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故人歸》如果北淵尊主有長意的爬床速度,恐怕二胎都已經生了

偶然間刷到《與君初相識》的 片段 ,正好是長意和紀云禾同床共枕的一段。

當時大家的關注點都在于長意和陸繹(《錦衣之下》男主角)的爬床速度的對比,現在再回頭看,我不想拿長意和陸繹比,我想拿長意來和北淵尊主比。

如果他沒有冷著臉和紀云禾冷戰,估計二胎寶寶都已經生了吧。

當長意還只是一條善良單純的大尾巴魚的時候,他對感情的表達非常直白。喜歡就是喜歡,想在一起就在一起,非常的純粹 」他喜歡紀云禾,就直接表達。雖然小長意不太懂愛情,但是知道喜歡一個人就要跟她在一起,不分開。愿意為了她留在岸上,愿意為了她斷尾,愿意為了她做自己能做的一切,包括聽話地進仙師府去做一個任人蹂躪的魚。

這樣的長意真的是至真至誠,純純的初戀小男孩。

無論是在感情的表達上,或是在對自己情緒的流露上,長意都很直白,從不掩飾。只可惜這樣單純的時間太短了,小長意雖然爬了床,但是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只是純純粹粹的休息一晚而已。

如果后來的北淵尊主有長意這爬床速度,能夠拋下自己的心結仍舊和少年時期那麼純粹,估計觀眾們想要的大團圓結局里,不只是兩條魚,可能二胎、三胎寶寶都有了吧。

其實長意后來和紀云禾的「冷戰」,一方面預示著長意在長大,對于感情的表達上不可能再像剛上岸時那麼直白(想一想我們在初戀時和再戀愛時的情形,明顯是越長大顧忌越多的,長意也是一樣的道理);另一方面,紀云禾的身體每況愈下,也是長意考慮的一個原因。

長意在紀云禾說試一試的時候,其實就已經下意識暴露了自己內心的渴望。直接用吻來回答她試一試的提議,在被空明撞破之后,這個向來霸氣的北淵尊主還會害羞。這就已經足以說明,長意內心的渴望。

只是人在長大以后或多或少總會多一些顧慮,不可能再像以前那麼無憂無慮。六年的時間,他可以努力說服自己相信紀云禾不是真的要傷害他,可在成長的過程里,長意已經開始有了人類的防備心理,也不可能再像剛上岸的時候那麼純粹。他的心里,逐漸從一個小男孩蛻變成一個大男人。

不過無論怎樣的改變,長意的初心一直都在——他喜歡紀云禾,而且只喜歡她一個人。無論發生什麼樣的事,無論遇到什麼樣的人,長意的心思從來沒有改變過,只是他學會了用不同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感情。

這就有點像我們,在漸漸長大的過程里學會了沉默,也學會了掩飾自己真正的想法。小長意長大了,不是只換了一套衣服就故做深沉的北淵尊主,而是真正的長大成為一個懂得人類溝通、交流的男人。

不可確實有點可惜,如果北淵尊主能有小長意爬床的那個速度,可能我們早就看到小小長意和小小云禾了吧。

這兩天無意間在網上刷到一些帖子,是關于兩部劇男女主戲份時長的記錄。有點惋惜,如果當初壓縮的時候能多給男女主留點戲分,或許小魚寶是真的可以有了。

算了,不完美的,就由它不完美吧,留在我們的想象里好了。如果云禾和長意有小魚寶的話,應該會像小長意那麼可愛吧,或者像小云禾那麼漂亮。


用戶評論