大哥一家,可他們一點都不滿足。

易興華有三千金和一個兒子,兒子鐘杰學醫不愿意繼承家產,易興華就把三個女兒送入星華百貨,準備從中挑選一個繼承人,易書業和易寄德找到了易興華,想要讓他把星華傳給寄德,自古家業傳男不傳女,易家又不是只有鐘杰一個兒子,寄德也是家里的男孩子,和鐘杰具有同樣的繼承權。

被易興華拒絕后,他們一直懷恨在心,先是勾結外人給星華百貨制造麻煩,然后又勾結敵人殺死了易興華。

易興華死后,鐘杰早已離家,家里只剩一群女人,易書業和易寄德認為她們不足為懼,易家花園和星華百貨已經是囊中之物,開始變得肆無忌憚。

這個時候,望竹看到了希望,她偷偷勾引寄德想要獲得一個姨太太身份,寄德剛好想要找個眼線,兩個人不謀而合,勾結在一起。

以懷孕逼迫,被范燕秋威脅

自從易興華被殺,黃瑩如和易家三千金就開始籌謀為易興華報仇,敵人太過強大,她們動不了,但是家里的人,她們一定不會放過。

當然鐘秀排除在外了,黃瑩如想要保護她的天真。

三個人分工合作,鐘玉與外面的敵人周旋,想辦法為父親報仇,鐘靈直面易書業,而黃瑩如就讓人盯著望竹和寄德。

范燕秋一直希望自己的兒子找到一個有身份的女子結婚,提高兒子的身份,她知道黃瑩如認識的人多,于是希望她介紹。

望竹和寄德兩個人在一起,差槍走火,不小心留下了種子,望竹懷孕了,寄德一直敷衍望竹,其實他知道,望竹進不門,他不過是玩玩而已,可他不能放棄望竹,畢竟望竹是他的眼線,于是他把這個問題交給了母親。

黃瑩如知道了望竹懷孕的事,決定在加一把火,就當著望竹的面談起了給寄德找到的女子,身份,地位,可以為寄德帶來好處,范燕秋一聽非常開心。

望竹不想自己什麼都得不到,趁著范燕秋和易家人都在之際,她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要讓范燕秋同意娶她進門。

范燕秋根本看不上一個丫鬟,她當著眾人的面,打了望竹一耳光,還對著她說:

一句話,你自己倒貼上來的,憑什麼要我兒子負責,你以為我會受你威脅嗎?

望竹一聽,威脅說:

望竹想要用孩子說事,打動范燕秋,可她不知道,范燕秋根本不在乎孩子,她只在乎孩子的母親的身份,望竹這個計劃失敗了。

遠看自己的計劃要落空,望竹決定用大招,既然孩子行不通,那就用孫小姐威脅,一旦孫小姐知道,寄德還沒有結婚就有了孩子,還鬧得人盡皆知,肯定不敢嫁人了,魚死網破。

范燕秋被氣得不輕,正當她想要抹殺望竹時,顧姨帶著黃瑩如的命令了,把人送走了,救了望竹一命。

望竹被送走,寄德被謀殺

黃瑩如心善,她想到望竹在易家做了這麼久,不能讓人心寒,于是給了她一些錢,讓她帶著家人一起遠走高飛,不讓范燕秋找到。

望竹不知道,她其實是黃瑩如手里的一把劍,專門對付寄德的武器,如今她的作用已經用完了,她該退場了。

望竹以為阿媛是憑借美貌才被鐘杰看上,卻不知道,為了配上鐘杰,阿媛不知道私下花了多少心思,做了多少努力,兩個階層之間,不僅僅是見識,還要克服外人的看法,這才是最難的。

望竹什麼都沒有,沒有阿媛的美貌,沒有阿媛的善良,也沒有阿媛那樣下得了辛苦,憑借一塊肉,打動得了誰?

寄德沒有心,只想利益,她看上望竹,不過是希望她作為一個眼線罷了,望竹卻以此為威脅想要嫁入易家,簡直是異想天開。

望竹被送走后,黃瑩如看到時機成熟了,于是找了個丫鬟假裝偷拿家里的東西,還讓寄德發現了,寄德跟著丫鬟進入了倉庫,剛進去就被關起來,然后放了一把大火,活活被燒死。

易書業一家以為,易興華死后,四個女人沒有依靠,無法支撐易家花園和星華百貨,易家完全屬于他們一家人了。

范燕秋帶著兩個孩子天天去易家花園,像個主人一樣命令下人,仿佛他們已經拿下了易家,對黃瑩如完全沒了應有的尊重,對三個女子也極為敷衍了事,易家三個女子索性就將計就計,來個請君入甕。

望竹和寄德的私情,以及他們之間的決裂,一直在易家幾個女人的算計之中,而寄德走入倉庫也是她們做的戲,哪里早已準備好了大火,等著他送死,如果不是他貪財,不是他無情,他或許也不會死在算計之中。

易家業每天吃著鐘靈送來的飯菜和湯,以為鐘靈不過如此,沒有什麼見識,等到他傷好了,就回家繼承弟弟的家業,誰知家業沒有等來,等來的是一碗穿腸毒藥。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